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8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89章 第89章

    这天, 一辆黑色汽车停在了叶公馆的门口, 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走了下来。

    他叫苏明哲,是叶楚的表哥, 苏家的大公子。

    苏明哲极为聪明,颇有经商之才,苏家人都对他寄予厚望。他是苏家老爷子最中意的继承人。

    前段日子,苏明哲去了外面, 不久前才回来。

    叶楚本想去见他, 但这些天发生了许多事, 她没有来得及去苏家。

    苏明哲此次到叶公馆,是专程来找叶楚的。他消息灵通, 听到了有家拍卖行几天后会举办拍卖会。

    虽说这场拍卖会的目的是为了筹集善款, 做慈善,但是,苏明哲听人讲了,拍卖会上有不少好东西。

    苏明哲做了笔大生意, 赚了钱,想带叶楚去拍卖会上看看。

    苏明哲认认真真讲了许多, 他问叶楚:“阿楚,你想不想去?”

    苏明哲在她眼前笑着,说着, 却一句也进不了叶楚的耳里。

    叶楚永远忘不了,上一世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

    透过苏明哲,叶楚看到了那晚漆黑的雨夜、码头, 还有苏明哲在危急时刻的喊声。

    她的思绪飘远,眼神也渐渐远了。

    似是察觉到了叶楚在走神,苏明哲又问了一遍:“阿楚,你想不想去拍卖会?”

    苏明哲的声音立即将叶楚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看向他。现在,他站在这里,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也没有前世那样狼狈。

    叶楚的鼻子一酸:“表哥。”

    苏明哲的嘴边浮起笑容:“这么久没见,阿楚怎么还是爱哭鼻子?”

    他的笑容向来带着一股子优雅的痞气。

    叶楚并不想承认自己哭了:“我只是被沙子迷了眼睛。”

    “是在怪我这么多天都不来找你吗?”苏明哲说,“商行的业务很忙,现在才得了空。”

    苏明哲:“若是你想和我多相处一会,就同我去拍卖会好不好?”

    叶楚抬高了声音,笑了笑:“好。”

    从商之人,难免忙碌。苏明哲和叶楚说完后,又匆匆忙忙离开了。

    待到苏明哲走了以后,叶楚回了房间。

    上辈子的记忆在她的脑里逐渐清晰。

    叶家逐渐败落,颓势明显。叶家的人向叶楚瞒下了所有的事情,他们想将她送远,让她离开上海。

    一天夜里,叶奕修给了叶楚船票,让她连夜坐船去香港。

    天黑得彻底,雨势不曾转小。溅起的雨水沾湿叶楚的裙子,冰冷极了。

    四下静悄悄的,码头上的人寥寥无几,叶楚的鞋子已被雨水浸湿,一双脚冻得有些僵了。

    叶楚按照堂哥的嘱咐,笔直往码头走,可是她越想越觉得不对。

    叶奕修平时不是这样的人,父母都不在家,他却自作主张买了船票,要将她送出去。

    开船的时间也很紧,之前却根本没有通知过她。如今雨下得又快又急,怎么样也该等到明天一早才对。

    此时,叶楚心慌得厉害,她总觉得堂哥瞒了她什么事情。

    叶楚当机立断,立即回头。家里的车还未开走,一直停在了不远处。

    司机探着头往这边看,明显在确认自己有没有上船,神情焦急。

    叶楚心里愈发确定,堂哥将她送出上海,肯定有其他原因。

    司机瞧着叶楚竟然往回走,顿时急了。

    他不管雨重风急,开了车门,下了车,大雨瞬间淋湿了他的衣服。

    雨不断下着,丝毫没有变小的趋势。

    司机随意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赶紧询问叶楚:“二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瞧见叶楚想要开门的动作,司机立即上去,挡住车门。

    “二小姐,少爷让你上船,船票都已经买好了。”司机劝着。

    叶楚脸色不太好:“李叔,我心里慌,没法上船,现在我要马上回家。”

    司机还想阻拦,叶楚摇头:“李叔,你别再劝我了。”

    叶楚语气坚定,不容反驳。司机叹了一口气,身子让开,坐到了驾驶座上。

    叶楚收起伞,打开车门,钻进了车内。她看了一眼码头,毫不犹豫地关上了车门。

    随着关门的声音响起,叶楚也开了口:“李叔,开车。”

    叶奕修还以为叶楚已经坐上了船,没想到叶楚去而复返,他怎么劝也劝不了。

    雨夜风急,叶楚的头发早已淋湿一片,雨水顺着她的发梢流下。

    叶奕修气得发抖,他知道叶楚的脾气,倔强起来谁也劝不了。叶楚甚至用其他的事情威胁。

    万般无奈下,叶奕修只能让叶楚留下。

    回来后,叶楚在叶公馆住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她得知了全部真相,叶家已经败落,他们那日果真是想送她离开。

    这段日子里,不幸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了。

    叶楚先后经历了父母的死亡,母亲因病去世,而父亲又被人毒杀身亡。

    叶家人没料到莫清寒竟然这样狠,一个都不放过。

    这时候,叶奕修第二次提出要将叶楚送离上海,再次被叶楚拒绝。

    不过,叶奕修能猜到叶楚的心思,她怕叶奕修一家受到牵连。

    叶奕修劝解叶楚,他说现在叶楚的父母都去世了,叶家只剩下叶楚。

    而莫清寒从始至终要的只是叶楚一家人的命而已,只要叶楚离开,莫清寒的人手就会撤离。

    况且叶奕修和家人已经买好了机票,不日就会离开上海。

    当叶楚想要坐船离开的时候,发现码头已被全面封锁,无奈之下只能转为陆路。

    叶楚稍微收拾一下,就坐上了汽车,准备动身离开。

    叶楚没有用自家的车,叶奕修特地找了一辆不起眼的汽车,把叶楚秘密送上车,其他的人都不知情。

    沿着街道望去,整个上海都被夜幕笼罩,少了白日的繁华。

    那一夜,车子一路开着,明明离家越来越远,叶楚的心却静不下来。

    车内一片寂静,叶楚捏紧了拳,放在膝盖上,头转向窗外,看着外头的街道不断倒退。

    下一秒,早就岌岌可危的平静被打破。

    随着一声枪响,车子猛地一陷,往右侧一滑!

    叶楚身子歪斜,狠狠地撞到车门上。

    右侧的一个轮胎被打爆,车子打了一个旋,车尾重重地砸在墙上!

    整个车身刚好将一个巷子堵住,车头和车尾各抵着墙。

    叶楚逼迫自己缓过神,她先是往身后一瞧,后面跟着一辆车,已经停了下来。

    不用想也知道是莫清寒的人,他们发现自己出逃,前来赶尽杀绝。

    幸亏车子将巷口堵着,那些想追杀叶楚的人一时半会进不来。

    叶楚立马打开车门下车,往巷子深处逃去。

    这个巷子似乎有别的出口,叶楚拼命跑着,突然,前面不远处的一扇门竟开了。

    叶楚心下一紧,抬眼望去,那人居然是她的表哥苏明哲。

    原来车子停下的位置刚好是苏明哲经常逗留的烟馆。

    苏明哲本是一个顶顶优秀之人,却被朋友诱惑,吸上了大烟。

    所以,苏明哲对叶家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陷在烟雾袅袅的烟馆,只知道自己手中那害人的大烟。

    丝毫不知叶楚一家已被人盯上,危急万分。

    苏明哲神色恹恹,似乎刚要离开。

    他一开门,就看到叶楚。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才认出是自己的妹妹。

    叶楚脸上布满了焦急之色,她跑得急,好像身后有人在追她。

    苏明哲瞧见妹妹后,混沌的脑子稍微有些清醒,他转头看向巷口。

    夜色漆黑,一辆车子将巷子堵个正牢,几个高大的男人正想着要翻车过来。

    苏明哲上前几步,拉过叶楚,将她往里拽,后门被他猛地一拉,瞬间合上。

    苏明哲是这里的常客,对这儿的地形熟得很,他先将后门落了锁,然后拿东西将其堵住。

    “表哥!”叶楚惊讶。

    在她眼中,表哥总是迷迷糊糊,整日没有清醒的一刻。

    而现在,表哥眼神清明,似乎回到了没吸大烟前的时候。

    “嘘,别出声,我熟悉这里,我带你出去。”苏明哲拉着叶楚在烟馆里穿梭着。

    烟馆里人人都认识苏明哲,现在看见他拉着一个女孩,还想着上前。

    那些想和苏明哲说话的人,都被苏明哲的眼神吓到了,不敢靠近。

    他一脸严肃,理也不理之前那些狐朋狗友。苏明哲将叶楚紧紧护着,不让其他人碰到她。

    叶楚不提刚才的事情,苏明哲也没问原因。

    苏明哲将叶楚带到了烟馆的另一个出口,他的车子停在路口,可以载着叶楚离开。

    叶楚没应允,她让表哥回去烟馆,这件事情叶楚不想让苏明哲牵扯进来。

    在此事上,苏明哲少有的坚持。他根本不听叶楚的苦苦劝告,不发一言,将叶楚推进了车。

    苏明哲知道跟踪的人迟早会发现他们的踪迹,于是他将车子开往一片树林。

    若是现在离开上海,根本就没可能。但是夜深天黑,借着树林遮挡,还有逃生的机会。

    树林很快到了,小时候,苏明哲经常会带叶楚来这玩。

    苏明哲和叶楚立即下了车,往树林深处走去。

    身后很快就传来了车子碾过树枝的声音,叶楚知道那些人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些人持着枪,一看到叶楚他们的身影,就立即往这个方向开了枪。

    “砰”的几声枪响,落在寂静的夜里,伴着树林间的阵阵冷风。

    叶楚被护着,苏明哲早就做好了准备,替叶楚挡住。

    叶楚回头时,却发现苏明哲已经中枪了。

    身后的人离得不远,叶楚瞧见苏明哲受伤,连逃走的心思都歇了。

    “表哥。”叶楚扶住苏明哲摇摇欲坠的身体,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中枪的部位都在要害,此时苏明哲已经神志不清,但他看出叶楚的心思。

    “阿楚,你还记得小时候捉迷藏时躲的地方吗?我每次都找不到你。”

    苏明哲的意思很明显,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要叶楚一人逃命。

    “妹妹快走,记住不要让我失望。”苏明哲艰难地挤出几个字,眼神涣散。

    叶楚强忍哭意,转身往树林跑去。

    苏明哲说的那个地方很隐蔽,放在白天都发现不了,更别说是晚上了。

    叶楚抱着膝盖,蜷缩起来,躲在一片密密麻麻的树丛下面。

    外面来来回回寻找的脚步声一直未停。

    叶楚躲在那里,思绪来回翻滚。

    叶家败落,母亲病死,父亲身亡,就连表哥苏明哲也死在她的面前……这些事情仿佛都有它们既定的轨迹。

    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叶楚这时记起,这些内容全部都来自一本叫《红粉佳人》的小说。

    从她出生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作者的安排罢了。

    莫清寒虽然心狠,但他也是有弱点的。

    叶楚记得,在那本小说里,莫清寒有个最大劲敌,陆淮。

    莫清寒隐藏在暗处,他们两人屡次交手,势均力敌。只有陆淮是唯一能和莫清寒抗衡的人。

    而现在,陆淮还不知道莫清寒的真实身份。

    叶楚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找到陆淮,把事实真相告诉他。

    ……

    叶楚从回忆里清醒了过来。

    这一世,她会让苏明哲远离那些狐朋狗友,不再虚晃度日。

    拍卖会那天到了。

    天色已经黑透了,空气也冷得厉害,但拍卖行门口却停了一辆辆汽车。

    这次拍卖会规模极大,上海滩的很多富商名媛都会到场,为这次筹集善款出一份力。

    这笔善款最后会用在慈善方面,将在各地成立救济院、育婴堂、习艺所等地方,为百姓效力。

    过了一会,一辆汽车停在拍卖行的门口。

    苏明哲先下了车,然后他走到了后面,打开了车门。

    一个纤瘦的女子走下车,正是叶楚。

    叶楚和苏明哲说笑着,径直走了进去。

    拍卖行很大,装修华美,里面已经来了很多人,熟悉的人相互攀谈,气氛极好。

    走进大厅,头顶是一盏盏灯,明亮极了。即便现在是夜晚,看上去也亮如白昼。

    慈善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走到位置上,缓缓落座。

    叶楚和苏明哲坐在位置上,目光落在了拍卖台上。

    苏明哲:“阿楚,若你有什么喜欢的,一定要告诉我。”

    叶楚心里一暖:“表哥,我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

    “倒是你,若有中意的东西,尽早拍下。”

    苏明哲笑了笑,并不回答。

    今日他来到拍卖会,就是为了给阿楚一份礼物,自然以阿楚为先。

    这时,司仪走到台上,说了几句话,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

    司仪声音洪亮:“第一件拍卖品是翡翠贵妃镯,起拍价两百银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银元。”

    “现在开始竞价!”

    话音刚落,就有人纷纷叫价。

    一个人眼神灼热:“三百银元!”

    立即有人跟上:“五百银元!”

    “七百五十银元!”

    ……

    竞价声此起彼伏,拍卖行的气氛立即热烈了起来。

    大家不断提价,价格飞速增长。

    这时,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

    “一千八百银元。”

    喊价的人愣了一下,谁报的价格?直接翻了一倍。

    大家纷纷往那个方向看去。

    一个英俊的男人坐在那里,他神态散漫,一举一动都透着不羁的气息。

    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生,大家窃窃私语,不晓得他是谁。

    但是,还是有些人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苏明哲告诉叶楚:“他叫贺洵,是军需署长的儿子,同时也是顺南货号的少东家。”

    “他最近刚从国外回来。”苏明哲接着说:“我和他见过几次面,但并不熟悉。”

    叶楚看了过去,她微眯了眯眼,这个男人好眼熟。

    那晚她逃离了乔六的宅子,是这个男人帮她拦住了乔六的手下。

    叶楚不知贺洵那晚为何会在哪里,或许只是偶然,又或许……

    叶楚很快就收回了视线,不再看他。

    贺洵报出了这个价格后,拍卖厅里静了一静。

    一个镯子罢了,没人愿意出这样高的价格。

    知道贺洵身份的人,对他的举动并不意外。贺洵母亲家极其富贵,他出手阔绰并不奇怪。

    区区一千八百银元,对贺洵来说,不值一提。

    其他人觉得价格太贵,再无人与贺洵竞争,这个贵妃镯自然到了贺洵的手里。

    贺洵挑了挑眉,若不是母亲执意要他拍下这个手镯,他才不会来这里。

    一次次加价太过麻烦,他索性报了最高价。

    拿到贵妃镯后,贺洵就站起身,离开了拍卖厅。

    第一件拍卖品能够有这样高的价钱,彻底点燃了拍卖厅的气氛。接下来,一件件拍卖品也都相继拍出。

    今晚的拍卖活动已经进行了一部分,气氛热烈极了,大家的热情都愈发高涨了起来。

    这时,一辆黑色的汽车在拍卖行门口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个高大冷峻的男人走下车,他的气质冷冽万分。

    陆淮径直走进了拍卖行。

    今日陆淮本就打算来拍卖会,不过临时出了一些事,他处理好后,时间就有些迟了。

    上次叶楚向自己投诚时,他就想着要送一件礼物给她。

    小骗子既然做出了这样的承诺,他也会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不会让她失望。

    陆淮的嘴角浮起笑意,继续往前走了过去。

    陆淮走进拍卖厅,雪白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大厅,报价员正在台上说着话。

    拍卖厅里时不时响起人们提高价格的声音,喧闹得很。

    他随意往四周瞥了几眼,随即,目光在某处定住了。

    陆淮抬了抬眉。

    她也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请欣赏“如何在表哥面前撩他妹”。

    1.民国时期的物件会找拍卖行代为拍卖。

    2.习艺所:学得能够就业的一技之长。

    3.一块银元约等于人民币250元。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89章 第8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