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10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6章 第106章

    两人的动作静止, 但是四处的声响和人群没有停下。

    他们站着, 仿佛要被那些人冲散了。

    随即,陆淮和叶楚加快了脚步, 继续朝着对方走去。

    他们穿过了人群,这段距离分明很短,却又显得那样漫长。

    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眼看着两人就要走到一起。

    但下一秒, 陆淮和叶楚却在对方面前停住了脚步。

    他望着她, 她也看着他, 认认真真地扫了一眼,似乎在查看是否有受伤的迹象。

    他们靠得很近, 能听见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心跳好似击鼓, 一下又一下,这般激烈。但在彼此眼前,那面已经被敲乱了的鼓,又渐渐静了下来。

    方才, 他们都担心对方出了意外,现在又完好无损地遇见了。

    好似一场梦, 却又如此真实。

    叶楚向来极为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在那样紧急危关的时刻,她完全没有想去遮掩她的关心。

    若是陆淮出了事……

    她绝不会去想, 因为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两人站在这里,四处是逃散的人群。

    他们视线相接,四目相对, 虽然没有人说话,心中的默契却早就已经存在。

    半分钟后,陆淮和叶楚异口同声地讲出了一句话。

    “我没事,你呢?”

    陆淮和叶楚均是一愣,没有料到,刚刚见面,脱口而出的话竟然是相同的。

    赶过来的时候那样着急,仅仅只是想看你是否安好。

    但在开口的那一瞬间,想到的又是绝不能让对方担心。

    陆淮忽的笑了。

    叶楚低下头去,不再看他。

    确认叶楚安然无恙后,陆淮很快镇定了下来。他的思绪逐渐清晰,这才想到了华懋饭店的杀人案。

    陆淮的话很简短:“有古怪。”

    叶楚明白了陆淮的意思,方才她心绪纷乱,只关心他的安危,并没有关注刺杀一事的疑点。

    华懋饭店名气极大,在上海人人皆知。

    若有人想要寻仇或者报复,为什么一定要选在这里动手?

    动手的人并不遮掩,似乎想将这件事闹大,是否有别的目的?

    叶楚问陆淮:“去看看?”

    等待陆淮的过程中,叶楚在房间中做好了伪装。

    而陆淮从和平饭店赶来时,他清楚时间不够,也已经换上了另一副模样。

    他们两人已经易容,并不担心被人认出。

    尽管有许多宾客急着离开饭店,但仍会有人去那里看热闹。

    不出所料的话,凶杀现场应该已经围满了人。

    现在巡捕房的人还没有到,正是过去的好时机,说不定会发现一些不被注意到的事情。

    陆淮点了点头。

    他们扫视了一圈,果然发现有几个人神色匆匆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那些人是华懋饭店的工作人员,经理神情紧张地走在最前面,定是为了查探那件刺杀案。

    陆淮和叶楚很快就追了上去。

    房间的门敞开,一具尸体横在中间。房间里整齐万分,一处未动,杀手仿佛极有经验。

    被杀的客人姓魏,是一个重要的政府人员。

    而那个杀手的行事手段干净利落,没有一滴血迹,不留半点痕迹。

    旁人尚且看不出来,这样的现场有什么问题。

    但是陆淮却皱了皱眉。

    这极像一个江湖组织的作风。

    暗阁。

    然而,陆淮明白暗阁的规定,他们不在上海杀人。

    这到底是暗阁坏了自己的规矩,还是有人想要把事情推到暗阁身上?

    不远处传来了一些声音,巡捕房的人似乎已经到了。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他们立即明白,现在必须离开。

    他们装作神色慌张的样子,走出去,像是最普通的人。

    他们迎面撞上了巡捕房的毕警官,他的眼神不经意扫了过来。

    陆淮下意识伸手搂住了叶楚的肩膀,假装在安慰她。

    叶楚很快反应过来,看上去像是往陆淮的怀中躲,其实还留着一小段距离,她的身子微微颤抖。

    她口中默默嘀咕:“太吓人了。”

    毕警官移开了视线,身旁有人在同他讲话。

    “死的是政府的人。”

    “毕警官,房间就在前面。”

    “……”

    两个人离开了华懋饭店,身体很自然地分开,各自坐进了汽车里。

    黑市比武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没想到其中会发生这样一个插曲。陆淮发动了汽车,朝着目的地而去。

    叶楚开了口:“陆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方才在那个房间门口,叶楚注意到了陆淮的眼神,他定是有所发现。

    陆淮顿了顿:“叶楚,你知道暗阁吗?”

    叶楚思索了一会。上一世,她确实知道这个江湖组织。陆淮曾经告诉她,暗阁极为神秘。

    在她嫁进督军府的那一年,暗阁竟解散了。旁人只晓得最优秀的杀手组织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原因。

    所以,她对暗阁的了解并不深。

    陆淮解释道:“这是一个杀手组织,今天的事情大概跟他们有关系。”

    他心中已经料定,这一次的谋杀,要么是暗阁成员做的,要么是暗阁的仇家陷害。

    但是,事情的真相尚且不清楚,还需细细探查一番。

    叶楚觉得疑惑:“暗阁为什么会选在这样的时间杀人?”

    若是想要完成任务,大可选在夜深人静之时。现下这么一闹,人尽皆知。

    陆淮点头:“你和我想的一样。”

    陆淮和叶楚并没有聊太多,黑市比武即将开始,他们不能再在路上耽搁了。

    ……

    车子停在比武场的附近,两人下了车。

    车内空气有些闷,打开车门后,冰冷的空气尽数涌了进来。

    寒冷刺骨的夜风袭来,两人愈发清醒了起来。

    陆淮和叶楚前后脚进去,他们穿过长长的走道,两侧尽是一张张赌桌。

    围在桌旁的赌徒,比前几天更多,他们高亢的声音不断传入叶楚他们的耳朵。

    “我押黑熊,他肯定会赢。”

    “黑熊名气很大,参加过不少黑市比赛,几招之内就能打败对手。”

    “而且黑熊今晚的对手是个新人,没有人听过他的名字。”

    “……”

    赌徒一直讨论着比武的事情,但是叶楚都没有听进去。

    叶楚的思绪纷乱得很,一直在想别的事情。

    在饭店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两人都分了神,她有些心神不宁。

    华懋饭店的名气极大,而政府人员又恰好在今晚被杀害,她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他们在黑市比武的观赛区坐了下来。

    陆淮的注意力放在了叶楚身上,他和先前一样,护住了叶楚,不会让旁人接触到她。

    叶楚的眼神有些飘,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观众席中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大家的声音开始变得兴奋起来,有些人甚至站起身来。

    听到掌声后,叶楚似乎察觉到什么,忽的回过了神。

    她看向擂台,开始认真看起比赛。

    叶楚原本还面无表情,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她坐直了身子,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她认识台上的人。

    上辈子,叶楚见过他,那人是莫清寒的手下。

    十七。

    叶楚眯了下眼睛,专注地看着十七。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十七其貌不扬,他现在站在擂台上,别的观众都对他不感兴趣。

    尽管他的肌肉结实,但是猛地一看,他只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比武者。

    和他对面的人一比,十七的外形瞬间落了下风。

    站在十七前面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他剃着光头,面露凶光。

    他有个绰号,叫黑熊。

    黑熊名气不小,先前在很多比武场上都获胜了。

    黑熊人如其名,他赤.裸着上身,观众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肌肉,壮硕异常。

    垒块分明的肌肉,盘踞在他的正背部。他的大腿同样结实有力,稍微一动,就能看到凸起的肌肉块。

    他个子很高,足足比十七高出一个头。

    在台下的观众看来,黑熊一掌就能打碎十七的脑袋,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将他踹下擂台。

    黑熊果然自信,台下爆发出阵阵欢呼声,似是想要看他怎么折腾十七。

    十七面色如常,一点也没被现场的氛围吓到,他眼神木然,仿佛没有灵魂。

    这些场景落在观众眼里,他们只觉得十七吓坏了,根本没有反应。

    只有叶楚一个人清楚十七的实力。

    她明白,十七的身手非常好,他不会惧怕任何人。

    叶楚反倒不能想象黑熊的下场。

    随着锣声响起,这轮比赛正式开始。

    黑熊主动攻击,他捏起拳头,就往十七的脑袋上砸。看他的架势,好像要直接砸破十七的脑袋。

    十七避也没避,手臂一抬,接下黑熊的拳头。

    黑熊看上去力大无穷,别人还以为十七的手臂会被黑熊直接打断。

    可是接下来的场景却出人意料,十七不但硬生生地抗下了这一招,还一脚踹向黑熊的腹部。

    黑熊整个人飞了起来,重重地砸在身后的地板上。

    叶楚心一紧,她见过十七,也知道他最擅长远距离攻击。

    他不会让人近他的身,会将距离维持在一个安全范围内,然后他会毫不犹豫地连续进攻。

    叶楚愈发紧张了,她继续盯着十七的动作,眉头皱紧。

    十七没有停下,立即上前,手臂弯曲,一只手捏紧另外一只手的手腕,两手同时发力。

    他飞身跳起,将全身重量集中到一个手肘上,砸向黑熊的头。

    十七想将黑熊一招毙命!

    黑熊脸色大变,下一秒,他偏开了头,十七的手肘堪堪擦过他的耳朵。

    黑熊虽然避开了,但他能感觉到一阵厉风,掠过他的脑袋。

    虽说黑熊出师不利,被一个从未见过的十七落了面子。但是他始终比过多次的黑市比赛,经验丰富。

    黑熊瞬间冷静下来,提起万分精神,头一回正视了十七。

    他向旁边翻了个身,离开了十七的攻击圈子。

    十七脸上没有情绪,他不为自己差点打败黑熊而兴奋,也没有因为黑熊的逃脱而丧气。

    黑熊看着面无表情的十七,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根本抑制不住。

    这时,黑熊的自信已被十七击破,士气消减了大半,接下来的进攻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处处落于下风,黑熊根本掌握不了十七的攻击轨迹。他永远猜不出十七下一秒会出什么样的招式。

    台下的观众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屏住了呼吸,他们开始注意到这个无名小卒。

    原本众望所归的黑熊反而节节败退,而名不见经传的十七却步步紧逼。

    上场前自信满满的黑熊,颓势尽显。

    十七一记侧踢,直接从侧边击碎黑熊的膝盖。

    比十七高大许多的黑熊一声痛呼,被迫跪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从膝盖处蔓延。

    此时,那个有着黑熊之称的健壮男人,一开始对十七不屑一顾,现在却在这个被他鄙视的人面前臣服。

    十七继续踢向黑熊的膝盖窝,黑熊轰然倒地。十七腿部发力,往黑熊的肋部踹去,将他踢下了擂台。

    十七收回了脚,气定神闲地站在台上,犹如杀神。

    黑熊倒在台下,爬不起来。

    在摔下擂台的那一刻,他居然在庆幸,他能够在十七手下,留下一条命。

    场内先是安静了几秒,随即声音乍起,雷动的掌声,高昂的喝彩声响成一片,全都是为了十七。

    叶楚和周围人的反应不同,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虽说场内大部分的人都在欢呼,但是也有一些人因为押错了人,顷刻间倾家荡产,所以叶楚的表情,在他们之中并不显得突兀。

    在看到十七的第一眼时,叶楚就知道获胜的人一定是十七。

    尽管黑熊名声响,经验足,但是叶楚清楚,十七绝对不可能输。

    十七是谁?

    十七是莫清寒身边最可怕的杀人武器。跟着莫清寒的那段日子里,十七为他做了不少事情。

    那些最阴暗,最肮脏的任务,都是由十七出面解决的。

    十七被莫清寒训练得毫无人性,情绪不会外露。

    上辈子,在莫清寒身边的所有手下中,身手最好的人并不是十七,而是一直保护莫清寒的秦骁。

    但是,秦骁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他心慈手软,不会杀人。

    而十七和秦骁完全不同,他永远不会留情。

    按照这样的情形,十七一定会进入决赛。

    那将会是最后一场比武。

    那时,十七和秦骁对上,叶楚猜不到,究竟谁输谁赢。

    四周的人都在议论,但叶楚转身看向陆淮,她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他。

    她的声音极轻:“我知道他。”

    即便旁人听到了,他们也不会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陆淮扭头看了过来。

    叶楚伸出了食指,微微晃了一下,做了一个写字的手势。她无法开口,只能换一种方式同他讲。

    陆淮明白了叶楚的意思,他伸过手来,在她的眼前摊开。

    叶楚的手指轻轻落在了陆淮的手上。

    晦暗不明的光线中,叶楚微微俯身,露出雪白的一截脖颈来。

    陆淮不能分心,他集中注意力,偏过头去。

    不让自己的视线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为了让陆淮能够分辨清楚那些字,叶楚的动作极慢。她的指尖触着他的手,缓慢地移动着。

    她的动作越是轻,酥麻的感觉便越强烈。

    温热的手指滑过他的掌心,也滑过那些脉络和纹路。

    一股异样的感觉升起。

    哪怕是一点点触碰。

    陆淮的另一只手垂在身侧,他握紧了手。很快,那些感觉就被他压了下去。

    叶楚丝毫没有察觉,仍然继续在陆淮的掌心写字。

    她认真地低着头,在那里写了一个数字和一个字。

    17,莫。

    写完之后,叶楚的手指就离开了陆淮的手。

    陆淮收回了手,他的手掌合拢,仿佛将方才那种触感握进了掌心。

    陆淮看向叶楚,她在昏暗的灯光里,认真地凝视着他。

    她方才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十七是莫清寒的手下。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6章 第10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