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11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11章 第111章

    在多方的努力下, 黑市比武这个赛事被勒令取消。

    鸿门再也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 以人命为赌注。

    乔云笙从这届的黑市比武中赢了不少钱,迫于压力, 他只能拿出钱给受害者的家属补偿。

    乔云笙赢来的钱几乎散尽,不义之财终究不属于他。

    此次的黑市比武中,有不少权贵也参与了下注。他们知道民众的愤怒,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们只得破财消灾, 赞助了上海滩的慈善单位。

    黑市比武一事终于纷纷扬扬地落下了帷幕。

    ……

    大都会。

    丁月璇坐在化妆台前, 对着镜子, 慢慢地擦去脸上的妆容。

    为了配合这一次的歌曲,大都会特地找人设计了这套妆面, 新颖得很。

    丁月璇在台上唱完歌后, 底下观众更为热情了。明日开始,定有许多人会学着化这副妆容。

    自从夜来香的名气越来越大,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

    若是旁人有了名声,地位也比先前高了, 说不定会变得不像从前的自己。

    但是,丁月璇心中是明白的。

    上海滩的繁华好似云烟, 谁也抓不住它。

    在容易迷失的环境中,莫不可失了本心。

    她一直都只是那个怀揣梦想来到上海的姑娘,仅此而已。

    身旁的歌女刚刚结束演出, 也在化妆台旁坐下来。她一边卸妆,一边聊了起来。

    “夜来香,你听说黑市比武的事情了吗?”

    丁月璇摇了摇头, 除了唱歌之外,她对别的事情都不感兴趣。甚至那些最新的八卦,她也不清楚。

    歌女翻出一份报纸:“喏,这是今天的新闻。”

    丁月璇看了起来,申报上写得明明白白,黑市比武被取缔,上头还有一小段字介绍了冠军秦骁。

    歌女在旁开口:“这个冠军胆子太大,敢惹鸿门的乔六爷,还好后来遇见了陆三少。”

    丁月璇认真看着报纸,一直没有讲话。

    歌女又问:“夜来香,你怎么想?”

    丁月璇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我倒是觉得,他还挺有勇气的。”

    秦骁起初只是为了兄弟的药费来参赛,但他知晓了黑市比武的内.幕后,却勇于揭露。

    愿意伸张正义,并不贪生怕死。

    这样的品质,最是难得。

    况且,这种不人道不公正的比赛能被取消,真是大快人心。

    黑市比武存在了那样久,在今年才得以消失,想必那些人一定做了许多努力。

    丁月璇收起报纸,没有再想。

    丁月璇同歌女告了别,离开了大都会。门口有车子在等她,专程送她回家。

    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大都会向来极为用心。

    丁月璇只在报纸上看到了消息,她并不知道,取消黑市比武这件事的那几个人也是她认识的。

    她的老板沈九和她的朋友叶楚,他们连同陆淮一手促成了此事。

    冬夜寒风阵阵,空气愈发冰冷,丁月璇坐进了车中。

    车子缓缓开了,驶进了上海滩的深夜里。

    夜渐渐深了,四周安静了下来。

    ……

    督军府。

    这几天,气温低得厉害,寒风掠过窗边,阵阵凉意袭了上来。

    陆淮坐在房间里,低头看着文件。

    这时,一个手下走了进来,低声禀告;“三少,这几日十七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陆淮神色未动,十七没有与旁人接触,这一点在他的意料之内。

    上一次,陆淮除掉了莫清寒在上海的一个联络点,削弱了莫清寒的势力,关键就在于十七。

    十七做事不够谨慎,从而暴露了莫清寒的联络点。

    依着莫清寒的性子,他必定晓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十七的缘故。莫清寒为了隐藏他的踪迹,定不会再与十七联系。

    陆淮目光微沉,在黑市比武上,十七输给了秦骁,而这个结果绝不会是莫清寒想要看到的。

    莫清寒性情残忍,用毒.药来控制下属,在他的眼里,别人都是他的利用工具。

    十七没有完成任务,在莫清寒的眼里,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事到如今,十七已经是一步废棋。

    再去跟踪十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陆淮抬眼,声音淡淡:“不必再跟了。”

    手下低头应是,他在撤回跟踪的人之前,却有一件事发生了。

    ……

    黑市比武结束后,十七输给了秦骁,没有获得冠军。

    他晓得,自己没有完成主子的吩咐,影响了主子之后的安排。

    主子说过,他必须拿到第一名,进入鸿门后,很多事情可以慢慢谋划。

    而他让主子失望了。

    这几日,十七一直在等莫清寒来找他,他希望自己能做其他事,来弥补一下。

    虽然十七失去了记忆,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还对莫清寒存着敬畏。

    十七不晓得莫清寒的名字,不晓得莫清寒的身份,就连如何联络莫清寒,他都不清楚。

    莫清寒谨慎极了,隐瞒了自己的一切,只告诉十七,他要做什么事。

    其他东西,十七一无所知。

    每次与莫清寒见面,都是莫清寒派人来找十七,而且每次地点都不同。

    如今莫清寒已经很久没有来找十七了。十七想,自己输了比赛,坏了主子的计划,所以主子才不想见自己。

    正因为如此,十七才更应该将功赎罪。

    但十七联系不上莫清寒,他不晓得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只能自己想办法。

    十七思索,上一次他与主子在一个饭店里见过面,他可以去那个饭店看一下,说不定在那里可以找到主子。

    十七缓缓地往饭店走去,他走到街上,大街上热闹得很,人们来来往往,烟火气息浓厚。

    等到十七来到饭店前,他才发现,饭店倒闭了,门口冷冷清清的。

    十七眉头皱起,上回他和主子在这里见面。

    莫非就是那一次之后,饭店出事了?

    现在饭店倒闭,十七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莫清寒,他只能先回去。

    十七对莫清寒从未怀疑,他想,说不定这段时间主子有事,过几天,主子会来找他的。

    十七决定回家等消息,然后再作其他打算。

    走过喧闹的大街,穿过一条条小巷,十七现在到了一条安静的小路。

    这条路极为僻静,四下听不见什么声响,只有寒风掠过十七的耳边,冰冷刺骨。

    方才大街上喧闹万分,愈加显得这里寂静极了。

    而这条小路,是十七回家的必经之路。

    走到小路的尽头,拐一个弯,前面就是十七租的房子。

    再走几步就到家了,距离并不远,十七慢慢地走着,心里还在想刚才的事情。

    突然,十七察觉到周围仿佛有些不对,他停下了脚步。

    十七犯过事,曾经在监狱里待过。那段时间里,与人打架是家常便饭,一时没有注意,就会受到旁人的攻击。

    要在那样艰难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必须拥有极高的警惕性,以及敏锐的反应力。

    长此以往,十七的身手越来越好,心越来越狠。

    若再有人要对十七动手,十七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察觉到,然后迅速做出回击。

    十七紧皱着眉,往周围看去。

    十七不晓得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但直觉告诉他,这里确实有些不对。

    四下仍寂静得厉害,但在此刻,越是安静,越让人心头发毛。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凝滞了起来。

    突然,十七察觉到什么,他心神一凛,下意识转过身,抬头往一个方向看去。

    “砰”的一声响了起来,一颗冰冷的子弹破风而来,速度极快,直直地打进了十七的心口。

    那人枪法极准,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要十七一枪毙命。

    十七根本来不及思考,就被子弹打中了,心口猛地传来尖锐的疼痛。

    他的瞳孔微微放大,蓦地倒在了地上,立即停止了呼吸。

    陆淮的手下一直跟在十七后面,他们看见十七倒地,晓得十七受到了刺杀。

    他们迅速环视了一圈,仔细查看了地形,发现不远处有一个酒楼。

    再根据枪声传来的位置,他们细细分析后,确定了杀手所在的方位。

    于是,他们立即向那个酒楼跑去。

    枪声消散,人也走远了,这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杀死十七的是一个神枪手,前几日,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讲多余的话,他只说要自己杀的人叫十七,还告诉了自己十七的住处。

    下刺杀令的人隐藏了姓名,但神枪手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

    再加上对方给的酬劳极为丰厚,于是,他爽快地接了这一单。

    神枪手观察好地形,做足了充分准备后,决定在这一天动手。他在地势极好的位置等待。

    一看到十七的踪影,神枪手立马瞄准了他。

    枪声响起,十七倒地。

    十七死了,神枪手笑了笑,他从来没有失手过。

    神枪手收起枪,准备离开。

    神枪手走到门口,打开门,立马就察觉到不对劲,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

    他脑海里蓦地闪过一个念头,莫非给自己下刺杀令的那个人,现在也找了人要杀自己?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现在反而成了别人的猎物。

    神枪手极为悔恨,是他太过大意,不然也不会在这里丢了性命。

    顷刻之间,神枪手迅速关上门,他的动作极快,想要闪回房间,寻找遮蔽处。

    但是,外头的人比他动作更快。

    一颗子弹打中神枪手的眉心,触感冰冷,神枪手还来不及思索,就倒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陆淮的手下赶到这个房间。

    房间门口横着一具尸体,一个男人倒在了地上,他的眉心中了一枪,地上是他的血迹。

    这个男人身材中等,面容平凡,看上去普通得很。

    他的身旁还放着一把枪,看来就是他杀了十七。

    这个男人的眼睛还睁着,直愣愣地看着上方。

    仿佛他到死都不明白,究竟是何人要他的性命。

    手下的心一紧,立即往门外跑去,若凶手还未离开,他还有机会抓到那人。

    走到窗边,往下看去,底下是一条热闹的大街,人来人往,声音喧闹。

    只要那个凶手走下楼,就会立即消失在人群中,隐藏自己的踪迹。

    快速扫过这里,每个人看上去都没有嫌疑。

    他们再也寻不到凶手的身影。

    看来凶手已经作了完全准备。

    手下眉头一紧,回去后,向陆淮汇报了这件事。

    手下的声音有几分急切:“三少,十七死了,我们追过去后,发现击杀十七的那个人,也死了。”

    陆淮早就晓得莫清寒不会放过十七,但他没想到莫清寒的动作这样快。

    无论那个杀手是不是莫清寒的人,但是,有一点陆淮可以确定。

    莫清寒早就作了决定,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阻挡他道路的人,这样他才不会暴露自己。

    每走一步,莫清寒都极为谨慎。

    陆淮神色淡漠,莫清寒心狠手辣、心思深沉,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

    总有一天,他会抓住莫清寒的伪装。

    无论对手怎么难对付。

    但是,陆淮知道,赢的人只会是他。

    ……

    许多事情都已经解决,近日里,上海滩也终于平静了。

    黑市比武取消后,鸿门也不似从前那样猖獗。那些想动手脚的旁人也畏手畏脚,不敢轻举妄动。

    过几日,陆淮便要去一趟江浙地区的疗养院。

    冬天到了,阿玖的身体虽然健康,却总有一些小病。但是天气冷,她的病情反反复复。

    陆淮忙完了手头上的事,终于有时间去见她一次。

    给疗养院打了一个电话后,陆淮得到了手下的汇报。阿玖的近况很好。

    陆淮忽的记起来,他先前答应过阿玖,若是有机会,他会让她见叶楚一面。

    如果这一次他带了叶楚过去,阿玖一定会很高兴。

    陆淮略加思索,拨打了一串数字。

    他给叶公馆打了电话,铃声响了几下,叶楚接了起来。

    陆淮开口:“叶楚。”

    叶楚笑了笑:“我在看书。”

    两人先是简单聊了几句后,陆淮才提出了他的想法。

    陆淮:“我很快就会去江浙地区的一个疗养院。”

    叶楚点头:“嗯,我会在上海等你回来。”

    她不知道陆淮要去做什么,但是绝不会多问,因为她会让他保留自己的隐私。

    陆淮略一停顿,问道:“你能不能跟我一同过去?”

    叶楚微微一愣:“嗯?”

    陆淮没有迟疑:“我想带你见一个人。”

    叶楚暂时没有回答,她在思索,陆淮身边的人,上一世的时候,她都已经见过了。

    不知道他要带她见谁。

    陆淮的声线沉沉:“那个人是我的妹妹。”

    叶楚怔了一怔,她确实知道,陆淮有一个妹妹。

    可是上一世,他的妹妹已经在一次意外中身亡了,叶楚从来没有见到过她。

    但是今生,陆淮的妹妹住在江浙地区的疗养院里,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楚猛地记了起来,声音说过,此生有很多变故。

    叶楚听督军府的人讲过,陆淮向来很照顾他的妹妹。听到她安好的消息,叶楚心口一松。

    这一世的轨迹同先前不一样,事情仿佛总有回转的余地,弥补那些遗憾。

    叶楚立即同意了:“我也很想见见你的妹妹。”

    陆淮将阿玖的情况告诉叶楚:“她的身体不太好。”

    叶楚的眉头一紧:“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听见寂静的风声,然后,陆淮低沉的声线响了起来。

    “她现在不能开口说话。”

    叶楚的手握紧了话筒,神色担忧。

    她缓缓开口:“发生了什么?”

    陆淮:“具体的事情,我会当面告诉你。”

    叶楚点了点头:“好。”

    ……

    周末的时候,学堂放了假。叶楚很早就离开了家,去和平饭店找陆淮。

    他们今日会去江浙地区的疗养院找阿玖。

    陆淮给苏兰打了一个电话,承诺会将叶楚平安送回。

    黑色汽车平稳地在道路上行驶,叶楚往窗外看去,那些道路陌生极了。她从来没有经过这条路线。

    冷风在车窗外呼啸,他们坐在车中,冰冷的空气被隔绝在外,车子里的温度并不低。

    陆淮的声线极为克制。

    他将陆家向众人隐瞒的事情缓缓道来。

    叶楚知道陆淮要承担多少事,她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心不由得一沉。

    她没有出声,在旁安静望着他,耐心听了下来。

    阿玖曾在火灾中逃生,急救后勉强维持住了她的性命。

    几经治疗,阿玖的身体转好,但是因为她的心病,却不能开口讲话。

    陆家人为了保护她,才将她安置在疗养院中……

    陆淮淡淡出声:“我希望你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她们两人对他来说,都很重要。

    叶楚不假思索:“一定会的。”

    陆淮看着叶楚,她的表情认真极了,仿佛在许下一个承诺。

    他嘴角牵起,方才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也忽然消失在脑海中。

    车子开进了疗养院,叶楚看向窗外。

    这家疗养院环境清雅,寂静得很。

    树木立在道路两旁,尽管叶子都已经落光了,但是依旧挺拔。

    汽车停了下来,两个人下了车,一同进了其中一幢楼。叶楚不认得路,便跟在陆淮的旁边走。

    在这条走廊上,房间的门都紧闭着,他们径直往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走去。

    门虚掩着,仿佛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陆淮推开了门,叶楚安静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门刚刚打开,他们便看到有一个少女坐在床边,一直望向门口的方向。

    等到门开了,阿玖见到来人是陆淮,忽的笑了。

    阿玖看向陆淮时,视线很快就落在他身后的那个女孩身上。

    阿玖的眼睛一亮,她记得陆淮曾经同她讲过一个女孩,讲得很细。

    若是陆淮会带一个女孩来到疗养院,这个人只可能是她。

    叶楚。

    阿玖望着叶楚,她想到了什么,嘴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阿玖先对叶楚招了招手,就像打招呼那样,亲切极了。然后,她用手语比划了一个词。

    陆淮读懂了含义,他微微一怔。

    叶楚看不懂手语,问陆淮:“能解释一下吗?”

    陆淮并不回答,阿玖笑着看他,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释。

    陆淮看懂了阿玖的心思,没有拆穿她。

    他缓缓开了口:“阿玖说的是。”

    陆淮偏过头去,替叶楚翻译了一通。

    吐出了两个字。

    “嫂嫂。”

    叶楚怔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阿玖:哥哥,快夸我。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1章 第11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