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打擂(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十章 打擂(二)

    霍小山反应敏捷那本就是他的异人天赋,别人去不知乱战却是霍小山最喜欢的,更能将他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就见霍小山一侧身,那雪亮的武士刀紧贴着霍小山的肋部滑过,却刺穿了霍小山的衣裳,旁人都以为霍小山受伤,“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霍小山却已经右手擒住了那武士执刀的双手向外一推一引,左肘向前正击在那武士的心窝处,那武士如同一根木桩似的向后倒下,一口血雾“噗”地一声喷向了天空,霍小山却已经夺刀在手,与另外一名执刀的武士战在一起。

    这名武士的身手却是相当了得,三十岁左右,形如鬼魅,出刀如风。

    八字眉下两只如同鹰隼般犀利的眼睛丝毫不为刚才霍小山的声势所扰,竟是霍小山头一回碰到了一个与己有一拼之力的对手。

    这武士出手极快,动作简洁凶狠,一刀接一刀接连砍来

    霍小山举刀相格,金铁相交碰撞之声不绝于耳,远远看去两把东洋刀就如同阳光下耀眼的银蛇带着残影缠斗在一起。

    这武士眼见斗霍小山不下,忽然刀法一变,以小巧细腻的刀法与霍小山缠斗。

    霍小山虽然有雁翎刀却从未曾刻意学过刀法,故而就没这自幼玩熟了刀的武士的刀法精妙,只是仗着练八极拳养成的身手底子才与这武士堪堪斗成平手。

    这武士一变招,霍小山就感觉到不适应,心中正在暗思应对之策之时,双刀相交,这武士却将自己手中的刀用力一绞。

    霍小山虽然懂得八极拳里的缠丝劲,却毕竟对这用刀的缠绕之劲不熟悉,被武士一绞之下,手中的武士刀竟然脱了手。

    这武士觅得战机,暴吼一声,踏前半步双手抡刀向霍小山的脖子平砍而去。

    霍小山手中无刀也只能退却闪让。

    那武士连劈三刀却是已经将霍小山逼到了擂台边缘。

    台上台下中国人都是同时大喊,怕霍小山跌下擂台。

    那武士自然也发现了这点,那容得霍小山跳下或者跌下擂台,他向前一大步,抡圆了手中的东洋刀向着霍小山的脖颈就再次横斩而来!

    这武士欺霍小山无刀,又怕霍小山下擂台,故而这身子就往前冲得极猛,他想的是哪怕你往后跳我这一刀的刀锋也必能扫中。

    他未料到霍小山在失去了使得不甚熟的刀后却早已冷静下来,等的却是这样的机会。

    就见霍小山不退反进,间不容发之际,竟在那寒光凛凛的刀风中一矮身,已是钻入武士的刀圈之中!

    那武士招式已然用老,想再抽刀却是晚了。

    被半矮着身子的霍小山一脚踏出,正跺在武士的脚面子上。

    武士剧痛,刀法便不连惯,霍小山既已贴上了对方,又如何会让对方脱逃?!

    他身子向前一挺,“哈”地一声发力,一记贴山靠就将这武士撞飞开去。

    这武士直觉得霍小山这一撞如同一座大山撞来一般,胸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紧接便摔到在擂台之上,一滚身爬将起来却已直不起腰来,幸好那刀未曾撒手,只好用刀拄在地上,只是将一双阴鹫的眼睛死死盯住站在他面前的中国少年。

    “好!”一翻恶斗之后终于获得短暂的间歇,台下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的国人才醒过腔来,叫好声如雷般响起。

    这时,先前那个粗衫少年已是打倒了刚才那个对手又冲了上来,手中拿的正是刚才霍小山被武士绞飞的那把。

    他扑身上前,奔着那个正拄刀喘息的武士就疾冲上去。

    那中年武士手指那粗衫少年口角微张,想必是想说点什么,但这关口又哪容他说话?

    那粗衫少年向着他搂头就是一刀,那一刀明显欲除之而后快,仿佛有着血海深仇一般。

    但刀在途中却被另一名武士举刀阻住,两刀相撞,崩出一串火花,两个人抽刀退身又欲再战,这时台下已是一片大乱。

    却是两队士兵已经持枪荷弹冲进人群,原来是中日双方的士兵同时到了。

    日军有的已将枪口指向了那台上的粗衫少年,竟全然不顾中国士兵拿枪指向自己的脑袋,显见那个受伤的中年武士是日军一重要人物,一时间双方枪口相向,子弹上膛,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那粗衫少年持刀又欲前冲,却被霍小山在旁边一伸手拿住了手腕,劈手将刀夺了下去!

    那少年既惊讶霍小山下手夺刀之快恨杀人机会已失,冲霍小山刚一瞪眼要说什么,却被霍小山一句“别不识好人心”给憋了回去,眼见台下枪口已对准了自己,只好恨恨作罢。

    这伙武士本就华北驻屯军的军人,由于与中国军队冲突不断,而西北军偏偏好武之风极强,人未曾讨得丝毫便宜。

    骄横跋扈的军人认为自己一方不该吃亏,就从别的部队调来高级武士换上武士服在杂耍一条街上设了擂台,想用大和武士的勇猛来教训一下支那人,刚才与霍小山对阵的那使刀的武士是一名大佐。

    不料也怪他们运气太坏,刚摆擂一天却碰上了霍小山,被霍小山打了个伤兵满营。

    如果目光能变成子弹的话,双方的士兵肯定都会被穿上无数个弹孔,此时彼此那毫不示弱的目光里充斥着仇恨与杀戮。

    但各自带队的军官却都不敢下达射击的指令。

    于日军讲,正在为发动全动的侵华战争做准备,为了掩饰战略企图,自然不能率先挑起事端,打个架倒无所谓,但如果真明目仗开枪杀了人无疑就破坏了整体部署,因此眼见自己的武士被打倒一片,却终究不敢扩大事态。

    于中方讲,虽然二十九军不惧鬼子,但无奈远在南京的中央政府却严令不得轻启事端,如果中央政府略硬气一些,也不会让鬼子驻军到华北腹地了。

    就这样双方对峙了一会儿后,反倒是那领队的军官狠狠盯了一眼面前的中国军队,一声令下后率先收队了。

    擂台上的人群中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那声音仿佛在宣泄自打九一八事变来中国人所受的屈辱。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十章 打擂(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9076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