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二章 吓阻-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五二章 吓阻

    “小石头,你刚才看没看我打架?”又开始开动的卡车上郑由俭美滋滋地问小石头道。

    “没看到,我是司机,在车上待命呢。”小石头一拨楞脑袋。

    其实他是看到了郑由俭打那个保长的,但他看着也说没看着,一个人打人有什么好看的,再说看这两个打架的选手吧,一个曾经的胖子打现在的一个胖子,没有观赏性啊!

    “那小石锁你呢?”郑由俭又一扭头问坐在他和小石头中间的小石锁。

    小石锁没有参加后期的长沙保卫战,因为他去照看那条大狼狗了,现在那大狼狗伤养好了留在了长沙他便也跟着来了。

    原本他们两辆车的驾驶室里只是坐了两个人,但霍小山这回却是让一个车里又加了一个,至于原因嘛,打了保丁谁知道会招不招来国军,霍小山那也是预防为主。

    并且车后厢的士兵们也都在命令下进入了战斗准备,那扣车厢的棚布已是被掀起了一些,以便士兵们随时观察车外的情况。

    “我倒是看着了,可是我没看出郑头儿打人的套路啊!”小石锁笑嘻嘻地说。

    其实小石锁的所谓没有看出套路来和小石头想的那是一个意思,一个曾经的胖子打着现在的一个胖子,那就是街头两个混混打架一般,如何能入得了直属团这些真正在战场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高手呢。

    “这你咋还没看懂,我那架打得可是有门道。”郑由俭开始吹了,“我先用腿,我用了迎风腿又用了拐子腿紧接着还用了撩阴腿,我再用拳,我用了左勾拳又用了右勾拳最后还打出一套组合拳来,你没看我‘呜呜’的把拳头都抡得跟大风车似的?!”

    小石头听他吹得生动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一个街头小瘪三打架也能让他吹得这么高大上,郑头儿,真人才也。

    “你笑啥?”郑由俭一听小石头那乐法便知道人家看不上自己这套功夫就有点不乐意。

    “郑头威武霸气,这是我参加直属营以来见过最精彩的一仗!”小石锁忙大声赞扬道。

    这打仗水平不咋地,可是这事必须得夸!那个保长是该揍!

    “这还差不多。”郑由俭这才美了起来,将身子靠回了车的座位上,眼睛不由自主地扫向了窗外。

    窗外依旧是到处干旱的样子,依旧能够看到远处的树林里还有人在用那绑着镰刀的杆子勾着树上面的树叶。

    见此情景郑由俭的好心情便又消失不见了,终于是不再看向车窗外而是闭上了眼睛。

    他忽然觉得霍小山还有他那个娇滴滴的媳妇其实是对的,那些土八路其实也是对的。

    是,日本人到中国杀了不少人,现在听说南京被占的时候就杀了得有几万几十万吧,然后日本军队在下乡的时候又屠村,和中国军队打仗要是打得不顺就放毒气,这中国人是没少杀,咱们中国人怎么对付他们都不过份。

    可是咱们中国人对自己人呢,就他郑由俭知道的,黄河那下决口子说是日军炸的,哼,唬谁呢?老百姓一下子不也得淹死个几十万哪!

    长沙那把大火一下子不也烧死了好几万老百姓?

    还有这次,就自己眼巴前看到的这场饥荒,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呢,几万?几十万?几百万?

    小鬼子一下子屠了一个村,杀了咱们中国人几百人那自然是暴行,咱中国人就气愤得不得了,恨不得把日本鬼子祖宗八辈的坟都挖出来。

    可是咱中国自己的老百姓一下子就饿死了几十万,这又算什么?这是天灾不假?这就没有人祸?!

    这天下啊,以后差不多还真是,真是***的!

    郑由俭却是把最关键的三个字放在自己心里都没有说出来,但他内心知道霍小山已经把自己说服了。

    在那卡车的颠簸之下,郑由俭已经快睡着了的时候,他忽然在那卡车的轰隆声中隐约便听到了“啪啪”两声枪响。

    郑由俭一个激棱眼睛就睁开了伸手就去摸枪之际,卡车已是“吱嘎”一声来了个急刹车。

    这两声枪响来自于卡车的左前方,一个国军连长此时正拿着一把指向天空枪口的硝烟犹未散尽的盒子炮。

    他是接到命令说有一支来历不明的国军乘坐两辆卡车打了收粮的保丁抢了粮食后向他们这个防区冲了过来。

    于是,这个连长忙带人从驻地跑了出来却是恰恰看到就在自己前方不足百米的公路上奔驰的卡车,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鸣枪示警了。

    他听说那伙国军打了人之后却是把粮分给了那些灾民让那些灾民离家逃命去了,并且这里还是国军防区的腹地,所以自己要追的那伙人不可能是孤军深入的日军。

    但不管那伙人究竟是哪里来的国军或者是八路假扮的,开枪直接打人那是欠妥的。

    于是,他自然开枪把那两辆车叫停了。

    他的本意自然是自己上去把那伙国军押回到团部去,可是他就在这一鸣枪之后,他发现不对了。

    什么不对了?对方的战斗素质很高啊!

    那车一停,他就见从车厢与车棚的空隙里齐刷刷的步枪轻机枪盒子炮的枪管可就递出来了。

    自己这一楞神的功夫,在那车头车尾的后面又有枪管递了出来,很明显他们有人从车厢板的另一面下车了并且也举枪了。

    而这时候自己手下的士兵才想起来举枪,对方这战斗经验也太丰富了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自己的人可能也就是慢了那么两三秒,可如果是敌我双方的遭遇战抢的可不就是这两三秒吗?

    一看对方那如临大敌的架势,一看那架枪的熟练动作,这个连长还真不敢上前了,这一上前再把自己毙了!

    于是,这个连长喊道:“你们是哪部份的,胆子不小啊,敢抢我们军粮?!”

    对面答话了:“你管我们是哪部份的,我们有军务在身,把你们的枪收起来,各走各的!”

    “我艹,你们也太牛逼了,抢了我们的粮打了我们的人,然后就各走各的?”这个连长手下的一个排长来气了。

    “那你们说怎么办?”对面人喊。

    “什么怎么办,缴械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那个排长喊道。

    “我艹,老子自打手中有过枪就没被缴过械!不服出来练练!”对面那人又喊。

    “我艹,练练就练练!”那个排长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们看出他们是哪伙的人了吗?”这个连长不理双方斗嘴而是低声问道。

    “看不出来,不过看他们手中的家伙还有说话的语气应当是咱们国军的人。”手下有人答道,因为对面那人喊话一听就是一种上过战场的老兵的兵痞味。

    “我们有军务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默及,你们再不把枪收起来我们可开枪了啊!兄弟们给他们露一手!”那人又喊道。

    这一说开枪,国军这个连一下就紧张起来了,他们正要往地上趴的时候,对面又喊了:“看到你们身边那颗小树了吗?我们打掉十个杈,你们再不知好歹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放!”喊声中对面的枪真的响了,排子枪,十枪嘛,十枪就得十个人同时打,那可不就是排子枪。

    这个连长和他的士兵们下意识就趴下卧倒,一看对面的枪还真不是打人的,再扭头看向那棵小树,果然就见有纷纷的细树枝从那半空中掉了下来。

    这也别管人家打的是哪个树杈了,但人家能在近百米外枪不走空就把那也就大拇指粗细的树杈打落下来,就这枪法他们连别说十个五个都凑不出来啊!

    “连长,硬茬子啊!”刚才喊话还要和人家练练的那个排长说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看人家那枪法,得,这个没法和人家练!

    “兄弟,那你们咋也得给我们个交待吧,你们是哪部份的?”这个连长认熊了,都改口叫兄弟了,这个不认熊不成,都是当兵打仗的枪杆子里出硬道理。

    可是对方回答的却是一声枪响,然后他们就看到自己伙最边上的一个士兵的帽子飞了!被对方的子弹打飞了!!

    而对方一直喊话的那个人已是从车后站了出来,左右手各是一把盒子炮!

    “撤!”这个连长没辙了。

    对方的态度很明确:打你边上人的帽子那是怕误伤!让你们赶紧走就别默及,人家用枪声来回答那就是人家根本就不想说自己是哪部份的!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五二章 吓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893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