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八章 赶猪上圈-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九八章 赶猪上圈

    中国军队的反击把日军打怕了。

    他们并不是怕死,可是他们却长期习惯于在炮火与飞机的掩护下与中国军队鏖战,中国军队这种贴身紧逼的乱战式打法让他们很不习惯让他们进退失据甚至手足失措。

    当日军军官发现自己的部队已经失去了掌控的时候,于是在内心他都赞成了那不知道是哪个士兵喊出来的话“快退吧,白天咱们再和他们打!”

    他是真不知道这个喊话最初的作俑者乃是中国士兵,如果他知道是中国士兵喊的,他打死也不退。

    一个偏激的民族一个被中国人称之为牲口的民族不能说他们有血性,但他们绝对有野性,尤其他们还是日军第11军的第三师第六师团,他们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的主力。

    但就样的一支日军到底还是在那个夜晚里中圈套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被中国军击退的,他们认为自己只是撤退。

    而实际上他们在这场夜战中的伤亡也还可以承受,他们只是在撤退的前面加上了一个叫“快速”的形容词,他们只是把撤退变成了一种快速的奔跑。

    而这时无论是霍小山的直属营还是魏建兴的第30团都采取了同样的动作,几十把冲锋号再次嘀嘀嗒的吹起,子弹如同雨点一般倾泻而出,就好象生怕与日军拉开距离一般。

    于是日军跑得快,追兵就追得猛,日军跑得更快,追兵就追得就更猛!

    郑由俭此时正和他的掷弹兵们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赶着前面的队伍。

    郑由俭现在已然瘦下来了,但和绝大多数的士兵比起来无疑他的岁数在那里呢,霍小山直属营官兵平均岁数也就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你让他这个已近不惑之年的人去与小伙子们赛跑他真的不是对手。

    在原来一贯的冲锋过程中郑由俭从来除了自己那把加拿大撸子外别的是什么也不拿的,但今天他却是把枪插回了枪套,手中相反却是拿了一部电话机。

    电话机上的电话线与他身后一名士兵肩上扛着的一捆电话线相连,后面的士兵则是跟着边跑边放线。

    而弄电话线的几名士兵后面便是郑由俭的掷弹兵。

    这些掷弹兵也绝不比郑由俭轻松,那是因为掷弹兵们的负重本来就比别的兵种要多,他们每个人都比别的兵种多了一样武器——掷弹筒或者掷弹。

    日军士兵里的掷弹兵很多是不配枪的,掷弹筒就是他们的武器,因为人家小鬼子就有那样的底气,人家火力猛,人家能保护得了自己的掷弹兵。

    说打死了一百个小鬼子你是绝对得不到一百条枪的,因为人家有小部分人是不用枪的。

    可是与其他同级别军队相比直属营却多了近三十具掷弹筒,这掷弹筒要拿那么掷弹也必须拿吧,步枪没有子弹还能拼刺刀呢,可掷弹筒没了掷弹算什么,做饭用的吹火筒吗?

    可光拿掷弹筒与掷弹也不行啊,战斗有时又需要他们是步兵,所以步枪也得有一支吧子弹也得背上两个基数的吧。

    正因为如此,从郑由俭到他的掷弹兵在全力奔跑下追前面的人就很累。

    可是此时郑由俭却是不管,依旧在那高喊着“谁也不行落后面,全都跟上!”

    “不行了不行了,换人!”扛着那一大捆电话线的士拴嚷道,于是便有别的干兵赶紧把手中的武器交给别人,自己扛过递过来的那捆电话线接着跑。

    这回跑得太急了,而郑由俭催得也很急,他带着的这部电话机事关重大,本来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掷弹兵都是在后面掩护的就比人家慢了一拍,那要是在冲锋的过程中让人家甩开了,那可就耽误大事情了!

    终于就在郑由俭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扑嗵、扑嗵”地要从自己嗓子里蹦出来的时候,滳滴答答的军号声终于再次响起来了。

    于是前面所有追赶日军的国军官兵们就来了个急刹车,开始就地卧倒,机枪步枪全都架了起来。

    此时他们竟然已经从最初发动进攻的位置追出快一公里地了!

    他们从有着工事房舍的阵地里一直追到了一块水田边,而日军也正是从那已经没水了的水田里跑掉的。

    郑由俭现在已经忘了自己快喘不上气来了,又往前跑,终于是跑到了追击队伍的最前面,嘴里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这:“霍小子,霍小子,你在哪嘎达呢?”

    “这嘎达呢,这嘎达呢!”郑由俭没提防回话声就在自己身前响起并且一只手扯住了他。

    这一扯却是直接把郑由俭扯倒了,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这倒不是因为霍小山用了多大劲,有过跑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种体验的人都知道,那时人是脚下无跟的,旁边人只要一碰说不定就倒了。

    “哎!哎!哎呀俺滴娘呀!累死我胖子了!”郑由俭抱着电话机在地上说道,紧接着他却是忙又问道:“人派出去了吗?”

    “派出去了,派出去了!”霍小山忙回答道。

    郑由俭这才放下心来,也不再说话了,只是象一个风车一般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部队的追击已经停了,可这并不代表枪声就停了,追击部队里仍旧时不时的有在前面的士兵在射击着。

    只不过稍微注意一点就会发现那枪并不是往身高以下的位置打的,那黑夜里的弹道全都是往高打的。

    “你们这是咋打枪呢?轰家鸟儿呢啊?!”这是莽汉的声音。

    他是老兵,他就不是老兵只要他不傻不呆他都能看出来那往日军方向射的子弹全打高了嘛。

    于是,他端起了自己的中正式向前方平端着就扣动了扳机。

    可就在他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从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下子就托在了他的枪身上,于是他那枪也打高了。

    “干嘛?你们干嘛?”莽汉有点急。

    “头儿让往高打的,前面有咱们的人!”托他枪的是憨子,憨子往常都是自己亲自操纵重机枪的,一般都是在后面。

    可是今天这场战斗地是一场有进无退的进攻,于是他也端着一挺轻机枪冲到前面来了。

    “啊?!啊!”莽汉这才想起刚才好象是听霍小山喊了那么几句,他却是追鬼子追上了瘾给忘了。

    “看你要是伤了咱们自己人,头儿们不扒你的皮!”这回说话的人是粪球子,他个小腿短却是跑在了后面才冲上来,但却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就训莽汉道。

    莽汉自知理亏也就不敢吭声了。

    “差不多了,传话把射击停了!”霍小山命令道。

    于是很快直属营这面的枪声就停了下来,他这面一停魏建兴的部队的枪声便也相继停了下来。

    日军已经跑远了,一时之间刚才枪炮齐鸣的战场竟突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黑暗中刚有士兵说了句什么,却是被军官直接就制止了。

    于是,除了那空气中还呛着鼻子的硝烟,整个战场仿佛与那和平时期的夜完全一样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前方传来了急促而轻微的脚步声。

    “口令!”黑暗之中传来霍小山的问话。

    “赶猪上圈!”口令答对了,那是小石锁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本已是通过休息喘匀了气息的郑由俭的那小心脏却莫名地又“扑嗵扑嗵”地跳了起来。

    来了!看我胖子的了!郑由俭猛地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九八章 赶猪上圈》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263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