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八章 黎明之前的袭击与好衰的一支挺进杀人队(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八八章 黎明之前的袭击与好衰的一支挺进杀人队(一)

    黑夜之中,霍小山沈冲小石头牛如皋他们几个是大摇大摆地走到西沟镇口的敌人岗哨前的,只因为他们前面有一名伪军俘虏。

    那名伪军是霍小山在俘虏之中挑的,因为他既认识镇里的路,又认识值哨的伪军。

    “谁?”当他们走到镇口的岗哨前不远时,对面传来了伪军的喊声。

    “我,周田贵!”那伪军忙喊道。

    “你不好好在镇外头呆着,又跑回来做什么?”对面的伪军问道。

    “哪是我想回来啊,几位太君要回来的,我也搞不清他们要干什么啊!”日军俘虏叫屈道。

    对面一束手电的亮光突然亮了向霍小山他们这里照射了起来。

    “巴嘎!”沈冲随口就骂了一句,于是对面的手电筒的灯光赶紧就灭掉了。

    黑夜值岗弄出亮来,这是任何部队都禁止的事情,那个打手电的伪军挨骂也是正常。

    虽然也只是短短的瞬间,对面的伪军也已经看到对面果然是周田贵,后面则是四名扛着三八大盖的日军。

    自己的人离岗他们自然是可以问一问的,可人家日本人离岗他们就管不着了。

    于是对面的伪军不再说话,任由那名叫周田贵的俘虏和四名“日本人”走了过来。

    只是那值岗的两名伪军哨兵并不知道,就在他们手中的手电筒熄灭的刹那,从路边的黑暗之中已是偷偷出现了一队人轻手轻脚地向前摸来。

    这个路口的哨兵共四名,两名伪军两名日军,这都是霍小山他们在审讯中得知的。

    幸亏霍小山他们在路上撞到了镇里日军为防止八路军偷袭所安排一支“奇兵”,否则霍小山他们真还未必能在黎明前的黑夜里就发动袭击。

    这倒并不是说他们不敢,而是这回他们作战目的和以前不同。

    以前他们也只是在黑夜之中尽量多的杀掉日军,就是杀不了太多,捣下乱让日军不得消停那也算达成作战目的了。

    但这回不同,他们要的是全歼日军这支杀人挺进队。

    此时,两名日军的哨兵并没有太在意有人返回,大日本皇军嘛,和伪军在一起时自然是有优势的,他们是主子,伪军那是哈巴狗,他们只要不睡觉就是尽职尽责了。

    他们听到了霍小山的那声“八嘎”,他们也没有从那声八嘎里听出什么异样来,便以为真的是自己的同伴返回了。

    于是就是霍小山他们在黑夜之中走到身前的时候还用日语也询问了句“都这个时候了回来做什么”

    双方已是近在咫尺,霍小山在随口用日语支应之际,他们已经是确定了这四名敌军哨兵的具体位置。

    于是霍小山沈冲小石头三个便瞬间发难了。

    那两名伪军站得比较近,霍小山也只是在黑夜之中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两名伪军的脑袋往一起一撞,于是就听崩的一声,两名伪军的脑袋碎没碎在黑夜之中不知道,但两个人随即就软了下去。

    与此同时沈冲和小石头都完成了同样的动作,各自用左手捂住了一名日军士兵的嘴右手的匕首就从心窝捅了进去。

    而此时被牛如皋一手揪着脖领子的一手盒子炮顶着的那名叫周田贵的伪军此时已经快吓瘫了,虽然是黑夜之中他也能体会出这伙八路军下手之狠辣,人家根本就不留活口啊!他们不会把我也杀了吧。

    不过此时牛如皋已是贴着他的耳边说道:“表现不错,领我们去找那个日军杀人队的房子。”

    “好,好,好。”这名叫周田贵的伪军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快转筋了。

    他真的没有想到过当伪军还会有这样境遇,早知如此,当初真不该当伪军哪,这土八路看着一追就跑可杀起人来也是绝不含糊啊!

    霍小山学了三声“唧唧”的虫鸣后,后续部队便冲了上来。

    牛如皋一推那周田贵,那周田贵就身不由己地向前走去。

    于是在这功夫里又回复成了刚开始摸哨时的场面,一名伪军四名“日军”在镇中间的路上走着,后面路的两边则是贴着墙根轻手轻脚跟着的八路军战士。

    这名伪军士兵是知道那支叫作大川挺进杀人队的日军就住在临街的两栋房子中的。

    毕竟,那伙日军担负着随时进袭根据地腹地的任务,穿着上那都是八路军游击队的,这自然也引起了他们伪军的好奇。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中自然有人知道这支日军杀人队就是和那支杀死了八路军高级将领的日军杀人队是一伙的。

    而当时周田贵想的却是与现在相反,当时他想的是还是投降了日本人好啊,没想到日本人这么厉害!

    所谓墙头草就是这样,都是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啊!

    当周田贵用颤抖的声音低声告诉霍小山他们这两栋房子里就是住着的就是那伙日军杀人队的时候,他开始为自己担心了,八路军不会杀了我吧。

    可是他不敢问,因为他就是一棵长在墙头的草一根捋着墙才能长高的滕,他没有自己的根骨,他只会依附强者。

    不过他不用担心了,因为他马上感觉自己顶在腰上的盒子炮一松然后自己后脑勺就遭到了重重一击,于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了就倒了下去。

    这名伪军俘虏是被牛如皋打蒙的,牛如皋下手还是有分寸的,不过虽然没有把这名伪军打死也轻不了,至于以后是不是由于大脑震荡而留下什么后遗症那是真管不了的。

    这是战争,没办法,这种战斗所要求的就是毫无声息摸进去,任何多余的同情与怜悯可能都导致战斗功亏一匮。

    现在霍小山他们面对的是两栋隔路相对的房子,对,是栋而不是幢。

    栋是指平房但却有几间房间,这些房间中间可能有门相通也可能没有门相通。

    那名已经昏过去的周田贵虽然知道日军挺进杀人队的住处,但他可没有进来过,也不知道这每栋房子的具体情况。

    务求全歼却又不知道敌人在每栋房间里的具体分布情况这本身是一件极矛盾的事情,比如确切的说一栋房子里有几间房子有几个门有没有后门。

    但这种袭击的好处在于突然性,日军没有丝毫准备,否则霍小山他们在干掉那伙镇外的日军时都不可能那么顺利,因为日军警戒性不强。

    对于地形的不熟悉,霍小山和朱刚在事前却已经都已经想到了这种情况。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八八章 黎明之前的袭击与好衰的一支挺进杀人队(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055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