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六章 举丧救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四六章 举丧救人

    “陈天明!”一名伪军军官“啪”地就拍响了面前的桌子。

    “啊?你认识我们副团长?”在下面站着的一名八路军战士抬起头用惊讶的目光看来。

    那伪军军官仔细上下打量着这名八路军战士。

    三十左右岁的样子,长得人高马大的,穿着一套破旧的八路军军装,那衣服好象很长时间没洗了,大襟与袖口由于平时的磨蹭已是显得有些黑亮了。

    伪军军官和站在身边的一名日军军官交换了眼色后,然后又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伙夫。”那个八路军战士很老实地回答。

    敌强我弱都当了俘虏,对于大多数人来讲现在可不是讲抗日血性的时候,没有人愿意轻易死去,更何况俘虏敢反抗摆明了就是个死,没有人会这么傻。

    伙夫?伪军军官扫了一眼眼前士兵那发黑发亮的袖口,心中已是信了。

    “被我们抓住的这些人里有没有你们当官的?”那个伪军军官又问道。

    “那一个团一千多号人呢。”自称伙夫的新四军战士答道。

    他下面的话没有接着说,摆明了那话里的意思就是,全团一千多号人呢,我一个做饭怎么可能认识那么多当官的。

    “那你们团长副团长你总认识的吧?”伪军军官又问道。

    “团长我认识,副团长不认识只是远远地看过一眼,听人家说过,个子和我差不多吧。”那个战士老老实实回答道。

    “你们团长和副团长在你们这些俘虏中没有?”伪军军官紧盯着那个战士的眼睛问道。

    “这些人里是没有。”那个战士的态度倒是很配合,摆明了就是光棍不吃眼前亏的样子。

    伪军军官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便看向了在一旁站着看他审讯的一名日军军官。

    那名日军军官也没有看出什么来,他实在有些搞不懂这些土八路。

    穿的比重庆军破多了,拿的武器也破烂多了使的枪要么是中国老古董式的步枪,要么就是从伪军手里抢来的中正式要么就是从皇军手中抢来的三八枪,可是偏偏皇军拿他们就没办法。

    他现在唯一承认土八路进步了的就是他们那个黄涯洞的兵工厂造出来的手榴弹比原来威力大了,最早还真是一炸就炸成两瓣,可现在爆出来的弹片却是明显增加多了。

    正因为如此,在那天的战斗中他可是亲眼看到有好几名土八路士兵就拉响了身上手榴弹,每个人用自己的一条命对掉了皇军士兵好几条命。

    这些土八路可实在是比重庆军难缠多了。

    轻易不会让你抓到影子,要可真的抓到影子了和人家对上了,比如这回的扫荡,你才会发现人家绝不乏去死的勇气,直到战至最后,这些八路军手中的子弹都已经打空了,他们才在几挺机枪的震摄下抓住了这三十多名俘虏。

    他们通过汉奸和两支杀人挺进队的情报知道八路军总部的这个警卫团有正副两个团长,哪个都是打仗的好手,而且竟然还打探到了这团的正团长叫郭深副团长叫陈天明,可惜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正团长郭深个子矮点副团长陈天明是个大个子。

    这些负责殿后的八路军中不可能没有一个当官的,联系到他们这回围住的可是八路军指挥机关,所以他们认定了这伙殿后的士兵中必然有一个是团长在指挥。

    只是目前已经审问过好几个了,却依然没有得到想要的情报抓到想抓的人。

    “太君,你看?”伪军军官看向了日军军官。

    沉思中的日军军官醒转来,挥挥手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道:“下一个。”

    ……

    八路军总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几百名士兵分列两侧神情肃穆地持枪站立,他们中间放着一口时下极为少见的厚皮棺材。

    许多村民则是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站着围观着,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是在想肯定是哪位大领导牺牲了,否则怎么可能搞这么隆重的一口厚棺材。

    这时,嘀嘀嗒嗒的唢呐声响了起来,那凄切的唢呐声在大山与天空之间回荡直入人的心扉,因为,吹的是丧调。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要举棺安葬死人了。

    吹唢呐的也不是那民间的喇叭匠,也是八路军战士。

    中国在1931年被迫进入了一场战争后,已经很难分清谁是真正的军人谁又是真正的百姓了。

    青壮年要么主动参加了国军八路军新四军各种抗日救国军,要么就是被国军或者日军或者伪军抓了壮丁。

    所以原本拿着枪去战斗的人现在却又拿起了唢呐熟练地吹奏起来这也并不是什么让人惊叹的事,那时候没有“术业有专攻”这一说,有的只是四个字“全民抗战”。

    唢呐声止,军号声又响了起来,四名哨兵举着铜号面无表情地吹响了那总是让日军伪胆颤心惊的冲锋号。

    号声止,一个戴眼镜的一看就是八路军总部首长的人站了出来,只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后便照本宣科大声读诵了起来。

    “陈天明同志追悼大会现在开始!”

    围观的老百姓中发出了一阵低声的骚乱。

    有的低声问“陈天明是谁啊”有知道的便低声回答“是警卫团的团长”更有知情人在一旁小声解释道“不是正的是副的。”

    那位总部首长无视下面百姓的低声议论继续着自己的悼词。

    他从陈天名副团长参军之日起,说到了他曾经是一名红军长征途中的红小鬼,他曾经爬过雪山,走过草地,他曾经一个人杀死了五名白匪军,他曾经率领一个连击败了一个营的国民党反动派,他更曾经在太行抗日根据地的保卫战中多次率兵缴过伪军的械,端掉过日军的炮楼,然后在这次反扫荡中为了保护总部首长机关人员普通乡亲率兵殿后最后光荣牺牲。

    他在悼词的最后大喊道:“同志们,老乡们,陈天明同志牺牲了!你们说我们要不要为他报仇?要不要为壮烈牺牲的新四军将士报仇?”

    “要!要!要!”群情激愤的根据地军民发出了震天的吼声。

    当那吼声的回音在群山之间最后消失的时候,那位总部首长沉痛地宣布:“举棺下葬!”

    然后,四名八路军战士便举起了那摆在人群中央的厚皮棺材脚步沉重地向大山深处走去,后面跟着脚步同样沉重的人们。

    几名女八路军战士在远处的一道山岗上默默地注视着下面发生的这一幕,而其中一个脸色显得有些黄怏怏的年轻女八路心中却是在暗叹,不知道这招好不好使,也只有这一招了。

    ……

    大半个月后的一个黑夜里,在一列驶往辽宁旅顺口的火车上逃出了十多名衣衫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的八路军战士,他们开始了徒步走回太行抗根据地的旅程,其中带头一个人长得人高马大的衣服很黑袖口很亮,让人看上去就是一名普通的伙夫,可是他的名字却是叫作“陈天明”!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四六章 举丧救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784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