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二五章 救壮丁(三)之川口宽一的慈悲-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二五章 救壮丁(三)之川口宽一的慈悲

    当第一声枪响起时,隐藏在小巷之中的直属团的士兵不再隐藏形迹,他们端枪便冲了出去。

    他们在冲进火车站的刹那,与正向那栋房子围攻而去的日军瞬间便接上火了。

    直属团士兵充份利用了先手之利,自然是因为日军并没有想到后面竟然杀上来了大批的中国士兵。

    于是,直属团士兵坚决要把这种先手之利发挥到底,六七把盒子炮那是短促突击的火力,连续的点射便将正扭过头来的日军打倒在地,根本不给他们卧倒射击的机会。

    这是以快打快的战斗,只是在交火的刹那,直属团固然放到了一大片日军,而自己也有十多名士兵在日军的射击中倒了下去。

    后续的日军不敢再往前冲了,或者开始卧倒或者开始寻找隐蔽物。

    而这时在离火车站最近的房屋顶上,直属团士兵已经是架起了机枪爬上去了冷枪手。

    长期的战斗严格的训练,直属团士兵早就养成了各司其职的习惯,一窝蜂似的冲锋在直属团的作战中是不存在的。

    可这还不算完,当日军开始在隐蔽物后与直属团对射时,躲在房屋后面的直属团的掷弹兵便在房顶士兵的高喊声中向日军的火力点射出了掷弹。

    日军没有想到发动袭击的中国军队的进攻是如此的有章法,步炮协同打得是如此的出色。

    他们那头刚有几挺轻机枪响起来,中国军队的掷弹便呼啸而至了。

    刚刚要去围攻那栋房子的日军挺不住了,于是更多的日军从那火车的两侧跑了过来参加战斗。

    但是,他们刚出现在开阔地时便遭到了已经占据了制高点的直属团的轻机枪的扫射。

    直属团终于成功地把先手优势保存了下来,对日军指挥所的进攻先打响了一子下便把周围的日军吸引了过来。

    而那些奔跑过来的日军便又成了房顶上直属团轻机枪与步枪的打击对象。

    而就在这时,停在道轨上的火车头终于在那密集的枪声爆炸声中发出了长笛,然后机头上的烟囱便开始喷出了黑烟,拉壮丁的火车竟然发动了!

    “开车,开车!”一名日军军官一边声嘶力竭地高喊着一边带着几名士兵跑向了车头。

    这名日军军官已经感觉到形势不妙了,他本来是打算带着这些士兵去指挥所增援的。

    可是他在后面一看却发现这回突袭火车站的支那军队的战力太强了。

    在他的印象里,支那军队的战斗力真的很一般。

    这并不是说他没有碰到过不怕死的中国士兵,可是不怕死只是取得战斗胜利的条件之一,不怕死可不见得就一定能打赢。

    但他发现自己这回碰到的这支支那军队不光不怕死而且训练有素竟然强过了他们大日本皇军。

    大日本皇军有的人家都有,甚至在各方面都超过了他们。

    比如枪法人家比自己的准,比如战术动作比自己的士兵还熟练,比如人家一突袭就先把制高点给抢了,比如他们的掷弹筒用得比他们大日本皇军更加熟练。

    所以,这名日军军官决定把火车开走,把壮丁拉走。

    他并不担心那些壮丁能够逃跑,因为那些壮丁所在的那种闷罐车厢是从外面用铁丝拧死的,不从外面打开里面一个人也休想跑。

    只是当他领人冲到火车头的扶梯边时,他看到一名大日本皇军的士兵从那驾驶室的铁门里探出身来。

    那名士兵用复杂的眼神扫了一眼这些急得如同火上房的“同伴”后却是将掩在车门后的双手亮了出来。

    那是一把盒子炮!

    这名日军军官张嘴要喊卧倒之际,对方的盒子炮就响了,是连发!

    整整一梭子子弹在那盒子炮黑洞洞的枪口中倾泄而出,于是这名日军军官和他后面的那几名士兵便一起倒了下去。

    开枪的是川口宽一。

    这个原来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的日本和尚终于起杀心了,因为他知道如果让下面的这些自己昔日的同袍开走火车的话,那么火车上那近千条的中国人只怕能最后活下来的没有几个。

    师傅霍小山说,杀鬼子就是给好人放生,他现在信了,他不能让这些无辜的百姓远渡重洋奔向自己的家乡。

    此时川口宽一望着那些倒在地上和自己同一民族的人心情复杂,开枪也只是因为他急了他不能让日军控制车头。

    可是从本质上来讲川口宽一并不是一名战士,现在他看到自己好几名昔日的同袍在血泊中抽搐的样子他的心就碎了。

    他竟然“扑嗵”一声跪在了车门口,弃了枪双手合什口嘴里念念有词来,他在用自己一个日本和尚的至诚心为那几名被自己打死的昔日同袍做超度!

    只是,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残余的日军眼见直属团大势已去却是已经都奔火车来了。

    他们发现打不过直属团的时候那自然就要保住火车上的壮丁,哪怕开火车冲出去也行啊!

    “我艹,花和尚你作死呢?!”车头里直属团的一名士兵姚文利在窗户里眼见日军已经向火车这里冲过来了,可他却没有听到门口的射击手,他一回头却看到川口宽一竟然在那里跪着呢!

    直属团的人和川口宽一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他有那股愚劲儿。

    可你打仗时不能犯愚啊!

    在枪淋弹雨中你还给别人超度,这你要是被小鬼子打死了,别说有没有人给你超度就怕连张卷尸体的破芦席都找不着!

    再退一万步说,你花和尚就是死了也行,你不能把那门堵上啊,那火车头的驾驶室里能多大地方也只是两扇小窗一个门罢了,你特么地把射击孔给我堵上了啊,我们还怎么开枪?

    姚文利赶紧跑了过来拖着川口宽一便往驾驶室里退,可是这时一颗子弹却是贴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

    姚文利着急之中只觉一痛可是又觉得自己还能动眼见日军士兵已经冲过来了他哪有心思去管,拖开了川口宽一,把手中的盒子炮从那门口递了出去就把一梭子子弹全打了出去。

    几十米外正冲过来的日军当时就倒下了一片,那自在是有中枪也有卧倒的。

    姚文利先是国军后来又是皇协军现在又成了直属团的人,那也是老兵啊,他刚才眼见日军上来一大片自己那必须打连发。

    如果自己敢露出头去开枪那就是个死,所以他直接就把弹匣打空了。

    他忙侧身躲避到车门后换弹匣的功夫,日军的子弹已是把那车门一左一右的车厢板壁打得叮当作响!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二五章 救壮丁(三)之川口宽一的慈悲》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423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