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五章 蓄势(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九五章 蓄势(三)

    而此时郑由俭却正也这八门大炮下徘徊着同样一副哀声叹气的样子。

    就在他的身旁有一位国军上校此时也正看着郑由俭在那里转来转去。

    “我说老郑啊,你可是在我面前晃悠了一个多小时了,你到底拿定主意没有啊?”那个上校终于是说话了。

    “唉。”郑由俭叹了一口仙气儿后才悠悠说道:“我说老王啊,你就别指望我加入你们炮兵旅了。

    咱们老哥俩投缘,我也不瞒你了,我还是舍不得我们直属营,几天不和那帮小子骂上几句我心里不爽啊!”

    “你决定了?”那个姓王的上校问道。他叫王守成,第九战区炮兵旅旅长。

    “我早就决定了啊!”郑由俭说道。

    “你早就决定了你不告诉我?那你在这可是转悠半天转悠什么呢?”王旅长气道。

    “我是在犯愁啊,在想我是留在这里打炮呢还是到前沿去和我们直属营在一起给你当观察哨啊!”郑由俭回答道。

    “我卄,你早就决定了不加入我们炮兵旅你不早吭声?我在这里傻老婆等ni汉子我干嘛我?”这个王旅长可是真来气了,“我这事情也多着呢,白瞎我这一个小时在这里浪费掉了!我让你加入我们炮兵旅让你当个副旅长你都不干,你赶快滚犊子吧,省着让我看到了心烦!”

    “别介呀,说好了不带急眼的。”郑由俭却并没有把这位王旅长的生气放在心里,还兀极不识趣好自己在那里叨咕着“我这不是又想打炮又想上前沿嘛。”

    原来这才是郑由俭在这里心思不属的真正原由啊!

    “滚,你特么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王守成怒了,“来人,把这个死胖子给扔山下去!”

    王守成是第九战区炮兵旅的旅长,别看这级别在战区里来讲并不高,可那是因为炮少,他可是第九战区实打实的炮兵一把手。

    如果这第九战区有几百门大炮,那他绝对就是炮兵司令了。

    炮兵的一把手可不是谁说当就能当的,你上面再有人裙带关系再硬也没有用,因为它专业性强,在时下的中国军队里那绝对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兵种之一。

    也正因为有技术含量,于是郑由俭便被王守成知道了,这才在这次长沙会战还没打之前就把他从直属营里弄来了。

    要问这位王旅长是如何知道郑由俭炮打得好的呢,却是因为郑由俭当初可是号称第五战区第一神炮了的,后来他却是主动把自己降为第二神炮,那是因为他遇到了滇军炮兵旅长乔安邦,人家那是喝过洋墨水的,炮比他打得好,于是他就主动“让贤”了。

    而那乔安邦与王守成两人却是留学时的同学,于是第五战区第一神炮就向王守成推荐了第五战区第二神炮郑由俭。

    一开始郑由俭刚去的时候,他那张嘴云山雾罩的一阵瞎白唬,把王守诚气得这特么是什么第五战区第二神炮啊?于是每天郑由俭在炮兵阵地上耗到了时间后就又把他撵回直属营去住。

    但郑由俭就这样“跑宿”跑了一个礼拜后,王守成终于认可了郑由俭在打炮上的天赋,这才让他在岳麓山上留宿,也就有了郑由俭为了让这八门大炮在保卫长沙中如何起到作用而把自己弄得魔魔症症的甚至连女儿都不要了。

    两个人在一起研究如何最充份地运用好这八门炮可真是下了大功夫了,在共同研究打炮的日子里,两个人自是混得再熟不过了。

    王守成和郑由俭接触深了之后才发现,这郑由俭那张破嘴是贱不假,但他对打炮的痴迷与天赋与自己却也有一拼,便动了把他留下来的念头。

    今天他正式向郑由俭发出了加盟的邀请,郑由俭就说你让我考虑考虑啊,于是就考虑了一个小时。

    可是闹了半天人家考虑的并不是加入自己炮兵旅,你说这王守成能不生气吗?

    你要当时就说不加入也没什么,可是你让我等了一个小时才说,你特么的个死胖子你在放我鸽子吗?

    在王守成的怒骂声中,郑由俭经过了那一个多小时犹豫之后,还是恋恋不舍地摸了摸俄制火炮好粗大的炮筒施施然下山去了。

    如是换成一年前的郑由俭若是让他加入炮兵那倒也不会,但他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打炮的。

    但今天的战争是昨天的继续,可今天的郑由俭却不是昨天的郑由俭了。

    第一,他现在不怕死了他敢上前沿了。

    第二,他虽然也曾帮滇军打过大炮,但终究是没有看过那大炮把小鬼子炸得哭爹喊娘的情形,他魔魔症症了一个多月花费了巨大的心血甚至把自己闺女都“弄丢”了才帮王守成做好了炮战的准备,他想亲眼目睹自己的劳动成果!

    他甚至还想好了,等到大炮在鬼子人群中开花的时候,他要让跟自己较劲的沈冲看看,看看我英雄无敌伟岸无双的郑大胖子是怎么做到你沈冲没有做到的事的,你怎么把俺那宝贝闺女送走的,你就怎么再给俺接回来!!

    炮兵旅长王守成的勃然大怒并没有给心大的郑由俭带来任何的心理负量,此时他正哼着小曲走在岳麓山的小径上算着自己的小久久,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这次长沙会战中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要注意“长沙会战”这四个字后面的两个字可是叫会战,既不叫战斗,也不叫战役。

    中国方面投入了30万人,日军方面投入了12万人,在这样大规模的一场会战的历史记录中能留下一笔的事件那都是大事件。

    而当事者也必起了大作用,郑由俭此时就恰适其会,并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郑由俭并不知道由于自己凭空地出现,在一场会战的关键地点关键节点上注定会给了一个叫阿南惟几的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而这个麻烦就极大的削弱了日军进攻的力量。

    而就在此时就在距离长沙三百多里地的岳阳城里,阿南惟几——日军第十一军军长、日本陆军大将正在他的司令部里亲自布署夜袭长沙城。

    本来日军大本营发起这次会战的目的并不是攻打长沙,也只是命令阿南惟几第11军为防止中国军队协防香港而进行的牵制性进攻,他们进攻的目标最初也只是定在了打到新墙河与汩罗江中间的那片区域就可以了。

    可是阿南惟几在上次长沙会战之中大败了中国军队的精锐之师第74军,让他觉得大本营的想法太保守了,自己完全可以凭借己方飞机大炮的优势再次碾压中国军队。

    于是大日本皇军在他的指挥之下就比上两次更快地攻到了长沙近郊。

    不过,就在此时,阿南惟几却是收到了情报部门再次破译中国军队密电得来的情报,中国军队开始向长沙城集结了意图将十一军主力围歼在那里。

    难道还要象上回那样,虽然占领了长沙城却不得不放弃?阿南惟几很不甘心!

    他算了一下正在向长沙城集结的中国军队的路程,中国军队还得有四天才能到达长沙城下,而自己现在可是就在长沙城下了,自己的军队完全可以用一天顶多两天的时间就打下长沙城嘛。

    于是阿南惟几使用了一个日军平素里并常用的战斗方式,他也要夜袭!时间在晚上10点!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九五章 蓄势(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263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