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六章 一个人的战斗(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八一六章 一个人的战斗(二)

    这名日军士兵总是是把两颗手雷挂在自己的腰间,他刚才在光亮之中自然是看到了对方是奔自己的这个方位来的。

    他的步枪在睡前和其他士兵的枪一样都已经被集中架在了宿营地中间的空地上,拿枪肯定是来不及了,但是军刺却是在他手中的。

    于是,他攥军刺就向火光之中记忆的位置捅了一刀。

    可是他却捅空了,而与此同时他却觉得自己腰间被用力一拽,直把他拽了个趔趄,他再摸腰间时,那两颗手雷已是不见了,然后他就听到了爆炸声。

    他再笨也能想到那爆炸的是自己的手雷,可是黑暗之根本就没办法区分敌我,他除了能喊出来又能做什么呢?

    这时候的日军士兵已经没有人再去弄出亮光了,他们现在想的是散开。

    他们不知道那个中国军人手中的第二颗手雷究竟会投向哪里,但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弄出亮光来,那么那第二颗手雷肯定就会在自己这里爆炸,就象刚才炸灭了那个火折子。

    甚至日军军官都不敢喊话,比如散开,比如让所有人停留在原地,比如让外围围拢过来的哨兵再弄出光亮来。

    于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人群竟然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乱动。

    此时在敌军之中的霍小山都佩服这伙日军的素质了,竟然能够这个时候都能静下心来来感知自己所在的位置!

    哪里有动静那么自己这个深夜袭营者必然就在哪里,多么简单的逻辑,但在这个时候能想到这点并且还真的就能忍住恐惧而不乱动,这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可这就能难住我霍小山吗?

    于是那诡异的宁静也只是存在了十分之一秒都不到的时间,便又有日军士兵喊了起来:“我的手雷又被抢了!”

    然后便有日军士兵感觉到一个人从圈子的内部往外撞了出来,于是军刺便招呼了上去,只是那一声惨叫却怎么也听不出是中国人的动静来,很明显那是又有日军士兵被人家制住了被推了出去!

    “散开!”终于有人喊出声来了,这是南云忍的声音。

    南云忍不能再容忍霍小山一个人把他们堂堂大日本皇军“欺负”成这样了,他甚至已经做好手雷飞过来自己为天皇玉陨的准备了。

    他的命令马上被日军执行了,于是黑暗之中百名多日军作鸟兽散。

    南云忍喊完这句话他也动了起来,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来得及,因为他知道霍小山的反应那是奇快无比的。

    到处都是在黑夜之中向外散去的士兵,可是他喊完话后手雷并没有响起,他想或许霍小山就在自己的身边吧,霍小山也需借着自己士兵散开之际脱离,他还不至于把自己本人炸死。

    那么在耳听着士兵们已经散开之际,霍小山的手雷应当响了吧,可是出乎南云忍也出乎了所有日军的意料,那手雷竟然并没有响起。

    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在散开之后也是鸦雀无声,经过了几分钟难熬的静寂之后终于有日军士兵打亮了手电筒,还有的点燃了火把,山林之内倾刻间变得灯火通明了!

    霍小山已经不见了,他真的没有再扔手雷,只是在那林间却多了七具日军士兵的尸体。

    有五名是死在了他们宿营地中间的位置上,有一名是被霍小山扔出来的手雷炸死的一名是被他砍死的,那三名则在一开始霍小山闯入的时候被日本士兵自己误杀的。

    还有两名是倒在了散开的过程中,那是他们在散开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被霍小山活活掐死的!

    南云忍没有发火,他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那被霍小山掐得舌头都吐出到外面已经死去的士兵。

    他没有发火是因为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再为霍小山而怒。

    原来他怒是因为他认为霍小山的出现挑战了自己的威严,自己一定要捉他习忍,可是当他发现自己一次又次败在霍小山的手下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尊严了,既然没有尊严了人家霍小山就谈不上挑衅,那么自己又有什么火可发呢?

    并且,原本自以为已经不是霍小山的对手了,可是现在集了四大家族的力量又如何?竟然还是被人家玩弄于股掌之上!

    对了,屠城雄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

    霍小山是选择原方向逃跑的。

    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方向是因为至少他知道这面有两个日军的哨兵,尽管他们的位置可能已经变化了。

    天知道在别的方向日军又安排了几个哨兵,他可不想在奔跑之中一头撞上去,让人家象守株待兔似的给自己来上一枪。

    当然了,尽管跑的是原方向,但他跑的可不是原来的那条路线,能不遇上总是好的。

    尽管他估计那日军哨兵应当是在自己闹出动静后来合围自己了,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在树林中穿行,留下了身后以南云忍为首的一脸蒙逼的日军。

    但是,霍小山在即将到达那条小河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本应当用最快速度跑的而不是把速度降下来。

    因为他在黑夜之中听到了距离自己几十米远上游的地方有人踏断冰茬儿的声音,那个声音发出的地方在自己的上游,是与自己是平行的,也就是说那个人也到了河边。

    在那一刻霍小山就站在了原地屏住了呼吸,有日军竟然追上来了!

    霍小山开始了思考,独木桥的方位他是记得的,但是他不可能去那上面走。

    现在就悄无声息地过河去吗?这个怕很难做到。

    难做到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是一条小河,那小河中央的水也只是到霍小山的腰部罢了,如果运气好一点水浅的地方甚至只能到自己的大腿。

    因为水浅就只能趟水,可趟水就会有声音。

    一个能追自己追到这里的日军,不管他是不是南云忍,会听不到自己过河的异响吗?

    另外,还有一点,是的,夜很黑,可是当一个人在趟水的时候,哪怕他不在水里发出声响,可是他却会破坏河面上的星光。

    天上繁星有多璀璨,那原本就流得不急的河面上的星影就会有多璀璨,原来天上的星星太亮还会有这样的坏处,自己原来还真没有想过哩。

    刚才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发出过,但霍小山知道那个人,不,那名日军也一定象自己一样停留在原地静听着自己的声音。

    等等,刚才自己想到了什么?哦,自己想到了过河会破坏水面上的星光。

    霍小山马上就有了主意。

    他向河下游转身,然后用蹲姿开始了行走。

    他为什么要蹲?是怕上游的那名日军向自己的位置开枪以躲开那可能射到胸部以上子弹吗?

    答案马上就有了,不是的,他都感知不到那名日军的位置,他相信那名日军也同样看不到他。

    他只是用这样一个古怪的姿势走了十来米后,便从地上捡起了几段枯枝。

    然后他便站起走向了河边,他躲到了一棵大树后,他改成左手拿着枯枝右手拽出盒子炮顶上火,他把那几根枯枝猛地甩向了河面,他用枯枝打破了那河中的星光,他随后就听到了王巴盒子的枪声看到了那几十米外的枪口闪过的枪火,他手中的盒子炮便也响了,他冲刚才枪火闪过的地方打出了大半匣子子弹的连发,然后他转身就跑,他用最快的速度跑了起来就象一阵风,他跑了五十多米后就扑向小河,连趟带游地过了河,然后,他就消失在了黑黢黢的山林之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八一六章 一个人的战斗(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448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