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9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3章 第93章

    陆淮又倒了一杯酒, 他的手指摩挲着杯壁, 默然看着叶楚。

    她仍在听着旁边的声音。

    那些人在讲黑市比武,听上去是极为危险的一件事。

    “黑市比武的奖金, 一次比一次要高。”

    “断手断脚都是轻的,即便进了决赛,拿到奖金,有没有命享, 也是个问题。”

    “……”

    叶楚心中一凛, 将此事听了个七七八八。

    旁边那桌的人似是醉了, 到后来,声音越来越模糊, 没过多久, 又开始吹起牛来,不再讲正事。

    这时,陆淮的手伸了过来,按在她的酒杯上。叶楚抬眼看了过去, 他的目光清亮,直直望了过来。

    陆淮声线极低:“该走了。”

    叶楚有些不尽兴, 陆淮指了指手腕,意思是时间已经不早了。

    越晚回去,对自己越不利。若是被叶家人发现了, 她也无法解释得清楚。

    陆淮拿起了叶楚的酒杯,在她面前一饮而尽。

    那个杯子瞬间空了,不知怎的, 叶楚脸一红,偏过了头去。

    陆淮搁下了酒杯,手轻放在叶楚的帽子上。

    叶楚感觉到,陆淮替她按了一下头上的那顶帽子。他用力不重,又正好将她的脸盖住。

    她耳根又是一热,所幸酒馆光线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叶楚和陆淮并肩,两人一同离开了这家酒馆。

    坐上了车后,叶楚看了一眼怀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汽车缓缓开了,朝着叶公馆的方向驶去。

    陆淮不经意转头看了叶楚一眼,她的视线落在窗外,仿佛在看深夜的上海滩。

    陆淮现在不会告诉叶楚,那家酒馆隶属于他的情报机构,是据点之一。

    若是叶楚知道些别的消息,就能来这里探查,陆淮必然会保证她的安全。

    叶楚这样聪明,陆淮相信,不久之后,她也会自己发现此事。

    车子停在了叶公馆旁边的街道上,叶楚看了看她身上的那件深灰色长衫,不晓得要怎么解决。

    陆淮看出她的心思,他说:“这件长衫,你带回去也无妨。”

    他又补充了一句:“下回说不定有用得上的地方。”

    叶楚点头:“好,我先回去了。”

    没等叶楚离开,陆淮叫住了她:“天太晚了,我送你。”

    他的语气不容拒绝。

    陆淮和叶楚一同在上海滩寂静的街道上走着,夜愈发深,空气愈发冷,他们却仿佛没有察觉到寒冷。

    他们走在一起,连月光也安静了起来。

    到了叶公馆的后门,两人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互道晚安后,陆淮在原地站着,看到叶楚安全走进去后,才离开。

    ……

    前几天,乔云笙身边的高级书寓锦绣,在信礼中学附近碰到了叶楚。

    高级书寓卖艺不卖身,有着一身才华,却又只能卖笑,自然眼高于顶。

    锦绣心思细腻,跟在乔云笙身边的时候一直很听话,所以是在他身边待得最久的女人。

    前不久,乔六爷无缘无故对她发了火,从那时起,锦绣就彻底失了宠。

    为了找到原因,锦绣故意靠近乔六爷的一个手下,因为她知道那个人对她有好感。

    虽说那人对乔六爷忠心,但是锦绣稍稍一哄,他还是说了出来。

    乔六爷派人绑架了一名信礼中学的女学生,叫叶楚。

    跟锦绣预料的一样,六爷果然看上了别的女人,这次居然还是个女学生。

    在锦绣跟着六爷的这段时间里,锦绣一边装着乖巧,一边摸清楚了乔云笙的喜好。

    六爷有很多女人,他将那些女人安置在各个宅子里,但是每出现一个新人,前面那个就会失宠。

    锦绣为了让自己能更讨六爷喜欢,特地找了机会和那些女人见了面。

    锦绣比乔云笙的其他女人聪明,当她见过那些人后,她发现这些女人的眼睛都有些相似。

    按照锦绣的猜测,六爷应该有喜欢的人,但是求而不得,只能找那些和她相像的女人。

    当锦绣从六爷手下的口中得知,乔云笙对一个女人上了心。

    锦绣立即就调查了叶楚,她发现自己的眼睛竟然同叶楚很像。

    直到真正看到叶楚的那一刻,她才明白了。

    乔六爷的全部女人以及她自己,都可能是叶楚的替代品。而乔六爷追求不到叶楚,才会找上她们。

    因为锦绣并不知道乔六爷的那段过往,也不晓得他的白月光,自然将全部的原因都安在了叶楚身上。

    现在乔六爷对叶楚的拒绝失了耐心,试图绑架叶楚,想要真正地拥有她。

    六爷的手下还告诉她,叶楚分明已被绑到了六爷的宅子里,但最后竟被六爷放走了。

    一个随心所欲的乔六爷,居然还会对一个女人心软。

    锦绣知道,若是乔六爷真的追到了叶楚,那么根本就不会有她的容身之处。

    调查叶楚的同时,锦绣发现叶楚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叶嘉柔。

    叶嘉柔性子蠢笨,看上去极其讨厌叶楚。若是她能够利用叶嘉柔,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锦绣拿到了叶公馆的电话,她准备将叶嘉柔约出来,见上一面。

    这天,叶公馆的电话响了,被丫鬟接起。

    “你好,请问你找谁?”

    锦绣一边拿着电话,一边伸出手,看着自己手上的蔻丹,鲜艳得很。

    她漫不经心地开口:“我找叶家三小姐,你让她来听电话。”

    叶嘉柔很快就被叫了过来,拿起了电话。

    自从上次叶嘉柔做了不少错事后,她都夹着尾巴做人,生怕叶楚找她麻烦。最近她安分得很,不敢惹出其他事情。

    叶嘉柔问:“你好,请问你是谁?”

    锦绣笑了笑:“我叫锦绣,找你有些事情。”

    叶嘉柔疑惑:“锦绣?我好像不认识你。”

    锦绣说:“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来只是想找你合作而已。”

    叶嘉柔更是奇怪:“我不知道你是谁,怎么和你合作?”

    锦绣声音放得轻柔了些,蛊惑着叶嘉柔。

    “要是你想对付叶楚,让她彻底翻不了身,三日后就到峨眉酒楼来,我的人会领你过来。”

    虽说叶嘉柔做了那些坏事,都被叶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现,但是她想要报复叶楚的心思始终没有歇。

    感觉到叶嘉柔的犹豫,锦绣又补上一句:“你要是不来也没有关系,那就一辈子被叶楚压着好了。”

    叶嘉柔果然被激怒,她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和锦绣约好了时间。

    叶嘉柔将电话放下后,立即回了房。

    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只要那人能帮自己害了叶楚,其他的她并不在意。

    这边,叶嘉柔挂了电话,那头,就有人通报了叶楚。

    现在整个叶家都被叶楚收买,只要叶嘉柔有些风吹草动,就会有人立即告知叶楚。

    叶楚会清楚叶嘉柔的所有行为。

    接电话的丫鬟和叶楚提到了锦绣这个名字,叶楚一听,轻笑了一下。

    自从上次在成衣店见过锦绣后,叶楚就派人调查了她。

    一个无缘无故靠近自己的女人,肯定有古怪。

    根据调查的人汇报,这个锦绣果然有问题,她是乔云笙身边的高级书寓。

    这次她找上叶嘉柔,一定和自己有关。只不过,这样正好给叶楚提供了方便。

    叶楚一直盯着叶嘉柔的行为,就是想找出她的错处。

    她要找个借口将叶嘉柔送离上海,远离莫清寒。

    现在叶家主事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她的父亲,叶钧钊。

    叶嘉柔再怎么说,也是叶钧钊的女儿。若是将叶嘉柔送出上海,叶钧钊绝对不会答应。

    如果能让叶钧钊亲眼看到叶嘉柔犯错,叶楚再趁机提出这个建议,想必叶钧钊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叶楚不怕叶嘉柔和锦绣勾结,她怕的是,叶嘉柔不犯错。

    要是犯错,这个错自然是越大越好。

    锦绣给叶嘉柔打完电话后,派去锦绣那边的人也跟叶楚汇报,说锦绣有了动静。

    锦绣身边最信任的丫鬟,去峨眉酒楼定下了一个房间,三日后会用到。

    叶楚立即找到苏明哲,向他要了一套窃听器。

    苏明哲交际广泛,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自然轻而易举地给叶楚拿到窃听器。

    虽说叶楚的举动很奇怪,但是苏明哲并没有问,他不会插手她想做的事情。

    确定好房间后,叶楚买通了峨眉酒楼的人,将窃听器装在了那个房间。

    而另一头,叶楚将会在峨眉酒楼的另外一个房间监听,离叶嘉柔的那间不远。

    叶楚派人安排好一切后,在叶公馆的房间里,叫了叶钧钊他们过来。

    等人到齐后,叶楚开始告诉他们这件事,同时装作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

    “今天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叶楚顿了顿,脸色极为难看。

    苏兰看到叶楚的样子,担心得很:“阿楚,怎么了?”

    其实,之前叶楚已经和苏兰通了气,她知道自己的计划,会配合这场演出。

    叶楚犹豫了一会,面露难色:“这件事和叶嘉柔有关。”

    叶钧钊皱了皱眉问道:“那个不孝女又做些什么了?”

    叶楚接着往下讲:“我无意间得知了一件事情,叶嘉柔和一个高级书寓搭上了。”

    “她们联起手来,想故意害我。”

    听到高级书寓这几个字,叶钧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叶钧钊语气不屑:“高级书寓?她怎么会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叶楚说:“因为叶嘉柔看我不顺眼,所以和高级书寓联系上,想陷害我。”

    “我不想再经历和上回一样的绑架,所以在她们约定见面的地方安装了窃听器。”

    叶楚不顾叶钧钊难看的脸色,继续说:“我想让父亲母亲都过去听一下,若是叶嘉柔真的心思歹毒,我希望能将她送出上海。”

    听到这个决定时,叶钧钊沉默了一下。

    叶楚心中冷笑,但还是不露声色。

    叶楚语气坚定:“叶嘉柔想着害人,成绩自然好不到哪去,我想用去北平补课的理由,将叶嘉柔送出去。”

    叶钧钊还在犹豫着,叶楚给苏兰打了个眼色。

    苏兰立即开口帮腔:“叶嘉柔之前做出这么多事情,我都不想理会了。若是这次证据确凿,你还一拖再拖,是什么意思?”

    “你想包庇叶嘉柔就直说,反正多一个女儿不多,少一个女儿不少。”

    苏兰平时都对叶钧钊爱理不理,两人之间的关系僵得很,自然没什么话说。

    但是这次,苏兰头一回用这么重的语气说话,叶钧钊只能应了下来。

    叶钧钊同意和叶楚一起去峨眉酒楼,看个究竟。

    要是叶嘉柔真这么心狠,他就会着手将叶嘉柔送去北平。

    叶钧钊心想着,就算叶嘉柔留在上海,也只会动些歪脑筋。若是那时证据确凿,叶嘉柔也没法否认了。

    这些天,叶嘉柔都过得忐忑不安。

    打电话来的那个人一定和叶楚有过节,不然怎么会主动找上自己。

    叶嘉柔一面想着要和锦绣联手对付叶楚,一面又紧张,担心会像上次一样被耍。

    但她心中想害叶楚的心思还是占了上风。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叶嘉柔来到了峨眉酒楼。

    那人只同她讲过峨眉酒楼,却不曾和她讲过具体房间。

    叶嘉柔站在门口,不知该做些什么。

    这时,锦绣的贴身丫鬟迎了上来。

    “你是叶三小姐吧,我主子让我在这等你。”

    叶嘉柔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她被这人领着,来到了房间门口,叶嘉柔想到了上次杨怀礼一事,她产生了阴影。

    叶嘉柔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而是往两侧的房间望了望。

    丫鬟看出了叶嘉柔的心思,解释道:“这两个房间都是空的,被我家主子包了下来,不用担心会有人偷听。”

    看叶嘉柔还是不信,丫鬟将两个房间的门都推开来,确认了一番。

    等到叶嘉柔确认过后,她才放下了心。

    丫鬟打开了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叶嘉柔走了进去,门在身后合上。

    房间里的摆设简单又不失格调,中间是张圆桌,那人已经倒了杯茶,白气袅袅。

    叶嘉柔只瞧见一个女人的背影。

    那人穿着修身的红绸旗袍,上半身围着一圈纯白色的貂皮披肩,看上去妩媚极了。

    听到身后的动静,锦绣转过了身,她看着叶嘉柔,微微地勾了下唇角。

    她一步步地走了过来,身子摇曳婀娜,先叶嘉柔一步落座。

    锦绣伸出手,朝叶嘉柔旁边的位置随意指了指,手上涂着鲜红的蔻丹,衬得她的手愈发白皙。

    “请坐,叶三小姐。”

    叶嘉柔抿了抿嘴,坐到了椅子上。

    而在更早之前,叶楚一行人已经到了峨眉酒楼,他们一同监听着那边的动静。

    听到叶嘉柔的声音,叶钧钊立即提高了注意力。

    叶嘉柔迫不及待想知道该如何对付叶楚,她不想推延时间,立即开了口。

    “你是谁?我之前根本没见过你。”叶嘉柔声音急切。

    锦绣不慌不忙,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她笑了笑,说道“我和你认识与否不重要,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锦绣顿了顿,继续说:“我们都不想让叶楚好过,不是吗?”

    叶嘉柔被猜准了心思,没答话。

    锦绣接着说:“叶楚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却处处压你一头,你难道不会不甘心吗?”

    这次锦绣的目的,就是要故意激怒叶嘉柔,然后好好给她上一课,借着她的手惩治叶楚一番。

    “叶楚样样都好,人人都喜欢她,而你呢?不但在陈息远这件事情上丢了脸,现在连杨怀礼都不理你了。”

    锦绣说到喜欢两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一脸气愤的样子。

    锦绣的每一句话都说到叶嘉柔的心坎上,她对叶楚的厌恶又深上了几分。

    锦绣看到了叶嘉柔的神色,她一笑:“我调查得很清楚。自从上回你和蒋伯俊联手,绑架叶楚失败后,就事事不顺心。”

    叶嘉柔眉头一皱,问了一句:“你别乱说话,叶楚被绑一事与我无关。”

    锦绣看叶嘉柔还在嘴硬,笑了一声:“我可不会乱讲话,我在巡捕房有熟人,蒋伯俊可将所有的事情都供出来了。”

    为了全面调查叶楚,锦绣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叶嘉柔捏了捏放在腿上的拳头:“你不是说要和我商量报复叶楚的事情,和我讲这些干什么?”

    隐瞒的事情被人说出来,实在不好受。叶嘉柔忍不住在心里想,这人叫自己出来,是不是想故意耍她。

    锦绣捂着嘴笑了笑:“你莫不是生气了?那我后面说的可能会让你更不舒服。”

    “你想要对付叶楚,但是脑子却跟不上,做事手法拙劣,一点小事都被你做成这样,你能斗得过叶楚,就奇怪了。”

    锦绣话里话外都带着嘲讽。

    叶嘉柔好不容易忍下气来,讽刺道:“好像你能做得比我好一样。”

    锦绣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自然会做的比你好,你最大的不足就是你的心不够狠。”

    “若你想找个人勾引叶楚,何必找个像蒋伯俊一样的傻子?

    “比他长相英俊、头脑聪明的大有人在,这些人才能让女人彻底臣服,就算被骗了身子,也心甘情愿。”

    说这话的时候,锦绣面不改色:“只要这男的随便披上一件体面的衣服,又有谁会知道他的出身。”

    “那些男人,欺骗起女人来可是一套一套的,哄得女人主动将自己奉上。”

    听了锦绣的话,叶嘉柔有些后悔,原来自己失败的原因竟然出在蒋伯俊的身上。

    锦绣接着说:“还有绑架一事,你何必让蒋伯俊英雄救美,这样还容易留下把柄。”

    “你只需要找几个彪形大汉,直接将人拖走,这样就可以彻底毁了她的人生,一了百了。”

    一句句恶毒的话从锦绣口中说出,但她却好似越讲越兴奋,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一开始,锦绣说出的话让叶嘉柔心里发毛,但是越听下去,她越觉得可行。

    可惜自己已经错失了先机,和叶楚撕破了脸,此时再对叶楚下手,真是难上加难。

    叶嘉柔禁不住开口问:“若是我想对付叶楚,你能帮我一把吗?”

    锦绣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我认识不少人,有些人最喜欢像叶楚这样的女学生,也有人喜欢虐待人为乐。”

    锦绣恨不得将叶楚折磨一番,自然毫不吝啬地给叶嘉柔提供方便。

    那个房间里,叶钧钊和苏兰越听越气。他们走出了房门,直接来到了叶嘉柔所在的房间,一把推开门。

    门猛地被推开,狠狠砸在墙上,吓得叶嘉柔赶紧回头。

    叶楚冷笑道:“听说你们想联手害我?”

    叶嘉柔和锦绣不由得心神一紧。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喝了叶楚的酒。

    众人:间接接吻!

    叶楚:我没动过那杯子。

    陆淮:那你脸红什么?

    叶楚:……

    叶嘉柔很快解决,锦绣下场会很惨。高级书寓是上海滩的高级艺伎。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3章 第9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