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105章(感谢营养液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5章 第105章(感谢营养液加更)

    这日, 天气晴好, 云朵细细密密。

    秦骁听了叶楚的话,决定前往恒兴茶社。

    之前, 秦骁为了不让程大夫妻担心,隐瞒了他要参加黑市比武的事。

    因为程大夫妻若知道,必会拦住他,不让他去上海。

    到了上海后, 秦骁并没有联系程大, 因为他们若问起自己在做什么, 他不晓得该如何说。

    前几日,程大夫妻打电话告诉秦骁, 程二欺负他们的时候, 有个叫叶楚的姑娘帮了他们。

    叶楚不但帮他们拿回了房契,还为他们请了最好的大夫。

    秦骁最重情义,叶楚帮了程大一家这么多,他会记住这份恩情。

    虽不晓得叶楚要让自己做什么, 但只要叶楚开口,他一定会帮她。

    秦骁来到恒兴茶社, 走到约好的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被合上, 冰冷的空气被阻隔在了门外。

    阳光照进屋子,明晃晃地亮。

    秦骁抬眼看去,房间里面坐着两个人。

    少女年岁不大, 身形纤瘦,面容十分清冷。

    少女的左侧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冷峻清隽,气质冷冽。

    他们也抬头看向了秦骁。

    叶楚首先站了起来,开口:“秦先生,我是那日去津州的人,我叫叶楚。”

    然后,她指了旁边的男人:“这位先生姓陆。”

    叶楚示意秦骁坐下来,说:“我们坐下详聊。”

    秦骁落座,语气真诚:“叶小姐,无功不受禄,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尽管我能力有限,但我会尽我所能,完成你交代的事情。”

    叶楚看向陆淮,他们视线相接。

    秦骁果然重情重义。

    叶楚帮了秦骁的兄弟,秦骁就做了这样的承诺,可见他这人心性善良。

    叶楚问:“秦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和平饭店?”

    秦骁摇了摇头,他的老家在津州,近日才来上海,自然没听过和平饭店。

    叶楚开口:“和平饭店一直维持着上海的秩序,而这位陆先生就是和平饭店的幕后老板。”

    “陆先生做事不偏不倚,最是公正不过了,若旁人遇到什么不公平的事,来和平饭店求助,和平饭店就会保下他。”

    秦骁看向陆淮,眼底露出一丝敬佩之色。

    陆淮淡淡地说:“黑市比武残忍至极,我们想要取缔这个比赛。”

    顿了顿,陆淮开口:“取缔黑市比武极不容易,这需要一个契机。”

    陆淮看了秦骁一眼:“而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打破规则的人。”

    闻言,秦骁有些隐隐猜到了,今日他们叫自己来的目的。

    前几日,他参加了黑市比武的前几场比赛,已经见识过黑市比赛的残忍。

    比赛过程极为冷血,人人拿命拼搏,这比赛若继续存在下去,不知道还会让多少人丢掉性命。

    陆先生既然是和平饭店的老板,必定看不惯黑市比武这种极不人道的比赛。

    然而,黑市比武由鸿门举办,幕后想必也牵扯了其他势力,要想彻底取缔这个比赛,谈何容易?

    陆先生和叶小姐有这个想法,秦骁十分敬佩。

    秦骁沉思片刻,开口:“参加黑市比武,必须签死契,我已经签了死契,若中途退出比赛,想必鸿门不会放过我。”

    “而且我听说过,鸿门的乔六爷做事不择手段,若我这样做,乔六爷定会对我下手。”

    然后,秦骁说了一句话。

    “不过,我愿意帮陆先生和叶小姐这个忙,我相信和平饭店到时候可以保下我。”

    秦骁一字一句,语气极为坚定。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眼底浮起一丝笑意。

    他们没有看错,若要取缔黑市比武,秦骁就是最好的人选。

    原本,他们想了另一个更为温和的办法,但是实施起来,会更复杂。

    现在,秦骁提出的这个建议是最适合的。

    陆淮又问了一句:“这件事极其艰难,你确定你要做这件事情吗?”

    秦骁笃定:“我确定。”

    这话一说出口,证明他和陆淮叶楚达成了合作,他们已经站在了一条船上,为了一个目标共同努力。

    陆淮忽的笑了:“秦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秦骁语气坚定:“叶小姐,陆先生,我定会全力以赴。”

    ……

    房内光线暗淡,没有一丝光。

    突然“啪”得一声响,桌上小灯的开关被人按下,房间里瞬间明亮了不少。

    昏黄的灯光亮起,衬得那个男人更为寒冷。

    他的背脊挺得笔直,略显冷漠,极易让人产生距离。

    男人拿出一张华东地区的地图,将其铺展在桌上,用东西压住地图的四角。

    他的视线停在地图上的一个位置,久久没有移开。

    房门被敲响,夜里寂静,一点声音都能被放大几倍。

    “进来。”男人开口。

    门打开,手下进入,走到桌前,动作克制,不敢有一点放肆。

    他只见桌上摊着一张地图,平整得很,没有丝毫褶皱。

    “主子。”手下恭恭敬敬。

    男人低头,手指放在地图上,他在上海的位置点了几下。

    每敲一次,都让手下的心提上几分。

    “最近上海是不是太过平静了,我们来找点事做,让上海乱一乱。”

    男人声线低沉,语气不容置喙。

    手下点了点头,随即接下了任务。

    ……

    车子从督军府出发,径直驶向叶公馆。

    陆淮已经和苏兰说过原因,尽管苏兰心里还是担心,但是并没有阻止叶楚和陆淮来往。

    叶楚和陆三少来往一事,只有苏兰清楚,她不可能将此事宣扬出去。

    正恰好给叶楚提供了方便,她不需要找其他的借口,也不用偷偷摸摸地溜出去。

    叶楚和母亲打过招呼后,直接出了叶公馆,坐上了督军府的车。

    陆淮已在车内,叶楚坐在他的旁边。

    陆淮缓缓发动了车子,往华懋饭店开去。

    车子驶得平稳,车内一片寂静,却并不尴尬。

    陆淮突然开口:“我先送你过去华懋饭店,和平饭店发生了一些事情,我需要过去处理一下。”

    准备从督军府出来的时候,陆淮接到和平饭店的电话,他必须要去一趟。

    陆淮迫不得已,只能先将叶楚送到饭店后离开,他会争取快点处理好,再去华懋饭店,和叶楚汇合。

    叶楚点头:“好的。”

    陆淮偏头看她:“时间不会太久,我马上就会回来。”

    叶楚也抬眼看他:“你安心处理事情,我会保护好自己。”

    两人对视,陆淮看着叶楚的眼睛,忽然记起了他和叶楚母亲的承诺,他不会叶楚陷入危险境地。

    保护她,那是他要做的事情。

    他们半夜见面的事被叶楚母亲发现,陆淮可以想象到她会有多紧张。

    先前,两人虽已经见过面,但都是在谈论黑市比武的事情。

    时间已经过了几天,现在提到此事也不算太过尴尬。

    陆淮忽的问道:“那晚,你母亲是不是很生气?”

    陆淮的眼神清亮,望着叶楚,一瞬不移。

    叶楚忽的觉得脸上一热,避开了陆淮的视线,将头侧开。

    “母亲一开始很担心,但是和你打了电话后,心情恢复了不少。”

    叶楚委婉地将事实说出,不过陆淮一下子就听出了话中的含义。

    车子一路驶着,外头的霓虹灯忽闪忽明,光线掠过叶楚的脸。

    陆淮发现她的耳根红了。

    过了一会,叶楚有些好奇:“你同我母亲说了什么,母亲的态度变了很多。”

    陆淮偏开头:“我和你母亲保证,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陆淮声线沉沉,却又给人安心。

    接下来两人没有继续讲,因为华懋饭店已经到了。

    叶楚下了车,陆淮还坐在车内,没有下来。

    刚要转身的时候,陆淮出声叫住了叶楚。

    “叶楚,你自己小心。”

    叶楚笑了笑:“你也是。”

    两人在华懋饭店门口分开,一个往里,一个往外,各自向前。

    陆淮坐在车子,车子向前开去。叶楚转过身,踩上华懋饭店门口的台阶。

    陆淮在华懋饭店定下的两个房间,都是在二楼。叶楚直接上了楼。

    叶楚进去没多久,一名男子也到了饭店门口。

    虽是夜晚,但街上的人还是很多,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其他人步履匆匆,而这名男子优雅地迈着步子,和旁人不大相同。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剪裁极好,右手住着一根拐杖。

    拐杖触及地面,轻声响着,一下又一下。

    不过男子的腿脚利索,看上去没有什么大问题。

    男子在华懋饭店门口停下,径直走了进去。

    男子似乎约好了人,他直接往楼上走去,地毯铺满了台阶,落地无声。

    此时,华懋饭店的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这个拄着拐杖的男子上了楼。

    走廊很长,来往的人也不少。

    一个穿着墨绿旗袍的女子喝多了酒,想要出来吹吹风,她刚巧推门走出,就撞到了那名男子。

    男子带着一顶黑色帽子,帽檐压得极低。

    女子刚要撞到男人身上时,男人侧身一避,低垂下来的脸上闪过不易察觉的厌恶。

    这样的突发情况并没有引起女子的注意,她继续往走廊那头走,男子往反方向离开。

    走了一会,男子停在一个房间前,他敲响了门,没有开口说话。

    房内很快传来了声音,是一个重要的政府人员,姓魏。

    “是谁?”

    门外没有回应,过了一会,门锁从里面扭动了几下。

    魏先生打开了房门,他看见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口,微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这边走廊的光线昏暗,魏先生眯起眼,仔细辨认:“你是谁?”

    那人还是没有回答,魏先生忽觉不对劲,下一秒,他立即合上了门。

    在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刻,一根拐杖卡在了门缝处,门怎么也合不上了。

    魏先生不知道自己惹到了谁,但是眼前这个人明显不怀好意。

    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他用力抵着门,双手颤抖着,可是那根拐杖抵着门边,阻拦着他的行为。

    此时,魏先生拼命想着对策,若是一直僵持着,他肯定逃不出去了。

    外头的男人没有给魏先生太多考虑的时间,他拐杖一翘,门瞬间被拉开了不少。

    魏先生就算再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救命!”魏先生声音嘶哑,好不容易将喉咙口的叫喊声说出口。

    男人将房门推开,魏先生立即往房内跑,争取最后的逃跑机会。

    在男人眼中,眼前这个的行为对他来说,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魏先生腿脚发软,努力避开这个男人。

    男子走进房内,径直走向魏先生,他的脚往后一勾,准确无误地将房门合上。

    门锁“咔擦”一声合上,将房内所有的情形关在了里面,外面的人全然不知。

    男人大步上前,几步就追上了试图逃跑的魏先生。

    他将拐杖举起,另一只手握住拐杖的最下端,平行在自己的面前。

    男人拿起拐杖,绕过魏先生的脖子,牢牢抵在他的脖子上,两手使力,喉咙瞬间被勒紧。

    魏先生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向他袭来。

    他本能地伸手拉住脖子上的拐杖,想要将其拉开。

    可是身后的人不会给魏先生喘息的机会,魏先生的脸色发青,肺部的空气渐渐耗尽。

    与魏先生形成明显对比的是,夺人性命的男子面无表情,似乎只是在做一件最为普通的事情。

    没过多久,魏先生就停止了挣扎,一双眼睁着,没有心跳。

    男人知道魏先生不再呼吸,整个身子往下坠,他清楚魏先生已经死了。

    男人将魏先生拉到旁边的凳子上,将他的头靠在桌面,好像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处理好一切后,男人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西装,往门口走去。

    他打开了门,走了出去,随后将门合上。

    男人拄着拐杖,往来的方向走去。刚才的一切好似是错觉,他仅仅是一个路过这里的客人。

    但他要做的是引发慌乱。

    男人没有立即出了华懋饭店,他走出不远后,拦住了一位服务生。

    “那个房间里的人好像需要帮助,麻烦你去看一下。”

    服务生立即应允,走向魏先生的房间。

    叶楚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待着陆淮。

    她拿出怀表,表盖被弹开,秒针滴答走着。

    陆淮已经离开一段时间,若是他们等会要去黑市比武,他现在应该快到了。

    叶楚将怀表收起来,门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脚步声杂乱。

    叶楚皱了皱眉,起身走去门口。

    她拉开了门,发现走廊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客人骚动不安,互相推攘着。

    每一个人的神色焦急万分,似乎都在躲着身后的什么。

    大家推挤着下楼,谁也不让谁。

    叶楚疑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大家四处逃窜。

    “死人了,死人了,有个男人被杀了!”一名经过叶楚面前的女人一边跑着,一边喊。

    她的声音突然响起,落在人群中,又往已经沸腾的水下加了一把火。

    恐慌是最快能在人和人之间传播的情绪,当全部人都乱了心神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恐惧就会不断地扩大。

    一些不知道内情的人,原本只是跟着大家跑。

    现在知道事实,脚下的步子更是慌乱。

    叶楚心下一慌,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她思绪乱得很,不知道那个死掉的人是谁。

    叶楚心里清楚,那人不会是陆淮,陆淮有能力保护好自己,但是她还是抑制不住担心。

    她算过时间,陆淮就快到了。

    叶楚绝不敢去想象,陆淮会不会有意外。

    叶楚不知道那个出事的地方在哪里,在这一瞬间,她失去了所有判断,她的脑中只有陆淮。

    头顶的灯光明晃晃地亮着,地面上是一片惨白。

    叶楚挤进人群中,试图寻找陆淮的身影。

    耳边呼喊声,尖叫声不断,声音嘈杂,但是她却什么都听不明白。

    人潮密集,他们推着旁人,想要找出条路来,能让自己逃开。

    叶楚被人群挤着,推攘着,眼神四处看着,仔细辨认身边的人。

    这时,华懋饭店门口停下了一辆黑色汽车,陆淮从车内走下来。

    他很快注意到了不对劲,华懋饭店里的人乱了,他们面露焦急之色。

    陆淮眉头一皱,大步往里面走去。

    陆淮听着那些人的说话声,他知道华懋饭店出事了,里面死了人。

    他脑子忽的一空,旁边的声音再也入不了他的耳中。

    陆淮的脸色一寸寸暗了下去,出事的地点是在二楼,而叶楚也在二楼。

    陆淮的心一紧,立即往楼梯口走去。

    楼上的人拼命往下跑,只有陆淮和旁人不同,他与他们的方向相反,往楼上走。

    他要确认叶楚无事。

    人群拥挤,不断有人撞到他的身上,陆淮却丝毫未觉。

    叶楚顺着人群,往下面走。

    陆淮逆着人潮,往上面跑。

    他们走得那样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要尽快见到对方。

    他现在怎么样?

    她是否安好无损?

    他念着的人是她。

    她念着的也是他。

    ……

    不知怎的,两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他们的脚步一顿。

    两人同时抬头,刚好对上彼此的眼睛。

    这里分明人声喧闹,混乱极了。

    但在陆淮和叶楚看见对方的那一刻。

    四周的声音逐渐沉寂下去,周围一切的嘈杂声戛然而止。

    他们凝视着彼此,眼中的担忧没有来得及藏起,时间被远远隔在了外面。

    仿佛知道对方也在寻找自己。

    心忽的静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克制又隐忍的情感。

    小剧场:

    苏兰: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陆淮:想保护她,想追求她,想娶她……

    苏兰:前几天怎么说的?

    陆淮:我说的话,你也信?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日加更结束,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5章 第105章(感谢营养液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