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一三 阻敌待援(六)-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一三 阻敌待援(六)

    日军的骑兵中队长本来以为自己派出十一个人的分队去抓一名打冷枪的支那军人,就是不能说是手到擒来那也得把对方撵得远走天涯啊!

    可是他绝未曾想到对方只有一个人却是把他的小分队撵回来了,非但给撵回来了,还在己方三百来人众目睽睽之下就把小分队最后一人打倒于马下!

    这个真不能忍哪!真忍了那么伪军如何看待我大日本皇军?我大日本皇军颜面何存?

    所以,他现在都不能去管自己这回出来是做什么的了,追!必须追上去把那名支那军人杀掉!

    于是一场风驰电制般的追逐就这样开始了。

    把日军大队引开那本就是霍小山打的主意,他一见日军真的全体追来了自是正中下怀。

    这两天他净在这方圆几十里转悠了,他路熟啊!

    他骑马往哪里跑前面是什么地形那都如同画一样的刻在脑海里呢!

    他打死那名日军军曹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和对方是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作为逃跑方来讲,必须往丘陵矮山树林地带跑,如果自己在跑到一百米长度以上的开阔地上的时候,日军只要有几十人同时在视野中看到了自己,那么来一个齐射,自己这条小命可就不好说了。

    虽然说马上射击的精度不可能很高,但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啊,那一溜排子枪下来谁敢保证就打不中自己?

    于是,霍小山这回也不回头打枪了,却是催着黑色闪电一个劲儿地按自己所选的地段跑。

    小呼格吉勒的这匹黑色闪电也真是了得,四蹄翻飞,跑起来真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

    马也有马的脾气,后面几百匹马这么一追便激起了它的野性来,那海碗大的蹄子将地上的青草黑土刨得直飞,它也好久没有这么痛快淋漓地奔跑了。

    可它背上的霍小山此时却又哪有什么害怕的感觉,他就在黑色闪电飞跑起来的刹那便找回了童年之时玩滑雪板的感觉了。

    霍小山纵马跑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便对黑色闪电的速度心里有数了,这马就算不是古时候所说的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汗血宝马也差不多了。

    眼看着自己与后面日军的距离已经被逐渐拉大了,他就又把速度降了下来,和后面的追兵保持着安全距离却又不至于让日军觉得把自己追丢了。

    而此时他给那后面日军的感觉正是如此,说追丢了却总能看到个背影,说没追丢想要开枪可那一人一马要么是翻过了山丘要么就是钻进了树林,反正是不能让你来个齐射。

    被霍小山撩拨得怒火中烧的日军中队长却是不停地吆喝着手下骑兵一定要追上去,于是日军的马队冲刺得是越发快了起来。

    眼见前方又是一个不高的山丘,日军骑兵的马蹄声便如天上打起的闷雷声势浩大地冲了上去,只是最前面的日军骑兵冲过了山丘却才发现下面是一条有着无数鹅卵石的小河。

    于是他们不得不把速度降下来了,那圆滑有鹅蛋大小的鹅卵石那就是高速奔跑的战马的天敌啊!

    连人带马如果敢高速冲到那鹅卵石上去那肯定就是一个马失前蹄没有例外!

    如果没有这种鹅卵石只是踏到河底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活水之中一般不大可能有很深的淤泥,连人带马不减速也能冲过去。

    可上面有鹅卵石就不一样了,高速奔跑的战马踏到鹅卵石上一滑之后是肯定会失去平衡摔倒的。

    前面的日军现在唯一的选择是把速度降下来,可他们也不敢降得太快。

    因为山丘后的日军骑兵可是不知道什么情况而是全速冲上的,如果他们敢一下子把马勒住后面的骑兵没有准备肯定就撞到一起了。

    饶是前面的日军骑兵很有经验是逐渐把速度降下来的,可后面的日军骑兵一时收势不住日军骑兵还是挤在了一起。

    虽然说没有闹个人仰马翻但也都闹了个手忙脚乱,“希溜溜”的马啸声不止,到处都是因为高速奔跑之中紧急勒紧缰绳使得那战马后蹄踏地前面双蹄高高抬起的景象。

    于是,在这片人慌马乱之际,小河对面山丘后的连射的枪声便响了起来了。

    枪倒也不多,一挺轻机枪,两把盒子炮,一支马步枪。

    可架不住日军骑兵骤然降速而挤成了一团了,战马由于收缰根本就不是静态的,上面的骑兵想要翻身下马可后面的战马却已经挤上来了,根本就没有一个稳住架子开枪的机会!

    这已经不是战斗了,这是屠杀啊!

    这里就是霍小山设的陷阱!

    此时就在那树丘树林之中开枪射击的霍小山胡龙他们根本就不用瞄准,只是一个劲地泻泄子弹罢了!

    那名日军中队长刚高呼了一声散开他的座骑便摊上了一颗子弹一声悲鸣就倒了一去,于是就把它上面的主人也摔了下去。

    此时恰恰那中队长身后的一名骑兵收拢缰绳的战马的前两面的两条马前腿落了下来,那名日军中队长就见海碗大的马蹄从上到下狠狠就踏了下来。

    日军中队长生命中最后的一丝影像是那马蹄上已被磨得精光锃亮的半圆形的铁制马掌!

    此时就在对面射击的胡龙刘永标马小天什么都不想了,由于杀敌杀得亢奋眼睛都瞪红了!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看起来是那样不可一世的日本兵竟然是如此好打!胡龙抱着轻机枪已是打了两梭子子弹了!

    而用盒子炮的霍小山和刘永标也已经是打了三梭子子弹了了。

    眼见着那七八十米外的小河水当时就变成红色的了!

    在前面当诱饵的霍小山骑马过河与胡龙三人趴到一起的时候,无论是抱着机关枪的胡龙还是端着马步枪的马小天拿着盒子炮的刘永标心中都还是有些犹豫的。

    因为他们不仅听到了山丘后那如雷般的马蹄声,还知道那里也有伪军,前两天自己这三人都还跟他们是一伙的,可现在却要举枪相向实在是有些下不去手。

    可是霍小山身后的追兵冲过山丘时,他们三个人的心理障碍没有了。

    因为霍小山一个人豪气万丈地追杀那十一人的日军分队彻底激怒了日军,所以现在冲在前面的都是日军,伪军反而被甩到了后面!

    当看到日军的马队由于骤然减速挤成一团他们第一下扣动了扳机的时候,后面的动作就再也收不住了,枪管跳动着子弹纷飞着就射了出去。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天生的懦夫也没有天生的屠夫,他们只是在某一次选择时由于胆怯或者胆大而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有意无意地强化了自己的心理暗示罢了。

    所以,当他们看到原来骄狂不可一世的日本人也有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懦夫也变成了猛士。

    他们打得是如此投入,手指搂空了弹匣就又再往上加,直到霍小山招呼他们说“别打了快跑!”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对面已经有子弹射过来了,他们这才犹未尽地收枪向身后也就二十多米的树林中跑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一三 阻敌待援(六)》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355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