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九三章 说走咱就走终须要挽留-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九三章 说走咱就走终须要挽留

    “非得走吗?”慕容沛问霍小山道。

    “对,必须得走!这回动静大了,就怕有心人哪!”霍小山回答道,“不光能打仗,还全都精通日语,为首之人从语调到那把镶金带银的纯种武士刀,小鬼子里好多人都看到了啊!”

    霍小山说的“从语调到镶金带银的武士刀”,这是说谁呢?说谁呢这还用问吗?

    直属团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唯有沈冲朝着霍小山翻眼珠。

    “你翻我也没有用,那里!”霍小山毫不客气的对沈冲说道,随后将手指向旁边几十米外一处树林说道。

    那里什么?

    不光沈冲有点蒙,联合行动队的男男女女们都有点蒙。

    “你!”霍小山一指沈冲。

    “还有你!”霍小山一指细妹子,“你们两个去那里抓紧告别!”

    霍小山是如此的体贴人意,都把沈冲和细妹子告别的地方给指定好了。

    霍小山是如此的不体贴人意,饶是沈冲老脸很厚可细妹子那白晰如藕的小脸瞬间已是通红了。

    不过,霍小山这几句话刚说完片刻功夫,直属团的人就都不笑了,因为他们明白头儿并不是刻意弄出这种搞笑的效果的,他是真要带自己这些人返回第九战区了!

    沈冲不再犹豫,走前几步伸手牵着细妹子的手便向那片树林走。

    见霍小山说得严重,细妹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任由自己的小手被沈冲牵着两个人便向那树林去了。

    唉,郑由俭看着沈冲和细妹子携手向树林去了,他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他也想和自己媳妇告别,可是自己的家离这里却是有二十多里地呢!

    看来自己想搂着嫚儿她娘再睡一宿的想法也只能落空了,唉,辛苦不怕就怕命苦啊……

    郑由俭已经决定把自己媳妇留在太行根据地了,赵文萱已经答应了他,让自己媳妇也去八路军后方医院,这样每天能够和自己闺女在一起,娘俩也好有个伴。

    霍小山则是依旧脸色平静,看了眼慕容沛却是什么表示也没有,慕容沛也是一点表示也没有。

    他们两个和沈冲和郑由俭都不一样,两个人可都算是各自队伍的一个头儿了,霍小山可以让沈冲和细妹子去树林里告别,自己却是不可以那样做的。

    霍小山自然明白,当联合行动队把屠城挺进杀人队全部干掉了还让小鬼子在城门楼上帮着挂了鬼头,那么他们直属团的太行根据地之行也就结束了。

    留在长沙的直属团大部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样呢,直属团精锐一下子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要说军统不搞出点明堂来霍小山那都不信,自己也需要回去给老虎仔将军一个交待的。

    所以他这才在带着手下摆脱了日军的搜索与敌工部和鲁正声他们会合后就决定立刻返回第九战区了。

    只是他虽雷厉风行,此时却又是他哪能想走就走得了的呢?

    就在半小时后他要带着部下直接南返的时候,赵文萱和朱刚却是同时到了。

    “立了这么一件大功劳无声无息就想跑啊?”赵文萱笑道。

    “文萱姐。”完了,一见赵文萱和朱刚到了,霍小山马上变得愁眉苦脸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想马上就走那是走不成了。

    要是把自己换成八路军,自己也不可能让帮了八路军如此大一个忙的直属团说走就走的。

    而此时郑由俭却偷偷地乐了,他眼睛瞟着霍小山在那里说话,却是用手指头轻轻捅了一下站在自己身边的沈冲。

    在沈冲把头转过来诧异地看向他之时,郑由俭把自己的大嘴唇凑到沈冲的耳边耳语道:“你小子赚了!”

    沈冲听了郑由俭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先是诧异,随即就明白过来了。

    郑由俭所说的赚了那是指,自己刚才和细妹子在树林里都告别了半个小时了,而看这架势今晚直属团是走不上了,那岂不是又和细妹子在一起能多呆一宿,这岂不是赚了吗?

    于是,沈冲也笑了。

    而此时霍小山和赵文萱朱刚三个人已经就去留问题沟通完了。

    一开始鲁正声眼见霍小山要走使了个眼色就让自己的人去给朱刚他们报信去了。

    听说霍小山直属团就要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二号首长当时就瞪眼了,已是给朱刚下了死令,今晚说啥也不能让霍小山他们走,必须留他们吃顿饭喝顿酒。

    霍小山听朱刚这么说了,也只能把自己对留守在第九战区的直属团大部的担心说了出来。

    朱刚和赵文萱便说,知道你着急我们已经替你考虑好了,二号首长也下令了,有了我们八路军的全力配合你们的归程根本就不差这一下午,我们敢保证别看你们现在耽误了一下午但你们回去的速度只能更快。

    话已经至此,霍小山夫复何言也只能任由赵文萱和朱刚安排了。

    赵文萱直接掏出经费下令花高价马上从附近的村子里买来了猪羊与烧酒,就在野外开火摆席为直属团饯行。

    联合行动队除了那几个小女子外杀鬼子都是好手,杀猪杀羊那也不差,太阳刚落下西山,却是已经把那猪羊收拾利落煮熟,就以草地为桌便把那宴席摆上了。

    酒席宴上,朱刚直接就给鲁正声那个连解了禁酒令。

    直属团精锐们和鲁正声连在这段时间的共同战斗之中也有了生死情谊,这一晚上双方喝得酒酣耳热,皆言及待以后有机会再共同作战誓把小鬼子逐出神州。

    当繁星上天之际,酒席宴才宣告结束。

    霍小山却是晚上和慕容沛在一起的时候,将一沓钞票都塞给了慕容沛,他知道八路军日子过得苦,虽然在八路军看来自己帮了他们很大一个忙但在他看来打鬼子那就是义务,如何能让八路军请自己吃饭呢。

    慕容沛和自家小山子心意相通自然不会反对,收了钱掖好便靠在了霍小山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一直仰脸看着天上的那一挂银河,直至相偎睡去。

    而沈冲自然也是搂着细妹子在野外睡了一宿,却是终于在满身酒气之际把自己的大手探进了细妹子的衣服感受着在自己的抚摸之下自己的爱人在自己的耳畔呼气如兰。

    而郑由俭却是根本就没有参加酒宴,他借来一匹战马早就以八十迈的速度跑回家了!

    郑由俭把马系在院门口的树桩上急三火四进了院,看到自己媳妇正在院里干活呢。

    他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在自己媳妇的惊呼中把她横抱起来便往屋里走。

    他媳妇不明就里便问他要干嘛,郑由俭便说怼一回。

    媳妇说天还没有黑呢你急个甚?

    郑由俭说明天我们就回去了哪能不急?!我还想二度梅花开,不,我还想梅花且三弄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九三章 说走咱就走终须要挽留》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360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