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七章 途中袭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八七章 途中袭敌

    霍小山他们开始了在夜色中的急行军,他们其实也只是睡了一个小时就被人叫醒了。

    只因为刘思乐和八路军的一个交通员来了,他们带来了有日军挺进杀人队出现的最新消息。

    为了逮住这两支日军特攻队,霍小山的直属团和朱刚所带人员是分片儿行动的。

    现在朱刚与慕容沛他们已经正在往目的地赶呢,而刘思乐正是来通知他们的。

    这还睡什么,这两支日军杀人队绝对是抗日根据地的心腹大患,早灭了他们一天就意味着八路军战士与乡亲的少一天的牺牲。

    于是霍小山他们便从睡眠状态进入了急行军模式,甚至霍小山本人都没有来得及去跟朱刚告别,只是让郑小忆把话捎了过去。

    刘思乐还有那名交通员此时正和霍小山处于行军队伍的最前列。

    霍小山在直属团里跑步速度最快体力最好跑在第一是正常的,而刘思乐二人之所以跑在前面那是因为他们各骑了辆洋车子(自行车)。

    刘思乐在出发时就已经把已知的情况和霍小山说了,根据情报怀疑是日军所谓挺进杀人队的那支队伍是出现在根据地与日控区的交叉地带,此时正在一个叫西沟镇的地方。

    天上有点点繁星,黑夜里的山区到处都是黑黢黢的大山,那山也仿佛比平常大了许多,霍小山他们就在山间一条在夜色中稍显发白的小道上小跑着,仿佛是一群在魔兽世界之中穿行的一群小不点儿。

    山路本就难行要是没有交通员带路,他们要是想凭自己这些外来人摸到目的地那真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

    在急行军三个小时之后,大山的黑影终于被甩到身后,地势变得平缓起来,那个交通员告诉霍小山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于是,霍小山这才命令把行军速度降了下来。

    可是就在他们又走了近二十分钟后,前方突然传来了“哗啦”一声拉枪栓的声音。

    对于他们这些常年打仗的人还有什么声音会比这声“哗啦”更让人熟悉,于是就在那枪栓拉响的刹那,所有人已是全都刷地一下子就趴到了地上,同时所有的枪都顶上火了。

    事出紧急,刘思乐和那名交通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却是拿脚一支地就来了个争刹车,人一骗腿儿已是从那洋车子上下来顺势就趴在了地上,任由那两辆洋车子在路上飘移了出去发出咣当当几声,显然是那两辆车子撞到路边的石头上了。

    “你们什么人?”对面有人喊道。

    这个问题可就不大好回答了,黑夜之中双方都看不到对方,尽管听声音的距离也就是五六十米的样子。

    可要是说自己是八路军,对面要是日伪军呢?要是说自己是日伪军可对面要是八路军呢?

    那个交通员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如果往常碰到这种情况那肯定是日伪军,但今天他自然是知道八路军有个朱团长带了一个连赶过来了,那万一要是咱们自己的人呢。

    可是没等他想好如何对答呢,他身后的霍小山却是已经答话了,他说的是:“老子是八路军!你们龟儿子是哪伙的?”

    霍小山这一嗓子过去后轮到对面不吭声了。

    这交通员和刘思乐差点笑了,霍小山这话回答得太妙了。

    他说自己是八路军,可是谁见过八路军有这么满嘴脏话的。

    可要说他就是伪军,可他偏又说自己是八路军。

    霍小山脑瓜子反映快,他一见这个问题不大好回答就又把那个“皮球”给踢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对面那个人才又回话了,显然他们也是商量了,那个人是这么说的:艹!老子才是八路军呢,你看哪家八路军象你说话说得这么难听?!”

    这时那个交通员搞明白了,这哪伙都不是八路军哪,哪有八路军都是脏话连篇的!都特么是伪军!

    可偏偏事实证明他又错了,这时就听对面又说出了一大堆日本话来,对面竟然还有日军!

    更令这名交通员吃惊的还是在后面,他就听到自己和刘同志接回来的这位八路军的霍长官竟然也一张嘴说出来一大嘟噜日本话来!

    他自然不会怀疑自己和刘思乐接回来的是日伪军假扮成的八路军,只是对霍小山的这套本事佩服得不得了,这位八路军的同志在部队上白瞎了啊,他要是在根据地做交通员肯定是最出色的交通员!

    至于接下来发生的已无疑义。

    当两伙“日伪军”在黑夜之中见面打开了手电筒寒喧说话之际,直属团的人突然发动,将面对的十名伪军全部缴了械,而五名日军则都被或掐或捅而弄死了,黑夜行军,没有闲人来管理这些俘虏。

    伪军可以留着,因为他们胆小怕死,日军却是真留不得,因为霍小山通过和对面日军的一翻对话便已确定前面西沟镇里确实有一支日军的挺进杀人队。

    ……

    夜色依旧是那么黑,但霍小山却知道再有一个小时天可就要亮了,而霍小山直属团与朱刚他们会合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在这个半个小时里他们审讯了俘虏,决定对镇里的日军发动突袭。

    因为镇里面不光有一支叫作大川的杀人挺进队,竟然还有其他四百多名日伪军。

    他们在镇外碰到的这支日伪军的混成小队就是日军派出来警戒的。

    如果等到了白天就不知道日军会有什么行动,再单独抓那支杀人挺进队可就有难度了。

    不过在商量战斗方案时双方却起了小小的争议,朱刚和他手下的战士想他们负责摸到日军的住所里解决那支日军的杀人挺进队。

    可是,他的提议却遭到了沈冲他们的一致反对,虽然八路军要靠自己的力量替自己的首长报仇血恨,但沈冲他们并没有见到过朱刚手下的战斗力,却是怕弄出动静来。

    毕竟镇里四百多日军加上那支有近一百人的杀人挺进队,而中方却只有直属团四十余人外加朱刚带来的一个连。

    如果打出动静来暴露了目标那么尽管是夜战想全身而退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不过,在霍小山的协调下双方马上就达成了统一意见,直属团出二十人,八路军出四十人,其余的则都是在外负责持枪警戒掩护,以保证目标达成后顺利退回。

    夜色中讨论又在夜色中出发,霍小山别说和慕容沛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慕容沛说上一句话。

    全过程中也只是唐甜甜说了句她也想参加战斗,却被霍小山直接安排成了你们敌工部的几个人就在镇口等我们出来时打掩护吧,因为这种活儿是男人的。

    而慕容沛在夜色里也只是说了一句“甜甜听话”,这是这夜里霍小山听到的慕容沛唯一的一句说话的声音。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八七章 途中袭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035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