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11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10章 第110章

    陆淮的嘴角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的话语暗含深意:“谢谢伯母的谅解。”

    既然苏兰已经答应, 陆淮就能假装追求叶楚了。

    当然, 陆淮和苏兰讲的这些话,是绝对不能让叶楚知道的。

    叶楚聪明得很, 若是她晓得了,说不定会猜出他的目的。那样,事情似乎就难办了一些。

    所以,陆淮还要确定苏兰不会告诉叶楚。

    陆淮有一套自己的理由:“叶楚她年纪小, 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 可能会影响到她的学习和生活……”

    苏兰若有所思, 叶楚尚未经历过挫折,他们向来将她保护得很好, 确实没有能力应付这一切。

    “你放心, 我会保密的。”苏兰很快就明白了陆淮的意思。

    陆淮笑了笑。

    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两人在这里讲了一段时间,叶楚站在房间另一侧,有些心急。

    她知道这次自己回来太晚, 苏兰等了很久。因此,陆淮必须要给她的母亲一个交代。

    叶楚无法靠近去听, 只能远远地看着苏兰的神情。

    刚开始,苏兰是有些生气的,听了陆淮的话后, 她紧张得很,后来又似乎放下心来……

    看来陆淮已经成功说服了她的母亲,也不晓得他同母亲讲了什么。

    他们的谈话已经结束, 告别后,陆淮走到门口,黑色的雨伞靠在墙面上,他将其拿起,眼看着就要离开了。

    叶楚小跑过去,停在陆淮的身后。他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扭头看了她一眼。

    叶楚的眼睛清亮,望着陆淮。陆淮扭头看她,夜晚清清冷冷,他们四目相接。

    房间里没有人讲话,只听见窗外的雨声传进来,两人沉默地对视。

    陆淮要回去了,叶楚开了口。

    叶楚的声音安静:“陆淮,路上小心。”

    陆淮微微点头,声线低沉:“叶楚,晚安。”

    雨水仍在落着,陆淮转过身去,撑伞走进了雨里。他的背影冷峻高大,沉默极了,却总能给叶楚莫名的安心感。

    前世今生。

    一直都没有变过。

    ……

    夜色沉得厉害,窗外风雨交加,雨水重重地敲打在窗上,又急又快。

    乔云笙坐在房里,他没有开灯,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丝光亮,气氛压抑极了。

    乔云笙的眼底蓦地掠过一丝冷意,他陷入了沉思。

    今晚,他让顾平去抓秦骁,没料到秦骁竟然跑进了和平饭店,向陆淮寻求庇护。

    黑市比武举办了这么多次,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获得比赛第一名的人,向来都会进鸿门做事,受鸿门的驱使。而秦骁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切。

    秦骁拒绝进鸿门,又向和平饭店求助,这样做分明是落了鸿门的脸面。

    然而,秦骁家境普通,没有任何背景,这么一个人,怎么敢和鸿门作对?

    除非,他背后隐藏着某种势力,授意他这样做。

    除了陆淮,谁会有这样的谋划与胆量。

    思及此,乔云笙的拳头微微攥紧,眸色也冷了几分。

    乔云笙忽的想起,在黑市比武的第一天,沈九在比武场揭露了一件事。

    在参赛选手中有人经过训练,并且他们都是双胞胎。

    若一人受伤,就换那人的双胞胎兄弟上场。

    这件事是乔云笙特意安排的,这样他就可以操控黑市比武的赌局,他压的人永远不会输。

    但是沈九却断了他的财路,寻了个由头,把他训练好的人扔进了巡捕房。

    直到比赛结束后,才把这些人放了出来。

    当时,乔云笙生气极了,以为沈九只是偶然发现了这件事,因着沈九与他向来不对盘,所以沈九才会这样做。

    现在细细想来,沈九这么做,说不定也是陆淮的授意。

    沈九不会无缘无故就来看黑市比武,而沈九与陆淮关系极好,若陆淮让他这样做,沈九没有拒绝的道理。

    ……

    一连串的事情丝丝缕缕,似乎都联系到了一起。

    乔云笙的眉头隐隐皱起,陆淮对黑市比武这么关注,他到底要做什么?

    这时,有一些东西在乔云笙的脑海迅速闪过,他心神一凛。

    莫非陆淮对黑市比武有意见?

    雨势愈来愈大,雨水顺着窗沿落了下来,乔云笙的心也缓缓沉了下去。

    沈九揭露比赛黑幕、秦骁反抗、向和平饭店寻求庇护……

    若真是这样,这一切似乎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但乔云笙从未在比武场看到过陆淮,除非陆淮做了伪装,隐藏了他的真实面目。

    若乔云笙早知晓陆淮来了,他绝不会掉以轻心,一定会提高警惕,早作防备。

    想必陆淮也极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并不出面,只在暗地谋划。

    等到自己发现了,一切都已经晚了,再也无法扭转。

    桌上的茶已经放了许久,早就没了热气,摸上去有些冰冷,但是乔云笙恍若未觉。

    他目光下移,端起了茶盏,轻轻地掀起茶盖。

    这时,乔云笙似乎没有拿稳,茶盖忽的掉在了地上,地上尽是碎片。

    乔云笙并不在意,他望向窗外,视线停在了那里。

    窗户开了一道浅浅的缝隙,潮湿的空气涌来,冰冷的风吹了进来,冷得彻骨。

    乔云笙面色如常,看上去异常平静。

    他久久没有动作。

    重重的黑暗中,房间陷入一片沉寂。

    ……

    这天晚上,秦骁逃离了乔云笙的追捕,平安抵达了和平饭店。

    秦骁刚进入和平饭店,立即有人迎上来。

    陆淮已经在和平饭店给秦骁安排了一个房间,让他可以好好休息。

    外头下着大雨,气温下降得厉害。

    一路上,秦骁都在躲避乔云笙手下的追击,分明下了倾盆大雨,雨水落在他的身上,他却恍若未觉。

    到了和平饭店后,秦骁才意识到,他全身已经湿透了。

    秦骁被领到房间后,那人告诉他,房间里有热水,并备好了衣裳。

    若是三少回来了,他会立即通知秦骁。

    秦骁道了声谢,便关上了门。

    按照三少的计划,他已经到了和平饭店。接下来的事情,希望也能和今晚一样顺利。

    他相信,取缔黑市比武一事,最后一定会成功。

    方才秦骁跑得匆忙,没有顾忌到身上的伤口。现在步子停下来,身上受伤的地方疼痛加剧。

    秦骁微一皱眉,他脱下了已然湿透的衣服。挺拔的后背露出,肌肉紧实,线条流畅。

    他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冲了澡后,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

    很快,陆淮就到了和平饭店,他步履匆忙地走进来。

    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秦骁。

    秦骁和陆淮见了面,他们都清楚今晚至关重要。而秦骁已经度过难关,剩下的路会更好走。

    陆淮知道秦骁受了不少伤,他问:“需要叫医生吗?”

    秦骁一笑:“死不了。”

    窗外,暴雨依旧侵袭着上海滩。

    雨水不断敲打着玻璃,砰砰作响。

    秦骁开口:“一路上很顺利,乔六的人并没有开枪。”

    陆淮解释:“乔六会找你,是起了收服的心思,他自然不会伤害你。”

    秦骁点了点头。

    陆淮知道乔六这人心思狡诈,他不杀秦骁,还有一个原因。

    秦骁拒绝了乔六,便是落了他的面子。乔六想要抓了秦骁,再用别的方式折磨他。

    陆淮接着说道:“过几天,我们会在华懋饭店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公布黑市比武的内情。”

    陆淮已经有打算了。

    届时,上海滩最有名的报社记者都会来,这样,就将这件事的影响力扩到最大。

    闻言,秦骁看向陆淮:“不知道我有什么事能帮到三少?”

    陆淮淡淡地说:“你只需要在发布会上,讲出黑市比武的内.幕,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

    秦骁神色坚毅:“三少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陆淮清楚秦骁的性子,既然秦骁做了承诺,他就一定会尽全力完成。

    为了一个兄弟的药费,秦骁会去参加黑市比武。

    他早就和陆淮达成合作,也会将每一步做好。

    这就是秦骁,身手极好却从不倨傲,而且为人又重情重义。

    陆淮明白,秦骁作为一个关键人物,在他逃离后,乔六会想办法对他下手。

    陆淮说:“这些天,你就留在和平饭店,我们定会护你周全。”

    只要秦骁在上海滩,陆淮就不会让乔六害他。

    秦骁道谢后,起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正如陆淮所言,几天后,华懋饭店公布了一则消息。

    本届黑市比武的冠军,会向大家揭露黑市比武背后的黑.幕,而在他背后撑腰的人,正是陆三少。

    少数人对黑市比武这一项比赛有所耳闻,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

    黑市比武向来神秘,就算他们有心探查,也无路可走。

    不少记者闻风而动,他们听到这则消息后,就立即嗅出里面暗藏的秘密。

    如今,鲜少人知道的黑市比武,即将在所有人面前公开,怎能不叫人兴奋。

    经历过黑市比武的人,自然知道这项比赛有多残酷,多黑暗。

    人人都拿命去搏,却一不小心就会将自己的性命丢在了擂台上。

    有些是自愿参加的,有些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被迫参加。

    在黑市比武中,有一小批幸存者。

    他们虽有心揭露,但是没有人为他们撑腰。就算站到公众面前,等待他们的也是死路一条。

    本次比赛的冠军要揭露黑.幕,三少会替他撑腰。

    况且,举行发布会的地方定在华懋饭店。之前华懋饭店刺杀一事,闹得沸沸扬扬。

    恰好又在这样的地方,揭露这样不公正的事实,最能安抚人心。

    上海的各大报纸杂志也都刊登了这一消息。

    “黑市比武冠军要在华懋饭店揭露比赛内.幕。”

    “黑市比武以命相搏?人命岂是草芥?”

    “鸿门又生事端,比武场上,孰是孰非?”

    ……

    一时之间,上海滩的人都在议论黑市比武一事。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猜测。

    鸿门举办黑市比武的目的是什么?黑市比武这样不人道的比赛为什么会存在?

    然而,想要知道真相,只能等到华懋饭店的发布会了。

    那一天很快就到了。

    发布会在九点举行,八点的时候,华懋饭店门口已经围满了记者。

    黑市比武这件事闹得很大。

    记者向来追求真实,他们要记录下黑市比武的真相。

    待到发布会开始了,坐在台下的记者都在耐心等待。

    他们等的不仅仅是黑市比武的冠军,更是一个明确的真相。

    秦骁走上台,他面容硬朗,身影坚毅,坐在那里就能给人极大的信服力。

    秦骁扫视了一眼,他的眼神落向前方,语气镇定。

    “我是秦骁,是此次黑市比武的冠军。”

    他顿了顿,先讲了自己参加黑市比武的经历。

    “我的兄弟生了重病,需要高额药费,为了给他治病,我参加了黑市比武。”

    “但是参赛者必须签下死契,只要上了擂台,生死不论。”

    “……”

    现场的气氛严肃,记者们都在拿着笔快速记着。

    只要签了死契,你的性命便不由你了。

    黑市比武的规则如此残忍,多少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秦骁继续说:“黑市比武其实是漠视人命和法律的比赛,有无数人死在了擂台上。”

    “那些赌徒将赌注押在参赛者身上,参赛者以命相搏,赢得胜利,却不过是别人的一场赌局。”

    “观众最想看的,就是那些人在擂台上的厮杀。进了比武场的人,都会变得贪婪和暴戾。”

    “……”

    记者的手一停,笔尖戳进了纸里,手指微微颤抖。

    在上海滩有很多赌场,但是,以人命为赌注?

    他们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黑市比武中选手们的厮杀,竟然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一出赌局。

    黑市比武残酷至极,现在只是听到,就如此恐怖。若是亲眼见到,想必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秦骁的神情坚毅,他最后提出了一点。

    “这样的比赛,怎么能在上海滩继续存在?”

    ……

    另一部分记者正守在华懋饭店的门口,长街的尽头出现了一群人。

    那些人的亲人都死在了本次的黑市比武中,他们被沈九带了过来。

    他们刚经历过亲人的离去,骨肉的分离,脸上全都没有笑容。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记者看到了清会的沈九爷,立即上前。

    沈九面色沉重,他向记者解释:“这些全是受害者的家属,他们的亲人死在了这次黑市比武的擂台上。”

    话音刚落,在场的记者一惊。

    他们脸色一沉,仿佛被这样的消息吓到了。

    那些家属脸上满是悲痛,他们的表情清晰可见。

    失去亲人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

    看到这一幕,四周的说话声都歇了,记者们怔怔地站在原地,同样被此时的沉重氛围影响到。

    沈九接着说道:“黑市比武是个毫无人性的比赛,视人命为草芥,他们只顾利益,却从没有考虑过那些参赛者的感受。”

    这时,人群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啜泣声。

    随着声音的响起,这群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些父亲失去了儿子,有些妻子死了丈夫,有些孩子永远也见不到他们的父亲。”

    “黑市比武不应该继续存在,必须坚决抵制。”

    沈九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沈九的话以及家属的反应,感染了在场的人,现场寂静无声,他们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亲眼看到眼前的一幕,记者们都下定了决心,他们绝对不能让这种残酷的比赛继续下去。

    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才能有更大的力量,去改变这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0章 第11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