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五章 有一样没上交-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六五章 有一样没上交

    “东西我给你弄来了!”郑由俭兴匆匆地将一个麻袋扔到了地上。

    “呀!这么快呀!”朱刚也同样很高兴。

    朱刚打开了那包裹一看,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纸包,而那纸包上还用毛笔写着字什么“藤黄、红娘子、青娘子马钱子、砒霜、雪上一支蒿”之类的名词。

    难怪看上去好大的一包原来没有多重,里面装的竟然都是各种中药,只不过却都是有毒的中药!

    “这么多呀,你们不是把县城里的中药铺子给抢了吧!”朱刚都表示怀疑了。

    他也只是顺嘴提了一句,没有想到人家郑由俭就当大事办了,去了鬼子占的县城买回来一大麻袋的毒药回来。

    “不多,不多,还有呢!反正县城里的三家中药铺短期内是没有毒药可卖了!”郑由俭笑道。

    果然这时候孟凡西和牛如皋也同样扛了一个麻袋进来了,同样放在地上。

    “我的老天爷呀,三麻袋,你们这是惟恐天下不乱哪!”朱刚感叹道,不过马上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们不会是抢来的吧?”

    “你看你说的,哪能呢,虽然说我郑胖子在县城里冒充的是土匪,可咱现在那也是八路军治下的良民,我们是花钱买的!”郑由俭得意扬扬地说道。

    “这得多少钱哪?”朱刚感叹不过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为难之色,“老郑,只是这钱?”

    “都是为了打鬼子,啥钱不钱的,说那多外道。”郑由俭很大度,紧接着却是把自己的嘴巴凑到了朱刚的耳朵旁神神秘秘地耳语了几句。

    “真的啊?你们把那个老家伙杀了?”朱刚惊讶地问。

    “怎么可能杀他呢,我们要是杀他怎么也得先请示你们新四军哪,我们是冒充土匪进去的,他搞不清我们是哪伙的人,嘿嘿,你看!”郑由俭说完还得意扬扬地一指自己的嘴巴。

    郑由俭指的正是自己在鼻子下粘的假胡子。

    那假胡子在他进屋的时候朱刚自然是见到了,只不过却是一直没逮到功夫问罢了。

    “直属团的同志太厉害了,佩服!”朱刚一挑大拇指。

    “我说朱团长,你看看这些毒药能造出多少个毒气雷来?要是不够,哪天我们再去别的县城弄!”郑由俭说道。

    “暂时够用了,够用了,我这就让人把这毒药给兵工厂送过去!”朱刚忙说道。

    原来,郑由俭听霍小山他们回来说八路军兵工厂造出来的地雷真的很好用,他一下子就来精神了。

    所谓触类旁通,郑由俭爱打炮那也是技术工种,所以对同样是技术活的造地雷一下子兴致就上来了,他就央着朱刚说想去八路军兵工厂学造地雷。

    这朱刚哪敢同意,虽然说现在霍小山直属团是咱八路军地地道的友军了,但是兵工厂那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进去的,虽然不能怀疑直属团的动机但事关重大,这事别说是朱刚就是敌工部部长赵文萱也不敢做这个主啊!

    郑由俭一看人家不同意,他自然也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你不让他去学造地雷他是真难受啊!

    你想,一个为了打炮都能把闺女不要的技术迷上来这个劲朱刚又能拿他有什么好办法。

    不过朱刚灵机一动就对郑由俭说,你造地雷这个我帮不了你,但是你可以去给我们弄点毒药回来。

    郑由俭自然不解,造地雷用毒药干什么。

    朱刚就告诉他,兵工厂里造地雷的同志想出了一个新招来对付鬼子,那就是往地雷的火药旁再往一个中药的毒药包,等地雷一爆炸,那毒粉自然就被小鬼子吸进去了,只是现在刚证明这招可行却是没有毒药了。

    郑由俭一想,哎,这个奇思妙想高哇!

    往常咱中国军队竟吃小鬼子的毒气了,这回咱们也多弄些毒气地雷以毒还毒,真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好!太好了!

    于是郑由俭跟霍小山说了一声就带着几个人又在八路军那里要来了小鬼子发的良民证就进县城去了。

    买了三麻袋的毒药,那钱肯定是没少花,但不要紧,郑由俭是谁,人家不差钱儿!

    为啥不差钱儿?那自然是因为生财有道,他又怎么可能做亏本的买卖。

    郑由俭跟县城里八路军的内线一打听就把给日本鬼子做事的便衣队长的爹家的地址就弄来了,然后带着人就去把那老头给抢了!

    于是在抢了那老头子的钱财后非但把自己买中药的亏空补上了,还大赚了一笔。

    那对父子八路军早就想收拾,也就是没逮到机会罢了,却没成想人家郑由就胆大包天把事给办了。

    他带那几个人进县城那是连枪都没带的,只是东藏西掖地一人带了把匕首进去的。

    “好了,那地雷造好了炸小鬼子的时候你可告诉我们哪,我们要去观摩!”郑由俭郑重无比地提醒朱刚道。

    “那是必须的,一个星期保证造好,炸鬼子的时候肯定叫上你们直属团这些神枪手还有神炮手的!”人家朱刚那是真会说话,感谢的不光是神枪手还有神炮手,那神炮手是夸谁呢那是不言而喻的。

    八路军凭白无故得到了这么毒药,至于郑由俭抢劫所得这个是不能再要的,咱八路军再穷也不能要人家钱不是。

    “走了,我要给霍小子报喜去!”郑由俭听朱刚夸自己是神炮手听着就是一个舒服,心情很好,自然还需要自己的顶头上司——上校团长霍小山认可一下的。

    “对了,老郑啊,你那胡子可还没摘下去呢。”朱刚见郑由俭转身就往外走忙提醒道。

    “不摘,我立功了,这回我是深入虎穴,智擒敌顽,我要让霍小子亲自把这胡子给我摘下去!”郑由俭答着话人已是大步流星的出了屋了。

    “我说孟老四你看我嘎哈?”出了屋的郑由俭心情不错,却是看到和自己并排走在一起的孟凡西的脸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我看你咋滴,我就乐意看你咋滴,看你小眼巴唧的那个的瑟样!”孟凡西和郑由俭现在说话也不客气,可不光是孟凡西,真属团的人谁叫了郑由俭说话客气啊,那不是有病吗?

    “哎,我说牛皋啊,你们几个发现没有,咱们家胖子那小眼睛和被抢的那个老汉奸特别象!”孟凡西忽然有了新发现。

    “你们别说啊,还真象,一看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牛如皋在一边故意说道。

    “说什么屁话呢!我是上校督导郑由俭,老子不和你们一般见识,我得让霍小子给我摘胡子去!”郑由俭还真记住了霍小山所说的不要打嘴仗的话,今天心情又好却是不和孟凡西他们一般见识。

    “表扬?切!”孟凡西又似笑非笑起来,不再说话,却是加快了脚步超到了郑由俭前面去了。

    ……

    半小时后,郑由俭已是得意扬扬地向霍小山汇报完了自己行抢的经过,桌子上堆着银元、日军军用手票、国统区的法币甚至还有八路军的边区票。

    那个老汉奸的家产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时逢乱世,真金白银一直是硬通货,有钱人家里备的多那是自然而然的。

    这里要指出的是那日军的手票,这个东西是在日战区通用的却是又不可兑换成日元的。

    说白了那就是白纸印成的一张彩纸专门到中国来掠夺财富的,其掠夺财富之狠已经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时所印发的纸币了。

    郑由俭扬扬得意地看着霍小山说道:“看看,我胖子抢回来的东西可都放这儿了,来吧,你说我把东西全交出来你就亲自替我摘胡子的!”

    霍小山似笑非笑地看着郑由俭不说话。

    郑由俭看霍小山的表情就发楞了,他再一转头看孟凡西也正在那一边似笑非笑呢。

    郑由俭有了不妙的感觉,便说道:“你不给摘拉倒,我自己摘!”

    “你想摘就摘啊?”霍小山说话了,“你先说说你那个女人的肚兜是咋回事吧!”183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六五章 有一样没上交》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912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