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二章 暴躁的团长-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四二章 暴躁的团长

    慕容沛特工部可是忙坏了,由于在扫荡期间日军处于兵力上的优势,日军的那两支特工队也特别活跃。

    倚仗着经过特殊训练,精通汉语,作战能力突出,到处搞破坏,慕容沛他们下去配合总部警卫团出击了几回。

    但却只有一回抓住了一支日军特战队的尾巴,双方一顿枪战后互有伤亡,而日军援军又至,警卫团被迫脱离了战斗。

    他们就这样没日没夜的战斗着忙碌着,每个人都感觉睡虑不够用但却又充实无比。

    一眨眼半个多月过云了,终于有一天敌工部没有再接到战斗任务。

    敌工部由于自己的工作关系已经知道日军对太北地区的扫荡已经停滞下来了,而是把扫荡的重点又挪到了太南地区。

    据说是日军在北方的供给线被八路军掐断了,战报上说光郑太铁路上日军的军火列车就被炸毁了七列。

    日军的对太北地区的大扫荡也就到此结束了,终于是有了点空闲,这一天沈小曼却是和细妹子唐甜甜携着手奔八路军后方医院来了。

    他们三个来倒是不是因为沈小曼的伤,她的伤早已经好了。

    唐甜甜的家传秘药很好用,不久慕容沛的脸上伤口处就结了痂,只是当那痂脱落以后,沈小曼的脸便如一件精美的瓷器被摔出了一道裂纹来,人人见了都觉惋惜。

    可沈小曼的心情却变得愈发开朗起来,敌工部的这几个人自然都了解,看来她因为这次受伤反而真的把心里的包袱放下了,于是人人反而替她高兴起来。

    她们三个奔向医院是来看郑小忆来了,“郑小忆”却正是郑由俭那宝贝闺女的大名。

    郑小忆性格温柔岁数还小了点,在新四军的时候慕容沛便没让她进作战部队却是安排在了后方医院学着当了一名护士。

    可是紧接着没多久慕容沛又是被赵文萱要到了八路军,而因为唐甜甜与刘思乐提前“做夫妻”那么一闹,慕容沛却是不好再跟上级提出把郑小忆带来了。

    但在临行之前慕容沛终究还是单独找到了军分区政委刘向坤讲了郑小忆的特殊情况,她只因为郑小忆这一件事就和刘向坤密谈了一个小时,最终刘向坤还是同意了慕容沛的意见。

    于是在日军对太北地区的大扫荡刚结束时,正好有新四军人员来八路军便把郑小忆顺道也捎了过来。

    慕容沛虽然无法和霍小山取得联系,但猜也能猜到霍小山的用意,不把郑小忆放到自己身边自己怎么能放心?

    如果真让郑由俭这心头肉真出了三长两短,那麻烦事可就大了!

    而且慕容沛还有自己的想法,以后如果有机会应当把郑由俭的媳妇也接到根据地这面来,这样郑由俭一家子肯定能有团聚的机会。

    时下已是进入了夏季,大扫荡又刚刚结束,八路军医院由于条件的限制却也只是在一处山洼里搭起的一片军用帐篷。

    沈小曼和细妹子唐甜甜进了医院便打听郑小忆在哪里,有年轻的护士告诉了他们两个郑小忆所在的大概位置,于是三个人又向里走。

    那年轻的护士初见问话的沈小曼时却是只见到了她的侧脸,当时心中都直赞叹,世界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吗?

    可是当沈小曼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却是看到沈小曼那左脸上的伤疤,当时她呆住了。

    那护士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这世间真不公平,虽然她是护士见惯了伤员当然死人也是没少见的。

    可是此时却是觉得沈小曼那脸上的伤疤才是这世界上最残酷的事,一时之间怔怔地地是差点替沈小曼哭了。

    不过那护士是戴着口罩的,沈小曼却压根未曾注意到人家替自己难过的表情。

    待沈小曼他们三个刚走近那个护士所说的帐篷时,却是听到帐篷里面有男人大声喊叫的声音:“我不截肢,凭什么把我的胳膊剁下去一个?老子这以后还怎么打鬼子?!”而随后传来的是一个女孩细声相劝的声音。

    那声音却正是郑小忆的。

    沈小曼掀了帘子进去,却是见到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穿军装的人正坐在用担架临时充当的病床上抱着自己的一支缠着绷带的胳膊大吼着。

    而郑小忆却是哈着腰在他身边正软言相劝着。

    慕容沛曾经说过“现在咱们是战士”,所以沈小曼细妹子还有唐甜甜那现在都是拿我是一名战士来要求自己的。

    所以他们看一个大男人都三十多岁了却因为要被截肢而在这里大吵大闹,这点很让后进来的这三位女战士有点看不起。

    而且再一细看,咦,竟然还是个四个口袋的,还是个军官哪,三个女子的脸上已是从有点看不起变成不屑了。

    再说了你是军官牛什么牛?我们郑小忆妹妹是护士不假可是革命只是分工不同,不相截肢你去领导,你和我们一个小护士吼什么吼?

    “这里是医院,你们不是医护人员给我出去!”那个军官倒是先说话了,可能觉得自己这么大吼大叫的确实形象不大好,于是他指着沈小曼三个人就说道。

    郑小忆是背对着门口倒是没有看到沈小曼三人进来,见那军官说话才回头看到有三个人进病房了。

    她刚想说这里是病房闲人免进却马上认出了眼前三人,却是高兴地跳了起来:“小曼姐!甜甜姐!毛姐姐!”

    她往前迎却是正看到站在最前面的沈小曼,一看沈小曼的脸却楞住了:“小曼姐,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的。”沈小曼反而安慰了郑小忆一句,不过却是马上绕过了郑小忆走到了那个正对他们怒目相视的军官说道“一个大男人脑袋掉碗大一个疤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凶?”

    然后她一伸手却是在自己脸上的伤疤一指:“看到没,打鬼子要是死了我也愿意,我一个女人脸都伤这样了我也没跟别人穷喊过!”

    那个男军官被沈小曼的说话一下给弄楞了,可是随即却是省过味来接着吼道:“少特么跟我扯蛋,老子不怕死,老子要是这支胳膊,还轮不到你个小丫头片子来教训我!”

    “这个人咋蛮不讲理啊,是咱们八路军的吗?”一向温柔的细妹子在旁边都听来气了,“不是伪军刚反正过来的吧。”她小声问郑小忆。

    “我艹!”偏偏细妹子的话又让这个军官听到了,这个军官直接暴粗口了,可是他再生气却也不可能拿人家女战士如何,直气得一个人直接下了地开始转磨磨!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四二章 暴躁的团长》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753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