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四0章 霍小山的新任务-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四0章 霍小山的新任务

    一  草原深处放眼皆是碧色,天边有线条圆滑的丘山,近处则是快高过马膝的野草。

    野韭草花已经长成形了,那小小的白色的花冠长在近处看并不起眼,但连成片就显得尉为壮观了。

    一队八路军的骑兵经过长途的奔跑现在已经把速度降了下来,因为领路的向导说他们要去的地方就要到了。

    霍小山骑了一匹枣红马也在队中,而在他的前面则还有呼格吉勒和他的阿爸。

    呼格吉勒和他的阿爸是去参加那达慕大会的,那可是草原上好汉的聚会,小呼格吉勒为此兴奋了好几天。

    而霍小山也去是因为他接受了八路军的一个委托,让他帮助骑兵连的人去内蒙古深处的大草原上执行一项任务——在那达慕大会召开期间参与草原上一位倾向抗日的草原女王的保卫工作并且看能否再弄些战马回来。

    行程之中,霍小山发现越往草原深处那草长得就越高那野花也就越漂亮。

    他不由得想等自家丫丫胳膊上的伤完全好了说什么也要带她到这里转一圈,这么漂亮的野花不得让她美得蝴蝶一样飞呀飞的啊!

    霍小山当时得知这项任务时是在八路军一二0师的一个办公室里。

    人家八路军的首长很客气,人家就是和他商量,你看咱们这个任务吧目前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你看你身手那么好能不能帮我们个忙啊!

    霍小山当时听完这个看似只能算作商量的任务后还没表态呢,与一二0师首长坐在一起的慕容沛同志便站起来说道:“报告首长,我代表我家霍小山同志保证完成任务!”

    霍小山能说什么,本来他到哪都是打鬼子,不过他却却偏偏不表态也不说接这个任务。

    就在八路军首长有点担心霍小山不想接的时候,霍小山才对也在等着自己表态的慕容沛摸摸鼻子说,我是党外人士不能叫同志吧。

    慕容沛就说,那我明天就让你加入中国共产党你不就是同志了吗。

    霍小山一拨楞脑袋我可不加入我信佛。

    慕容沛就说,那你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完成任务你选一项啊。

    霍小山他也不管有外人在场就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慕容沛直到看得慕容沛心里发虚的时候他才笑着站了起来给慕容沛敬了一个标准的敬礼说,报告慕容长官我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当时在场的人皆大欢喜。

    可是等到了晚上慕容沛趴在霍小山的怀里就不吭声了,霍小山憋着笑也不吭声,直到最后慕容沛才悠悠地叹了口气。

    霍小山“噗哧”一声便笑了,嘴里便轻声说,报告首长我代表我家霍小山同志保证完成任务。

    这把慕容沛气得却是伸手装模作样地在霍小山的肉上掐了一下。

    然后慕容沛就开始发牢骚了,她说,好不容易人家以摔断一只胳膊为代价才和你在一起了,可你又要走了。

    霍小山便笑,我就知道你今晚上会后悔我就想推掉可你偏让接啊!

    我让你接你就接啊!慕容沛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还在那里接着发牢骚。

    霍小山等慕容沛把她那小女孩的牢骚发完了才说道,接就接吧,我估计我完成这个任务回来你的胳膊也就完全好了,然后吧——

    慕容沛一骨碌从霍小山身边爬起来趴到霍小山问,然后什么。

    霍小山说,什么?啥然后什么?刚才我有说吗我咋忘了呢。

    慕容沛就说你说了!刚才你说了!你不许打赖!你说了等你完成任务回来我的胳膊就完全好了然后吧——,你说那个然后的后面是什么,快说!

    霍小山感觉着慕容沛的鼻息都喷到自己脸上了,到底没忍住在慕容沛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才说道,然后就娶你让你给我当媳呸儿,要不我看有人都愁得嫁不出去了似的呢。

    慕容沛就说,那你快去完成任务吧,你争取三天就完成任务然后我胳膊就好了,我就给你们老霍家当儿媳呸儿,就给你们老霍家传宗接代!

    霍小山说,我就说嘛,有人愁嫁了。

    慕容沛趴到霍小山的怀里就羞羞地说,嗯呢,有人想嫁给你都快想疯了!

    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足足有十分钟没有说话。

    后来慕容沛就说,山子,还让你去搞战马,咱八路军是缺战马,可我觉得你没必要去日伪军手里夺战马啊。

    霍小山说我不去人家手里夺我还能变出战马来?

    慕容沛说,你不用去变战马啊,我觉得你和那些动物关系都可好了,你完全可以从大草原深处弄一大群野马出来给八路军作战马啊。

    我也没有试过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做到,但我绝对不会那样做,霍小山当时看那着黝黑的棚顶很认真地说。

    为什么?慕容沛不解。

    在慕容沛看来,要是自家小山子真有这样的本事,那么何必冒着风险去日军伪军那里去抢呢?

    霍小山把自己的手伸到了慕容沛的衣服里,轻轻抚弄着她柔润的腰肢,过了一会儿把手又拿了出来才说起他的道理。

    他说,天地生灵又不止是人一种,野马自由奔跑在天地间。

    在你们不信佛的人看来那些马就是为我所用的,就象养的猪就是被人用来吃的,狗就是用来看家的,牛就是用来耕田的。

    可我不这样看,在我看来他们其实与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自由自在的几百匹的野马若是因为我而把它们扯入人的是非成为了牺牲品,那我得造多大的业造多大的孽。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能够和动物很好的相处,原来我以为自己是身上沾染了那头雪猿气息的缘故。

    可是,我现在想来不对,或许那些接触我的生灵觉得我对他们没有杀心吧。

    霍小山讲这翻话的时候,慕容沛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倾听。

    她有时真的不理解霍小山这个信佛者的思维,她也有自己的信仰,可是她又从直觉上觉得自家小山子是对的。

    否则,如果自家小山子如果是错的话,那就解释不清楚在他身上发生的那些神奇的事。

    最后等霍小山讲完自己的道理以为慕容沛已经睡着把她从自己身上小心放到床上的时候,慕容沛却是用自己那只没有受伤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滚烫的脸贴到了自己家人的脸上说,山子,我想你了,等不及了。

    于是,在那个群星闪烁的夜里,霍小山用他那灵巧无比的手指在自己爱人的身上弹奏出了一曲轻吟浅唱的钢琴曲,直至最后那轻吟浅唱变低变低化作他怀中爱人细细的平稳的睡熟了的鼻息。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四0章 霍小山的新任务》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652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