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六0章 蒙古人参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0六0章 蒙古人参战

    可是就在伪军骑兵前进了没有五分钟的时候,他们再次遭到了袭击。

    这回袭击不是来自己正面的阻击,而是来自于侧翼。

    这回袭击竟然一枪也没响起,骑兵团长在前进的马蹄声中就听到自己手下的士兵发出了惊呼:“左边!”

    他们现在行进的地段是两处缓丘中间的谷地,左边是一个长度只有一百米左右的缓丘,伪军团长就看到那缓丘后竟然突然站起了成排的战马来,马上之人服饰斑杂但大多数都是蒙古族服饰,手中都是闪亮的蒙古长刀。

    那是巴奇英的卫队!

    他们是怎么藏到那缓丘后面的?伪军团长很惊异!

    那土丘并不高,他们的马藏在后面自己一个团的骑兵又不是排成纵列前进的应当有人发现他们啊!

    伪兵团长却不知道,巴奇英的人知道自己的战力不足以与他们硬拼,为了起到奇袭的作用,这些熟悉马性的其实本质还都是牧民的卫队成员却是让自己的战马都躺在了那缓丘的后面。

    对,是躺!是让战马躺下!

    马能躺下吗?一般情况下,不能!

    马都是得了重病或者要死的时候才会躺下的,否则马轻易不会躺下的,众所周知,马是站着睡觉的。

    可是熟悉马性的牧民就做到了让自己的爱马躺下了,从而保证了这场从高往低冲击的马战的突然性!

    巴奇英女王在得知八路军抢了德王的战马后竟然也倾其兵力来援了,而服饰之所以驳杂那是因为她的卫队中很大一部分是这回那达慕大会才招来的。

    一声呼哨里,巴奇英的马队已是奔腾而下。

    百米距离,普通人如果拿了冲刺的速度也就是十三四秒,那么四蹄生风的马呢?

    伪军骑兵当时就慌了,别看巴奇英的卫队也就二百多人但也足以让他们发慌了。

    马战讲的是人借马势,冲击起来的劈砍才势大力沉!皮糙肉厚的马奔腾起来撞击纵向奔跑的马那优势便如同坦克去撞卡车一般了!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伪军团长还是做出了他作为一名指挥者的反应了,他做的是高喊着:“前队继续追击,其余的迎击!”

    然后,刚刚由西向东的面对巴骑英马队冲击的那部分伪军骑兵刚刚掉转了马头,巴奇英的马队就到了,就象一条河流与另外一条从高向低呼啸而来的河流轰然撞在了一起!

    在六百多年前,曾经有一个民族就是用他们战马的铁蹄手中的蒙古长刀与弓箭横扫了亚欧大陆,兵锋都已触及到了就是时下大多数国人都不知道的一条叫作多瑙河的河流。

    他们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他们所过之处生杀予夺如同蝗虫过境,他们曾经建造了一个横跨亚欧大陆的帝国。

    这个民族就叫蒙古。

    时光荏茬,岁月变迁,时下的蒙古族虽然彪悍却已经早已了那几百年前的风光。

    但是,当他们持刀上马时他们沉寂着祖先因子的血脉又沸腾了起来,是的,他们没有机关枪没有大炮,可是他们现在长刀在手与敌厮杀又何曾惧怕过任何人?

    于是就在此时当两伙骑兵碰撞到一起的时候,蒙古人那从上往下挟万钧之势的扑击,那马快人壮刀沉的优势便尽显无遗。

    冲在最前面的蒙古大汉在撞上第一名伪军的刹那猛地一提缰绳,他座下的战马竟然跃了起来!

    那名伪军想的是挥刀格挡人家那怎么看都比自己的长蒙古大刀呢,却哪曾想到人家整个马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于是,他没有迎来蒙古大汉挥过来的长刀却是看到两个海碗大的马蹄子径直踏了过来。

    当时那名伪军呆滞了,他的瞳孔中竟然只有那马蹄子下面已经磨得锃亮的半环状的马蹄铁。

    那马蹄就踏在了他尚未完全拧过腚来的座下战马的肚子上,然后他就连刀都不用挥了,连人带马在这冲击之下就倒了下去。

    借着这战马的一蹿之力身高臂长的蒙古大汉手中长刀一挥便格飞了一把向他劈来的马刀,再一刀就卸下了那个胆敢和他叫板的伪军的人头,而这一跃他也已是杀入伪军骑兵之中!

    相比于外围已经或者刚刚调过马身的伪军骑兵来讲里面的伪军就更难受了,他们根本来不及调转马身,他们眼见对手冲到拧着身子挥刀便砍,但本就及不上那蒙古大汉劲大,蒙古大汉手中长刀一荡,竟然同时震飞了两把马刀。

    此时蒙古大汉的马速由于前面阻挡太多已经降下来了,那大汉却是正好是接连两刀,一名伪军士兵半拉脑袋被砍飞,另外一名却是被他直接卸掉了一只胳膊。

    马战之时,强的又岂只是这蒙古大汉,也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大体呈纵向前进的伪军骑兵部队便被巴奇英的卫队杀穿了。

    上百把蒙古长刀挥过,但见要么是被一劈之下砍飞的伪军的马刀,要么就是飞起来的人头。

    冲杀而过的蒙古人将伪军骑兵杀了个人仰马翻便冲出了谷地却是又跑上了对面的缓坡这才兜转马头向坡下的伪军骑兵看来。

    原本雪亮的纤尘不染的蒙古长刀这回却是被血迹染红了,也不知道是人血还是马血了反正都正从血槽中流下,直至从刀尖滴到草地上。

    后续的伪军已经不能前进了,蒙古人就这样骑马拎刀在边上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还怎么能再往前走?

    开枪吗?

    对伪军来讲当然可以,可是这个距离的马战是你只有开一枪的机会而且不能保证一定就能命中。

    然后对方的人马就冲来了,难道这时候要用连刺刀都没有的马枪去和人家的蒙古长刀对砍吗?

    对不起,人家那叫刀,而来不及推拉枪栓给子弹上膛的马步枪也只能算作一根烧火棍罢了。

    于是他们也只能放下枪用马刀迎敌,这种作战模式在自古以来的马战之中从来如此,并不因为有了枪有了炮这样的热兵器而有变化,这种骑兵之间挥舞马刀的对冲拼杀才是拖延追兵最好的方式。

    当然,倒不是说之前的傅彪不懂这个道理。

    只是因为,所有的阻击都是以人数为前提的,他这一个连如果采用白刃战的方式,一百多人在一千来人的围攻之下也绝挺不过十分钟,反而不如拖延时间节节阻击了。

    伪军终于在刚才被突袭的混乱之中反应过来了,就在蒙古人冲出他们马队的刹那,他们已经在骑兵团长的指挥下把马头调过来了,他们终于可以正面迎敌了。

    并且,在蒙古人开始再次杀来的时候,伪军骑兵终于开始两翼包抄闪开了蒙古人冲击最狠的正面,于是尽管前部伪军仍旧去追击马匹去了,可后部伪军依然仗着人数的优势欺负这只有二百多人的巴奇英的卫队了。

    当双方战马再次交错碰撞的刹那,已经不是蒙古人单方面的近似于屠杀的劈砍了,于是双方便缠斗在了一起。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0六0章 蒙古人参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6927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