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三章 救命的左撇子-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八一三章 救命的左撇子

    夕阳西下,阳光从西面照进了树林,将树木枝条的影子投射到尚未完全消融的雪地上。

    远处有隐约的说话声传来,那里是今晚直属营宿营的地方。

    俞世宽此时正蹲在河边洗马肉。

    愈世宽,直属营老兵,跟随霍小山从南京过江的老人之一。

    虽然他现在只有二十六岁,但是当兵也经有九年了。

    他在台儿庄会战中被子弹伤了右臂的肌腱,等到伤好归队时扛抢打仗拼刺刀就用不上力了。

    可是他又舍不得离开直属营,于是与其他部队一样,霍小山就让他当了炊事兵。

    俞世宽将那已经切割成块的马肉直接扔在那小河的浅水中,用自己的右手在那河水中涤荡着。

    在战地医院做手术取出子弹的时候,那军医便告诉他你这支胳膊不能说是废但也绝使不出多大劲来了,你原来这支胳膊如果能拿动一百斤东西,现在也只能拿二十斤了,并且要经常锻炼,否则肌肉会萎缩。

    俞世宽与时下大多数的士兵一样,并不识得多少字,他也搞不明白那萎缩这个文绉绉的词是什么意思,于是他就问军医。

    军医就告诉他你见那被晒干了肉的鸡爪子啥样萎缩就是啥样,当时这话吓得俞世宽出了一身冷汗。

    自打这以后,俞世宽就刻意地去锻炼自己的右手臂了,洗马肉烀马肉又不是什么急活,所以他自然要锻炼手臂的。

    这时,后面脚步声起,俞世宽回头瞥了一眼,见是同为炊事兵的刘双田便又扭回头接着洗他的马肉。

    “指着你洗马肉咱们头儿猴年马月才能把这肉吃到嘴儿?”刘双田也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却是用双手拿起块更大的马肉放到那冰凉的河水中洗了起来。

    刘双田四十多了,自然也是老兵,不过他却是郑由俭在军需处时的伙夫,要说人也不坏,就是平时有点话痨,俗称碎嘴子。

    “时间早着哩,你急什么?”俞世宽不理这个老家伙,却是把手中的肉扔回到那个破木盆里又拎出一块接着跟涮羊肉似的在那河水里涮啊涮。

    这马肉是今天他们鬼子骑兵缴获的,他们要把马肉煮熟了分成若干个小块,给霍小山还有那些尖兵带着。

    直属营士兵都已经习惯了霍小山的作风,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消失”了,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给他们备上些小块的马肉随身携带以便在饿的时候能够充饥一口。

    在这次战斗中被直属营打倒的战马委实不少,只是他们不可能在行军打仗时携带那么多,也只好给了那支中央军。

    正因为马肉占地方,所以直属营才会在有可能的情况下把肉煮熟再晒制成马肉干来,虽然硬了一些,但终究顶饿还好携带。

    “你说你年纪轻轻的,虽然说胳膊被打坏了可那玩艺可还好使着呢,为啥不退伍去娶个妻生个娃?”刘双田又开始絮叨。

    俞世宽将手停了一下斜了一眼刘双田,终究没吭声,他懒着理会刘双田。

    这刘双田就是一个老兵油子,尤其还是在郑由俭手下的一老兵油子,所以他那张嘴在俞世宽看来绝对和那死胖子一样贱得有一拼。

    俞世宽心里道,跟啥人学啥人,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错不了,没毛病!

    可就在这时俞世宽感觉到不对了,他恰恰在停止了手在那河水中涮马肉之际他听到了身后有细微而急促的声音,然后有似有一股风声便由后面过来了!

    俞世宽是老兵,他不光是老兵,他在受伤之前还是总跟着沈冲在一起走在前面的尖兵!

    长年摸在前面的尖兵的一些习惯已经成为了本能,于是原蹲在地上的他脚一蹬地直接就趴到了水里!

    而就这功夫,刘双田却是已经被后面伸过来的一双手狠狠地掐住了脖子。

    刘双田本能地挣扎,可他便如同那被捏死了七寸的蛇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双手!

    此时直属营的这两名炊事兵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两名穿着黑衣挂着武士刀的日本人,其中一个略略楞了一下,他就没搞明白原本自己以为唾手可得的捕猎目标怎么就突然趴到河里并溅起了无数水花,而他同伴的双手正掐着已经开始翻白眼的刘双田,

    他们这支特攻队远远跟着传说中的中国军队之影子部队已经很久了,而他和自己的同伴偷偷摸过河来就是为了抓一个活口。

    他们终于等到了中国军队的炊事兵来用水,于是他们就发动了势在必得的一击,可自己怎么就失手了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枪突然响了,那枪声不大,不是盒子炮的“啪”也不是三八大盖的“叭勾”,而是一支橹子的枪声。

    那正冲着河水有些发楞的日本人在这一刹那中枪了,他双手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但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这回却是打在了他的脑门上,于是他就在更大的错愕之中倒了下去!

    趴入河水中的俞世宽已经翻过身来了,他的左手举着一把橹子。

    那溅起来的水花成功地遮挡住了偷袭者的视线,俞世宽在前趴入水的刹那便已经开始拔枪了,他身体翻转的时候那枪便顶上火了,他在河水中完全转身过来躺在河面的时候就凭着自己闭眼前的记忆扣响了扳机。

    是的,俞世宽右臂残疾了,他再也用不了中正式三八大盖这样的步枪了,可这并不等于他不能打枪,他不光有一把橹子,他竟然还是一个左撇子,他用短枪从来都是用左手的!

    那名正掐着刘双田的日本黑夜人也有些蒙了,他搞不明白一名炊事兵手中怎么还有会有一把橹子。

    但他已经顾不得掐晕手中的刘双田了,他用左手揪住刘双田的衣领,右手已是拔出了插在腰间的王巴盒子。

    可这时枪声又响了。

    已经从浅水里爬起身的俞世宽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他用枪打是的前面刘双田的小腿。

    对,他打的就是刘双田。

    由于那名日本黑衣人不再往死地掐刘双田的脖子了,刘双田终于缓上了一口气来。

    于是,他在小腿中枪的刹那,剧痛使他大叫一声身子便向下倒去。

    那日本黑衣人猝不及防自己手中的俘虏的身体竟然下坠了,于是他的脑袋就出现在了正往下倒的刘双田的身后。

    这时日本黑衣人已经来不及看清对面这个要命的中国炊事兵的面容了,他的眼中只有一把黑洞洞的枪口。

    俞世宽手中的橹子再次响了起来,又是两枪那名黑衣人身体一震就倒了下去!

    远处杂沓的脚步声起,直属营士兵已是端枪冲过来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八一三章 救命的左撇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413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