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一章 郑由俭毒烟雷的大作-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七一章 郑由俭毒烟雷的大作

    刘韩庄那里的爆炸声已经停下有一段时间了,霍小山他们在山顶上向刘韩庄的方向张望着。

    虽然他们此时已经是在制高点上了,奈何这里可是太行山区,当地雷爆炸多的时候还可以看到烟尘,但当爆炸变弱的时候那烟尘自然也就少了许多。

    若说想看到房舍与人员那是不可能的,总是有或高或低的山丘挡住他们的视线。

    “首长,你怎么认定鬼子一定会从原路返回呢?鬼子能不能穿过我们村子走了?”那个一起跟上来的民兵问霍上山。

    “不用叫我首长,我们这里可没首长,还是叫我们同志吧。”霍小山先是纠正了那民兵对自己的称谓,然后便解释道:“鬼子如果不能穿村而过,那他们肯定是要往回返的啊,因为他们只能确定这条路没有地雷啊!

    再说,我看咱们的地雷再厉害也不能把炸到的鬼子二鬼子都炸死啊,他们不是得有伤员吗?那就更得走这条路送他们的伤员回去看伤了啊!”

    “信我们头儿的没错,别着急,再等等。”有直属团士兵在一旁帮腔道。

    而就在这时郑由俭却是已经喊了起来:“鬼子来了,打信号旗了!”

    众人向前方望去,果然前方的一个山包上已是有红旗舞动,那是埋地雷之前霍小山留下的观察哨,正是那个山包挡住了霍小山他们的视线的。

    “给沈冲他们打信号!”霍小山命令道,于是一个士兵忙站了起来向山下比划了起来。

    “看样子小鬼子是没能冲击庄子,不知道炸死了多少个鬼子。”一个士兵说道。

    “那谁知道,不过少不了。”郑由俭说,“就算炸响了二百颗,一颗伤一个那还得有二百来人死伤呢,更何况还有——”

    “更何况还有什么?”霍小山问。

    “更何况还有我那毒烟雷呢啊!”郑由俭回答。

    他本来是想说还有我那催情雷呢,差点说出嘴来便忙又改口了。

    上回因为抢肚兜的事可是没少让孟凡西偷偷笑话,这回这事打死也不能往外说了。

    他在买那些银药的时候就想好了,要是真有鬼子如同西门庆似的,我就说那谁知道,说不定鬼子是抽羊角疯了呢。

    又过了一会儿,霍小山说道:“来了。”

    果然日军已经从那山包下的公路上露头了,而原本在那山包的直属团的观察哨却是早已经从山包上溜下来躲进了一片树林之中。

    “赢了!”郑由俭也简单地说了两个字。

    郑由俭说赢了那自然是说守刘韩庄的民兵赢了,看样子日军顶多也就是冲进庄子一半就被迫撤了回来。

    与这“赢了”两个字相佐证的就是日军走的很慢,他们看到日军的马车上拉着的这回可不只是辎重了,还有坐着的躺着的伤员,而且竟然还有四架马车上拉的竟然都是成堆的尸体。

    而且那四架马车中竟然还有两架不是那种一匹马拉的小车,而是三匹马拉的大车!

    “啧啧啧”有人开始学郑由俭那样的砸舌了,只不过声音却是从霍小山他们几个身后传过来的。

    郑由俭心里正暗骂着谁他娘的学俺胖子啧舌头呢,可是一回头却是看见小石锁和孟凡西不知何时已经爬到他们身后来了,在那边砸舌头边扮鬼脸呢。

    果然,他们已经摆脱了日军的追击返回了。

    于是,郑由俭就笑了,所有人都笑了。

    “给山下打信号,鬼子马上到了。”霍小山早就发现小石锁他们上来了却是又命令道。

    小石锁收起鬼脸,拔出腰间的信号旗爬到另一侧去打信号了。

    鬼子已经越来越近了,所有人都把头伏得更低了。

    这座山并不高也只有百十来米的样子,所以看日军看得很清晰。

    此时的日军已经没有了刚来之时的趾高气扬,一个个都是垂头耷脑的。

    而日军的伤员则是比车上拉着的更多,伤的地方也是千奇百怪,胳膊腿脑袋缠着白色绷带的竟然有二百多人。

    这些郑由俭都不关心,他关心的却是在后面的一些日军伤员,有的虽然躺在了马车上却看不到有一条包扎的绷带。

    于是他就偷偷的把望远镜掏出来去看。

    这回可看清了,有的日军躺在车上双眼紧闭,有的则是口吐白沫,有的还好象得了打摆子(疟疾)似的,人在那里一激棱一激棱的。

    而且后面还走着那么几十个日军和伪军,那走路姿势是说不出来的怪异,既象是顺拐又象是挪不开步,就那么一蹦哒一蹦哒的。

    郑由俭将望远镜略微往下挪了挪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已是“噗哧”一下子乐出声来了!

    他这一笑可把旁边的霍小山吓坏了,一伸手就把他的望远镜按了下去,狠狠地就瞪了郑由俭一眼。

    郑由俭自觉理亏也不再看日军了,却是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臂间,紧紧闭住了嘴巴,可心里是真的忍不住那“吭吃吭吃”想笑的感觉,忍的那就是叫一个辛苦!

    霍小山也是拿郑由俭真没办法,一看再不让他说点啥,他准得憋出点病来,便悄声问道:“我说胖子,你确定你下的都是毒药?”

    “啊?你看出来了?”郑由俭没想到霍小山会这样问,下意识地便回答道。

    霍小山心道,我看出什么来了我?我就是看出来你那熊出儿的不让你说点什么,怕你兴奋过度再一头从山头上栽下去!

    所以霍小山也不吭声就那样看着郑由俭。

    郑由俭哪知道霍小山只是诈他,便低声说了三个字儿“淫羊藿”。

    霍小山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好歹不济他在东北的药铺子里也是抓过半年中药的。

    于是霍小山往下面正在经过的日军队伍里瞄了一眼也绷不住脸了,也是笑了。

    郑由俭一看霍小山笑了,他还怎能压住自己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虽然不敢出声,却是咧开大厚嘴唇子做出大笑状,伏在脸下的双手据成拳头向那石头上虚砸着。

    霍小山好气又好笑地看了郑由俭那副德性后便收起了笑容不再理他,接着开始观察山下日伪军的队伍。

    霍小山现在发现自己是真的小瞧八路军乃至民兵的战斗力了。

    这回去刘韩庄扫荡的日伪军足足有六七百人,如果让国军来打的话,想打平至少得上一个团,如果想完胜,没有两个团两千人是休息收拾掉这伙日伪军的。

    可是人家根据地这头用了什么?

    人家连八路军的正规部队都没有用,人家也只是上了不到一百名民兵,利用地雷阵就把日军搞了个伤兵满营。

    炸残胳膊腿失去战斗力只能返回日本的也就不说了,霍小山在中药铺子里呆过他可知道,就是被郑由俭用毒烟雷放倒的熏上的日军注定没解!死不了也休想再重返战场了!

    那些乱七八糟的有毒中药掺在一起要想治好,哼!除非华陀在世扁鹊重生吧!

    共产党抗战充份利用了本土作战的优势,把天时地利人和发挥得淋漓尽致,用最劣质的装备打出了最傲人的战战绩。

    国军的战术还是呆板了啊!2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七一章 郑由俭毒烟雷的大作》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954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