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五一章 避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五一章 避敌

    霍小山都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能如此顺利地搞到如此多的马真该通知直属团的人早到大青山根据地好了,否则也不会弄得自己现在实在是捉襟见肘无人可用。

    可本就是战争状态,敌情都是瞬息万变的,对面艰巨的任务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于是霍小山就给他们这些护送战马去大青山根据地的人做了分工。

    巴特乐尔的马快,让他去大青山根据地那里赶紧去搬援兵,好赖不济大青山的八路军还有两个骑兵连呢。

    至于八路军派到巴奇英女王那里的那个骑兵连就不用指望了,巴特尔说德王的两个骑兵团还有日军进攻巴奇英的那个盟与他刺杀巴奇英那都是同时进行的,那个连肯定是要掩护那里的牧民转移的。

    同时由于人员实在是过少,霍小山选择了无条件信任了周义兴,他让周义兴独自一人骑马突前,当作部队行军的尖兵使用。

    要把这么多马匹平安地护送到大青山根据地唯一的一个办法那就是不能让日伪军发现了马群,如果真被发现了那就没个跑掉,这个绝没有任何疑问!

    所以周义兴在发现前方出现日伪军的时候,就必须马上打马返回给后面押送马群的他打信号,他好想办法让马群转移避开前面的日伪军。

    一切按自己手头所具备的条件做出安排后,霍小山他们便立即开始了行动,这个也拖不得,一旦德王府发现自己的马群竟然没有了那他们就更别想跑出去了。

    其实本来应当是霍小山在前面充当尖兵的,奈何他不熟草原情况啊!

    是的,草原上你知道方向大可驱马就往前跑,奈何对草原地形情况了如指掌的周义兴说了前方可不全是草原一样也有河流沟谷,你要是领路领到了马匹不能通过的地段那就不是走冤枉路那么简单了。

    所以目前这种分派已是最合理的分配方案了。

    于是,霍小山就驱马与那匹刚“认识”没有多久的头马跑在了一起,后面则是奔腾的马群,而马群的两侧则各是那原来的两家牧马人,最后面的驱赶则是巴特尔的阿妈。

    周义兴自然是跑到了霍小山的视野之外,但是,只要周义兴一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那便是周义兴在前面遇到情况了。

    周义兴出发时带了个木棍上面绑了件红色的衣服,那衣服却是一家牧马的女主人的红色蒙古族的袍子。

    这件衣服就相当于部队中的旗子了。

    两个人已经约好了,周义兴横着挥动这个“红旗”就代表前面有情况了。

    然后手臂向一侧伸展将那旗子往下一落就代表了对面来的日伪军的人数。

    落一下二十人左右,落两下就是五十人左右,落三下那就是百人左右了。

    其实霍小山的这个活很辛苦,因为他不能分神,他必须时刻拿眼睛盯着前方的草原,谁知道充当尖兵的周义兴会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呢。

    不过霍小山就是霍小山,他修心有成又参加过各种各样的战斗,你说让他动若脱兔的时候那真的是比谁都快,你说让静若处子的时候那真的是比谁都静。

    他一边“驱赶”“牵引”着这匹马群中的头马和自己跑,一边调整心境,便是在那马上也将自己的心定了下来让自己杂念不生。

    何为禅,外不着相内心如如不动是为禅。

    何为相,静是相动也是相,说一个人只能夜深人静独自一人盘腿打坐时能让自己静下来那并不是真的禅。

    真的禅那是吃饭是禅穿衣是禅搬柴点火那皆是禅啊,霍小山做不到佛经中所说的那种于动中入定的高深境界,但你让他动中让自己的那颗妄心平息下来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慢慢的霍小山就在马上进入到一种玄妙的状态之中,原本后面如雷般的马蹄声竟然已经听不到了,他心神之中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远方的田野,那里才是他定住身心的原点。

    这样的状态霍小山也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突然他那原本平静的如同沉迷于浩瀚星空之中的眼神突然明亮了起了,他恢复了常态。

    因为他看到了远方地平线上周义兴骑马奔腾而回了。

    霍小山看到周义兴手中的“红旗”连摆,然后就把手中的“红旗”侧伸出接连做出了一连串下落拉起的动作。

    三下就代表一百人了,就这功夫周义兴手中的“红旗”已经连落了六七下了,自然是前方出现大批日军!

    前方日伪军至少是一个骑兵营,也可能是一个骑兵团,在周义兴充当尖兵出发之前霍小山压根就没有和他约敌方出现一个营的旗语。

    因为除非十人二十人的,否则不管多多些,反正他们都是惹不起,只有躲!

    霍小山不再犹豫,忙伸手拍了拍一直与座下黑色闪电跑着一起的那匹头马将它向自己的左侧赶去。

    头马动后面马群自然是紧跟,于是马群就调转了方向向左奔腾而去。

    其余三个方向的牧马人们此时也是发现了前方出现了情况,忙挥舞着手中长鞭马驱赶着紧追头马而去。

    草原不是平原,草原很多都是那种形态漫圆的缓丘,在前方有尖兵的情况下将一群马躲到敌人发现不了的地方并不难。

    难的是要跑得足够远,以免敌人马匹奔跑嘶鸣勾起自己这面马的嘶鸣来从而被对方发现原来这里竟然还藏着如此众多的马匹。

    霍小山让头马尽量快跑起来,而每当他冲上一处缓丘的丘顶之时都扭头看一下西方周义兴的身后的地平线。

    还好,当霍小山他们将马群足足赶出去有一千多米让马群在缓丘之后停下来的时候,西面敌人的骑兵还未出现。

    霍小山向巴特尔阿妈这些牧马人们做出了一个隐蔽的手势后,自己则甩镫下马,返身跑上了刚刚翻过的那个缓丘。

    当他趴在缓丘棱线后也就十多分钟,他就看到了斜前方地平线上日伪军的骑兵出现了。

    远远看去那么多的骑兵真的就象一片决堤的洪水,从山丘上冲了下来。

    果然敌人很多,前面的战马跑到了两丘之间谷地时后面缓丘上的骑兵却依旧在丘顶之上没有跑完。

    看来这是攻打巴奇英女王的德王的骑兵团回来了,霍小山想,也不知道他们那面打得如何。

    不过想来巴奇英女王那个盟的问题不应太大,草原上多是牧民,家家有马,有八路军骑兵连的示警,牧民们早就转移走了,而刺杀巴奇英的巴特尔现在又投了自己这伙想必敌人大举进攻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五一章 避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778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