第七八五章 霍小山的心声-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八五章 霍小山的心声

    “小魏子最早不是这个部队的吧?”沈冲问道。

    此时霍小山已是把队伍撤到了长沙近郊,身后已是长沙城了。

    他把直属营大队留在了魏建兴30团所在的第二道防线上,自己却是带着枪法好的老兵上了第29团所在的第一道防线上。

    “他是被他们师长方文觉从主力部队里挖过来的,当时他还只是个副营长。”霍小山回答。

    霍小山和魏建兴在那次名为缉捕军统叛徒慕容沛实为帮着新四军打鬼子的行动中呆在一起的时间长,所以自然知道魏建兴高升为团长的来龙去脉。

    此时日军尚未进攻反正在战壕之中也是等着,霍小山便大致给沈冲讲了下魏建兴的事。

    魏建兴在一次战斗中与同为中央军的一个团长,也就是现在他们所在防区团的团长张群越认识了。

    张群越对魏建兴的指挥能力极为推崇,便向师长方文觉推荐说魏建兴勇猛善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还是黄埔系的。

    方文觉是预10师的师长,这支部队却是在七七事变后才组建的,前身只是一支地方保安部队。

    这种地方保安部队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弱士兵素质也不是一般的低,尤其是各级军官素质更是低劣,打骂体罚士兵、克扣军晌、谎报军情、消极避战时有发生。

    其实这种二线部队的弱从部队的名称上就能看出来,预10师,预备第10师,却也只是比后世的预备役部队强点有限罢了。

    师长方文觉是黄埔三期毕业的,还是1933年长城抗战的老人,他一接手这个师后一看这哪行,这种部队必须整军,否则别说指望打鬼子了,关键时刻能不添乱都阿弥陀佛了。

    士兵在于管理在于训练,就时下中国的部队来讲,士兵都是那些兵,无非是今天跟着张三打后跟着李四打罢了但却因张三李四带兵能力的不同而使战斗力变得强弱不均。

    于是,深谙“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个道理的方文觉便开始物色手下的军官了

    他在得到了张群越对魏建兴的的推荐后对魏建兴一考察也很满意,就把魏建兴从原部队给挖了过来。

    最初魏建兴自然是不肯来的,但方文觉就说你过来就是正营长,有战功我就再升你的职,你的上司我去谈。

    魏建兴和霍小山沈冲还不一样,人家那是正宗中央军校的学生出身,不象霍沈二人只是旁听生连个肄业生都不算的。

    所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指的就是魏建兴这样的人,他可不象霍小山那样带着一支小部队能打鬼子就知足了,他可是以指挥千军万马荡平倭寇为人生理想的。

    于是,魏建兴就被调到了预10师,随着抗战的深入他便凭着自己所立的战功当上了团长。

    “小山子你咋那么没上进心,你要是当个大官我是不是也水涨船高?这样细伢子也能当个冷枪连连长,是不?细伢子?”沈冲一边摆弄的中正式一边开玩笑说道。

    在霍小山另一侧的细伢子正在用一块布细心地擦拭着他那支狙击步枪,小鬼子的狙击步枪射得远固然是好,可是熟悉枪支性能的郑由俭却说了,这枪娇贵得很必须得勤擦拭勤保养。

    视枪如命的细伢子自然对郑由俭的这个说法毫无异议,每天他要是不把这枪擦拭一遍那都是不肯睡觉的。

    此时的细伢子听沈冲提到了自己虽然知道沈头儿是在拿自己开玩笑,可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

    “当大官有什么好?”霍小山自然知道沈冲是在开玩笑却也一本正经地指着眼前的这些工事解释道“你看咱们现在面前的这些工事。”

    预10师为了守长沙那把防御工事已经建得很好了所有道口都建了地堡拉了铁丝网,很多日军进攻的必经之路上又插满了倒置的锋利的竹签。

    因为他们打的是城市保卫战,日军打的那叫攻坚战,临时构筑的野战工事与眼前这种防御工事的结实程度与密度是绝对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些工事看似森严壁垒了,可毕竟不是永备工事,别说防日军的重炮与飞机轰炸了,就是山炮都能炸个差不多。

    我当那么大官干嘛?

    让我的弟兄躲在这里硬捱炸弹?我是做不出来。

    咱们的人不怕死但不能这样的没见到鬼子的面就死!”

    沈冲没有再吭声,他自然不会说咱们不在这里死可终究会有咱们中国的军人在这里死。

    不过霍小山自然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就又接着说道:“该硬捱炮弹的时候自然得硬捱,可有的时候我就觉得仗不是这样打的。

    你说淞沪会战吧,成团的士兵就顶着鬼子的炮火打冲锋,一千多人一拨下来就没得差不多了,一个师一个小时就残了!

    是抗日死的不假,勇气固然可嘉,可那和原来义和拳打八国联军有什么区别?

    死的人就不说了,就是那些残疾下来缺胳膊少腿的中央政府又能给什么?

    如果我们把这一个师和鬼子打短兵相接就又不一样,至少可以多杀一半鬼子吧!

    滕县保卫战后期咱们也参加了,你说川军能有多强?有的还拿着两支‘枪’呢,可楞就是扛了鬼子三天四夜!

    这就是与日军近距离作战的好处!”

    霍小山少有的激动了。

    他是真心心疼每个人为抗日捐躯的人,却又知道那种牺牲却又无可避免,所以很无奈。

    “那头儿你就当最大的官儿,咱们中国当兵的都听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细伢子从来没有见过霍小山这么激动过,于是他便很认真地给霍小山出了个主意。

    只是他这话一出口,本来有些激动的霍小山和已经后悔不该开这个玩笑的沈冲却都“噗嗤”一声被细伢子逗乐了。

    “我看行!”沈冲笑答。

    霍小山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了,就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正如他有一回跟老虎仔将军所说的那样,自己就是心软,见不得好人受难,见不得自己的士兵阵亡,所以见那只受了伤的大狼狗便也心疼得不得了。

    在他作为一个信佛者的潜意识里,那只大狼狗今生投胎为狗,那么自己要是把它救活了,让它帮着咱中国人打鬼子,尽管它也可能死,但是却是将功赎过了,它就不用下地狱了不用再做畜生还债了。

    “不知道这回会打成啥样,如果鬼子真攻击了长沙,咱们的人就必须打巷战!”霍小山最后说。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八五章 霍小山的心声》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158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