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六八章 审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六八章 审查

    就在二号首长接见直属团精锐的时候,慕容沛却是已经和刘思乐坐在了总部的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布置的很简单,一张桌子后面坐着慕容沛和刘思乐,而他们的前面还有一张长条凳。

    这样布置的房间慕容沛也曾经“享受”过,因为这其实就是一个审讯室。

    那回由于罗林把她曾经做过军统的事给八路军放了风,于是慕容沛就成了被审查的对象,而这回慕容沛却又颠倒的位置,成为了负责审查的人。

    他们这回审查的对象是八路军总部的一些能够靠近到二号首长的警卫后勤人员。

    赵文萱明知道慕容沛在养伤却急着把她和霍小山找回来自然是有原因的。

    一个原因是八路军总部的二号首长想见见直属团的人。

    众所周知,八路军总部的二号首长是坐阵太行根据地直接指挥八路军作战的,一号首长却是在陕甘宁边区的。

    所以二号首长就是这里实际上的一号首长,首长想见直属团的人霍小山那必须是要到场的。

    另外一个原因是,敌工部接到民兵报告他们发现了一名从根据地往外走的可疑人员,双方发生了交火,那人在开枪各打死打伤了一名民兵后被其他民兵击毙了。

    赵文萱自然要带着敌工部的人员去查看情况,在那人的衣角里发现了一张用密码写的纸条。

    那纸条的内容目前还没有办法破译,破译不了也就罢了,但随着调查这个人的身份却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住在总部所在地的那个村子的村民。

    一个能接近到总部的村民带着一份无法破译的情报要出根据地,这件事情一下子就变得严重起来了!

    这名村民还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平时对支持队伍工作谈不上突出但也不落后,那么他怎么就会背叛了根据地呢?

    另外,他在出行的时候是在夜间避开了总部警戒的岗哨,那么可以肯定他手中这份无法破译的情报就是来自于总部的,那么他这份情报是如何取得的,这其中警戒部队中是否有敌人的奸细呢?

    屠城重雄的挺进杀人队好久没有消息了,他们是不是在谋定而后动,在杀害了**参谋长后尝到了甜头,是不是还要进一步危害到二号首工的安全?

    眼看日军的大扫荡又要开始,这一连串的疑问如果不能调查清楚,那么总部的位置再被泄露出去怎么办?

    所以赵文萱不可能不着急,考虑到这种谍战“文斗”的成份更多一些,自然也就顾不得慕容沛还在养伤也就赶紧召回了她。

    鉴于要审查的人员比较多,敌工部的这些人便负责对总部首长的警卫人员包括首长的贴身警卫和后勤人员进行审查。

    “开始吧!”慕容沛说道。

    她的脸色又恢复成了那黄怏怏的样子眼神冷淡,任是谁也看不出她前两天还是一个自己爱人怀中那个娇羞无限的新娘子。

    守在门外的唐甜甜门一开接着便走进来一名八路军战士来。

    刘思乐一指那个长条凳子说道:“坐吧,别紧张,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你。”

    那个战士心怀忐忑地坐了一下来,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他又怎能看不出这是一种审查来呢。

    外面总部警卫连歇班的战士却都是在那里成排地站着呢,明摆着这就是有事嘛。

    “姓名?”刘思乐淡淡地问道。

    “王品三。”战士回答。

    “老家是哪里的?”刘思乐又问。

    “俺是山东人。”战士回答。

    “参军几年了?”刘思乐仍旧问。

    “七年了。”战士回答。

    敢情人家在共产党队伍里的资历比刘思乐还老呢,抗战前就参加了共产党的队伍,当然那时是叫工农红军的。

    刘思乐把事先早已拟好的问题一项又一项地问了下去,直到最后问无可问的时候,慕容沛才开了口。

    “**参谋长牺牲时你在哪里?”慕容沛轻易不开口,一开口便问出了尖端的问题来。

    “我当时没有在**参谋长身边,我是被调到了另外一个方向正在和鬼子作战。”战士回答道。

    “恨日本鬼子吗?”慕容沛也如同刘思乐一样的面无表情。

    “当然恨!”一提起**将军的牺牲,战士激动起来了。

    **将军的牺牲,对八路军全体指战员来讲绝对是一个耻辱,尤其对负责保卫总部首长安全警卫人员来讲更是如此!

    慕容沛如此问便有揭人伤疤之嫌了。

    就在慕容沛和霍小山回来的前几天,八路军总部召开了**将军的追悼大会并举行了安葬仪式。

    当时参加追悼大会的人员有总部首长、八路军各作战部队、各界群众,足足有四五千人在场,当时“为**将军报仇”的喊声响彻了云宵!

    “对,谁要是成为了奸细出卖了**将军,只要让咱们揪出来咱们就要把他千刀万剐!”慕容沛同样恨恨地大声说道。

    过了一会儿慕容沛又问道:“会写字吗?”

    战士答道:“会的,我们首长这些身边的人都会的。”

    慕容沛点点头说道:“回去写一份你和总部首长之间发生的生活上的小事的报告上来。

    比如首长是怎么关心你的,比如说让你注意休息之类的。

    哪位首长都可以,**参谋长的也可以。

    这份报告原则上不许让别人看到,但不会写的字可以问别的同志。

    听明白了吗?”

    “报告,听明白了!”战士答道。

    “好了,你下去吧,从那个门出去。”慕容沛一指,原来这个房间竟然有前后两个门。

    “是!”战士答应了一声从那后门走了。

    慕容沛则是在自己面前白纸上那个战士的名字旁打了个对勾。

    “下一个。”刘思乐说道。

    于是,又一名警卫战士走进屋来接受审查。

    同样内容的谈话同样形势的审查就这样一个个地进行了下去,直到警卫连最后一个人被讯问完毕。

    慕容沛面前的纸上已经记下了长长一排战士的名字,其中有三人赫然是打了问号的。

    随着审查的结束,然后还是在慕容沛所在的那间讯问室里,敌工部所有人员已经聚齐了。

    “这四个人需要进行重点调查,黄平、陈可发、李明秋、吕军、吴士钊。”赵文萱手里拿着三张纸念道。

    这种审查是在三个房间同时进行的。

    这种审查类似于后世破案所用的排查,这也是赵文萱慕容沛在研究过后所采用的一种心理战的方式。

    八路军总部的警卫人员从理论上讲自然都是信得过的作战人员,甚至是久经考验的战士,但鉴于这回发现的情况严竣为了预防万一必须进行这种审查。

    按赵文萱慕容沛的分析,警卫人员都是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兵,他们不大可能原来就是一直在我军内部潜伏的敌特份子,而只可能是中途被日伪的敌特拉下水的。

    根据这种假设敌工部便在心理战上采取了两个方式。

    一个是故意制造出这种严肃的气氛,讯问人员表情冷漠,被讯问人员进这个门出那个门都不让他们与下一个进门的人迎面相遇连一个眼神交换的机会都不给他们,并要求对谈话内容保密,从而制造出一种抓奸细的氛围来。

    另外一个,敌工部分析如果警卫人员中间有叛徒他们对八路军也不可能没有归属感,对总部首长不可能没有那种士兵对将军的景仰,对**参谋长的牺牲不可能心里没有愧疚,所以他们便通过讯问中谈及**将军的牺牲来观察士兵情绪上的变化,以图从中抓出破绽。

    赵文萱名单上这四个人正是讯问人员在讯问过程中对之产生怀疑的四个。

    敌工部将针对这四个人进行重点调查以图确认八路军总部警卫人员有没有被敌伪拉下水的可能。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六八章 审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050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