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0六章 蒙古族小男孩-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0六章 蒙古族小男孩

    霍小山手上的缰绳松散地搭在他的手上并没有刻意地指挥那马去哪里,那马却是驮着他们二人由小河中上了山坡,在树林中径自走了起来。

    “你和马说了什么,它在领我们去哪?”慕容沛又好奇地问。

    慕容沛这么问却把霍小山逗笑了,“我有那么神奇吗?我就是由着它自己走的,你没听说过老马识途吗?”

    “你没有这么神奇吗?我总觉得你是无所不能的。”慕容沛在霍小山的怀里仰起头来媚眼如丝。

    霍小山眼见心上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心中一动,终是低头轻轻吻了下去。

    慕容沛顿时感觉手足俱软“嘤”了一声连伤臂上的痛都忘了差点从马背上掉了下去,霍小山忙用手轻轻一揽她的细腰这才抬起了自己的唇。

    慕容沛感觉刚才霍小山那一吻虽然没有口舌的轻砸但人已经是彻底的醉了,靠回到霍小山的怀里便红着脸不再说话。

    两个人就任由那神俊的黑马载着在那林间穿行,虽是白天却是给了慕容沛梦境般的感受。

    仿佛有多少世,就有这样一匹马,驮着这样一个少年一个少女在时光的长河中穿行。

    一个一身绫罗绸缎的少年与一个衣衫破旧的农家少女同骑一马走在无尽的星光中。

    一个衣不蔽体的贫寒少年与一个头戴金凤银钗的富家小姐同骑一马绝尘而去,后面是那些令人厌恶的家奴的喧嚣。

    一个英勇无畏身披戎装的战士与一个脸上同样蹭上了尘灰的女战士同骑一马在战场上奔驰,子弹的流光爆炸的火光腾起的黑烟都成为了这两人一马的背景,却难挡那少年眼中的坚毅那少女眼中的信赖。

    若心中有爱,世界无非如此,纵是海角天涯大漠戈壁沙场角鸣流矢铮铮也同样去得!

    慕容沛已是醉了醉了的,可是道路虽远终有尽时,就在这匹马载着慕容沛的遐思走出了这片山林翻过一座山后,远处就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喊声。

    那马听到了声音之后却已是由闲庭信步般的慢走状态一下子就狂奔了起来,霍小山本就会骑马反应也快也只是左手搂紧了慕容沛的细腰右手则是握紧了那缰绳任那马就如同闪电般蹿了出去。

    倒是毫无防备的慕容沛被闪了一下,好在霍小山左手搂得恰是时机,犹是如此慕容沛的头还是撞在了霍小山的怀里,引得她的伤臂带来一阵疼痛。

    不过,她已经顾不得了,她就觉得这马跑得好快啊!

    虽然她不会大叫出声但也是一下子就闭上了眼睛以缓解那种急速前进所带来的眩晕感。

    于是闭上眼睛的她便感觉自己被那马儿一下子颠得老高然后又落了下去然后再次颠起,若不是自家小山子那强有力的腰间一揽,慕容沛毫不怀疑自己在瞬间就能从那马背上射出去。

    可那喊话之人偏偏又不算近,于是那马径直驮着二人跑进了一片树林。

    树干如林,可那马也绝不减速,慕容沛就觉得“嚓咔咔”一阵乱响,那细小的树枝也不知被这马撞断了多少根,有细小的树杈打到了她的后脑勺上有火辣辣的感觉,这还是霍小山把她护在身下的结果。

    终于在慕容沛所体会的速度与激情中那马来了一个急刹车,若不是霍小山的手紧紧搂住了她,她就得一下子从马头上飞出去!

    原来,这时那马已是载着二人跑到了喊他之人面前。

    慕容沛睁开眼睛,见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那马已是驮着自己和霍小山穿过了整片的树林,此时已是到了树林的另一边了。

    而时一个也就是十多岁的小男孩正站在自己二人一马前面,而那男孩的着装却明显是蒙古族的装束。

    那小男孩正“哈日嘎力巴、哈日嗄力巴”的叫着,他叫的应当是这马的名字,而且他说的想必也是蒙古语。

    而那马正亲昵地用自己的脑袋蹭着那小男孩的上臂,很显然这小男孩才是这匹战马的真正主人。

    “你们是八路军?你们为什么要骑我的哈日嘎力巴?它又怎么会让你们骑?”那个男孩突然用汉语惊奇地问道,原来,他竟然会说汉语,而且竟然知道八路军!

    很明显是正主来了,霍小山已是双手抱着慕容沛的腰往起一夹慕容沛趁势收腿之际霍小山已是小心地把她从马上放了下来,然后自己才翻身下马。

    “对,我们是八路军。小家伙你怎么把自己的马弄丢了?”霍小山问道。

    “我不是把它弄丢了,我是特意把哈日嘎力巴撵出来的,图勒那帮坏蛋来抢哈日嘎力巴!”那小男孩辩解道。

    “图勒是谁?”慕容沛问。

    “图勒就是——”小男孩挠了挠头,很明显他是蒙古族人,汉语说得并不是很好,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显得语气生硬很是拗口。

    “图勒就是你们八路军说的伪军,阿瓦(蒙语:阿爸)说他们都是草原上的豺狼。”

    慕容沛觉得这个小男孩所说的话虽然只是少少的几句,但自己也能猜出大致的情况了。

    很明显,这样一个穷苦牧民家的孩子竟然能拥有这样一匹如此出色的俊马不被那些有权有势的恶霸惦记上那是不可能的,不强取豪夺又怎会是那些为虎作伥的伪蒙军的作风?这个时代绝不乏二狗子!

    “小家伙你说说他们都干了什么坏事?”霍小山眼神闪烁忽然若有所思的问道。

    “他们抢了绍布家正下奶的羊,抢走了苏日群家的两匹马,还烧了我家的毡房,还有——”小男孩明显岁数偏小并且蒙古族时下多还是游牧状态,地广而人稀,所知终究是有限。

    “那他们杀过人吗?杀过象我们这样的好人吗?”霍小山又问。

    “杀人?”小男孩又挠头了,“我没见过,可是我听阿爸说图勒和他的人带着日本鬼子杀过一个汉人的围子,里面死了好多人,是阿爸他们去给埋的,我想去看阿爸不让。”

    “你问这个做什么?”慕容沛感觉霍小山问到伪蒙军的事情好象是意有所指,本来是出来找药铺的,可现在他却一个劲的打听伪满军。

    “因为那些草原上的豺狼已经来了!”霍小山并没有向远处望,只是象那个小男孩那样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眼前黑色马儿那光滑如缎的皮毛。

    “你怎么知道?”慕容沛惊奇地问。

    霍小山一指眼前的这匹黑马。

    慕容沛这才注意到眼前的这匹马已从刚才初见小男孩的亲昵中变得不安起来,耳朵立立着,鼻子里喷着响鼻,那刀削般的马蹄也是踢踏了起来。

    “马的嗅觉和耳朵比咱们人的好使,更何况很明显那些伪军开枪打过这匹马,所以它自然记得仇人的气息。”霍小山向慕容沛解释道,然后他又对向了那个小男孩问道:“他们还会开枪打你的马吗?”

    “不会!我看到上午开枪的那个家伙被图勒打了——”小男孩不知道如何用汉语表达他之所见了,却是伸出自己的手掌向自己脸比划了一下。

    很明显,他的意思是说有伪军的下属擅自向这匹神俊的马开枪被他们管事的给扇嘴巴了。

    “那他们能抓住你的哈日嘎力巴吗?”霍小山又问。

    “他们只要不开枪休想抓到我的哈日嘎力巴,他是我们蒙古人里跑得最快的马!”能看得出小男孩很为自己的爱马而自豪,至于是说这匹马是不是跑得最快的这就不好说了,但总之很快就足够了,不能为一个孩子的话而较真儿。

    “那我帮你把教训那些坏蛋好不好?”霍小山低头问道。

    “好!”小男孩一听八路军要替他出气当然很高兴,他是知道八路军的。

    有一回有一支也骑了很多马的八路军路这他家,他们也相中了自己这匹哈日嘎力巴想花钱买,可是自己和阿爸都舍不得就没有卖。

    而八路军也没有说什么,反而给哈日嘎力巴草料吃帮它梳毛,并告诉他和阿爸说八路军是穷若牧民的队伍。

    所以,在他的印象里八路军是好人,不象那图勒那些坏蛋,见了哈日嘎力巴就抢。

    至于说眼前的这名八路军能不能打过图勒那些坏蛋他是没想过的他也没这方面的概念,在他朴素而幼小的心灵里觉得八路军各个都是英雄好汉!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0六章 蒙古族小男孩》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142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