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七五章 将蛮力进行到底(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七五章 将蛮力进行到底(一)

    在霍小山冒充陈可发的第三天,日伪接情报的人来了。

    只是来这回来的可不是往常化妆成老百姓的便衣队的人,而是如同长龙般的日伪军大队人马,因为日军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又开始了。

    如此大规模的日伪扫荡,埋伏在侯家集外围的联合行动队不可能不知道,太行根据地的八路军也不可能不知道。

    日伪军一出据点,这头鬼子又扫荡了的消息便以远远比日军行军更快的速度向根据地深处传去。

    霍小山依然以陈可发的身份留在了侯金发家,他自然也是提前知道日军开始扫荡的消息的。

    沈冲甚至也扮成农民进入侯家集与霍小山进行了情报交流,研究了作战方案。

    霍小山敢于停留在侯家集内自然是以陈可发的身份,而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的胡老丫却已被他彻彻底底的降服了。

    那陈老丫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举止不检点生性放纵的寻常女子罢了

    她也只是在当初贪图表舅侯金发给他的钱财又能享受到与男人媾合之乐却并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谍报人员。

    虽然她当初也犹豫过是否当汉奸,可毕竟对生死缺乏直观的感受,直到差点被霍小山掐脖子捏死才明白自己真是让猪油蒙住了眼睛才会去干那拉八路军下水的勾当。

    她之所以在根据地长时间没被人发现也只是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到八路军总部首长身边的警卫人员竟然有被拉下水的罢了。

    而一经发现,正如霍小山所说的糙话那样“再风骚的女人遇到死亡就屁也不是!”

    上万名日伪军分成多路再次以铁壁合围的方式向太行根据地挤压而去,又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但日伪军对根据地边缘地带并没有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尽管他们也知道有中国百姓的地方就一定有八路军的眼线。

    至于原因却只有一个,那是因为日军也同样需要在这些边缘地带留下他们的眼线,如果人都杀光了他们也得不到抗日根据地内部的情报。

    随着大扫荡的正式开始,侯家集便来了一批驻留在这里的日伪军。

    霍小山正琢磨这批日伪军应当是来找侯金发要情报的时候,伪军便已找到侯金发的家里来了。

    伪军们是明目张胆地搬进侯金发家来的。

    那是因为侯金发的房子在村子里还是比较大的,他们“征用”了这处在侯家集里也能算得上数上数的豪宅。

    并且有伪军嫌侯金发伺候得慢了还故意当着侯家集其他百姓的面扇了侯金发一记耳光,这却是对侯金发身份的掩护了。

    否则来了就往这里钻还一团和气那岂不等于告诉庄子里的人这侯金发就是日伪埋在这里的奸细?

    而侯金发也装出一副苦逼状,嘴里还叨咕着“每次都到我家住,每次都扇我个大嘴巴,我这都是今年挨的第四次嘴巴了!”

    不管承认还是不承认,汉奸虽然是汉人中的叛徒,但他们的血管里却终究还是炎黄的血脉,智商那是都够用的。

    伪军有伪军的奸诈,农民有农民的狡猾,若不是霍小山亲眼所见,却又如何能够知道这侯金发已是给日本人做事了呢?

    待伪军进了院子后门口设上了岗哨后,一名伪军军官便叫侯金发进屋却被进院后已是没了满脸苦逼状的侯金发阻止了并领着他去了厢房里一阵叨咕。

    十分钟后方才回到正房之中的侯金发对霍小山说道:“这是仇队长,你把你知道的八路军有大官去刘李庄的情况再跟长官说一遍。”

    霍小山自然对伪军进院后的情况了如指掌,那侯金发能透过窗户纸的小孔观察“陈可发”与他表外甥女的床上情形,霍小山焉又不能反其道而行之从屋里向外看呢?

    于是早有准备的霍小山便又将事先编排好的情报讲了一遍。

    那个仇队长自然已是听了侯金发的报告了。

    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陈可发”。

    他见“陈可发”虽然穿着老百姓的衣服但那站得笔直的姿态无疑有着当兵的气质。

    而“陈可发”回答问题他也没挑出什么毛病来,对问及的八路军总部的一些情况虽然自己不知但也符合军事常识。

    这位仇队长正寻思该怎么再试探下陈可发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随后房门“咣当”一声响,胡老丫就一头撞了进来,惊慌失措地躲到了霍小山的身后。

    “小娘们,大爷摸下你屁股是瞧得起你!你特么还敢挠我?!”一个歪戴着帽子的伪军骂骂咧咧地就跟着闯了进来。

    他那帽子想必是故意歪戴的,可他的脸上却是多出了几道血凛子,眼看已是红了起来。

    “他摸我!”胡老丫躲在霍小山身后告状道。

    原来刚才伪军刚进院的时候,胡老丫却恰恰是在院子角落里的茅厕里解手,出来时就被这名伪军给调戏了。

    胡老丫虽说平时不检点那也绝不可能是人就跟,何况因为被霍小山掐脖子已是被吓破了胆,在她现在的体会里那却是每次霍小山的大手在她脖子上掠过一回她就在死神那里走了一遭。

    再说,她被霍小山收拾得都小便失禁了未尝心中没有怨气,却也不乏故意将事情挑大,给这个假陈可发添添堵的小心思。

    那伪军的仇队长刚想喝止自己这名手下却又把嘴闭上了。

    原因有二。

    一,这名伪军却是他的亲小舅子。

    这小舅子他也有点惹不起,自己常在外面背着媳妇“偷腥”,小舅子不向他姐举报那自然是双方都有默契——你的事我不说,我的事你也少管!

    二,正好趁此机会试试眼前这个陈可发的身手。

    这个陈可发不说是八路军大官的警卫吗?我倒要看看他能有几分能耐!

    那伪军眼见把自己挠了的那个标致女子躲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后,便直接就蹿了上来。

    霍小山穿的本就是百姓服饰,他的脑门子上又没有写着是军人出身,侯金发刚要上去挡住却是又被伪军仇队长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于是那名伪军自是畅行无阻地冲到了霍小山的面前挥拳就向霍小山脸上打去。

    在他的理解里自己当兵的打一个老百姓那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是压根想都没想。

    对于伪军打来的这一拳,霍小山若说有一百种打法对付他那是吹牛,可是弄出十几种二十几种方法把他打倒那也是不在话下的。

    可是,霍小山却偏偏舍弃了所有的招式而采用了一种最朴实无华的打法。

    就在那拳头眼看都快打到脸上之际他才一歪头,给人感觉就好象霍小山已是被那名伪军打中了一般。

    可这是所有人就见霍小山就那么双手推出,便一下子推到了那名伪军的身上,然后那名伪军便双脚离地倒飞出去了好几米,“扑通”一声便倒在了院子里!

    一时之间伪军已是哗然!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七五章 将蛮力进行到底(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103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