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七章 火力的冲击-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九七章 火力的冲击

    “嘀——嘀嘀嘀嗒——嘀——”黑夜之中的第一声冲锋号响正是来自魏建兴的司号长。

    于是这方号音一起长达数百米的国军阵线上的号音便响成了一片。

    随之而来的便是各进攻单位伯迫击炮掷弹筒向着前方区域的一轮急袭。

    与此同时还有那震天的喊杀声,魏霍“联军”的“炮火”攻击竟然与冲锋同时展开了。

    直属营的迫击炮是有两门的,只是在深入敌后后没有带罢了,而魏建兴的第30团也是有迫击炮连的,外加上直属营的掷弹筒,这些便成为了他们今天反攻的炮火支援,尽管威力小了一些,但这些炮弹掷弹必须是要打的。

    掷弹筒发射距离近,打的是六十米以外区域,迫击炮打得远,打得就是一百米以外区域,然后两种炮火都向前方飞快延伸。

    这些都是攻击之前事先计划好的,不延伸是不可以的。因为步兵冲锋与炮击是同时进行的,如果炮火不飞快延伸,迫击炮还好一些,一旦哪个作战单位冲击速度过快,那炮弹可就砸到自己人的头上了。

    魏建兴是在8点30来到距阵地前沿一百米距离的,他在下令攻击前自然是要观察整个战场态势的,就在攻击时间临近的时候,他还真看到了自己左前方有日军的照明弹打了出来然后竟然有一个翻转的光柱如同风车般划过夜空,接着他就听到了枪声。

    他自然知道那里是自己划给霍小山直属营的区域,但他实在想不明白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何况他也没有时间想,因为他自己所定下的九点钟进攻的时间已经到了。

    于是他一声令下,他的司号长便吹响了号音。

    而就在冲锋号吹响的刹那,已经摸到那个大土堆后的直属营的士兵便向土堆那一面扔出了几颗手榴弹,爆炸声里那十多个人手持盒子炮就率先冲了出去。

    日军那颗照明弹打得真是恰到好处,如果打得早一些他们藏到土堆后面肯定就会被土堆那头增援过来的日军发现,如果打得晚一些,那么他们还真没有机会往前多摸出四五十米。

    他们此时就等于一个打入日军一线的楔子,他们现在前方左右三面皆敌,但他们手中的盒子炮的射击却是与后方砸来的掷弹汇聚在了起一起打了个一线日军措手不及。

    双方阵线也只是相差了几十米,就在日军一蒙这功夫,直属营的后续部队便冲上来了,于是黑暗之中的日军已经是来不及组织起有效反抗了,直属营这个作战单位就象一把利箭直直地冲进了日军的防线。

    黑暗之中,但见双方子弹的流光交错而过,不断有直属营士兵中弹跌倒,但随之响起的便是手榴弹的爆炸声。

    战斗之前,霍小山便已经和直属营所有的士兵交待了,这场夜袭就是有去无退,必须把日军杀回去,杀得他们胆寒,退得越远越好。

    直属营把所有的盒子炮都配发在了前六十名士兵的手里,这种近战利器在这场夜袭之中再次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霍小山在战斗布署时让每个突击队员尽可能多的带弹夹,并要求要不惜子弹,所以在冲锋过程中始终不断有士兵成梭子地打着连发。

    这样做固然是为了保持快速突击的火力,另外霍小山也希望能够减少士兵的伤亡。

    国军不是八路军,弹药还是相对充裕的。

    而霍小山直属营号称战区直属营在弹药供给上也确实是有近水楼台的便利。

    在霍小山的观念里弹药是用来消耗的,而士兵则不是,他们才是战争中最可宝贵的资源。

    正是在这种作战理念之下,直属营的突击队挟一开始前冲五十米之利便冲到了整个反击阵线的最前面。

    “分兵!”霍小山高喝声中,最前方突击队拿着盒子炮的士兵便向两翼横向切了过去,而本处于冲攻队列中游的他便率领着后续部队成了先锋。

    直属营的队伍冲得太快了,直属营此时已是突出了己方阵线一百多米了,那向左右分出去的士兵却是给其他作单位助阵去了。

    作为突击利器的盒子炮走了,可霍小山直属营的火力却不弱反增了,因为跟着霍小山随后顶上来的却是十多挺捷克式轻机枪。

    毫无疑问,这依旧是霍小山的作战理念在这场战斗中的体现,用火力提高进攻速度减少士兵伤亡。

    可霍小山用机枪的这一变阵却是恰逢其时,因为在阿南惟几夜袭的命令下日军已经开始集结却还没有进入一线阵地,因为他们定的夜袭时间是十点,却是比中国军队晚了一个小时。

    他们先是遭到了突如其来的迫击炮和掷弹筒的袭击。

    作为国军团营所属的迫击炮的火力自然无法与重炮相比,但却总是有迫击炮弹却恰恰就落在了正集结的日军中爆炸的。

    于是就在日军被炸得东倒西歪四处躲避炮击之际,霍小山的直属营杀了上来,开路的正是那十多挺轻机枪。

    随着扣动扳机,那轻机枪便在直属营士兵的手中颤抖着,那子弹打得不可能准但声势却是骇人。

    其实在这种夜战的情况下,就是把轻机枪架起来也准不了,因为你未必就看得清敌人在哪里。

    房舍间,弄巷里,被日军炸毁的工事旁到处都有捷克式轻机枪的“突突”声。

    霍小山他们此时却是已经杀入到了昨天魏建兴团被迫放弃的阵地里来了。

    直属营对面的日军彻底被打蒙了,因为直属营攻击得太快了,竟是在集结的日军中生生杀出了一条路硬插了进来。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的步枪基本不起作用了,因为直属营士兵已是冲入了他们的中间。

    能连发能点射的捷克式轻机枪打得固然没有架在起上准,但却绝不是射速极慢的步枪可以抵挡的。

    在这进攻途中也有日军的轻机枪响了起来,但是也只是响了一下便被冷枪手打哑了。

    进攻开始后,直属营的冷枪手也往前冲锋了,但他们冲锋的目标却是前方几十米处的几栋房舍。

    就在霍小山他们冲锋的时候,冷枪手们搭着人梯就上了房,几十支步枪都指着对面,每当有日军枪火在黑暗这中闪过,射过来的不只是直属营冲锋士兵的子弹,还有冷枪手的致命一击。

    其实在预10师对面的日军在先后遭到了29团30团的相继顽强阻击后也已经很疲惫了,在这几天里日军的伤亡同样是巨大的。

    记住,可不只是中国军队军官是身先士卒的,日军的同样也是如此,就日军攻打长沙近郊之中,一个联队便也有八个中队长在战斗中阵亡的。

    基层军官的阵亡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新接任的军官和部下缺乏默契不够熟悉,日军擅长夜战的队伍也就那么几支,此时却是在准备攻击预10师侧翼的白沙岭国军阵地。

    所以黑夜之中的乱战彻底让日军乱了起来。

    此时日军耳听着霍小山他们那个方向中国军队机枪声响成一片竟然已经深入到己方侧后了,又眼见侧翼子弹乱飞手榴弹乱丢前方魏建兴团的冲击同样坚决,自然害怕被包抄,终于有队伍挺不住了,开始向后溃退而去。

    而此时又有直属营的士兵在黑夜中故意用日语呼喊着“撤退,白天再战!”败象已现军心又已动摇,群体的从众心理产生了,有第一支逃跑便有了第二支跟着,然后呼啦一下战线上的日军终于整体崩溃了向后撤去。

    日军士兵们以为对啊,咱们人喊的对啊,咱们有飞机大炮为什么非要和他怆们打夜战呢,那就退回去白日作战便是。

    于是原本的进攻与防守就变成了逃跑与追逐,在一小时后,日军终于开始逃命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九七章 火力的冲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263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