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10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4章 第104章

    陆淮刚回到督军府, 女管家就将此事告诉他了。

    叶楚让他回家后给她打电话。

    已是深夜, 叶楚不可能有事找他,除非……

    陆淮立即想到, 叶楚今晚离家又晚归,若是被她的亲人发现了,她必定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陆淮很快就回了电话。

    电话那头,苏兰顿了顿:“三少, 阿楚今夜是和你一起出去的?”

    陆淮没有迟疑:“是。”

    苏兰克制住声线:“你可曾知道, 阿楚是一个女孩子, 深夜回家,若是被旁人知晓, 对她的名声有多少损害?”

    虽不清楚事情经过, 苏兰仍是生气。阿楚分明乖巧听话,从不会多生事端。

    但是自从她上回绑架后被三少送回家后,似乎有一些改变。

    不提这点。阿楚年纪尚小,的确做了错事, 但这样重要的事情,难道三少会不清楚吗?

    陆淮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伯母, 你想知道我今晚为什么会和叶楚见面吗?”

    苏兰一愣:“你说。”

    陆淮诚恳极了:“先前发生过绑架和险些被害的事情,你也能看出叶楚身边有不怀好意之人。”

    陆淮自动忽略了那个他口中的不怀好意之人已经被送去北平了。

    苏兰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陆淮的声音真挚万分:“叶楚于我有救命之恩, 我自然希望能够时时刻刻保护她的安全。”

    下一秒,他真诚地讲了一个谎言:“今夜,我是在教她如何防身。”

    当然, 陆淮会自己替叶楚解决危险。

    今晚这种身体接触是不可避免的。那不过是为了保护她。

    苏兰又是一怔,陆淮的话极有道理,她仿佛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她的语气放软:“下次能在白日里带阿楚出去吗?”

    陆淮带着歉意:“我平时太忙,今天才有空。”

    “没有考虑周到,实在抱歉。”

    陆淮把责任全部推到了自己身上。

    不过,他的话中仍然有所保留。他完全避开了苏兰的问题,并没有答应只在白日带叶楚出门。

    苏兰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从陆淮的言语中,她反倒想到了另一件事。平日里,陆淮一定极为忙碌,但是他却抽出时间,教叶楚防身。

    莫不是三少对她的女儿有了什么想法?

    苏兰向来关心叶楚,即便那人是陆家三少,她也必然要问清楚。

    苏兰开了口:“三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陆淮态度温和:“伯母,请讲。”

    苏兰看了一眼叶楚,她放轻了声音:“你对叶楚有什么想法?”

    陆淮的嘴角起了一丝笑意:“目前还没有。”

    他的意思是,不代表以后不会有。

    苏兰放下心来,正想讲些什么,却被陆淮抢先开口。

    陆淮笑了:“我和叶楚现在以朋友相待。”

    他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我只希望叶家人能够允许我和叶楚有正常的往来。”

    这个要求最简单不过,但是却留了足够的余地。即便陆淮日后有想进一步发展的念头,也不算违背了诺言。

    陆淮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若是苏兰再不答应,未免显得她过分苛刻。

    更何况,她清楚陆淮的为人。

    苏兰说:“我希望三少有一日不要让阿楚陷入危险的境地。”

    陆淮声线沉稳:“我答应你。”

    叶楚深夜归家,母亲担忧至极,但这件事被陆淮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

    陆淮和叶楚在第二天见了面,极有默契地没有提到那晚的事情。

    叶楚并不清楚,他在电话中同苏兰讲了些什么。

    苏兰只说,若是叶楚下次要学防身术,尽量不要在夜间出去。

    剩下的事情,叶楚丝毫不知。

    而今日,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要在秦骁再次参加比赛前,和他达成合作的意向。

    他们两人都看出来,秦骁在那一天的比赛中以防守为主,他并不想置人于死地。

    在旁人招招是杀招,步步紧逼的情况下,秦骁能在第一场获胜。

    而第二场比赛,若不是瘦猴耍阴招,秦骁又怎么可能掉出擂台外面。

    秦骁重情重义,他想要拿到第一名的赏金,给兄弟治病,同时,又想用公平的方式获胜,并不想伤人。

    证明此人心性不坏。

    叶楚愈发肯定,秦骁上一世能对莫清寒忠心耿耿,或许就是因为秦骁的兄弟被莫清寒所救。

    而现在,秦骁仅仅参加了一个晚上的比赛。

    莫清寒应该还没有盯上秦骁。

    也就是说,他们能主动靠近秦骁,也能通过他解决黑市比武一事。

    陆淮和叶楚商量后,做了一个决定。

    ……

    津州。

    时至冬日,寒风凛冽,天气愈加冰冷了起来。

    街上的行人不多,因着这寒冷的天气,大家都不愿意出门了,街上冷冷清清的。

    津州的一条街道,位置有些偏僻,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四下寂静得厉害。

    程大是秦骁的好兄弟,他和家人就住在这个院子里。

    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程大坐在床边,他的脸色苍白,面容消瘦,看上去身体极差。

    程大嫂走了进来,看见程大坐了起来,连忙走过去:“你快躺下来,大夫说你不能吹风的。”

    程大生了重病,吃了药,好不容易身体有些好转,但是情况仍然不好。

    程大脸上尽是忧愁:“秦骁这几天一直没回来,我是担心秦骁出了什么事……”

    还未说完,他捂着嘴用力咳嗽了起来。

    提到秦骁,程大嫂也十分担忧。秦骁说自己要去上海找活干,但没有提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已经过了好几天了,秦骁一直没有消息,他们都担忧得紧。

    秦骁是程大的好朋友,两人关系极好,一直相互扶持,若谁家出了什么事,另一个人都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他。

    秦骁为了程大的药费,瞒着程大一家,去报名参加了黑市比武。

    他为了不让程大他们担心,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只说自己要去上海做事。

    程大靠在床边,虚弱地说:“过几天,若秦骁还没有回来,我们就去上海找他。”

    程大嫂点了点头。

    这时,程二带着他的狐朋狗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们看上去都不是善类。

    他大喇喇地坐在椅子上,讽刺地说:“哟,你这病秧子怎么还没死?”

    极其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这片寂静。

    程二看着程大:“你的脸色都和死人差不多了,棺材准备好了没?”

    程二是程大的弟弟,与程大不同,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程家分给他的家产,早就被败光了。

    于是,他就盯上了程大,经常来骚扰程大一家。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程大身边多了秦骁。那臭小子身手极好,有他在,程二根本不敢向程大讨要东西。

    好不容易这几天秦骁不在津州,他又从狐朋狗友那得知了秦骁参加黑市比武的消息,他高兴坏了。

    黑市比武九死一生,他观察了几日,确定秦骁去了上海,就瞅准了时机,找上门来。

    程大晓得程二的脾性,他懒得搭理程二。

    程二见他不开口,冷笑了一声:“你以为秦骁还会来保护你?我告诉你,他肯定已经死在上海了!”

    程大猛地抬头,愣住了:“你说什么?”

    程二得意洋洋地说:“参加黑市比武的人,还能有命回来?就算他命大,回来也是个残废!”

    程大和程大嫂对视了一眼,心头一震,秦骁居然去了黑市比武?

    是不是程二骗自己?程大顾不得身体,拄着拐杖走到程二面前:“你把话说清楚。”

    程二一把甩开程大,对后面几个男人说:“不值钱的全给我砸了,稍微有点用处的就全部搬走。”

    而他要找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房子的房契。

    接下来的时间里,柜子被推倒,碗被摔碎……整个院子被弄得一片狼藉,再也不复之前的安宁。

    程二翻箱倒柜,找了好一阵,终于找到房契了,他咧了咧嘴,要把房契塞到衣服里。

    程大扑上去:“你把房契还给我!”

    程二不耐地把程大推在地上,啐了一口:“老子拿你的房子,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程大嫂扶起程大,面露绝望之色。

    程二又在房子里走了一圈,再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他正心情烦躁。

    程二来到了厨房,厨房里药味很重,他一眼就瞄见了一个瓷罐,上面升起了浅白的雾气。

    他冷哼了一声:“一只脚都踏进死门关了,还喝什么药?”

    程二一脚把药罐踢翻,药罐落在地上,地上全是碎片,黑色的药汁洒了一地。

    程二发现房子里值钱的东西已经没了,他的朋友已经在往外搬东西,然后,他满意地笑了。

    临走前,程二语气凶狠:“以后这房子就是我的,你们趁早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程大嫂生气极了:“你这样对待你的亲人,就不怕遭报应吗?”

    话音刚落,程二一巴掌打在了程大嫂的脸上:“臭娘们,你说什么?”

    这时,他被人一脚踹开,倒在了地上。

    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落在房间里。

    “把他给我绑起来。”

    一个少女走了进来,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愈加显得她的皮肤雪白,气质清冷。

    这人正是叶楚。

    叶楚既然决定要保下秦骁,她自然会帮程大一家。

    于是,叶楚和陆淮的手下到了津州。

    叶楚快走到程大的家时,发现一件件东西正往外搬,她哪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程大的兄弟趁秦骁不在,欺负程大一家。程二行为恶劣,丝毫不顾亲人情义,叶楚最恨这种人。

    她一定会为程大讨个公道。

    程二看见有人要上来绑自己,立时慌了,又见是一个少女在发号施令,他胆子大了几分。

    他扯着嗓子喊:“这房子是我的,关你什么……”

    叶楚的声音极冷,似霜雪一样:“闭嘴。”

    不晓得为何,虽然叶楚年岁不大,但她却让程二心头发怵,他马上住了口。

    陆淮的手下动作很快,程二立即被绑了起来,他完全不能动,样子狼狈极了。

    程二心里害怕,但仍放着狠话:“你们这样对我,等会我朋友来了,有你们好看的。”

    这时,他看见他的狐朋狗友们从门口进来,连忙冲着那些人大喊:“你们快来帮我松绑……”

    程二并没有看见他的朋友们个个面露难色,动作也有些僵硬。

    这些人方才搬了东西往外走,没过多久,就遇到了叶楚以及陆淮的手下。

    陆淮的手下拿枪指着他们,让他们把这些东西搬回去,他们在前面走,陆淮手下在后面一直盯着他们。

    而叶楚先到了这里。

    他们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是一把把冷硬的枪。

    叶楚看了他们一眼,似笑非笑:“你们去帮他一下?”

    他们哪敢这么做,连连摇头:“不敢,不敢,您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全听您的。”

    程二没看见他们身后的枪,自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害怕。

    他嘲笑这些人的懦弱:“不就是一个娘们,有什么好怕的?”

    话音刚落,周启拿枪抵着程二的额头,冷声:“你敢对叶二小姐不敬?”

    程二只觉得自己额头上有一个坚硬的东西,触感冰冷。

    他晓得那是枪,瞬间冷汗直流,脊背攀上了阵阵凉意。虽然天气寒冷,但他的背上已经湿透了。

    下一刻,陆淮的手下全都走上前来,齐齐拿枪对准了程二。

    黑漆漆的枪口全都指着程二的脑袋,泛着冰冷的光泽。

    房里的温度瞬间低了下来,空气似乎凝滞了起来。

    程二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他虽是个地痞流氓,但哪见过枪啊?这女的什么来头,居然有这么一批手下?

    他们个个面无表情,虽然穿着普通,可是身上好像带着一种军人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程二怕极了,他们要是开枪了,自己还不被打成个筛子?

    程二浑身哆嗦着,声音颤抖:“这……这位小姐有何吩咐?”

    叶楚懒得看他,转过头问程大:“刚才他有没有拿其他东西?”

    虽说叶楚已经让这些人把搬走的东西都拿回来了,但说不准程二还拿了其他重要的东西。

    程大嫂说:“他把房契拿走了。”

    叶楚冷眼看着程二:“房契呢?”

    程二急忙开口:“我放在衣服里了。”

    现在程二哪还顾得上房契,自然是保命要紧。

    叶楚示意周启拿出来,然后让他递给程大他们。

    程大看了看,确认这个就是房契。

    叶楚脸色沉了下来,缓缓地说:“抢别人的房子,你胆子不小啊。”

    砸东西、抢房子,程大一家没了住处,再加上身体不好,程二这是要断了他们的生路。

    程二赔着笑脸:“我一时被猪油蒙了心,所以才起了坏心思,以后我不会这样做了。”

    程二现在态度极好,不敢再说狠话。

    叶楚语气淡漠:“你现在是抢人房子,以后是不是要杀人放火了?”

    “不如我现在就把你了结了,也省的你再去祸害别人。”

    叶楚这样说,是为了吓唬一下程二,让他心存惧意,彻底歇了坏心思。

    叶楚给周启使了一个眼色。

    周启配合叶楚,把枪微微往上挪了几分。

    程二吓坏了,以为周启真要开枪,他一脸惧意:“我错了,我真的不敢了,求求您饶我一命吧。”

    叶楚淡淡地说:“吵死了。”

    程二不敢再说话,身子仍在不停地发抖。

    然后,叶楚扫了房子一眼:“东西都被砸坏了……”

    程二连忙开口:“我会赔的。”

    叶楚不紧不慢地说:“之前拿走的那些东西……”

    程二急忙说:“我全部都会还的,我保证。”

    叶楚才不会信程二的鬼话,她对程大嫂说:“之前他从你们家拿走了什么,你写一张欠条。”

    免得到时候不认账。

    程大嫂写了欠条,递给周启。

    程二看都未看,连忙按上手印,生怕自己慢了半分,他头上的枪就会崩了自己。

    欠条写了两份,一份在程大嫂这,另一份叶楚会交给秦骁。

    叶楚声音淡淡:“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若你再来欺负程大一家,我见你一次,就教训你一次。”

    “我的人就在附近,随时盯着这里。”

    程二连声应是。

    叶楚让周启给程二松了绑,说着:“这些东西尽早给我还上,如果你敢藏着……”

    “下次这枪可不会只指着你的脑袋了。”

    言下之意是,若程二不老实,叶楚不会手软。

    程二心头一紧。

    叶楚忽的想起,之前她进来时,看见程二打了程大嫂一巴掌,她的眼底冷了下来。

    叶楚看向程二,冷声:“你必须向他们道歉。”

    程二哪敢不答应,他一边打自己的脸,一边说:“大哥,大嫂,你们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程大与程大嫂没有说话。

    程二和他的朋友们落荒而逃。

    程大和程大嫂对叶楚连声道谢,要不是这位姑娘,他们早就被赶出了家门。

    叶楚看向程大他们:“我是秦骁的朋友,秦骁现在很好,只是有事不能赶过来,你们不用担心。”

    听了叶楚的话,晓得秦骁没事,他们的心终于放下了。

    叶楚看见程大脸色很差,关切地说:“你先去床上躺会吧,我叫了津州最好的大夫,等会他就会过来了。”

    然后,叶楚拿出一些银钱,递给程大嫂:“这些钱是秦骁的,他现在没时间来看你们,就让我代他送过来。”

    叶楚怕程大他们不收,就谎称银钱是秦骁的。

    程大嫂接过钱,手有些颤抖:“谢谢您了。”

    叶楚又说:“我会留几个人在你们家附近待几天,防止程二再起坏心思。”

    程大他们又向叶楚道谢。

    之前叶楚让陆淮手下打听过,秦骁目前住的地方。他在上海租了廉价的公寓,那幢公寓楼中有一个电话,所有的住客都能使用。

    她就把这个电话号码告诉了程大夫妻。

    然后,叶楚就离开了津州。

    几日后,叶楚打电话给了秦骁,秦骁在电话中向叶楚道谢,感谢叶楚对程大夫妻的帮忙。

    秦骁已经明白,叶楚不可能无缘无故去帮他。

    叶楚说了一句:“明日来恒兴茶社一趟,我和一个先生有事要同你讲。”

    秦骁自然应下。

    叶楚搁下电话,看向身侧那个人。

    “他答应了。”

    陆淮坐在叶楚的旁边,注视着她,打了这个电话。

    他们相视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苏兰:怎么就被他忽悠进去了?

    陆淮:谢谢岳母称赞。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下午有加更,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4章 第10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