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0章 差点炸死个大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八一0章 差点炸死个大官

    日本大和民族是一个奇怪的民族或者说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民族。

    他们所体现出来的优点就是在全世界那也是公认的,比如忍耐力,比如模仿力,比如服从力。

    说他们忍耐力好那真是有例子的,比如世人皆知的日本忍者,而南云忍为了习忍,能面对沈小曼的“诱惑”而终究没有碰过沈小曼一手指头。

    说他们模仿力好那也是有例子的,比如他们的和服源自己中国的唐装,比如他们的茶道源自于中国的茶文化,他们的工业生产来自于西方。

    说他们服从力好,同样也有例子。

    在太平洋战争中便有一名叫小野田宽郎的日军士兵接受了上级的命令要与盟军战斗到底,于是那个日军士兵便开始了漫长的游击生涯,一直到已经在家开杂货铺上司的特意来找他让他放下武器他才向菲律宾总统投了降。

    他投降的那年是1974年,他已经52岁了,他因为上司的命令在山野里打了29年本来不需要再打的游击。

    说上面这些就算是夸日本人吧,但是,之所以说日本大和民族是一个奇怪的让人捉摸不透的民族那是因为,你说他们服从性好,可是他们的军官们偏偏又会做出“下克上”的奇葩之事。

    张少帅的老爹是被日本关东军在柳条湖炸死的,据说日本关东军采取吞并东三省的行动日本内阁就没有同意。

    而在1942年的长沙会战之中,日军“下克上”的版本就又再次上演了。

    先是负责这次长沙会战的日军指挥官、陆军大将、第11军军长阿南惟几违背了大本营只是做牵制性进攻的命令,把兵锋直指长沙城下。

    可阿南惟几在发现已经无法打下长沙之后便电令退兵了,可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违反了他的命令,这个人叫丰岛房太郎,日军第11军第三师团长。

    他觉得自己的队伍完全可以打下长沙城嘛,于是他就让自己的军队在长沙城下多进攻了两天。

    只是他这次下克上的桥段却没有演好,现在他不得不亲自出马了,来圆自己那打下长沙城的梦。

    在一场战争中,一个师团长亲自出马能干什么呢?他自然不会去冲锋陷阵,他要去指挥炮兵。

    因为丰岛房太郎悲哀地发现在没有了重炮的支援下,自己的军队竟然拿中国军队的碉堡办法不多!

    由于道路被破坏得实在难行,日军的重炮实在是无法从新墙河以北拖到长沙战场上来,所以日军现在用的炮就是口径为70mm的92步兵炮,还有口径为75mm的野炮。

    可是以这样口径的炮却是打不动国军的碉堡,炮弹砸上去之后那钢筋混凝土的碉堡竟然屹立不倒。

    这也就罢了,他们的炮兵还受到了来自岳麓山上中国炮兵那150mm的重炮的袭击,他们想反击可对方的大炮却在自己的射程之外!

    可就在射程之内又是如何呢?他们找不到中国军队那炮兵阵地的具体位置!

    他们不知道中国军队这样的重炮有几门,但从那炮弹的密度上来看也绝不会多,但不多又能如何,人家就是一发炮弹过来就会炸翻自己一门大炮啊!

    而要命的是随着战争的进行,他们携带的炮弹竟然快不够用了,他们已经需要用飞机来空投炮弹增加补给了。

    曾经的优势变成了最令丰岛房太郎头痛的短板这怎么能不让他闹心,而那位炮兵的主官也同样是焦头烂额,因为各部队都要求炮火支援,那么这仅存的炮弹该给谁用呢?

    于是这位聪明的主官却是来了个下顺上,请丰岛房太郎亲自到炮兵观测所里调派指挥炮兵了。

    丰岛房太郎来了。

    在中国军队晨师长在军官里也勉强能算得上高级将领吧,但日军的师团长则不同那绝对是高级将领的,要知道在时下的战争里,日军的一个师却是可以与国军的十个师相抗衡的。

    所以丰岛房太郎的随员带的再少却也少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就带着自己的下属军官带着自己的卫兵就那么衣胄鲜明地来了。

    只是他却不知道此时他们一行却是出现在千米外的一副望远镜里。

    “来好嚼货了,好象是鬼子的大官!”一名国军的炮兵观察哨说道。

    “别着急,看他到哪里,我就跟你说附近有鬼子的一个观察哨你还不信!”他的同伴说道。

    那个观察哨感觉自己理亏了便不再吭声却是用望远镜死死盯住了远处的那一行人。

    “他们进前面的那个山包了!”那个炮兵观察哨压制住自己的激动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最终还是把座标点喊了出来“快报告,标点***!”

    于是他的同伴马上抄起了对讲机开始呼喊。

    他们现在所用的超短波调频对讲机炮兵旅并没有几部,为了更加有效地发现炮击目标,所以都给了长沙城外最远的观察哨。

    而象直属营在离长沙城较近的白沙岭战斗中,郑由俭在报告标点的时候用的都是电话机,所以他才需要有士兵帮他扛着电话线。

    此时岳麓山炮兵阵地上,郑由俭正得意洋洋地向霍小山和沈冲介绍身边的庞然大物,那两门德制150重炮,郑由俭的旁边则站着不拿好眼神看着郑由俭的炮兵旅长王守成。

    在打完巷战以后,霍小山就要带着全体人员找地方休整了,这么没日没夜的打谁也受不了,总是要吃饭睡觉的。

    可郑由俭却来了神虽然很累他却惦记着到岳麓山上打上几炮呢,于是他就鼓动霍小山和沈冲也来看看,并说我这么大岁数都不怕累不怕困你们怕啥?

    霍小山和沈冲一想也是,他们也很想看看这几尊杀敌的大杀器,再一想在哪还不一样睡觉吃饭便也陪着郑由俭来了。

    只是他们到这里时,炮击暂时已经停了,炮兵们此时正忙着拎水往那炮筒上浇水,虽然是冬天但那冰凉的水浇到炮管上便是“刺啦”一声。

    原来,由于这八门大炮在这两天没日没夜地不停射击可是比在前线战斗的士兵都忙的,炮筒都已经打红了,可前线又急着要炮火支援,于是便只能通过浇水进行物理降温。

    饶是如此还是有一门苏制的火炮由于钢材质量较差到底是炸膛了,好在炮兵们对此都有防备,并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

    “报告旅长!观察哨在***点发现日军炮兵观察哨所,并且发现有一队日军的大官进去了!”这时守着无线电对讲机的通讯兵站起来报告了。

    “好啊,好啊,这炮我来放!”郑由俭一听那士兵的报告就兴奋起来了。

    王守成斜了郑由俭一眼却也没吭声,他也是拿这个没脸没皮的郑由俭没有办法。

    毕竟在这次会战前在炮兵的使用思路、标点图的测量、观察哨位置的确定等方面郑由俭是出了大力的。

    炮兵们忙碌起来,那大炮按着报上来的标点调整着射击诸元,很快炮弹上膛便已准备完毕。

    郑由俭美滋滋的上前就去拉绳,那一炮手看了一眼旅长王守成见王守成点了下头就把那绳子递到了郑由俭的手中。

    “我炸死你们这帮鳖孙!”郑由俭嘴里骂着双手用力一扯那绳子人马上就躲开了,那如同怪兽一般的大炮浑身一颤往后一座,灰尘陡起,就听“嗷”的一声那15公分粗的炮弹便射了出去。

    此时就在七八里地之外的日军观测所里丰岛房太郎却是屁股还没有坐稳呢,就听外面“轰”的一声,就象地震了一样,观测所都跟着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什么情况?”丰岛房太郎有点蒙。

    他蒙可是他手下的那个炮兵主官可不会蒙,打炮那也是他的专业啊!这还用问吗?这是中国炮兵的试射!

    “快跑!”那炮兵主官也来不及管别人了却是上来拉着丰岛房太郎便向外跑。

    两个人连滚带爬地钻出了隐藏在小山包上的观测所后但见小山不远处已是升腾起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

    那炮兵主官依然不肯松手拉着丰岛房太郎就往山坡下跑,这时候就听头上天空已是“嗷嗷”两声。

    那炮兵主官连跑都顾不上了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也带倒他绝不敢松手的顶头上司,两个人便从那坡上滚了下去。

    当声音巨大时人却反而听不到声音了,这两位日军高官只觉得大地一阵乱颤,耳中是嗡嗡作响,由于震荡体内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等他们再强忍不适抬头看时就见两朵巨大的蘑菇云正从他俩滚下的山头处腾起,沙尘土块如同下雨一般就劈头砸了下来!

    由于那炮兵主官的经验丰岛房太郎终于是逃掉了一命,可是他所带来的随行人员已在那两炸之中尽随尘埃而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八一0章 差点炸死个大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359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