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打不过老子就想熊我儿子?-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九十一章 打不过老子就想熊我儿子?

    傍晚,霍远的团部驻地里一改往日冷肃的军旅气氛,屋里屋外笑成一团。

    “咱团长的少爷那武艺真是没的说的,两个字儿:倍儿棒!三个人字:倍倍儿棒!一大堆字儿:倍儿、倍儿、倍儿,啊,就是倍儿棒!哈哈哈……”王排长在院子里正眉飞色舞地讲着霍小山在擂台上打倒武士的经过。围了一圈密压压的人,都是警卫连的士兵。

    “排长你不是替团长少爷吹牛呢吧,这小鬼子那东洋刀玩得可够邪乎的。”旁边一个士兵置疑道。

    “小鬼子东洋刀玩得邪乎?”王排长一瞪眼,那眼睛圆得就象牛眼睛似的,“团长少爷那刀玩得更邪乎!!被他撩倒的那几个鬼子全都被他打吐血了!”

    “看,看,都来看看!”王排长将手中的包袱往地上一撂,露出里面的或零散或成卷封好的大洋。

    “看着没有,五百块大洋,都是咱少爷打擂台赢来的。”王排长骄傲地说着。

    白花花的大洋往这一放,说服力立刻就有了,再有人怀疑王排长吹牛了,所有人看向霍小山的眼光又自不同。

    在霍小山与鬼子打架的功夫,王排长抓空就把那擂台上的大洋全划拉到了自己这里。

    不过当时擂台上一片混乱,也实在分不清是赢来的还是他抢来的,但按他自己的想法,鬼子比咱中国人倒下的人多好几个呢,不拿白不拿,这大洋就是咱赢来的。

    “我说老王别光说团长少爷,说说你,你打倒个鬼子没有呀?”问话的是警卫连的另外一个排长。

    “我咋没打倒呢,我不光打倒了,有一个鬼子还让我一脚从擂台上踹下去了呢,那脸让我踹的就是一个满脸桃花开!不过,不过,嘿嘿,是那个小兄弟和鬼子打,我在旁边趁那小鬼子不注意才伸手,不才伸脚的,嘿嘿。”王排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他所说的那个小兄弟指的是先前跟武士动手的那个粗衫少年。

    在中日军队对峙未果之后,这个粗衫少年主动要求要和霍小山他们到军营里来,既然都打鬼子那便也是一个战壕里的了战友了,尤其他的身手也相当不错,王排长作为本就好武的二十九军的人自然也是欢迎之至。

    此时那粗衫少年也正站人群里听王排长在那里吐沫星子直飞地白唬。

    “我就猜嘛,你小子要说侦察地形情报地我服,要说和人打架嘛,也就是捡捡现成便宜。”旁边的那个排长笑道。

    周围的战士也轰地一声笑了起来。

    “这么热闹吗?”一个声音在外插嘴问道。

    “哎哟!团长!”警卫连的士兵哗啦一下全都站了起来,全都敬起了军礼。

    插话的正是霍远,他是巡视防区刚回来,后面跟着周列宝和几个军官。

    周列宝是应霍远之邀同去巡视的。

    霍远也是巡视时就听部下报告说霍小山去打了擂台,凯旋而归,就忙赶了回来。

    “爹,你回来了。”霍小山从屋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慕容沛。

    霍远看着霍小山却一声没吭,把霍小山看楞了。

    突然,霍远上前一步,伸手便向霍小山的胸口抓来。

    霍小山左手一格,右手一记炮捶反击回去。

    霍远用小臂一磕,另一只手一个大嘴巴就象霍小山扇去,不料霍小山却已一矮身钻入到霍远的臂下,肩膀往上一贴,一记贴山靠已经爆发出来。

    霍远在霍小山钻到他臂下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不妙了,因为发力对撞已经来不及了,他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儿子反应如此迅速,既然不能对撞,那就挨他撞吧!

    霍远动念之间就已卸去了浑身的劲力,霍小山感觉自己爆发出的撞力就如同撞到了一团棉花上,老爹霍远是被撞出去了,但霍小山却有一种把力发空的感觉,想必自己老爹没事。

    果然霍远虽然被撞出去时步法有些踉跄,却神态自若,没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不错,哈哈,真不错,现在说你能打败那些武士,我信了!”霍远大声赞扬道。

    “报告团长!”这时跟在霍远身后的那个伤疤营长突然大声说道。

    “啥事?”霍远转脸看着他。

    “嘿嘿,团长,我想,我想和少爷比划一下。”伤疤营长脸有点红但还是说了出来。

    “艹,打不过老子就想熊我儿子吗?”霍远促狭地看了伤疤营长一眼做出深不以为然的表情。

    周围的军官士兵全都哄笑起来。

    霍远说这话是因为当初他刚到这个团当团长的时候,为了立威,当着全团官兵的面把向他挑战的伤疤营长打了个心服口服。

    不同的军队有同不的风气,二十九军的风气就是好武,每个士兵背后背的那把大片刀就是证明。

    “成,儿子,你跟他练练!”

    不同的军官带兵有不同的方式,霍远带兵的方式那就是官兵一样,身先士卒,他也一惯提倡手下的弟兄平时勤练兵勤切磋,所以前面那句话只是开玩笑,然后就爽快地答应了伤疤营长的请求。

    伤疤营长嘿嘿笑着,站到了霍小山的面前,眼睛里闪着好战的光芒。

    不过他此时的想法还真跟霍远所说的差不多,我打不过老子,还打不过儿子吗?

    霍小山表情很轻松,带着笑意看着伤疤营长,脚下不丁不八地站着,平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指尖向回勾了勾,那意思无疑是,你先来。

    伤疤营长没吭声,眼睛略略咪了一下,脸上那道伤疤又给他带来一股戾狠之气。

    他可是这个团原来的散打技击的第一高手,当然在霍远来了之后就变成第二了,他的眼光无疑是有的,面前这个少年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不堪一击又象无处可击。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不敢小看霍小山,所以双手摆了个起手势,在霍小山对面左右轻轻移动着脚步,突然他上前一步,一拳向霍小山的腹部捣来!

    他这一拳也只用了七成力,他倒不是怕伤着霍小山,而是想试探一下霍小山的虚实再出狠招,但实事证明他的策略错了,且错的很厉害!

    就在他的拳头要捣在霍小山的胸口的时候,霍小山的手已经刁住了他的手腕,伤疤营长感觉霍小山的手如同铁钳一样钳住了他,一股巨力带着他不由自主地将身体送到了霍小山的面前,正不知所以然之时,已经和霍小山贴到了一起。

    几乎同时,霍小山松手挺肩在伤疤营长的身上一撞,一股如山的巨力到处,伤疤营长就被撞得飞了出去,身体腾空直接就砸到了三四米后的地面上。

    旁观的军官士兵先是一楞,接着就震天价地叫起好来!

    “营长,服不服?”下面有人喊道。

    伤疤营长没吭声,奋力从地上爬了起来,拉出一副气势汹汹大举进攻的架势。

    “看看,营长急了,要使绝活了。”底下的士兵们小心议论着。

    伤疤营长盯着霍小山看了半天,众人以为他说法要出狠招之时他忽然嘿嘿笑了,放下了双手,说道:“谁不服谁上!我服了!”然后扭头就下了场。

    下面的人又是楞了一下后就哄堂大笑了。

    可这败得也太快了吧!只交了一下手就被撞飞了!竟然比当年霍远赢伤疤营长还要轻松!

    伤疤营长这这个认输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真心的。

    他久经阵仗,所谓狮子搏兔尚出全力,对阵之际绝不可小瞧任何对手是他出手的原则,这也是一条用多少条弟兄的生命凝成的原则。

    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有小看霍小山,而是存着小心周旋的心思只使了七分力,却依然毫无悬念地败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道理:眼前的这少年的武艺比自己高出了太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等于零。

    其中的道理听起来有些费解,但还是可以想明白的。

    简单的说就是当一个人不做全力进攻的时候,虽然减少了击败对方的机会,但却也同样减少了对方击败自己的机会。

    但纵是如此,霍小山却只是一牵一撞就把自己打败了,只能说明人家水平高出太多,输得一点也不冤。

    “我不服!”

    就在这时,那个随着霍小山来到军营的粗衫少年站了出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十一章 打不过老子就想熊我儿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9076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