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第10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7章 第107章

    陆淮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莫清寒不但知道黑市比武这件事, 还想趟这一潭浑水。

    他已经有了两个猜测。

    莫清寒极有可能就在这里, 又或者他只是派人来看十七比赛。

    陆淮和叶楚都明白,按照莫清寒的性子, 第二种可能性明显会更大。

    莫清寒为什么要派十七来黑市比武?

    他的目标并不单纯,要么是想从鸿门入手,要么是想趁着比赛打探消息。

    在真相出来之前,一切的猜测都不一定正确。

    叶楚和陆淮只能继续观赛, 方才, 两人都已经看到了十七的实力。

    十七在黑市比武中能走多远, 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通过他这个人, 追踪到他的主子。

    现在, 陆淮已经有了想法。

    ……

    十七将黑熊踢下台后,没过多久,第二场比赛就开始了。

    和十七对上的参赛者,见人就带三分笑, 人称笑面虎。

    十七是新人,就意味着他的所有招式毫无定律, 难以捉摸。

    笑面虎一上台,就朝十七笑了笑,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但是, 十七还是那副样子,不为任何事情所动。

    比赛开始后,笑面虎没有莽撞上前, 而是站在离十七较远的位置。

    笑面虎想要找出十七的破绽,但十七岂会和他浪费时间。

    所以这一次,是十七主动出击。

    十七缩短和笑面虎的距离,却没有让自己靠得太近。

    十七左脚似快鞭打出,踢向笑面虎的头部。

    若是这一脚踢实,笑面虎将会直接输掉比赛。笑面虎侧身避让,趁着十七的脚还未落下,蹲地横扫向十七的腿。

    十七反应极其迅速,他右脚立即点地,避开攻击。左脚没有收回,直接往下劈,砸向笑面虎的脑袋。

    笑面虎避开,从下往上朝十七的下巴打去。

    可是笑面虎的本意并不在此,他没有想着打中十七的下巴,只是想借助藏在手上的暗器,将十七弄伤。

    笑面虎虽是笑着,但是他的心是冷漠的,为了胜利,他不介意使阴招,只要赢就行了。

    幸好十七避得及时,笑面虎没有得逞。

    十七终于有了表情,他微微皱了下眉,忽的抬脚,将笑面虎踹下了台。

    这一轮,笑面虎输了。

    笑面虎没有像之前那些人一样,他伤得不重,还可以进行下一轮的比赛。

    休息时间不长,两人很快就再次上台。

    十七被激起了怒气,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他每一下都打在笑面虎的疼痛点。

    十七特地避开了要害,没有让笑面虎输得这么容易。

    笑面虎知道,若是自己再和十七打下去,迟早会死在擂台上,现在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等等,我认输!”

    笑面虎声嘶力竭地喊道,语气中透着不可避免的恐惧。

    他生怕十七没听到,还连喊了好多遍。

    笑面虎的声音响彻整个比武场,全部观众都听到了。

    十七动作一停,但是下一秒,他抬脚踩向笑面虎的手腕,将其彻底废掉。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尽管十七饶了笑面虎一命,还是没有彻底放过他。

    叶楚心神一凛,现在,十七尚未成为前世的那个杀人机器。

    上一世,十七的手段更为残忍。只要落入他的手中,没有人能留下性命。

    叶楚在回忆上辈子,陆淮则在制定一个新的计划。

    两个人各怀心思,离开了比武场。

    心中有事,这个夜晚似乎也变得漫长了起来。

    ……

    陆淮坐在书房里,陷入了沉思。

    叶楚告诉他,十七是莫清寒的手下,他心里就有了防备。

    莫清寒定是要做些什么,他绝不能掉以轻心。

    陆淮望向窗外,天空灰蒙蒙的,似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看上去有些压抑。

    虽然陆淮从未见过莫清寒,但莫清寒的行事手段,陆淮熟悉极了。

    莫清寒一直隐在暗处,做事极为谨慎,从不会暴露自己的踪迹。

    上次船厂失事,莫清寒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足可见他做事残忍,丝毫不会顾虑到旁人。

    莫清寒视人命如草芥,他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存在。

    现在若是想找到莫清寒,只能从十七入手了。

    陆淮按了按眉心,然后唤了一声:“周副官,叫他们进来。”

    周副官应了声是,转身走出了房门。过了一会,几个人走了进来。

    他们都是陆淮的手下,态度恭敬:“三少。”

    陆淮抬起头,看向其中一个人:“你带一批人去跟踪十七,看看近日他去了什么地方,有没有和可疑的人碰面。”

    然后,陆淮的视线落在另一个手下身上,语气淡淡:“你去调查十七的背景,不要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手下低头应是,离开了房间。

    房间又恢复了寂静,陆淮的眸色深浅不明。

    这次,从十七着手调查,果真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

    另一头,十七走进一个饭店,经过一条走廊,路过了几个房间。然后,他止住了脚步。

    十七抬起手,敲了敲门。

    门内传来一个男人低哑的声音:“进来。”

    十七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现在是白天,房间却有些晦暗不明。窗帘被拉上,几乎没露出什么缝隙,遮挡了大部分光线。

    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周身的空气似乎都沉了下来。

    十七神色没有什么波动,他低着头:“主子。”

    莫清寒语气阴冷:“十七,你赢了黑市比武的前两场比赛,表现还行。”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令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十七的头更低了。

    下一秒,莫清寒的声音蓦地沉了下来:“虽然你没有输,不过,十七你有几个地方做错了。”

    温度似乎变得冰冷了起来,房里的气氛压抑极了。

    十七抬起头看向莫清寒。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第一场比赛,你踢碎了对手的膝盖骨,表现尚可。”

    “第二场比赛,对手求饶,你就放过了他。”

    阴寒的声音落在房间里:“十七,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

    十七表情木然,摇了摇头。

    莫清寒语气森冷:“若我是你,即便对手求饶,我也会当场把他打死,绝不会让他有机会走下擂台。”

    “而你却只是废了他的手,没有要了他的命。”

    “十七,对敌人心软,这是你第一个错处。”

    紧接着,莫清寒又开口:“若那人故意服输,其实是为了让你放松警惕。”

    “然后再伺机攻击你,到时候丢掉性命的人只会是你。”

    “面对敌人不够谨慎,这是你第二个错处。”

    十七垂下眼:“主子,是我大意了。”

    莫清寒语气阴恻恻的:“心软粗心是杀手的大忌,接下来的比赛里,你不仅要赢,还要让对手再也无法爬起来。”

    十七低声:“是,主子。”

    莫清寒没有开口,但他周身的气息阴冷极了,空气似乎都被冻住了一样。

    莫清寒让十七参加黑市比武,是有原因的。

    获得黑市比武第一名的人,极有可能进入鸿门做事。十七身手极好,拿到冠军,是轻而易举的事。

    因此,若他想在上海安插自己的势力,鸿门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鸿门的人残忍无情,做事不择手段。若莫清寒能掌控鸿门,让鸿门的人听命于他,鸿门就可以成为他的杀人利器。

    到时候,他再一步步吞并其他势力……

    这时,莫清寒看了十七一眼,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目前十七对他来说,尚且还有用处。若十七没有获得第一名,或者十七坏了自己的计划。

    那么,十七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

    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十七。

    对莫清寒来说,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所有人都可以抛弃。

    他把这些人操控于鼓掌之中,若不合心意,换一批人便是。

    没有人可以例外。

    十七要离开的时候,这时,一个手下进来汇报:“主子,我们被人发现了。”

    莫清寒面色阴冷极了,他的行踪向来隐秘,从未被人发现过,为何会有人跟来这里?

    他眼睛一眯,想到了一个人,陆淮。

    那么问题又出在哪里?

    莫清寒不着痕迹地看了十七一眼。

    现在,陆淮一定是已经盯上了十七。

    十七的背景很简单,莫清寒和他之间的来往又不在明面上。陆淮到底是从何得知此事的?

    但莫清寒并不能分心多想,他要做的是隐藏好自己的踪迹。

    莫清寒的声音似深潭一样:“该走了。”

    这家饭店正好处在一条热闹的马路上,生意又极好,宾客众多。

    更何况,他是那个藏在面具之下的人。只要他想换个身份,随时随地都可以。

    他们伪装起来,隐藏好身形,混进来来往往的宾客中,绝对不会被发现。

    极短的时间里,房间已经空无一人,四下寂静得厉害。

    所有痕迹都被清除,仿佛这个房间并没有人进来过。

    ……

    陆淮坐在书房中,有人敲门进来。

    手下声音急切:“十七那边有消息了。”

    陆淮的手一停,看了过去。

    手下点了点头:“今日,十七来到一个饭店,属下跟了过去,发现十七在里面待了很久。”

    陆淮抬了抬眉,神色寡淡:“继续说。”

    “属下派一部分人包围了饭店,隐在暗处,但是没想到……”

    手下有些自责,顿了顿:“三少,我们跟丢了十七。”

    陆淮神色未动,他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莫清寒从没有暴露过自己的身份,他一定擅长伪装自己。

    十七作为莫清寒的手下,定也是伪装了面容,隐藏身份,逃离了饭店。

    没有抓到十七,这一点在陆淮的意料之内。

    陆淮的目标本来就不是十七,而是他背后的莫清寒。

    虽没有抓到十七,不过,有一点陆淮可以确定。

    这个饭店是莫清寒在上海的联络点之一。

    十七来到这个饭店,依着莫清寒谨慎的性子,这个饭店必定与他有关,否则十七不会来到这里。

    被人发现后,十七又在短时间内迅速撤离。

    这一切都说明,莫清寒作了两手打算。一旦他的手下暴露行踪,莫清寒就会立即放弃这个联络点。

    如今,陆淮派人封了这个饭店,这意味着莫清寒的联络点少了一个。

    而未来,陆淮会一步步削弱莫清寒的势力,清除他的党羽,让他彻底翻不起风浪来。

    手下开口:“三少,我们在饭店里看到几个行踪可疑的人。”

    陆淮冷声:“继续讲。”

    手下:“其中两个人一看到我们,就立即服毒自尽。”

    “还有两个人没来得及逃,我们卸掉了他们的下巴,把这两个人带了回来。”

    “在我们的逼问下,那两个人没有供出十七的下落,口风极紧。”

    这时,手下有些迟疑:“三少,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件事。”

    陆淮微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讲。

    “被抓来的两个人里,其中一个人的背部出现了一些印记,经过我们调查,他是中毒了。”

    陆淮眼眸微紧:“中毒?”

    手下:“这毒是一种慢性毒.药,若一直服用解药,毒性就会隐藏在体内,不会立马发作。”

    “若长时间没有服药,体内的毒.药就会一点点侵蚀他们的身体,直到他们死去。”

    手下继续说:“过了一会,另一个人也出现了相同症状,丢掉了性命。”

    陆淮的脸色暗沉,莫清寒竟用毒.药去控制手下的忠诚,若他们不服从,拿不到解药,便会毒发身亡。

    莫清寒对自己的手下就已经如此心狠,那对不相关的人,他自然会更加不留情。

    陆淮的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很快,十七的背景也已经调查出来了。

    十七曾经是一座监狱中的囚犯,编号为十七。

    前段时间,十七离开监狱后,中途消失了一段日子,但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在黑市比武的现场。

    更奇怪的是,他们并不能查到十七那段时间的下落。

    线索全部断了。

    所有消息都像石沉大海,掀不起任何波澜。

    陆淮了然,莫清寒既然带走了十七,必定会抹去他所有的痕迹,隐藏他的身份。

    陆淮沉思,无论今日与十七见面的人是莫清寒,还是莫清寒的其他手下,这些都说明莫清寒的手越伸越长。

    莫清寒想扩大他在上海的势力范围。

    莫清寒的真实面目到底是谁?

    又有谁在帮他伪装?

    陆淮神色冷淡,他要尽早解决这些问题,铲除莫清寒。

    ……

    叶楚接了陆淮的电话,来到和平饭店。

    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陆淮坐在那里,抬眼看向她。

    陆淮的神情有些严肃,他示意叶楚过来。

    叶楚知道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讲,立即关上了门。

    陆淮:“我已经去查了,十七有问题。”

    但是,十七的身上没有别的线索。

    这自然在叶楚的意料之中。

    陆淮说:“通过十七,我们除掉了莫清寒的一个联络点。”

    叶楚的面色一喜,她心中清楚,莫清寒躲在暗处,只要他们能找到他的蛛丝马迹,那就证明他不是没有破绽。

    她相信,这一世,莫清寒必然不会得逞。

    叶楚正沉浸在思绪之中,没有发现陆淮已经在旁默默观察了她一段时间。

    方才叶楚知道了十七的事情,她并不震惊。陆淮觉得,她似乎已经知晓了未来的一切,所以才会是这样的反应。

    其实,从叶楚告诉他某些细节以来,陆淮就开始有些怀疑了。

    叶楚的说法是,她做的梦,预言了未来。

    但是陆淮明白,事情没有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他很想知道,在叶楚的那些梦里,有的仅仅是未曾发生的危险吗?

    陆淮缓缓开口:“叶楚,能查到这些是因为有你的帮助。”

    叶楚没有意识到不对,她笑了笑:“我只是做过一些梦罢了。”

    陆淮笑了,不用他主动开口,她已经自己提及了。于是,他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下一个阶段的诱骗。

    陆淮问:“那些事情都是你在梦中看到的吗?”

    叶楚不假思索:“嗯。”

    陆淮又问:“那你的梦中,是否还有一些别人的未来?”

    他的言语带着一丝.诱导,仿佛在渐渐骗她掉入一个已经设好的陷阱。

    陆淮声线极低:“你有没有看到过我的未来?”

    叶楚的身体一僵,脑中一片空白,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

    陆淮注意到了叶楚的不对劲之处,但他并没有拆穿她,而是选择继续问下去。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

    陆淮总觉得叶楚身上的秘密,不仅仅是梦境那么简单。

    她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陆淮顿了顿:“叶楚,你曾经同我讲过,只要我开口询问,你愿意回答每一个问题,对吗?”

    叶楚心中已经有了预感,但她点了点头:“对。”

    陆淮移开了桌上的一本书,那本书底下有着几张纸条。

    在叶楚来和平饭店之前,陆淮就已经放在那里了。

    叶楚看了一眼,那几张纸条,正是她匿名送信时,写的那些字。

    叶楚心一紧,不晓得陆淮想做什么。

    陆淮俯下身,用钢笔在另一张纸上写字,他用了相同的字体。

    陆淮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我一直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字迹很像。”

    “尽管你写的这种字体,我从未用过。”

    “你知道吗?”

    “一个人的字体可以变,但写字的习惯不能改变。”

    “……”

    陆淮的声音响起,一句又一句。这个问题,他一直都很想知道答案。

    叶楚背上沁出了薄薄的冷汗。

    “为什么我们会有相同的字迹?”

    “你能解释一下吗?”

    陆淮终于讲到了关键,他凝视着叶楚,眼神片刻不离。

    叶楚清楚极了,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字迹,是因为上一世,陆淮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她的写字习惯。

    不,更准确地来说,他影响了她的人生。

    若是叶楚将此事告诉陆淮,他就会知道真相。

    陆淮会知道,自己曾经活过一世。而那一世的她并不成熟,她依赖他,却又对他无所助力。

    前世,两人假结婚之前,曾在督军府中签订过一份合约。

    那时,叶楚问起陆淮的理想伴侣是什么样子的,他回答了三个词。

    “自信、勇敢、坚强。”

    但是前世的叶楚,并不拥有这些特质。所以,他们两人都认为,未来会按照合约顺利进行。

    前世,一无所有的叶楚投靠陆淮,他们两人从一开始就处在一种不平等的关系中。

    她不想习惯依赖他的生活,她希望能对他有所助力。

    那次车祸后,叶楚发现她回到了十六岁。

    再遇见陆淮时,叶楚躲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他。

    后来,叶楚告诉自己,如果这一世,她能够强大到站在他的身边。

    她就可以重新定位他们两人的关系。

    真正稳定的情感,要以平等的关系作为依托。

    但在重生一世后,叶楚才拥有了这样的机会。

    一个没有合约没有束缚,能重新面对彼此的机会。

    叶楚并不希望两人的关系恢复到前世的状态,她绝对不会让陆淮知道自己重生一世的事情。

    而这一世,她会充满自信,拥有勇气,选择坚强……

    她必须要用另一种方式,同他并肩。

    片刻之间,叶楚已经做出了决定。

    她抬眼看着陆淮,眼神坚定:“你想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字迹为什么会相同,对吗?”

    叶楚一字一句地说:“我可以解释给你听。”

    叶楚直视着陆淮的眼睛,没有半分闪躲。

    “陆淮,我故意模仿了你的字迹。”

    “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陆淮怔了一怔,他望着叶楚。她的眼神清亮,不似作假。

    他的心一紧,等待着她的下一句。

    叶楚迟迟没有开口,陆淮也没有问。两人就这样注视着彼此,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

    叶楚一直在观察陆淮的表情,只可惜,他隐藏得很好,神色如常,没有一点改变。

    她方才那几句只是为了试探,可陆淮向来是个情感不外露的人,她猜不透他。

    许久后,叶楚忽的一笑,撒了一个谎,轻而易举地揭过了刚才那一页。

    “不然,你怎么会同意和我合作呢?”

    陆淮觉得,这个回答,和他想象的,似乎不太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你刚才是在撩我吗?

    叶楚:只许你撩,我就不能反撩一次吗?

    陆淮:白期待了,你的答案和我想象中不一样。

    叶楚:撩完就跑,概不负责。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7章 第10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