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五四 调虎离山-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五四 调虎离山

    伪军骑兵的连长感觉到压力了,只因为他是一个聪明人。

    当他跃马冲上缓丘之时,他便看到了自己跌落在马下的五名士兵。

    他是一个老兵了,而且是一名马匪出身的老兵,对于死亡的警觉他甚至比正规军来得更为敏感

    他记得自己在跃马上丘之前自己听到了应当是五声枪响,这就是说对方打了五枪,可就这五枪自己就死了五个人,而对方此时尚在二百米以外,这难道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吗?

    在奔跑的战马上射击终究不是脚踏实地的射击,能在二百米以外在那呈跑动状态的马上在开枪的刹那稳定住枪口这不是一名老兵根本是做不到的。

    伪军连长的脑袋反应不所谓不快,只是他们现在仍是在追击之中,也就是说他也是在快速奔跑的战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所以,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和他的手下已经又追出二百多米了,然后他就看到了霍小山射击完毕后弃在草原上的马步枪。

    他的枪被我们的打掉了!

    伪军连长心中一喜的时候,于是高喝到“他没枪了,追上去!”

    于是双方便开始了狂飙马速。

    海碗大的马蹄踏倒了过膝的青草踏碎了红色黄色的小花踏得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溅起如同碎玉般的千万水花。

    那个伪军连长并不知道霍小山其实是不想弃枪的,不想弃枪那自然是因为有点舍不得,可不是说他无枪可用。

    黑色闪电身上现在还挂着四条枪呢!四条枪用完都弃了他还有压满子弹的盒子炮呢!

    可是他现在是被追击着,他把那马步枪从马身上摘下来很省事但想再放回去就要费点周折,所以他为了节约时间逃跑不影响速度就宁可把那枪弃掉了。

    他并不是有意诱敌但却在客观上造成了伪军连长以为他无枪可用的假象。

    二百多米,还不至于让那个连长看清霍小山挂在马身上的那四条枪,而在急速奔跑的战马上,伪军连长也无法举起望远镜观察。

    于是双方就这样一追一逃跑了下去。

    而此时正并排在前面跑着的霍小山和周义兴却是在大声说着话。

    “跑得够远了,你熟悉这里不?”霍小山转头向周义兴扯脖子喊。

    “熟!”周义兴答。

    “找个后面打不着你的地方咱俩分开,我把追兵引走,你回去照看马群接着走!”霍小山又大喊。

    “好!”周义兴答。

    于是就在又往前跑了两三里地前方有一处比较高的土丘足以挡住周义兴的人马的时候,周义兴喊道:“就是这里!”

    于是两个人在绕到那土丘之后时便“分道扬镳”了,霍小山依旧还在追兵的视野里,而周义兴却是借着土丘的掩护向另外一个方向催马跑去了。

    伪军连长在追到这处土丘时这才发现自己正在追的两个人已经分开逃跑了。

    “分兵去追!”伪军连长高喊着,可这时霍小山的枪却响了。

    于是,伪军连长悲哀地发现二百多米外的那个骑黑马的神枪手的手中竟然又多出了一支马步枪来。

    与此同时着他就看到自己一名开始拨转马头的去追另外一人的手下从马上掉了下去!

    那个人手中竟然还有枪!枪法竟然还是那么那么准!

    仿佛为了印证他这个判断,对面又是一声枪响,又一名试图去追击周义兴的伪军士兵在枪声中栽落马下!

    只两枪,就又有两人命丧于对方的枪下,就这枪法已经吓得其余伪军士兵不敢去追另一人了。

    而此时马匪出身的伪军连长马上就意识了一个问题,不知道前面这个神枪手有几支枪,就这弹无虚发的射击水准,就算自己最后能击毙他可是自己又得付多大的伤亡?

    如果他有四支枪每支枪五发子弹,那岂不意味着自己要击毙他就得死二十名手下,这还是在对方把枪打空了就扔掉而不是继续往里压子弹的前提下。

    当然,他的手下现在也在向前面那个人开枪射击着,可是他很失望的发现自己的手下虽然人多手杂可还真就没有子弹能够打中对方的。

    于是,伪军连长的大脑经过一翻紧张的计算便得出了杀掉这个人是亏本买卖的这样一个结果。

    “停止追击!”伪军连长大声喊道。

    于是在战马一片稀溜溜的叫声里他的手下们便纷纷勒住了战马。

    而此时正要回身向他们继续射击的霍小山也马上发现对后面的追兵竟然收马了,于是他就做出了一个令一直在观察他动向的伪军连长感觉非常出乎意料的动作。

    霍小山在跑到一个土兵旁边的时候竟然翻身下马了!

    霍小山伸手在黑色闪电的屁股上一拍,黑色闪电就自己跑开了去,而霍小山已是持枪趴在在了山丘后面。

    在这一刻双方竟然诡异无比的都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就这样在天空阴晦的草原上对峙着!

    伪军连长一见霍小山下马了便开始衡量是催马上前断续追杀还是果断撤退,他要衡量其中的利弊得失。

    霍小山则是在判断是不是追兵们发现了自己的诱敌之计,不是回头去寻找马群吧?尽管追兵不大可能知道自己还藏了好几百匹马,但跑回出发点看看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么,我是否应当现在再拖他们一会儿呢?

    可这里是战场,尽管双方不对称的战场,那沉寂又能沉寂多一会儿呢?

    枪响了,是霍小山先开的枪,一声枪响便又有一名伪军骑兵中枪落马。

    而这时伪军连长却也想好了对付霍小山的办法,他咬着牙根狠狠地说道:“两翼包抄!”

    只是就在他手下骑兵自动分开之际,霍小山以他那奇快无比的射速又把手中步枪的子弹打完了。

    然后霍小山打一声呼哨叫来黑色闪电上马就跑!

    这回他可管后面追兵了,只是一个劲地催促黑色闪电快跑,于是黑色闪电再次显露出来它的野性,便向远方的天边狂奔而去!

    霍小山又不傻,对方都两翼包抄了他还不跑?他枪法再好射速再快也绝不敢和两翼包抄过来的敌人同时开战。

    这里可是草原,一旦黑色闪电挨了枪子出了问题,他就是再厉害也挡不住一个骑兵连的冲击,不用多,几十匹马并排往上一冲就能把他踩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五四 调虎离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927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