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七三 奔赴侯家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0七三 奔赴侯家集

    根据敌工部的要求,霍小山又出发了,与他同行的除了敌工部的人以外,竟在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

    所谓女人三分长相七分打扮,那女子的长相若与其他同龄女子比起来倒也算得上六分了,虽然是一副时下农村女子的打扮,但也确实显出几分与众不同的风韵来。

    此时那女子看上去是老老实实的,始终低着头拿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但敌工部的人可是知道刚看抓到她时,她在看人时尤其在看男人是会展现出一种那看似无情又有情的时下农村女子里极其罕见的媚劲的。

    因为这个女人就是那个胡老丫,那个村子的老胡家的老丫头,那个拉陈可发下水的女子。

    只是她那种媚劲在敌工部这些女子面前却是用错了地方,因为这些女子哪个不比她漂亮呢。

    她一开始还想蒙混过关,可刘思乐哪有功夫和她磨叽,直接拿枪指头就让她招了。

    她是在头一年因为贪图钱财被日伪发展为谍报人员的,然后她就成功地勾引了陈可发。

    但按她自己的交待,**参谋长的牺牲还真跟她没有直接关系,她所要作的是拉陈可发下水后针对二号首长发起暗杀行动或者在她本人在暗杀计划失败之后将八路军总部所在地的消息给日伪传送出去。

    敌工部在分析后认为如果这个胡老丫把总部的情报传出去后,不管日军采用什么样的行动也都绝离不开屠城杀人挺进队。

    于是,赵文萱和慕容沛研究后决定押着她去给她的上线送份假情报,看能不能把屠城杀人队调出来然后就地歼灭。

    这事不可能让她自己去送情报,于是便让霍小山冒充那个已经自尽的陈可发陪她一起去。

    至于为什么是霍小山,那是赵文萱点的将,她说霍小山修佛有成定力极深不会上了胡老丫这个小狐狸精的当。

    当时听赵文萱这么说,敌工部的人当时都笑了。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是赵文萱开的玩笑。

    胡老丫的上线在一个叫作侯家集的镇子,那里尽管是根据地的边缘地带了,但想抓胡陈老丫与她的上线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敌工部自然只是希望有人看着胡老丫,防止她在传假情报的时候再故意暗示给她的上线罢了并且看能不能在胡老丫的上线那里再摸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屠城挺进杀人队在追杀霍小山和慕容沛受损后就一点消息也没有了,这让一直想替**参谋长报仇的八路军指战员很是着急。

    胡老丫见让自己去给上线送假情报那自然是同意的,她也是明知道到了侯家集也绝逃不出八路军的手掌心。

    只是当霍小山和胡老丫这对“临时搭档”见面时的情景,却是让敌工部所有在场的人极是膛目。

    那个胡老丫在看向霍小山不经意间那眼神里就流露出一种让女人看了嫉妒直骂骚货让男人心里直跳的撩人眼神,就那眼神中的意味差点让慕容沛以为南云织子重生了呢!

    可霍小山的表现则更是让所有人大出意料。

    当时就见霍小山对胡老丫那撩人的眼神恍若未见,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直接就掐住了胡老丫的脖子就把她滴溜了起来直到胡老丫那眼睛中没有了撩动男人的秋波而是翻起了白眼霍小山这才把她扔在了地上。

    可这还没有完,待胡老丫醒了之后,霍小山却是又伸出手来做出来同样的动作,那胡老丫就又被霍小山象掐鸭脖子似的给滴溜了起来直到又翻了白眼。

    待那胡老丫第二次从死亡边缘走了回来后,再看见霍小山再次伸过来的手时当时“扑通”一声就跪了,那勾男人的眼波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

    而且敌工部的那些女子敢打赌胡老丫在站起来被押回去后,她原本站的地方出现了水渍!

    这时敌工部这些女子才知道原来霍小山竟然有如此下手狠辣根本就不怜香惜玉的一面。

    只慕容沛用担心的眼神看着从一开始到最后都表情平淡的霍小山。

    霍小山摸了摸鼻子最后给出的解释的是“这个女人天生媚骨,不吓住她她还会跟我耍小聪明,我要让她明白只要不是战士再风骚的女人在死亡面前屁都不是!”

    就这样,联合行动组按计划展开了行动。

    霍小山和敌工部除赵文萱以外的人押着胡老丫先行一步,而直属团精锐和鲁正声带着一个连随后而行,因为侯家集在根据地的边缘地带,谁也不敢保证屠城重雄的那个挺进杀人队就一定不会渗透进来。

    此时与前面霍小山他们那一小拨人相比后方的大队人马也同样只是专注于行军无人说话。

    八路军也就罢了,纪律一向严明。

    可在根据地内部区域呢,在这种情况下的行军直属团的精锐们一般都会有说有笑的,因为他们原本就是这样的。

    只是这回却没有人说话了,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在前两天郑由俭家办的那个酒局上,所有人喝酒都喝得不温不火的。

    原因只在于霍小山在开始喝酒之前就立了个两个规矩。

    所有人可以喝的酒按自报的酒量减半。

    二,不光这回在酒桌上说话,以后大家说话也都要注意分寸,开玩笑不可以过火,伤了彼此兄弟的感情不好,要是因为开玩笑话影响了战斗那就更不行。

    霍小把这个调子一定,直属团的人哪敢再多喝,至于霍小山话里话外的意思那所有人就得自我体会了。

    比如沈冲和郑由俭闹别扭惹得郑由俭跑去和八路军一起去锄奸这就不对。

    比如姚文利说郑由俭两口子一对新人旧家伙什也不对的。

    比如莽汉这回说什么郑由俭的小心肝这也是不对的。

    莽汉脑袋一根筋不要紧,自然旁边有人提点,比如小石锁。

    直属团的精锐们除了莽汉都是聪明人,一听霍小山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便知道自我反思了。

    他们一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平时打闹惯了不当回事,但总有意气用事让同伴生气的时候,如果真因为这几句话惹出祸端来那还真犯不上,那么就管好自己的嘴吧。

    郑由俭自然也明白霍小山话里的意思,他也明白直属团这耍贫嘴的习惯还真是自己给带出来的,可是让他不说他是真难受啊。

    于是他在行军时一发现自己要忍不住说话的时候就赶紧转移注意力,开始想起自打嫚她娘回到自己身边的这些天。

    哎呀!不好意思!甜,秋后的老苞米在一起真甜,甜的起腻呀!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0七三 奔赴侯家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103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