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10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8章 第108章

    陆淮看见了叶楚狡黠的笑意, 他很快就明白过来。

    小骗子是在耍他。

    她故意模仿他的字迹, 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如果这个理由是真的,陆淮倒是会更高兴。

    叶楚方才一直沉默, 陆淮险些要开口了,但那样就会暴露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所幸他向来隐藏得深,叶楚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陆淮抬眉:“是吗?”

    叶楚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当然。”

    陆淮觉得有些可惜。

    他更想知道她的心里话,不过, 现在她已经提高了警惕, 无论他怎么试探, 她绝不会说的。

    叶楚明白陆淮仍是不信的,她必须说得再具体一些, 才能让他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她的字迹上。

    叶楚开了口:“我表哥苏明哲认识的人多, 我让他帮我找一份你的字迹。”

    叶楚清楚,陆淮只要去问苏明哲,很快就会知道她是在撒谎。

    所以回去之后,她会同苏明哲通个气。

    “陆淮, 你的字迹并不好拿到。”叶楚有些遗憾,“几经周章, 我拿到后,只学了一段时间。”

    叶楚询问陆淮:“我学得像吗?”

    陆淮认真地观察着叶楚,她的表情毫无破绽。

    他忽的笑了:“若是下次你想学得像一点, 不如直接来找我。”

    两个人都清楚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陆淮不过是给叶楚一个台阶下。

    陆淮自然没有忘记他今日找她来的目的:“叶楚,你似乎忘记回答我的上一个问题了。”

    陆淮重复了一遍那个问题:“你知道我的未来吗?”

    叶楚没有像第一次听到时那样慌乱, 她极为镇定。这个问题必须接,只是她要换一种方式回答罢了。

    她的语气平静极了:“陆淮,你的未来不是已经在自己手中了吗?”

    陆淮看着叶楚的眼睛,她讲起话来认真得很。

    陆淮下意识合拢了手掌,他掌心的纹路就好像命运的脉络,被他紧紧地握在了手里。

    他可以肯定一件事,那个未来,必须要有她的参与。

    陆淮笑了:“嗯,我们的未来已经在自己手中了。”

    一句暗藏深意的话。

    陆淮没有再问,因为和叶楚这样聊过一回后,他的思绪已经清晰明朗了起来。

    在夜幕降临之前,陆淮就把叶楚送回了叶公馆。

    她和陆淮告别后就下了车。

    车子停在那里,陆淮望着叶楚的背影。寒风凛冽,她独自一个人走到那条路的尽头。

    那里是她的家。

    陆淮在想些什么,那辆车还没有离开。他坐在里面,看着叶公馆的方向。

    陆淮先前在猜测,叶楚为何能从梦境中知道那样多的事情,甚至细节。

    他倒是有了另一个想法。

    她似乎亲身经历过那些事一样,才会记得那样深刻。

    陆淮的眉头皱起。

    但是,他清楚得很,人都是只能活一世的。

    这个世界上或许并没有那么多古怪的事情吧。

    许久之后,黑色的汽车发动,渐渐驶离了叶公馆。

    ……

    回到督军府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陆淮坐在书房中,桌上的灯亮着。灯光落在一份报纸上,每一行字都看得清清楚楚。

    上面写着一个标题。

    政府要员在华懋饭店被杀,凶手未知,疑似是神秘江湖组织。

    那天,陆淮和叶楚去黑市比武之前,在华懋饭店看到了凶杀现场。

    杀人手法非常干净,凶手又在短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任凭是谁,都会觉得那是暗阁的手笔。

    但是,陆淮认为有一个疑点。

    所有的证据都太显而易见了,摆明了是要别人猜到暗阁头上。

    暗阁行走江湖多年,怎么可能会犯这种小错误?

    陆淮正在思索,到底还有哪里出了错。这时,身旁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愈发清晰。

    陆淮很快就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开了口:“三少。”

    陆淮淡淡地说:“江先生。”

    陆淮没有猜错,想必江先生早就已经知道那件刺杀之事。

    若是他真的有投诚的意向,一定会将暗阁的事情解释明白。

    江先生开门见山:“明人不说暗话,三少,华懋饭店的那件事不是暗阁成员做的。”

    陆淮没有讲话,江先生心一松。

    他清楚得很,如果陆淮心中已经认定暗阁就是凶手,大可直接挂了电话便是。

    现在,陆淮给了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这证明事情还有转机。

    “我们近日里没有接到任何单子。”江先生说,“史密斯路上的古董店已经很久没开门了。”

    江先生知道,陆淮的耳目众多,分散在上海滩各处。

    暗阁刚来到上海,仅仅只是在史密斯路上开了一家古董店,这件事都会被陆淮知道得一清二楚。

    陆淮一定会找人关注那家古董店,了解暗阁的动向。

    江先生:“暗阁有规定,不会在上海动手。这条规定,想必三少一定知道。”

    陆淮的声音平静:“江先生,你能确定暗阁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二心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陆淮和江先生谁都没有讲话。

    他们都明白,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如此。

    在一个没有目击证人,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情况下,谁能够自证清白?

    那日在华懋饭店行刺的人,到底是不是暗阁成员,这将永远成为一个未解之谜。

    过了一会,江先生才开口:“三少,我只能把我个人的猜测告诉你。”

    江先生并没有再做任何解释,反倒是提出了另一个猜想:“我怀疑,有人想对上海滩动手。”

    陆淮停顿了一下,没有开口。

    他有两个想法。

    第一种可能,确实如江先生所言,有人知道暗阁离开了南京,又在短时间内没有任何动作。

    他想在上海闹事,必须要把这件事推到别人头上。暗阁显然是最佳人选。

    那个人极有可能是莫清寒。

    还有第二种可能性,暗阁想在上海扎根,却一直没有得到陆淮的同意。

    他们自导自演了刺杀一事,贼喊捉贼。趁着上海滩动荡之时,再处在暗地里,不多生事端,令陆淮相信,暗阁是无辜的。

    等到了那个时候,暗阁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向陆淮投诚。

    陆淮的声线淡淡:“一直有人想对上海滩动手,这件事我比谁都要清楚。”

    陆淮并不接他的话,江先生一怔。

    陆淮继续开口:“这几日,你在不在上海?”

    江先生的声音极为确定:“不在。”

    陆淮说:“是吗?”

    尽管陆淮的语气平静万分,却带着一丝压迫感,仿佛在质问他的行踪。

    江先生犹豫了一会,出声道:“我在北平,不日就要回上海。”

    陆淮:“希望江先生一路顺风。”

    江先生这个人。

    他觉得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陆淮的话降低了江先生的警惕心,让江先生认为他已经相信了暗阁的诚意。

    陆淮知道,如果暗阁有问题的话,很快就会露出马脚了。

    ……

    时至午后,天色渐渐暗了。不一会儿,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恒兴茶社外面是一条街道,虽说下着雨,但是街上行人来往,始终热闹着。

    薄薄雨幕下,秦骁穿过街道,走向恒兴茶社。

    秦骁没有打伞,细细密密的小雨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头发上已经覆上了一层浅浅的水珠。

    秦骁步子迈得急,神情严肃,径直走到了恒兴茶社。

    陆淮和秦骁约好了见面时间,最后一场黑市比武马上就要开始,陆淮必须要交代一些事情。

    秦骁被服务生领着,来到了房间门口。

    服务生离开,秦骁敲响了房门。

    “进来。”是陆淮的声音。

    秦骁打开门,看到陆淮坐在桌子旁,他走了进去,将门合上。

    陆淮已经点了一壶茶,他示意秦骁坐下。

    秦骁面前放着一杯茶,茶水的温度刚好,他一饮而尽,驱散了几分寒气。

    秦骁点头:“三少,久等了。”

    陆淮淡淡地说:“黑市比武的决赛就在几日之后,我调查过,你的对手很难缠。”

    “这是他们的资料,你先看一下。”

    陆淮将一叠东西放在秦骁面前。

    秦骁道了一声谢,然后翻看了选手的资料。

    秦骁拿起第一份资料,这个选手的外号叫屠夫,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场比武中输过。

    屠夫天生神力,和他碰上的参赛者,全部都死在了擂台上,没有一人从他手下逃脱。

    屠夫上场后,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立即击毙对手。

    他信奉的宗旨是,要么活着战胜对方,要么就输着死在台上。

    只要屠夫出手,他就会活活打死对手,就算是对方认输,他也不会留情。

    陆淮看了一眼,知道秦骁已经看完了屠夫的信息。

    他开口道:“虽然屠夫长得高,但是他的攻击速度却完全没有落下。”

    “你若是对上他,必须要借他的力量战胜他,借力打力,不要硬抗。”

    秦骁点了点头,神色凝重。

    秦骁拿起了第二份资料。

    那人的名字很简单,只是一个数字,叫十七。

    十七擅长的是远距离攻击,但是他在别的方面上也没有短板。

    十七的攻击没有固定的模式,他和屠夫相比,更让人心生警惕。

    陆淮知道十七是莫清寒最得力的手下,莫清寒会派他参加黑市比武。

    那么之前,十七一定接受了全面训练。

    陆淮说:“十七冷漠至极,招招毙命,十七受过严格的训练,要找出他的弱点很难,但并不是不可能。”

    “一上擂台,就是生死的较量,你不要专注防守,学会主动攻击。”

    秦骁沉思了一会。

    刚开始,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兄弟来参加比赛,若是稍有差池,就会死在擂台上。

    但是先前,秦骁和陆淮已经达成了合作。

    陆淮想要取缔黑市比武,而秦骁是他选中的人。

    秦骁会努力拼到最后一刻,黑市比武这种东西,绝对不能继续存在下去。

    秦骁看向陆淮,开口道:“三少,我会尽力的。”

    陆淮点了点头,他会派人保护好秦骁。秦骁是个忠义之人,不该将性命丢在黑市比武上。

    秦骁谢过陆淮后,转身离开。

    外头的雨落个没完,雨势开始变大了。

    秦骁的背脊挺直,身形颀长,面对未知的危险,他没有丝毫惧怕。

    他的背影极为坚毅,消失在大雨中。

    ……

    黑市比武的决赛很快就来了。

    此次比赛至关重要,叶楚是一定要来看的。

    陆淮也必然会带上叶楚,两人从商议到参与,等的就是这一个晚上。

    若是今夜的事情太多,叶楚又一回深夜归家。

    他只能找另一个理由向她的母亲解释了。

    像先前那样,陆淮和叶楚易容后,坐车来到黑市比武的场地。

    秦骁是否能拿到冠军,他们是否能顺利取缔黑市比武……

    这些都仍然是未知数。

    陆淮和叶楚极有默契,在这天晚上,并没有谈论不确定的未来,而是专注眼前。

    他们下了汽车后,朝着那幢建筑走过去。已至深冬,空气愈发寒冷了。

    但是,观众人数却比前些天更多了。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照例穿过那条走廊。这将会是他们最后一次来到这里,因为黑市比武很快就要不存在了。

    比武场内,光线晦暗不明。

    秦骁坐在角落里,他们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能看见一个坚毅的身影。

    进入到黑市比武最后决赛的人,总共有三个。

    三人分别进行抽签,决定先后顺序,以及各自的对手。

    抽签结果当场公布。

    第一场,由十七和屠杀对打。输的一方同样能够留下,和秦骁对上。最后胜出的两人,再进行最后一场比赛。

    观众席昏暗无比,擂台处亮着明晃晃的光。

    新的困兽之斗即将开始,他们的热情始终未减。

    他们知道,剩下三人的身手都极好,每个人身上都有看点。

    当三人遇到一起,那时的场面一定很精彩。

    在最后的比赛中,那些赌徒有更关注的事情,到底谁能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又会有谁会让他们倾家荡产。

    但是再高的风险也敌不过这些人的贪恋,为了能够走上捷径,一夜暴富,他们的赌注下得更狠了。

    乔云笙坐在比武场的上面,优雅地拿起了身旁的茶盏。

    看着底下那群疯狂的赌徒,他笑了一声,低头轻轻吹了下热茶,喝了一口。

    虽然乔云笙的人被沈九抓到巡捕房里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无法在这场比赛中得到利益。

    沈九同陆淮交好,像黑市比武这样的事情,他从不参与。

    在乔云笙看来,这种行为可笑极了。

    乔云笙忙着黑市比武一事,没时间去理沈九的小动作。

    比赛结束后,他定会好好送沈九一份大礼。

    乔云笙慢斯条理地将茶杯放了下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比武场。

    第一场比赛在众人的期待中开始了。

    场内人人激情昂扬,外头的大雨被隔绝在外,不会有任何人在意。

    十七和屠夫同时走上擂台。

    虽说之前大家见证了十七的本事,但是那些观众觉得屠夫的胜算更大。

    在十七的比赛中,虽然他每场都取得胜利,却没有一人死在他的手下。

    而屠夫不同,他名副其实,是个真真正正的刽子手。

    和屠夫对上的人,都没有站起来,无一例外地被打死了。

    十七虽强,不过屠夫多了一份心狠。在观众眼中,一个毫不留情的人,才最有可能走到最后。

    不少赌徒也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押在了屠夫身上,他们等着十七死在擂台上。

    屠夫眼睛细小,却闪着凶光。他看向十七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即将送死的猎物。

    十七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表情,他神色木然,似乎只是在参加一场普通的比赛。

    黑市比武的过程中,十七和莫清寒只见了一次面。但是,莫清寒的话却被十七牢牢地记在脑子里。

    十七不会让眼前的人活着离开擂台。

    台上的两个人心思各异,却抱着相同的目的,那就是要杀死对方。

    十七和屠夫站在擂台的两侧,两人对视,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在这中僵持的气氛中,锣被敲响,比赛开始。

    锣声响起,两人站在原来的位置没动。下一秒,同时开始攻击对方。

    两人的步子都迈得不大,为了维持住重心,他们小步靠近对方。

    十七和屠夫同时出拳,上身微微前倾,一人打向对方的鼻梁骨,另一人的拳头靠近对方的太阳穴。

    他们同时侧头,打出的拳头擦过各自的皮肤。

    十七突然抬腿,角度刁钻,踢向屠夫的脑袋。

    屠夫双手交叉,挡在面前,硬生生接下这一招。被踢到的手臂,钻心得疼。

    屠夫的手臂疼痛难当,但他仍旧趁着十七没有收回腿时,一把抓住十七的腿,抡圆臂膀,将十七往地上砸。

    屠夫天生大力,轻而易举地拽起十七,十七的腿被他抓在手里,整个人腾空而起。

    台下的观众以为十七即将战败,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

    “打死他!打死他!”个个急红了眼,疯狂异常。

    坐在高处的乔云笙却笑了。

    他觉得这次的比赛,终于有点意思了。

    台上的屠夫也以为比赛就快结束了,没想到十七并没有摔到地上,他的动作被拦住。

    十七拉住擂台的护栏,他面色如常,一点没有惊慌。

    十七的一只脚被屠夫抓住,另外一只脚还是自由的。

    用那只没有被束缚住的脚点地,他拉着护栏的手实力,身子一扭,将脚拽回。

    十七迅速直起了身子,再次踢向屠夫的脑袋。

    十七的脚破空而来,动作突然。

    屠夫正面迎上,避无可避。

    眼前的一切超乎了大家的想象,在所有人屏息的那一刻,十七的脚踢中屠夫的鼻子。

    屠夫向后一退,鼻子传来剧痛,温热的液体流出,滴到他的衣服上。

    屠夫的鼻梁被十七打断,血流不止。

    但是在黑市比武中,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能叫停。

    不管参赛者受了多重的伤,只要他人还在台上,他的对手就有权利对他做任何事。

    就算对手将他打死在擂台上,鸿门也不会管。

    屠夫已经好久没被人打伤过了,他瞬间被激起了斗志。

    屠夫随意抹了一下脸,狼狈得很。鼻血还在不停流着,但是屠夫已经顾不上了。

    他的目光凶狠,疼痛让他失了冷静。屠夫迅速上前,拳头握紧,如快剑劈出,打向十七。

    十七身子一弯,避开了攻击。

    屠夫一拳拳打出,总被十七躲开。在密集的出拳中,屠夫的体力也在不断下降,他出拳的频率开始变慢。

    十七绕到屠夫的背后,左脚高抬,侧踢向屠夫的后脑勺。

    屠夫只来得及将头偏开一些,十七的脚又一次踢中了他的脑袋。

    屠夫身形不稳,但还是转过身,不让自己的要害暴露在十七面前。

    十七主动出击,一记横扫,踢向屠夫的肋部,力道大得很,骨头发出一声闷响。

    屠夫踉跄了一下,还是使用之前的方法,他再次拎起十七,将十七往地上摔。

    十七拉住屠夫的衣领,翻身上去,跨坐在屠夫的脖子上。

    **腿用力,夹紧屠夫的脖子,让其动弹不得。

    当屠夫想把十七从身上摔下时,下一秒,十七握紧了他的脖子。

    他知道来不及了。

    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屠夫心生恐惧,身子微微哆嗦。

    十七将屠夫的头一拧,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

    屠夫高大的身子轰然倒地,已经没有了气息。

    十七赢了。

    这一幕落进了现场所有人的眼中,每个人的心思不同。

    观众席上,陆淮和叶楚对视,他们的眼中隐隐有些担忧。

    这是在黑市比武中,十七第一次杀人。

    接下来的比赛,秦骁必须更为谨慎。

    比武场上方,乔云笙的手敲打着茶杯,声音落在雅室中。

    乔云笙的眸色一沉。

    他记起了从前的自己,面对强劲的对手,却愈发狠厉。

    就像底下的那个十七。

    乔云笙曾是黑市比武的冠军,每一个经历过比赛的人,都会知道什么叫做残酷。

    宽容和仁慈在这里没有用处,生或者死,才是最重要的。

    一次次的厮杀,就是一次次的重生,直至让你变得毫无人性。

    即便杀个人,都能做到面无表情。

    乔云笙又恢复了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伸手拿起茶杯。

    发觉到杯子已经冷了,乔云笙的手指冰冷彻骨,他面色一暗,将茶杯扔在了地上。

    他再也不会是从前那个任人宰割,卑微至极的人了。

    裁判犹豫了半晌上前,站在的位置离十七有些距离,他出声询问。

    “你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吗?”

    裁判以为自己听不到十七的回答,没想到从未开口的十七竟然说话了。

    “不需要。”

    十七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出声,他的声音毫无起伏,不像个真人。

    第二场比赛提早举行。

    原本需要和秦骁对上的屠夫已死,那么剩下的比赛,就是在十七和秦骁中,选出胜者。

    锣声第二次敲响,最后一场比赛的参赛者走上台。

    擂台被灯光照得明亮万分,十七站在左侧,秦骁站在右侧。

    十七的眼神木然,秦骁的眼神坚毅。

    比赛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你知道我的未来吗?

    叶楚:你会和我结婚,然后我们人前恩爱,人后相敬如宾。

    陆淮:我相信前半句,至于后半句……

    陆淮将叶楚压在身下:一起来做上辈子没完成的事情吧。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8章 第10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