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三章 夜过陇海线-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五三章 夜过陇海线

    “你们两个以后都给我消停点!怎么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在陇海线旁边的一间有着煤油灯光的哨所中,一个国军排长对自己的两名下属训斥道。

    这时他们三个人正坐在桌前,上面放着一壶酒一碟花生米三个大碗。

    那两个人一个是他排里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老兵,另一个则是那老兵的班长——他们连长的一个远房亲戚。

    “看看现在都特么什么世道了!”那个排长接着训,“不当兵的老百姓得饿死,当兵的一打仗又不知道死多少,现在数咱们这里最消停,好赖不济即能吃上饭又不用打仗,别没事你们两个就特么掐!”

    原来却是他手下的这个老兵与他的班长两个人互相看着不顺眼,没事就掐。

    那个班长管不了老兵就把状告到了连长那里,连长就让他来处理下。

    连长也是懒着管这件烂事才把这事扔给了他来处理,眼前的这个老兵不光跟着自己,就是跟连长那也是在一个战壕里硬扛过日军的炮弹的。

    这个排长能咋处理?老兵那都是兄弟,手下班长又是连长亲戚,他唯一能做也只是各打五十大板罢了。

    “把你那酒给他喝一口。”那排长接着训老兵。

    那老兵却是攥着自己的酒壶没撒手,嘴里嘟哝道:“他有什么资格和我们一样一人喝一口?”

    “我艹。”那个排长气得爆了句粗口却是拿这个老兵也没招,别小瞧这一壶酒一人一口轮着喝,能这么喝的可都是一起上过战场性命相托的兄弟,眼前这个班长确实还没有这个资格。

    “那你给他倒一口总行了吧,天天跟特么个倔驴似的!”那排长拿老兵也实在是没办法。

    那个老兵这才不情愿地往那班长面前的碗里倒了一碗底的酒。

    “喝酒,都吃花生米,你们两个把嘴都塞上,以后就啥事都没有了。”排长招呼这两个让他头疼不已的下属道,可是他一转眼却是看到这个班还有六七个士兵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呢。

    于是他笑了,说道:“你们都想吃?”

    那些士兵没人吭声,眼里却是多出了一分希冀。

    这还用问吗,晚上每个人只是喝了碗粥谁不想吃花生米啊!

    可是那个排长却是不以为意地一撇嘴说道:“现在可是不行,啥时候你们跟老子上了战场打过仗之后,你们才有跟老子坐在一起吃花生米的资格!

    只不过上了战场到时候能回来几个就不好说了,嘿嘿。

    都看着我吃花生米馋得慌是吧,那就别看!都特么滚出去站岗去!”

    和排长共过生死的老兵敢和排长顶嘴,那些士兵却是不敢,虽然每个人都在腹诽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用一个班都出去站岗,却也是没奈何的去拿靠在墙边的步枪。

    可是就这功夫门却是“吱嘎”一声开了,闯进来几个手持盒子炮的人来。

    “都别动!谁动就打死谁!”那几个人喊道。

    一个人一个箭步上前已是用枪指住了那个排长,另一只手已是按住了那排长正在摸腰间盒子炮的手。

    而其余的那些士兵已是被赶到了墙角“都转过去冲墙蹲着,不反抗保你们没事!”又有人吆喝道。

    那个按住了国军排长手的人这才把那排长的盒子炮抽了出来,就见他拿枪的手和左手那么一磕碰,那排长盒子炮的弹匣却是已经被他卸下来了,然后却是将枪与弹匣都扔到了桌上。

    而他身后那几个看步枪的士兵却是把步枪都拿到了手里,就听稀啦哗啦一阵响,那七支步枪的枪栓竟然也被卸掉了。

    而其中两个人却是拿了枪栓出去了。

    这个过程看似繁琐其实却是极短,这一个班的国军士兵外加这个排长手中已是再无武器了。

    那排长从最初的慌乱中已是镇定了下来,对方来的这伙人明显都是老兵且枪玩得已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就是那排长觉得自己要是象人家那样拆卸枪支手法也不会那么利落。

    不过枪被拆了显见对方既没有要他们枪的意思也没有杀他们的打算。

    果然,拆了他盒子炮的那个人已是说话了:“别问我们是谁,我们就是借道走一下,枪栓我们给你们扔到铁道那头去,明天天亮你们自己去找。”

    昏暗的灯影下,那排长打量这些缴了他们械的同样穿着国军军装的人,一个个都是国军士兵的装束,可在那排长的眼中,就他们那玩枪的手法在国军部队里怕是哪个都能弄个侦察排长或者连长干干。

    八路军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吗?那排长暗自猜测。

    可是要说他们是八路军那也不对。

    山西太岳抗日根据地的八路军和他们这支国军也就隔一条黄河,一条陇海铁路。

    如果八路军有什么行动要通过他们这个哨卡完全可以提前跟上面打招呼却也没必要缴自己这些人的枪啊。

    难道这些人是日军假扮的?

    不象,一点也不象啊,那玩步枪盒子炮的手法,还有这身高这说话的口音好象是东北那嘎哒的啊!

    要么就是国军?

    国军更不可能了啊!哪支国军能闲得蛋疼没事跑这陇海线来祸害自己这么一个哨卡来啊!

    这个排长想不明白了。

    他在这眼珠子转不停,对方却是端着盒子炮对他淡淡的笑。

    要不还是打探一下对方是什么来路吧,这个排长想道。

    可是他刚要开口对方却是用左手用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偏就不让他说话,然后却是把那左手掌一摊说话了:“这位兄弟呢,盒子炮我可以给你,可是你手里有子弹我不放心哪,你把你的子弹全给我好不好?”

    那个排长一楞,人家说话好客气啊!

    于是他就很听话的从口袋里又摸出两个弹匣来,还主动地站了起来,把自己四个衣服口袋的兜底主动翻了过来,那意思无疑是说,你看看我可没子弹了啊!

    对方又笑了,却是用下巴尖往那弹匣的方向一点。

    于是那个排长又很知趣地把子弹一颗一颗地往外取,直到一堆黄澄澄的子弹全都进了对方的腰包。

    “老兵就是有眼力见儿啊!”那个排长的一翻作为被对面的一个士兵看到了眼里便笑着打趣道,于是那些端着枪的士兵就都笑了起来。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名国军士兵跑了进来向那个明显是带头儿的士兵耳语了一句。

    于是那个长得很年轻身材也很单细的士兵便说话了:“打扰几位兄弟喝酒了,我们这就走了。对了,你这盒子炮我也给你扔铁道那头儿去了啊,老兵都贼,我还真有点信不住你,别等我走了你再打黑枪。”

    于是,这伙黑夜到访的不速之客,收枪出屋走人,一眨眼屋子里剩下的又是那些在此看守哨卡的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整个过程前后都没有超过五分钟,这怎么就象一场梦似的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五三章 夜过陇海线》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893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