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四七章 汉人巴特尔变成了“贼”-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四七章 汉人巴特尔变成了“贼”

    一  巴特尔在营救他阿妈的那个夜里仿佛自己做了一个梦,又象见到了小时候听老牧民讲的故事中的英雄。

    他就那样看着霍小山双腿双臂夹着那围墙夹角处的棱线倒着爬上了那堵在他看来是如此遥不可及只有变成草原雄鹰才可逾越而过的高墙,直到霍小山把绳子从那高墙上甩了下来,他才如梦初醒。

    他们两个所选进入德王府的墙角是巴特尔知道的,因为他也算是王府的人,所以他听说这里狗最少。

    德王府有巡卫吗?

    当然有!

    可是他们并不轻易出来,只因为一到夜晚他们就把看家护院的狗撒了出来。

    德王府里的狗是吃肉的,虽然未必见得就吃过人肉,但狼肉肯定吃过。

    据说德王府里的狗自小是和狼竞争才生存下来的。

    当那狗刚开始学会嘶咬活物的时候,德王便让人将与狗同样大小的狼崽扔到群狗之中,再扔进食物让它们为争食物互相厮咬,直至那狼崽被咬死被与狼搏斗后幸存下来的饥饿的狗吞吃掉。

    然后随着那狗的成长,便总会有相应大小的狼被投入狗群,直至最后狗被咬死了多少只后而那狼也在狗的群攻之下毙命。

    最后剩下的这些狗就是现在看家护院的这批狗,想来这样的狗虽然及不上狼但离狼也已经不远了。

    所以到了夜晚的时候在外宅与围墙之间便是一群这样的穷凶极恶的狗。

    可霍小山在知道了巴特尔所讲的狗的事偏偏还问了一句,那狗很厉害吗?

    巴特尔回答是当然厉害。

    于是霍小山就笑了,霍小山在事后告诉他说他就怕那狗不厉害。

    因为厉害的狗一般不会汪汪的很凶,而会扑上来就咬。

    霍小山的说法让巴特尔觉得是如此的奇怪,此去救阿妈虽然不能说是当贼,可是哪有喜欢那看家护院的狗厉害的呢?

    于是,在他们两个刚从高墙上下来脚一沾地的时候,巴特尔再次见证了霍小山这位汉族巴特尔的神奇之处。

    眼见五六条穷凶极恶獠牙外露吐着鲜红舌头的大狗向他们两个扑来的时候,他就看见在自己身前的霍小山竟然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然后,那些狗竟然都不凶了,真的,竟然都不凶了,反而发出一种迷惘般的哼哼声。

    再然后,那些狗竟然冲霍小山摇起尾巴来了!

    天哪,太神奇了!

    这是当时巴特尔唯一萦绕在脑海里的一个念头!

    然后,众狗散去,霍小山便让他在一处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藏了起来。

    霍小山便遁入到了德王府那一间挨着一间的房舍之中。

    十分钟后,霍小山便扛了一个德王府的下人回来,将匕首顶贴在了那下人的脖子后弄醒了他,让巴特尔问口供。

    要问的自然是巴特尔的阿妈在哪里,巴特尔都怀疑如果不是这个汉族巴特尔会说蒙语,刚才可能他扛回来的就不是德王府的下人而是他阿妈了!

    巴特尔在问完口供后,霍小山就问巴特尔你记清咋走了吗?

    巴特尔说我记清了,霍小山便说你再跟我说一遍。

    巴特尔说过之后霍小山又问了两处他觉得有歧义的地方后就又把那个仆人打晕了。

    巴特尔不解,说你不打算让他领路吗?

    霍小山说不用,带着他很麻烦,走得太慢,你刚才问出来的路线我已经记住了。

    巴特尔听霍小山这么一说他的眼睛又直了。

    德王府是大王府所以那找到自己阿妈的路线也是七扭八拐很是复杂,如果不是那个被俘的仆人说几句巴特尔就翻译几句的话,他觉得到最后自己肯定都被绕糊涂了。

    可是接着霍小山就用他的行动来证明了他记忆的准确。

    十分钟后,霍小山就领着他摸进了一个德府女仆所住房间。

    按照那个被打晕了的下人的说法,巴特尔他阿妈并不是犯人,只是有管事的女仆看住不让她出王府就可以了。

    所以进屋后听到那满屋足足有十来个女人的呼吸声巴特尔就有点蒙。

    霍小在便适时的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在那黑乎乎的屋子里发出“夫”的一声,然后一道微弱的火光在刹那间照亮了室内之后便熄灭了,天地复归黑暗。

    这是霍小山吹燃了火折子又熄灭了。

    就在这一刹那的功夫之中,巴特尔便看到了自己阿妈躺在了哪里。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了,巴特尔捂住了自己阿妈的嘴将她轻轻唤醒,待他阿妈从刚刚惊醒的震惊中平静过来后,便被巴特尔和霍小山悄无声息地带出了房间。

    巴特尔真的是太佩服霍小山了,就那德王府中的路阿妈住了都快有半个月了都还没有认全,可霍小山却凭着刚来时的记忆就轻车熟路地把他们母子两个带回了他们偷偷进入时的那个墙角。

    而被霍小山扛回来的那个下人此时还没有醒呢。

    霍小山再次上墙甩绳先将巴特尔阿妈扯到了院墙上又放到了墙外。

    然后让巴特尔将那名被霍小山打晕的下人也用绳子系好,霍小山竟然把那个下人也弄出了德王府。

    最后才是巴特尔。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在巴特尔就看到那几条原本凶神恶煞般的恶犬就象自家养的牧羊犬一般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坐在角落里象在为他们送行一样。

    黑夜之中两匹俊马又开始了驰骋。

    这就是草原夜行的好处,根本就不用去看道路,因为没有道路,没有道路的原因是因为到处都是道路。

    到处都是过膝的青草只有漫圆的缓坡,不用主人催赶,那马儿自己就会奔跑如飞。

    在跑离了德王府有二十多里地后,终于碰到了一片树林,霍小山这才下马将那个带出来的王府下人捆着吊到了树上。

    那可怜的下人刚醒却是又被霍小山用破布堵住了嘴巴。

    霍小山搞定了这一切再次上马,在与他阿妈同乘一骑的巴特尔领路下向德王府的牧马之处奔驰而去。

    巴特尔就问霍小山为什么要费力气把这个下人带出来,霍小山说我不想杀他却也不想让他喊。

    而到了这时巴特尔才想起来问霍小山的名字,巴特尔说我也不能总喊你汉人巴特尔吧,再说,我一开始觉得你确实是个巴特尔,可现在看却怎么看都觉得你不是了。

    霍小山就问为什么。

    巴特尔说,我觉得你更象一个总干这行的贼!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四七章 汉人巴特尔变成了“贼”》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778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