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10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9章 第109章

    上一场比赛中, 那些赌徒从十七和屠夫中, 选择了屠夫赢。

    没想到以杀人为乐的屠夫,竟然会死在十七手中。许多人输得很惨, 有人没了全部身家。

    这回,秦骁和十七对上,那些赌徒,都在十七身上下了赌注。

    秦骁走上台的时候, 十七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对于十七来说, 秦骁只是他成为冠军之前的最后一个对手, 仅此而已。

    乔云笙将茶盏摔到地上后,马上就有人将一壶新泡好的茶, 放在乔云笙的右手边。

    乔云笙坐在比武场上方, 往下看,他拿起桌上的茶盏,薄薄的雾气上升,他的神色隐在白雾后面。

    他不急不缓, 犹豫地掀开茶盖,喝了一口茶, 嘴角浮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乔云笙的视线始终落在擂台上,他一边看着十七和秦骁,一边将手上的茶盏轻放到桌上。

    之前乔云笙看过十七和秦骁的比赛, 他并不觉得秦骁会赢。

    乔云笙能看得出,秦骁天赋极高,旁人要学的东西, 他能迅速将其掌握。

    从一场场比武中,乔云笙清楚地看到秦骁的进步,他进步飞速,提升的空间也很大。

    假以时日,秦骁就能成为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到时候,要在整个上海滩找出能打倒秦骁的人,很难。

    但是要想战胜对手,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心要狠。

    虽然秦骁天赋高,但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

    对手可以完美地利用这一点,将秦骁打倒。

    乔云笙并不觉得,在短短的几天内,秦骁的心理会迅速转变,成为一个冷心冷情的人。

    既然秦骁仍然仁慈,那么,他的胜算就少了大半。

    而十七呢?

    乔云笙看得出,十七受过专业的训练,他们培养十七,并不是想让他在黑市比武中获胜。

    而是将十七培养成一个冷漠的杀人武器。

    乔云笙并不清楚,十七背后的那个人是谁。

    他指使十七来参赛的目的又是什么?

    乔云笙冷笑了一声,这两人对上,谁输谁赢,还说不准。

    黑市比武的最后一轮比赛,在沉闷的锣声中,拉开了帷幕。

    秦骁没有立即上前,是十七主动发起了攻击。

    十七想着速战速决,不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直接一记凶猛的侧踢,踢向秦骁的左侧,当秦骁拿手去挡时,他立即转而攻击秦骁的右侧。

    十七抬起的脚刚刚落地,瞬间换腿,动作迅速,毫不迟缓。

    这次十七攻击的地方是秦骁的太阳穴,他想给秦骁致命的一击。

    秦骁自然躲开了,十七连续攻击,攻势越来越强,秦骁处处避让,轻而易举地避开。

    这样下去,秦骁永远也不会赢。

    虽然陆淮在比赛前,已经提点过秦骁,让他不要过于注重防守。

    但是秦骁这人的性子本就如此,要他在短时间内转变,一点也不简单。

    虽说秦骁开了这么长时间的武馆,但是在他看来,一个人学武不是为了打死旁人,而应该用来保护自己。

    他的招式一味地注重防守,只会让他丧失在擂台上的主动权。

    看到这场比赛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观众喝着倒彩,嘘声一片。

    本场比赛的胜负明显已经分出,秦骁注定是那个落败的一方。

    乔云笙的目光从秦骁身上缓缓扫过,那双眸子如墨一般黑,见不到底。

    乔云笙失望透了,秦骁的身上虽然厉害,但是他很快就会死在台上了。

    乔云笙参加过黑市比武,他一路打到最后一轮。他非常清楚,不在比赛中,将对手打死,就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按照惯例,在黑市比武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赢的那一方必定会将另一方打死。

    只要秦骁在这一场输了,那么今天他的性命也同样丢在了台上。

    下一秒,乔云笙微微直起了身子,刚才还意兴阑珊,现在颇有兴致地看着台下的比武。

    秦骁虽说次次避开,但是他想起了他此次的任务。

    他必须要拿到这次黑市比武的冠军。

    他已经和三少合作,他们的目标是取缔黑市比武。

    只有他打赢了,黑市比武以后才会彻底从上海滩消失。

    不再会有那么多人,深陷在暴力和贪恋中,从而丢掉他们的人生。

    秦骁神情坚毅,他的视线始终放在十七身上,十七的每个动作都被他记在了脑子里。

    秦骁集中精神,略加思索,他立即找出了十七的弱点。

    趁着十七抬腿的瞬间,秦骁一记猛劈,落在十七的腿上。若是十七的腿受伤,那么他的战斗力也会减弱许多。

    十七立即收腿避开,虽说避开了,但是秦骁的脚还是擦过十七的膝盖,滑了过去。

    十七就势借力,后退几步,和秦骁拉开距离。

    反而是秦骁主动向十七发起攻击,他拳头握紧打出,十七毫无退路,只能避开。

    十七忍不住惊讶,但是脸上却看不出来。

    短短一会功夫,秦骁就掌握了自己的弱点,专门挑着他的薄弱位置打。

    十七从来没有和秦骁交过手,为什么秦骁对自己出的招式这么清楚?

    十七节节败退,勉强持平。

    乔云笙嘴角上翘,眼里露出兴奋之色。

    秦骁最厉害的一点,不在于他的招式,而是他的学习能力。

    他好像天生就能迅速掌握对方的攻击方式,并能找出对手的弱点。

    可能秦骁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优势。

    乔云笙忍不住起了心思,若是秦骁能在今晚活下来,他想将秦骁收为己用。

    台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震耳欲聋。

    只见秦骁和十七同时出腿,踢向对方的膝盖。

    两人都被对方击中,下一秒,身形不稳,两人都向身后的擂台退去。

    眼看着两人就要落在擂台外面。只要有一方掉在台下,这场比赛就能判断出输赢。

    出乎意料的是,两人同时翻出栏杆,落地的时间一样。

    这一场是平局。

    十七和秦骁都拒绝休息,要立即进行下一场比赛。

    第二场比赛很快开始。

    两人互不相让,每一拳都结结实实地落在对方身上,拳拳到肉,声音沉闷。

    但是这一场比赛最大的不同在于,秦骁一直处于上风。

    而上场比赛中的十七,似乎失去了自己的优势,只能勉强抵抗住秦骁的攻击。

    秦骁反客为主,这场的时间并不多,秦骁就将十七踢下了擂台。

    还剩最后一场,只要秦骁赢了,他就是本次黑市比武的冠军。

    第三场,秦骁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就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十七再一次被踢下台,很久没有爬起来。

    在黑市比武中,最后一场比赛都会有一方死掉。

    秦骁创造了一个先例,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将对手打死,却还能取得胜利的人。

    胜负已分,继续留在比武场也没有意义。

    赌徒们都输了。

    观众陆陆续续离场。

    陆淮已经派了人保护秦骁,现在,他和叶楚必须走了,不然就会暴露行踪。

    只要乔云笙的人想要伤害秦骁,他的人就会在暗处攻击。

    他们随着人潮,出了比武场。

    今晚没有月亮,夜色沉得厉害,雨下得又快又急,雨势丝毫没有转小的趋势。

    叶楚和陆淮坐进汽车,外头冰冷的雨水被隔绝在外。

    黑色的汽车开往了和平饭店,他们等待着秦骁的消息。

    ……

    秦骁清楚,今晚,乔六爷一定会盯上自己,他时刻警惕着,没有半点松懈。

    秦骁出了比武场,外头白茫茫的一片。他还未走进雨中,就被乔云笙身边的人拦下。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顾平带了一批人,拦住秦骁的去处。

    “六爷要见你。”

    顾平的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秦骁皱了皱眉,没有答应:“我有事,不想过去。”

    秦骁的反驳让顾平愣了愣,他们已经调查过秦骁,他在上海并没有根基,居然敢拒绝乔六爷的要求。

    “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顾平的声音带了点怒气。

    秦骁摇头,再一次拒绝:“我不会去的。”

    顾平眯了眯眼,朝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将秦骁压回去。

    秦骁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乔云笙手下动手之前,他已经进了雨中。

    雨幕是天然的屏障,今晚的大雨给秦骁提供了方便。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恰好给了秦骁脱身的时间。

    秦骁早就将四周的地形查看清楚了,他知道最快逃离的办法。

    就算秦骁跑得再快,也会被乔云笙的人追杀,他不可避免地会同他们起正面冲突。

    乔云笙要的是完整的秦骁,所以顾平他们不会对秦骁开枪。

    雨水流进秦骁的眼睛中,模糊了他的视线。

    秦骁双手握拳,打在来人身上,一拳又一拳,落在实处。

    秦骁毫不避让,面对这么多的人,也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但是,秦骁并不是单打独斗,陆淮派来的人隐在暗处,会助秦骁一臂之力。

    砰砰几声枪响,落在寂静的雨夜中。

    陆淮的人避开秦骁的方向,擦过那些人的身体。他们没有将来人击毙,而是故意打乱那些人的阵脚。

    果然,随着枪声的响起,顾平等人心下一慌,有人躲在暗处,帮助秦骁。

    顾平气极,他立即下达了命令,让一部分手下去寻找枪声响起的位置,抓到那些在背后作乱的人。

    顾平看向秦骁,这人的背景不简单,有人在帮他。

    之前,陆淮已经和秦骁沟通过了,秦骁知道开枪的人,是陆淮派来的。

    顾平的人一乱,秦骁就找到了逃离的机会。他最后打出两拳,离他最近的几人很快倒在了地上。

    秦骁失了禁锢,转身往和平饭店的方向跑去。

    顾平等人很快就稳住了心神,继续追了过去。

    他们始终没有抓住秦骁,跟到最后一刻的时候,顾平发现,秦骁竟然去了和平饭店。

    他们没法再追,只能立即回去,向乔六爷汇报。

    顾平低垂着头,站在乔云笙面前。待他将晚上所有事情说出,乔云笙嘴角还是带着笑意。

    虽说乔云笙脸上没有一点狠厉之色,但是顾平却感到一股子冷意笼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下一秒,乔云笙的脸上一沉,声音陡然冷了下来。

    “又是陆淮。”

    从顾平的回话中,乔云笙知道秦骁和陆淮肯定认识。

    按照他的推测,一开始,秦骁就是陆淮安插在黑市比武的人。

    陆淮让秦骁拿到黑市比武的冠军,还让他逃到和平饭店,寻求庇护。

    乔云笙不知道陆淮想做些什么,但是他清楚,不出多少时日,陆淮肯定会有所动作。

    ……

    这个夜晚,雨下得那样大,看上去丝毫没有要停歇的趋势。

    车窗紧闭,雨水从窗子上滑落,雨声毫无节奏地响着,令人紧张万分。

    叶楚和陆淮坐在车里,他们确认秦骁已经安全进入和平饭店后,才离开。

    现在,陆淮要送叶楚回家。

    黑色的汽车在雨夜中行驶,速度虽快,却平稳得很。

    陆淮用手转动着方向盘,开了口:“时间有些迟,若是被你的母亲发现了,我只能用别的借口了。”

    黑市比武一事已经结束,只要等秦骁在和平饭店中先住几天,然后再收个尾就是。

    现在秦骁已经安全抵达,陆淮更担心的是,叶楚回叶公馆后的事情。

    上回,他答应了苏兰,一定会护好叶楚。

    叶楚没有拒绝陆淮的提议:“你想的借口总会比我的好。”

    陆淮忽的一笑:“我大概会编造一些事情,这样也可以吗?”

    叶楚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深意:“随你。”

    “……”

    车子停了下来,叶公馆就在不远处。叶楚下了车,撑开伞,站在了雨中。

    雨水清清冷冷,上海滩的夜晚冰冷又潮湿。

    叶楚深呼吸一口气,希望今天不要被发现。

    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了关车门的声音,停下步子,才发现陆淮在身后。

    陆淮的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伞,雨水击打在伞面上,他朝着她走过来,身上未沾一滴雨。

    陆淮说:“我送你到门口。”

    叶楚点了点头,心下正紧张,看见他却又莫名安静了下来。

    许是担心会在叶公馆门口遇见人,他们并肩走着,并不靠得太近。一人撑着一把伞,中间只隔着伞的距离。

    两人沿着街道走,两把黑色的伞一高一低,穿过雨幕。

    到了叶公馆的门口,陆淮停下脚步。

    叶楚小心翼翼地开了门。

    大门打开,苏兰站在里面,眉头紧锁地看着她。

    苏兰的视线立即落在了叶楚身后,她看到陆淮撑着伞站在雨中,气质冷冽极了。

    没有等苏兰说话,陆淮很快就开了口:“伯母。”

    苏兰的声音冷了下来:“三少,你记得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吗?”

    “不曾忘记过。”陆淮的语气坚定,“我绝不会让叶楚陷入危险的境地。”

    陆淮的声音略显歉意:“伯母,是我让叶楚回来得晚了,实在抱歉。”

    他一字一句道:“我有很多话要讲,可否进去说话?”

    苏兰犹豫了几秒,看着陆淮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

    陆淮在叶楚身后进了屋子,叶公馆的后门关上,这里恢复了安静。

    他们收了伞,进了房间。

    叶公馆很大,而这里的位置比较偏僻,现在时间又晚,不会有旁人过来。

    叶楚又深夜归家,苏兰气极了。她知道叶楚会从后门进来,所以才在这里等。

    她没有放软语气:“我希望三少能解释清楚。”

    陆淮声线极为平静:“我的理由很充分。”

    叶楚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她很信任陆淮,因为他站在这里,她的情绪并不慌乱。他放下心来。

    陆淮看向苏兰:“伯母,能借一步说话吗?”

    苏兰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房间的另一侧,放轻声音,叶楚不会听到。

    陆淮这才开口:“伯母,您听说过鸿门的乔云笙吗?”

    苏兰皱眉:“听过。”

    乔云笙心狠手辣,人人皆知。他行为优雅,做事却不留余地。旁人都叫他一声乔六爷,苏兰不知道,陆淮为什么要提起他。

    陆淮声音镇定:“有一件事,我不希望让叶楚知道。伯母能替我保密吗?”

    苏兰点头,陆淮还没讲,她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陆淮眉头一紧:“鸿门的乔云笙看上了叶楚。”

    苏兰一惊:“什么?”

    陆淮说:“他的性子,你一定清楚,阴晴不定。每个他看上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苏兰更为紧张了,她听说过这事。乔云笙一开始会对他喜欢的女人万般宠爱,一掷千金也不在话下。

    但是每一个被他遗弃的女人,都已经在上海滩失去了踪迹。

    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苏兰对陆淮的话深信不疑,乔云笙这人性情古怪,他绝不会因为叶家有几分势力,而有所顾忌。

    阿楚她应该怎么办?

    见苏兰已经信了,陆淮接着道:“我常常带叶楚出来,是因为我知道,乔云笙的人在跟踪她。”

    陆淮面不改色:“这是我为了保护她故意做出的假象。”

    “这样,乔云笙便会认为我和叶楚关系匪浅,不敢动她。”

    先前,陆淮已经问过叶楚,能不能编造一些理由同她母亲解释。

    陆淮并非要刻意欺骗苏兰,现在只是万不得已。

    总有一天,陆淮会向苏兰解释清楚,他做这些的理由。

    他想保护叶楚,更想靠近她。

    有进一步的发展。

    苏兰没有起疑,陆淮同她一样,只是担心叶楚,不想让她受伤罢了。

    她完全能够理解他这样做的理由。

    苏兰真诚地道谢:“三少,谢谢你。”

    “伯母,您的女儿很优秀,日后或许还会遇到这种事。”

    陆淮极为郑重地许下了一个承诺,“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陆淮略一停顿:“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伯母的帮助。”

    苏兰一愣:“我要怎么做?”

    陆淮的嘴角牵起:“我会假装追求叶楚,让乔云笙知难而退。”

    “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配合我演一场戏。”

    “您只要表明态度,允许我追求她。”陆淮强调道,“只要我们配合得好,叶楚就不会受到伤害。”

    陆淮似是怕苏兰多想,他很快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些只是假象。”

    陆淮的诚意十足,但是,苏兰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苏兰看向陆淮,见他的表情极为认真,仿佛方才那些话都是他的心里话,不像是作假。

    苏兰认为是自己想多了,陆淮对叶楚这样关心,甚至愿意这样大费周章来保护她。

    苏兰又怎会将他的好意拒之门外?

    苏兰点了点头:“三少,我答应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不久后,苏兰问:这到底是真追还是假追?

    陆淮笑而不答:谢谢伯母的谅解。

    乔六:一晚上被捅两刀,心累。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9章 第10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