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九章 郑由俭肠子悔青的一件事-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四九章 郑由俭肠子悔青的一件事

    两辆卡车在华北平原上奔驰着,卷起两片尘沙。

    这两辆车是霍小山带人从日军手里劫来的。

    对于身手好而又精通日语随时能扮成日军的直属团的人来讲劫两辆日军的运输车这个绝谈不上什么困难的事。

    此时,头顶火辣辣的日头正炙烤着,田野里的土地轻一色地龟裂着,庄稼?没有!一根苗也没有!

    这一路上竟然鲜见绿色,唯一的绿色是在大树的尖顶上。

    当坐在第二辆卡车驾驶室里的郑由俭刚见到这样的情景时还好奇地想怎么会这样,后来当他看到有瘦如骨柴的农民在用绑了长棍的镰刀去勾那上面的树叶时才想明白,原来那上面的树叶还在也只是因为人爬不上去够不到罢了。

    虽然他们已经驱车在河南的大地上跑了三个多小时了,但随着进入居住较为集中的区域,除见那骨瘦如柴的灾民越来越多外,自然景观却未见丝毫变化,绿色仿佛已经与华北平原无关,唯见赤色千里!

    因为要去看闺女才央求着霍小山跟着来的郑由俭此时的脸色也已经变得不好看了,这是要大批饿死人的节奏啊!

    “吱嘎”头车停了下来,与郑由俭同在驾驶室里开车的小石头也忙刹住了车。

    “什么情况?”小石头有点奇怪,眼前却是只见灾民不见敌情啊。

    “叫所有人都下来该解手的解手!”这时从头车驾驶室跳下来的霍小山喊道。

    小石头和郑由俭这才恍然大悟。

    霍小山带来的这四十来人是与那些女学生混坐的,也就是说每辆车里都有十来名女学生还有二十多名士兵。

    霍小山这样的安排却是为了保障这些女学生的安全,或者说是保障直属营士兵未来媳妇们的安全,因为有的时候他们也搞不清前方是否会出现日军。

    现在要解手了,士兵们便在郑由俭的招呼下全去了第一辆卡车车头的前面,而那些女学生则是在第二辆车车尾后解手。

    战争的年代使人们习惯了颠沛流离,斯文那是衣食无忧时才会有的奢侈品,所以女学生们对此自然也无话可说。

    她们这些女学生更多的还是流亡学生,她们对这种奔波并不陌生。

    她们在与直属团士兵们确定了恋人关系后,说可以把他们送到八路军根据地参加抗日工作后那都是求之不得的。

    青年永远是最热血的是最叛逆的是走在时代最前列的,时下的进步的中国青年学生有组织的或者个人不远千里的去投奔共产党治下的延安以及抗日根据地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

    而这些女孩子之所以能在直属团士兵中找到相爱的人也与直属营士兵只讲打鬼子不喜内战有莫大的关系。

    而现在她们在这一路上可是亲眼目睹了直属团的人在护送她们这一路上的表现更是钦佩得不得了。

    她们在坐上霍小山他们搞来的车后自然便会问与他们坐在的士兵们,这车是如何搞来的。

    直属团士兵只是随口说了句杀了十几个鬼子便无下文了,看那语气当真是家常便饭一般,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所以这些女学生那真是各个以未来要成为直属团士兵的媳妇而自豪的。

    只是此时直属团的的四个头儿级军官站在第一辆车前,脸色却都不大好,郑由俭甚至还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刚从后车过来的郑由俭和小石头看明了眼前的情况这才明白为什么霍小山不往前开了,因为就在车头的前方竟然有倒毙在地的灾民把道堵上了。

    灾民四个,一男一女是成年人,而那两个也就是十多岁的孩子。

    而就在这四个人的不远处还有几十名灾民坐卧在路边,他人显然已经没有力气赶路了。

    沈冲已是从那四个灾民的身边站了起来,难过地冲霍小山摆了摆手,那意思自然是没救了,四个人鼻息皆无。

    这饿死不是枪杀,怎么可能四个一块都死?郑由俭不由得疑窦大生。

    他想了想便向前走去,却是很小心地从那四名两大两小衣不蔽体的死者身旁绕了过去。

    本来这次霍小山是不打算带郑由俭来的,因为这次摆明了奔波千里那是去和日军的特攻队作战的,可是郑由俭却是思女心切说啥也要跟来,霍小山也只能由了他。

    郑由俭来之前自然知道这次出来是打鬼子的,所以对战斗那是有心理准备的。

    在他看来我郑胖子现在也不晕血了,小鬼子我也手刃过,你们别人能杀得鬼子我也能杀,把那鬼子用刀豁得肠子肚子心肝肺流一地,我郑由俭也不是没见过!

    可是此时的他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他实在是不忍心去细看眼前这四名同为国人的死者。

    刚才他只扫了一眼,大人也就罢了,可那有一名倒毙在地的小姑娘看个头也就只有他闺女一半岁数大。

    人都是这样,年轻时候心肠可能还是蛮硬的,可是自己为了人父为了人母之后那心便软了下来眼窝子便浅了下来,所谓物伤其类,必伤其心。

    郑由俭正是如此,他都不敢去想象自家的闺女要是也饿成了这样自己会不会一头撞死?!

    郑由俭已是走到了那些坐卧于地的灾民面前。

    而那些已是毫无气力的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少们看到有人过来,先是眼前一亮,可是看到来的是一名国军的大官时眼神里刚燃烧起来的那点希望之火却是又熄灭了。

    “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一家四口都死在这里了吗?”郑由俭开口问道。

    可是那几十名灾民眼神晦涩却无人答言。

    郑由俭皱了皱眉又加大了声音问了一遍:“你们谁能告诉我为啥这一家四口都死在这里了吗?”

    依然没有人接话。

    郑由俭想了想,却是做出了一件事后让他肠子都悔青了的事情,因为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马肉干来说道:“你们谁能告诉我我就把吃的给谁!”

    郑由俭从来没有见过也无法想象得到饿得濒死之人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会有那样大的对生的渴望!

    就在他这块也就只有二两多重的马肉干出现在他平摊开的手掌心的时候,几十双饥民的瘦如鸡爪布满青色血管的手就向他伸来,所有的衣袖全都滑落,里面是瘦如柴棒的骨头!

    “长官,给我吧,我饿啊!”如此种种的充满了对生的渴望的声音在这一刹那便塞满了郑由俭的耳朵!

    郑由俭就在这一刻,呆了,傻了,他任由那些疯狂的饥民从手中把那块马肉干抢了过去,他看到灾民竟然打了起来!

    他看到那名先把马肉干抢到手的中年汉子刚将马肉干放到了嘴里,周围那些瘦如骨柴的手竟然去抠去掰那个中年汉子的嘴巴,那情形那些手已经不象是鸡爪子了,仿佛是一群正在抓撕一只肥嫩的兔子的老鹰的爪子!

    那些为了二两马肉干就“大打出手”的饥民已经把那个将马肉含在嘴里的中年汉子的嘴抠得流血了,已经没有人管郑由俭了仿佛已经把他遗忘了!

    而这时又一个声音在郑由俭的耳边响起,那是来自于一个与她闺女岁数相仿但估计体重只有他闺女一半重的女孩子的声音。

    那声音说:“大爷,您还有吃的吗?您要是能不让我饿死我就跟着您去吧,我给您老人家做小好不好?”

    郑由俭就那样怔怔地看着那个面黄肌瘦的女孩子。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宝贝闺女跪在了一个可以给她当爹的老男人面前说:“大爷,您还有吃的吗?您要是能不让我饿死我就跟着您去吧,我给您老人家做小好不好?!”

    那一刻,郑由俭哭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四九章 郑由俭肠子悔青的一件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817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