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七四章 虚凤假凰-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0七四章 虚凤假凰

    胡老丫的上线叫侯金发,是胡老丫的表舅。

    据胡老丫交待说侯金发是在一次日军抓壮丁修炮楼的时候,他由于怕死告发了那批壮丁中有人组织逃跑后被日伪发展成为谍报人员的。

    而日军为了成功地把侯金发变成他们楔入根据地的一根钉子,竟然在得到侯金发的告密后,让那批壮丁逃跑成功了。

    当然前提是那些被“逃跑”了的壮丁并没有杀死任何一个日本兵,否则,自以高中国人一头的日本矮子也绝不会为了发展一名谍报人员而牺牲了自己人的命。

    当那个看上去普普通通与其他乡下人没什么两样的侯金发看到了胡老丫竟然领了一个陌生男人到自己家时是很吃惊的。

    胡老丫便按事先敌工部编排好的答案进行了回答,说这就是陈可发,他被八路军发现扣押了而他又是打倒了看守他的警卫才逃出来的。

    而“陈可发”又适时地提供了一份“重要”情报,八路军敌工部根据陈可发提供的假上线情报,很可能到距离侯家集几十里的刘李庄抓人,会来一位部长。

    就在侯金发有些怀疑地琢磨并盘问“陈可发”时,搞笑的事情发生了。

    扮演陈可发的霍小山已是变成了一个看似对背叛八路军有些懊恼对自己未来拿出一种孤独一掷架势的赌徒似的人。

    同时,他当着侯金发的面,眼神却不停地瞄向胡老丫那看起来显得是如此凸凹有致的身材。

    而胡老丫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就在她发现“陈可发”的色眼扫向自己的时候,胡老丫立刻变得媚态万千起来。

    正如霍小山所说的那样,胡老丫的媚态便真的如同天生的一般,浑然而成竟然看不出有搔首弄姿的架势来。

    甚至,侯金发在转过身又转回来之际还看到了“陈可发”那在胡老丫臀上刚拿下来的“咸猪手”。

    “你们两个,咳咳。”这两人是表现得如此肆无忌惮郎情妾意甚至有点急不可待,侯金发不得不干涉了。

    侯金发成了汉奸那是由于胆小怕死,但他可不好色。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的那个表妹夫也就是胡老丫她爹是啥德性的男人,此时又见自己的外甥女也是如此唯有感叹什么家什么孩子了。

    可他当了汉奸又全靠自己这个外甥女用美人计赚来的情报,虽然心中不喜老胡家的作风却又必须如此,为活命计却也得忍了,非但得忍了,甚至还得提供一定的方便。

    以至时常他都感叹,人哪,为了活命没什么不能忍的!

    “那个,那个,今晚你们两个就住这里吧。我这里的情报也是有人来取的。”侯金发说道。

    侯金发自打变成了日军的细作后,也深知当汉奸之可耻一旦被八路军和根据地乡亲发现了后果之可怕,却是将自己老婆孩子都撵到了日占区去住了,每日里只留下他自己在这里支应着。

    霍小山既然是冒充已被八路军发现的叛徒,自然不会大白天堂而皇之的来找侯金发,而是在天将擦黑时才与那胡老丫出现在侯金发家的。

    几人经过一翻言谈天便已经黑了下来,于是这对貌似亡命天涯的“同命鸳鸯”便被侯金发安排在自家的卧室中就寢。

    侯金发关门退去,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下,便将霍小山和胡老丫留在了二人世界之中。

    那胡老丫刚才在自己表舅面前是一副眼波流转的一副欲女形状,或许她是想通过自己的作为女人的本钱勾引霍小山下水,便又将那妖娆的眼神投向了霍小山。

    而刚才还一副欲火中烧架势的霍小山便将身子往前一探已是将胡老丫抱起“扑通”一声就扔到了那已是铺了褥子的土炕之上。

    霍小山自然不会将她摔出个好歹来,但却也不知是把胡老丫真的摔痛了还是那胡老丫故意卖弄风情,那胡老丫便在屁股触到炕面的刹那发出一声娇啼。

    霍小山如同一只色狼般扑身而上,用自己的右肘支撑住身人便已趴在了胡老丫的身上。

    这对胡老丫来讲是多么熟悉的一幕。

    男人有精虫上脑之际,女人亦有欲火烧膛之时,胡老丫正欲耍贱卖萌,霍小山的左手便已是搭在了胡老丫的领口之处。

    然后霍小山扭头一口气便吹熄了炕沿边桌上的那盏煤油灯,屋里一片黑暗,只有那煤油灯呛人眼睛的油烟气息。

    此时趴在窗外透过窗户纸上一个小洞正偷看屋里动静的侯金发知道再看也是无用忙把头缩回到了窗边。

    须臾,窗里已是传来那“啪啪啪”之声与胡老丫那勾人心魄的呻吟。

    真特么是谁家的孩子谁家的种,老子不正经,挺大的姑娘家启蒙与毕生专研的书只有一本叫《玉女心经》。

    侯金发无声地“呸”了一声,转身离开了窗口,自己却是奔仓房去了。

    他早把自己睡觉用的被褥铺到了仓房的干麦秸上,今晚他就睡在那了,他可不想大半夜去听那比老鼠半夜咬床板还让人辗转难眠的小辈的叫声。

    此时的侯金发对陈可发的身份已是再无怀疑,却不知那黑黢黢的卧室内却是另一翻风景。

    胡老丫的手正拍打着自己的裸臀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啪啪啪”的响声,嘴里正发出只有她自己知道并不是男欢女合时的兴奋而是怕的要死时的呻吟。

    而这一切也只是因为灯未灭时霍小山放在她领口处仿佛就要顺势而下对她袭胸的左手已是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只手并未用力却是让胡老丫有了一种另类的欲生欲死的体验。

    原本欲火烧膛的胡老丫在霍小山的左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搭在了她的咽喉之际,她便有了一种一盆凉水迎头浇下的感觉。

    她正烧膛的欲火瞬间便已被浇得通体冰冷,甚至她又有了白天那种便溺失禁的冲动。

    胡老丫拍打着自己的裸臀是如此用力!

    她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作伪有丝毫不象之处,那么眼前这个煞星那只专锁人生死的大手就会再次把自己象只鸭子一般掐脖子拎起然后再抛下!

    那么,自己的死会比那真正被掐住脖子捏死的鸭子还要凄惨,想发出几声临死前的“嘎嘎”都会变成奢望。

    夜色深沉,当“啪啪啪”的声音停止之际,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道:“你想活命吗?”

    女人带着由于恐惧而产生的颤音说:“想。”

    男人说:“听我的你就能活命。”

    女人说:“只要你能让我活下去,给你做牛做马我也认了。”

    男人说:“好!”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0七四章 虚凤假凰》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103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