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三九章 丈母娘、大嫂和姐夫-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三九章 丈母娘、大嫂和姐夫

    一  “这死胖子还知道回来啊!”边推开院门边往里走的沈冲说道。

    “哪有姑爷这么说老丈人的。”跟在沈冲后面的莽汉很适时的接了一句。

    于是,莽汉的话在都在往院子里走的直属团精锐之中引起了一片哄笑。

    “滚,我老丈母娘在哪我还不知道呢,我怎么就冒出来这个老丈人。”沈冲拿皮糙肉厚的莽汉也是没有办法也不要能总揍他吧,便回转头冲莽汉一扬拳头,吓得莽汉忙往一边闪去,倒是撞得那院门板发出“哐当”一声,又逗得大家笑了起来。

    沈冲他们他们也是执行任务刚回来的。

    沈冲其实尽管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后悔的,自己不该和郑由俭闹红脸惹得郑由俭和八路军去除奸。

    郑由俭无论从身体素质到作战素质和他们这些精锐是不可能相比的,这要是郑由俭真出了点什么问题,他心里如何过意得去?

    所以一听郑由俭回来了便和众人都跑过来看了。

    只是此时沈冲进院后才看到院子里人真不少,所有人正都在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

    沈冲也没有当回事,人在院子里或者屋子里见门响都看向房门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嘛,更何况刚才他们好几十人还笑了他那么一下子,多看一眼自己也没什么出奇的。

    沈冲很快就在院子中找到了郑由俭,见他正在和鲁正声说话,一看郑由俭那副和鲁正声点头哈腰的德性本来后悔不该让郑由俭一个人和八路军出去的他又感觉心中有气了,却是走到鲁正声面前半开玩笑半讥讽地说道:“鲁连长,我们胖督导没有扯你们的后腿吧!”

    鲁正声和直属团的人也混熟了,自然也知道他们之间戏谑起来是不分大小的,正要答话旁边却是已经有人抢先说话了:“沈头儿,我们回来了!”

    “咦?张富贵刘栓娃?!”不光沈冲惊讶了,进到院中的直属团的人都惊讶了。

    “哈哈,你们两个回来了啊!”

    直属团人呼啦一下子上来就把那两个人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就说起来了,这个说“瘦了”那个说“回来就好”一时之间院子里已是嗡嗡声一片。

    “咦?你们不是去山东那个啥去了吗?任务完成了吗?”这时小石锁忽然问到。

    小石锁本就岁数小嗓音尖问的又是正题,一时之间院子里一下子就静下来了。

    小石锁是知道这两个人干嘛去的,不过霍小山要求保密所以小石锁也一直没往外说,这回咋见两人心中一喜嘴上就忘了把门了,好在他发现及时只说出了两个人去山东却没有说出来去干啥了。

    “接回来了,接回来了!”张富贵高兴地说道,却是用嘴往旁边一呶,于是直属团精锐这才注意到就在院墙边上站了一个中年女子。

    说那女子长得标致与否那都不提了,可是就看那眉那眼简直就是郑由俭闺女郑小忆的一个成熟版哪!

    自打郑小忆找自己的亲爹上门之后,直属团就没有一个人不说这孩子长得一点也不象郑由俭的,那一个孩子长得不象爹自然就象妈了。

    此时,直属团精锐除了莽汉那一根筋的外,一瞬间见了那女子的长相再联系到小石锁说的去山东,那要是不知道这女人是谁那以后也就不用到敌后随机应变了。

    于是他们这才明白张富贵和刘栓娃去做什么了。

    可这时候那个一根筋的莽汉随机反应慢可不等于他的眼神差,他偏偏就说话了:“这好象是胖子闺女的娘呀,哎呀,不好,疯子,你老丈母娘来了!”

    他这一句话当时就把沈冲的脸臊得跟一个茄子似的,沈冲反应快啊,看到那女人的时候便知道坏了,他马上意识到刚才自己刚进院时说的话让院子里人听到了否则院里的人不会那样看着自己。

    可却哪知道莽汉这个二货哪壶不开提哪壶,却是又把那尴尬的翁婿话题又提了出来!

    “把他给我扔出去!”这把沈冲气得,他拿莽汉是真的没有办法。

    把莽汉扔出去倒不至于,但是小石锁却是已经一伸手就把莽汉的嘴就捂住了。

    莽汉正想说就行你们开玩笑啊,我说一句你就沈疯子就要把我扔出去啊?!

    可他却是最听小石锁的话,见小石锁一伸手就把自己嘴捂住了那明显是不让自己说肯定是自己又说错话了,便也不吭声了。

    一时之间院子里是寂静一片,沈冲就差转身推门出去了。

    “嗯哼(h ng)。”这时候有人说话了,谁啊?郑由俭哪。

    郑由俭刚才却是在和鲁正声打听去八路军后方医院的走法,嫚儿她娘来了,那自然他们两个要去看看孩子的,这年头兵荒马乱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太不容易了啊。

    此时,他自然是看出了沈冲的尴尬,可要是此时替沈冲来解决这尴尬局面的那就不是郑胖子了。

    于是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就见郑由俭却是先分开挡在了自己身边的八路军战士,伸手就把自己媳妇牵了过来,然后夫妻伉俪便联袂走到了沈冲的身前。

    然后,就听他对沈冲说道:“小子,叫婶!”

    哎呀我勒了个去!

    这个死胖子,直属团精锐们在这一瞬间都有了要揍郑由俭的冲动!

    于是所有人的眼神就都用担心的目光看向了沈冲,心道,沈头儿啊,虽然死胖子欠揍,你可不能当着人家千里迢迢赶到这里的媳妇面打死胖子啊!

    可这时就见沈冲原本被弄得通红的脸色竟然已经慢慢恢复正常了,然后就见沈冲却是笑着对那不知所以的女子叫道:“大嫂!”

    然后沈冲是转身就往外走了,留下了膛目结舌的众人,这回,轮到郑由俭脸红了!

    ……

    那天晚上,直属团的人没有人去关心被安排在一起睡的郑由俭和他媳妇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是在他们住的那个土地庙里传来了莽汉杀猪一般的嚎叫声,因为他被揍了——群殴!

    又过了几天,直属团精锐们执行任务回来后,却是看到就在他们所住的那个院子里拉了两根绳子,上面晾着的都是他们摸爬滚打弄脏了的军装,而郑由俭媳妇正在给他们缝补已经晾干了的衣裳。

    那一刻直属团的精锐们不知道怎么的既没有对那个女子说“谢谢”,眼睛里都是久违了的湿湿的感觉。

    又过了几天,当郑由俭重新回到直属团精锐之中开始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喊他死胖子了,他们对郑由俭的统一称呼是“姐夫”。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三九章 丈母娘、大嫂和姐夫》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652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