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四章 山林间的搜索-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八一四章 山林间的搜索

    霍小山沈冲川口宽一蹲在那两名日军尸体前沉思着,那日军身上标有屠城字样的香囊又被翻了出来。

    在四周直属营士兵正持枪警戒着,就是河对面都过去了人,将枪口朝外做出随时射击状。

    刘双田被俞世宽用撸子打伤的腿上了云南白药被包扎起来了,子弹已经被霍小山用火烤过的匕首硬挑了出来。

    此时的刘双田正忍着疼对俞世宽依旧絮絮叨叨地表示着感谢。

    他自然知道俞世宽是在救自己,如果俞世宽不先开枪把自己打倒,那么自己是绝难逃出那个黑衣日本人的王巴盒子的。

    都说王巴盒子爱卡壳毛病多,但是可并不等他它打不死人,刘双田不认为在日军冲自己开第一枪的时候它就会卡壳。

    天已经见黑的时候,霍小山下令收队了。

    他自然要命令直属营加强警戒,在住宿之地四围上百米外的地方就用细绳在只有膝盖高的位置拦了起来,上面系上了空罐头盒子。

    并且那警戒线设的可不是一道,而是三道,后面几十米外是子弹上膛的机枪手与冷枪手。

    在夜色完全降临的时候,霍小山出了宿营地,小心避开了哨兵系在大树之间的细绳,一人个消失在了那森林之中。

    他要去四周看看,争取找到那伙日军,一探虚实。

    霍小山知道那伙日军特攻队又出现了,而这回被动的可就是他们直属营了。

    他不知道这伙日军有多少人,如果只是三四十人的小队处理起来注定很麻烦。

    因为很明显这伙日军的单兵素质很强,在这样成片的已经不能叫作树林而是应当叫作山林的地带里,人数少的精兵强将反而占有优势,人数多的一方反而被动。

    因为主动权总是在人数少的一方,你搞不清楚他们藏在了哪里,也搞不清什么时候他们会出现而每次出现的时候又会收割走多少条人命。

    如果不是俞世宽恰巧有一把橹子,那么自己的那两名手下肯定小命不保,而直属营的虚实也会被人家摸得一清二楚。

    不要问霍小山为什么如此的肯定,只是因为霍小山带着直属营从来就是这么干的。

    如果对方是一支百人以上的队伍那么自己就得更加小心,他们在探明了自己直属营的虚实后完全有可能摸掉岗哨进行夜袭。

    这伙日军显然是强劲的对手,他们已经放下了所谓大本皇军神勇无敌的架子,是真正的山林里的豺狼。

    霍小山直属营追击日军的方向自然是由南向北,而炊事班去洗肉的那条小河却是在他们宿营地的西边,按正常理解日军应当是在小河的西边过来的。

    但霍小山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河流没有一条是笔直的,水往低处流,总是有绕不过的高山便要拐弯。

    而这条小河正是这样,霍小山他们在行军的时候就是打这条河上过来的,在那里它是东西流向,而在霍小山他们宿营的地方它却已经变成南北流向了。

    再往北行军那就是撤退的日军,而由于日军正在撤退,如果往南走回头路按理论上讲那现在就属于国军的地盘了。

    往东走那里是国军追击日军的主道,往西走就是矮山。

    霍小山选择的方向是往南走回头路。

    他拒绝了沈冲等人想与他一起出去的想法,他们在黑夜之中的感知道度敏感度不如自己。

    在霍小山看来这伙日军如果和自己直属营的尖兵交起手来应当是势均力敌。

    在长沙城的巷战中直属营又失去了几十名兄弟,霍小山伤不起,直属营也同样伤不起。

    霍小山不希望有未来的某一天中国军民真的把那些日本矮子赶走的时候而他的弟兄已是如同秋天的树叶一般凋零得差不多了。

    胜利的欢乐应当是和自己的弟兄们共同分享的,而不是一个人带着一个坛子在弟兄的坟茔前各洒上一杯浊酒说弟兄们你们安息吧小鬼子被咱们赶跑了。

    夜很黑,但天上有星光,霍小山很感谢今夜的天空,正因为这点点星光让他能清楚地感知到地上没雪的地方。

    有雪的地方是坚决不能放上踏的,因为踏上去会有声响,那声响足以提醒自己的敌人在黑暗之中举起手中的枪,尽管霍小山也不知道那伙敌人藏身在何方。

    霍小山把自己的心境放松下来,在林间悄无声息地穿行。

    他常教导自己的士兵们在对敌的时候要适当紧张。

    若是太紧张会导致身体发僵而一旦有情况就会反应过激动作不自然不协调。

    但这也不意味着可以太放松,太放松会导致反应缓慢,这是战斗,绝不是搂着自己的爱人坐在有着一河星光的木筏上仰看牛郎织女。

    但是,所谓适度紧张那只是对士兵们说的。

    而霍小山本人却不是这样的,他则是完全地放松,任禅的灵光独耀,仿佛自己就是一片树林中的叶子,去感知这个新鲜的活泼的不入禅不能感觉到的世界。

    外不着相内心如如不动是为禅,有大德说行住坐卧皆是禅,霍小山还到不了那样的境界。

    他只有在静坐时会有那样的体验,而身体一动起来之后哪种禅的境界便偏于下乘,而自己的感知也就没有打座时来的灵敏。

    那是因为自己境界不到,但他下意识里觉得自己也不大可能在战斗中到达那样的境界,自性即佛,那自性不是用来杀人的,尽管杀的是敌人。

    霍小山在黑夜中前行了一个多小时后,他听到了前方小河流水的声音,再走了几十米,那条小河到了。

    截止目前在这个往南的方向他还丝毫没有发现日军的踪迹,他打算过这条河看看,如果还没有发现那么就改向西方寻找再往回返。

    他不认为日军会藏在东面把他们自己夹在直属营与追击日军的国军主力部队的位置上,那样一旦发生交火,日军会受到夹击。

    他也不认为日军现在会在北面,虽然那里离撤退的日军最近。

    以这伙日军的战力他们没有必要那样小心翼翼,即使南云忍那个家伙没有和这伙日军在一起,这伙日军也必是对直属营有一定了解的,以他们的本事敢针对直属营那必有一般日军所没有的战斗力。

    这条小河上横着一个小木桥,霍小山全营在白天打完日军骑兵进入山林后就是从这小木桥上走过来的。

    霍小山伏在岸边望着泛着星光的河水上这座黑黢黢的独木桥,又望了会儿同样处于黑暗之中的对岸,便在小河沿岸的树林里顺着河流走去。

    大约走出百米后,他开始脱下棉裤,他要从这小河里趟水过去,他压根就没有上那桥的想法。

    别看现在这里已经是国军的后方,但天知道对岸有没有日军拿枪指着小桥,我霍小山又不是坐月子的小媳妇可从来不知道冷水会让人坐病。

    十分钟后,当霍小山过了河在另一侧的河岸靠近小桥时,他知道他不上桥是对的,因为他发现了日军的暗哨!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八一四章 山林间的搜索》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413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