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二章 影珠山之战(五) 斗志已失的南云忍-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二二章 影珠山之战(五) 斗志已失的南云忍

    战斗已经在腰子坡进行了五个小时了,日军大队长山崎平川在向中国军队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之后却一无所获,唯见那那腰子坡山林空地之间的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皇军士兵的尸体。

    他忽然发现在没有重火力支援之下,皇军并非是战无不胜,望远镜里前方那几道被无数山石垒成的战壕就成了他们夺取制高点不可逾越的鸿沟。

    在天没亮之前派出的扮成中国百姓去偷袭中国军队指挥所的小队也没有任何消息,中国军队非但未见紊乱,反而象铁桶一样把自己围住了。

    眼见大势已去,他终于用电台向自己的上级——第九混成旅团报告了自己想要往山下撤的想法。

    但是混成旅团的回电却仿佛给他浇了一盆迎头的冷水。

    混成旅团告诉他,你别指望从山下突围了,因为在山下有一个大队已经被中国军队重兵包围了,你去了也是送死。

    就在山崎平川濒临绝望的时候,上司却是又给他来电了,电文告之,向东南面狮子岩方向突围,那里有一只皇军特攻队可接应你们。

    真的吗?这就是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此时的山崎平川还哪管这支救命的部队是从哪里来的,于是命令集中火力不要管其他的方向,趁中国军队还没有聚拢过来,向狮子岩方向突围。

    而此时就在狮子岩下九间房的洞窟之中,屠城雄已是命令士兵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了。

    这支特攻队是由屠城雄来掌管的,这可是集日本四大世阀在中国派遣军的武士组成的精锐部队。

    第一世家南云世家的嫡长子南云忍已是将其家族所带来的武士折损殆尽了!

    固然南云忍承受了来自日军上层以及家族内部的巨大压力,但中国军队里有一支直属营能把南云家那眼高于顶的南云小子打成了这副毫无斗志的窝囊样却也同样引起了日军的高度重视。

    于是,屠城雄出现了,一位世家不世出的据说只是一位私生子的家伙。

    屠城雄由于他那私生子敏感的身份他可没有南云忍的骄傲,他在率队和霍小山直属营在黑夜之中进行了第一次交手后,便明白南云忍败的绝不是没有道理的,于是他就果断再次邀请已是失意到了极点的南云忍出山了

    他们是在追踪霍小山直属营一直追到影珠山的。

    虽然他们并没有发现直属营的踪迹,可是屠城雄却是让特攻队藏在了这个他并不知道名字的叫作九间房的山洞内。

    这也是屠城雄与南云忍在处理事情上不同的地方。

    如果是南云忍掌权,他才不会管你主战场上打得如何呢,他只对霍小山感兴趣,另外他的手下都是以其家族武士为骨干的,他对部队有绝对的话语权。

    而屠城雄作为一名虽不能搬到台面却人人皆知只是一个私生子的人物却是很注意与其他部门搞好关系的。

    于是在他的命令下,他们的队伍便藏在了这里。

    他希望自己能扮演一回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的英雄,从而让自己的美名得到大日本皇军高层的广泛认可。

    于是他在见到与自己所处位置并不远的腰子坡战斗激烈时就通过特攻队携带的电台主动与上层取得了联系,而现在更是得到了山崎大队已经开始向他们这个方向突围的电文。

    “准备出击!”屠城雄下令了,他的特攻队员们一个挨一个已在洞壁的两侧排好。

    南云忍沉默无言地握紧了自己手中的肋差也站到了士兵们后面。

    南云忍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脸上那狰狞的刀疤依旧,可是他的眼神里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犀利。

    当他的武士们在与霍小山直属营最后一次战斗中玉陨掉最后一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斗志已经彻底没了。

    他不再想忍,不再想再如何抓住霍小山,他虽然不至于喝酒麻木自己,但他知道自己那颗好胜高傲的心已经死去了。

    相反,他每天想得更多的反而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妹妹织子而是一个中国女人,一个被自己起名为南云清子的中国女人。

    他之所以变得这样是因为他一想起织子便想起了自己需要忍,可是,他现在不想忍!他对忍厌倦了!

    他现在想的是女人,于是他就会想起那个叫清子的女人,那个陪自己度过了无数难熬夜晚的女人。

    他在失意的夜晚里他有时会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的心里想,清子回来吧,你回来我让你做我的女人,我不需再忍,你也不需要再忍。

    他在清醒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他自然明白在他们大和民族看来,支那人只是一个劣等民族,可自己竟然会想一个劣等的支那女人。

    可是一到黑夜每当他试图开始盘膝打座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都现在了还忍什么,于是他就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想起清子。

    想起清子在自己的面前的床上百态,想起清子的婉转呻吟,但更能想起的却是清子看向自己极尽妩媚却又带着不易察觉的的一丝忧伤。

    清子的表情与妹妹织子的还不一样,作为一名曾经的忍者南云忍对人的感知有格外的敏感。

    他能从织子的眼神中看出一丝别人根本看不到的高高在上的戏谑,那是说,你看,我又把你征服了!

    或许在另外的和织子上过床的男人看来织子的天真是那么自然而又浑若天成,可是在他眼中偏就看出了一丝做作。

    那种做作是一种逢场作戏,那是一种双面人生。

    而他从清子的目光中却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种忧伤,他很想通过自己男人的努力让清子的忧伤变成对自己男人力量的迷醉。

    而每当想到这里时他便有一种无法自抑的二十多年里仿佛只是睡着了的男人的冲动,那种冲动在那一刹那间便如同在富士山下死寂多年的岩浆在那寂静无人的夜晚喷薄而出!

    他现在不知道清子在哪里,他决定在自己从这个战场出去之后就去找清子,什么霍小山什么慕容沛都让他们见鬼子去吧!

    自己要找到清子,自己要带着她坐一叶扁舟徜徉于海边,自己要带着她去富士山看樱花让清子穿着和服在樱花雨中弹琴,自己要她在那雨雪交加的夜晚燃一盏孤灯与自己小饮慢酌一碗清酒……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二二章 影珠山之战(五) 斗志已失的南云忍》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695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