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第11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16章 第116章

    郑青下午刚从德仁堂离开, 晚上就到了伎馆。

    郑青本就是花天酒地的人, 他经常去伎馆、赌场、歌舞厅这类场所,是那里的常客。

    这段时间, 他又迷上了一个妓.女,叫花月。花月长得漂亮,性子好,被很多人喜欢。

    郑青来到伎馆, 这里灯火通明, 来来往往的人极多, 是上海滩最混乱的地方之一。

    他一走进去,就被妓.女围住了。他捏了捏这些妓.女的脸, 然后去找花月了。

    郑青一见到花月, 立马抱住了她,嘴上喊着:“花月,想我了吗?”

    花月假装拒绝了一番,然后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与花月恩爱一番后, 郑青十分满足,他离开伎馆, 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去。

    郑青喝了很多酒,脑袋昏沉沉的。

    他走得摇摇晃晃,嘴里还念着:“花月最喜欢的人是我, 她才不会喜欢什么吴公子……”

    吴公子是一个高官的儿子,他也看上了花月,自然与郑青互相看不顺眼。

    郑青来找花月的时候, 若和吴公子碰上,吴公子定会对他冷嘲热讽一番。

    郑青冷笑了一声:“他如果没有那么好的家世,花月才不会喜欢他。”

    郑青一面胡思乱想着,一面往前走着,路上没什么人,安静极了。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一个人悄悄跟了上来。

    这人的脚步极轻,即便在这寂静的夜里,也很难让人察觉到。

    郑青慢慢走着,这人也不紧不慢地跟着。

    郑青走到了一条僻静的小巷,雪白的月光落在墙上,照亮了这小片区域。

    小巷有些潮湿,墙上覆上了浅浅的青苔。

    冷风吹了过来,让郑青的头脑清醒了些。他忽的觉得有些不对,身后似乎有脚步声。

    想到可能有人在跟踪自己,郑青的酒劲散去了大半,他立马提高了警惕。

    郑青思索,什么人要害自己?莫非是吴公子?

    近日他并没有惹到旁人,只有吴公子与他一同看上了花月,想来后面跟踪的人也是吴公子派来的。

    郑青眉头紧皱,大不了他告诉吴公子,自己不去见花月了。

    一个妓.女罢了,哪比得上自己的性命重要。

    郑青回过头,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背着光,看不清他的面目。

    郑青刚要开口:“吴……”

    这时,他脖颈间传来尖锐的疼痛。

    他死前只看见一闪而过的光,泛着冰冷的光泽。

    似乎是匕首。

    郑青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这人正是容沐的手下,他跟着郑青到了这条小巷,找到时机便杀了郑青。

    这人动手的时候,面无表情。他杀的人多了,心也变得极其冷漠。

    他蹲下来,拿起匕首,划花了郑青脖颈间的伤口,之前让郑青一刀毙命的伤口,此时已经瞧不见了。

    然后,他又漠然地在郑青身上刺了好几刀,空气中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刀法杂乱无章,看上去是一个手法生疏的人杀了郑青。

    旁人看见了,绝不会想到害郑青性命的,竟是一个专业的杀手。

    紧接着,他拿出一条手帕,放进郑青的衣服里。

    这手帕是花月的。

    然后,他把一块玉佩放在了郑青的手里。

    这玉佩是吴公子的。

    这样做可以让旁人觉得,杀郑青的人,就是吴公子。

    这段日子,常来伎馆的人都晓得,吴公子和郑青为了花月,时常争吵。

    富家公子为了争一个妓.女,一时冲动之下杀了人,并不稀奇。

    更何况,吴公子行事作风本就不好,吴公子杀了郑青,合情合理。

    即便有人要调查这件事,一旦晓得是吴公子做的,他们也不会调查下去。

    吴公子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但是却因为他父亲地位高,之前的那些事情全都被压了下来。

    旁人再调查下去,也没有意义。

    做完这些后,他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小巷。

    他回到杨公馆,低下头禀告:“容公子,全都处理干净了。”

    容沐嗯了一声,他忽的说了一句:“你去调查一下,谁还见过真正的容沐。”

    “同时注意一下,哪些人与郑青关系密切。”

    他一字一句:“若查到了,一并处理了。”

    冷冷的声音落在房间里,比这萧瑟的冬天还要冰冷。

    手下应了声是。

    ……

    第二天,陆淮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先前,陆淮已经怀疑上了容沐,他或许是莫清寒乔装易容后的样子。

    在几个嫌疑人中,容沐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陆淮知道,如果容沐便是莫清寒,他一定心思缜密,极为警觉,能查探到一切不利因素。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陆淮并没有派人跟踪容沐。

    容沐的德仁堂就在格林路上。在格林路的附近,陆淮有一个情报站的据点。

    几年来,那个据点的人一直住在那里,混进了那些街坊中,早就被旁人认为是这边的住民,不是眼生之人。

    陆淮的手下会假装买药,去德仁堂看看,并不会特地跟踪容沐。

    一个手下去德仁堂的时候,在门口见到了郑青。

    那时,郑青嘴中嘟囔了一句,他曾见过容沐。

    然而那天晚上,在一家伎馆附近发生了凶杀案。死者正是那个曾经去过德仁堂的郑青,疑似仇杀,证据很快就被找到。

    这件事看上去像是一个巧合,却古怪极了。

    手下立即将其禀报给陆淮。

    陆淮疑心颇重,自然不会觉得那只是偶然事件。

    郑青死的那天晚上,容沐还有不在场证明,他在杨公馆给人看病,并在那里留宿了整夜。

    但陆淮一直觉得,容沐最大的疑点就是他看上去没有破绽,处处隐藏得好。

    而他清楚,没有破绽的人是不存在的。

    陆淮会盯着容沐,直至他露出蛛丝马迹。

    ……

    阳光清冷,过了没多久,天色渐渐暗了,外头下起了稀薄的小雨。

    屋子里安静得很,江先生站在窗边。

    他是暗阁的首领,现下在上海。

    窗子半开着,满世界的风声雨味。房间里喧闹的街道隔着远,嘈杂的人声听不分明,烟火气息微弱。

    江先生的眸色微动,随后关上了窗,将清冷的雨隔绝在屋外。

    江先生走到桌旁坐下,右手边是一杯热茶,他掀开盖子,白气袅袅,模糊了他的脸。

    接着,江先生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偏烫,流进喉咙,驱散了几分寒气。

    这回,他突然来到上海,是有原因的。

    江先生有个关系不浅的朋友,因为那人对江先生极其信任,所以才托他去做此事。

    那人让江先生看看叶家,在必要的时候,照顾他们一下。

    江先生受朋友之托,此事至关重要,不能被旁人知道,他必须亲自去做。

    那人还特地提到了一件事,要江先生好好照顾叶楚。

    那人提醒江先生,不要去监视叶楚,而是保护好她。

    江先生只知道,叶楚是信礼中学的一个学生。

    其他的事,江先生会信守承诺,不去深入调查。

    今日,他准备和叶楚见上一面,他也需要向她问些事情。

    ……

    此时,叶楚正在上国文课,她并不知道,今天江先生会来找她。

    临近考试,课堂上的气氛紧张,但大部分同学还是做好了考试准备。

    现在已是最后一堂课,台上站着的是他们的国文老师,姓顾。

    放课时间快到了,顾老师低头看了一眼怀表,还剩五分钟。

    她讲完了课,趁着最后的时间,给大家做个提醒。

    “大家都知道,期末考试就快到了,隔壁学堂的同学都非常努力,你们也切莫贪玩,多放点时间在学习上。”

    顾老师不怒自威,她板着一张脸,任谁都会怕她,同学心中一紧。

    顿了顿,顾老师继续说道:“我晓得班里有一些同学,参加了学校的话剧排练,但是你们要记住,不要顾此失彼。”

    “听到了吗?”顾老师稍稍提高了声音。

    在众多老师中,顾老师较为严厉,所以大家赶紧应了声。

    班里不少人都报名参加了,虽说考试在即,但是他们也没有松懈。

    得到大家的回应后,顾老师才放缓了神态,她难得笑了一次。

    “其实我也是《宜君》这部小说的读者,我很喜欢这本书,你们既然要演,就演得好一些,不要让我失望。”

    方才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些,同学们也跟着笑出声。

    这时,放学的时间到了,顾老师没有留堂,反倒催促大家回家。

    放课后,叶楚和付恬恬从课堂出来,同严曼曼汇合。

    叶楚今日有空,她会和严曼曼她们一起去剧院。

    走到半路,叶楚突然想到什么事,她立即叫住了付恬恬她们。

    “我先出去一趟,待会我再去剧院找你们。”

    严曼曼和付恬恬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她们提醒叶楚要小心,早点回来。

    叶楚应下后,转身离开了。

    每回放课后,付恬恬和严曼曼都会留下来排练,她们往往会在剧院里待好些时间。

    时间一久,她们定会饿了。叶楚想出去买些食物,带到剧院给大家吃。

    下雨了,叶楚出了校门,她拿着一把伞,缓缓走着。

    小雨淅淅沥沥,轻声打在伞面上。雨天风凉,叶楚的长发被吹起。

    长而宽的街道上皆是薄薄的雨雾,街上行人往来,竟有些看不分明。

    遥遥望去,街尾走出一个男人。他撑着一把黑伞,身着深色西装,剪裁极好,优雅至极。

    他的背脊挺得笔直,他去的方向正是信礼中学。

    那人正是江先生,他本就准备在今日见叶楚一面。

    叶楚从信礼中学出来,她的身影进入江先生的眼中。

    江先生望见了叶楚,斯斯文文地笑了,径直往叶楚的方向走去。

    叶楚的脚步不快,江先生跟在她的不远处,也放慢了脚步,缓缓踱着步。

    凉凉的风拂过,一会慢,一会急,脚下的石板路都是湿漉漉的。

    虽是下着雨,但是街上的行人并不少。鼎沸的人声传进耳朵,烟火气息颇浓。

    江先生从不在任何人面前现身,没有人知道,也不曾有人见过他的模样。

    每回出去时,江先生就会易容成另一副样子。他善于做伪装隐藏自己,经验丰富。

    现在,江先生跟在叶楚后面,不远不近。

    街上人来人往,有人和江先生擦身而过。细细看去,根本不会有人发现江先生在跟着叶楚。

    江先生作为民国第一杀手,反侦察和跟踪的能力自然是一流。

    只要江先生有心隐蔽自己,叶楚绝对不可能发现。

    这时,叶楚停了下来,步子一拐,走进了一家蛋糕店。

    江先生没有跟上去,止了脚步,站在一家报刊亭前,他拿起今日的报纸,微低着头,假装在看报。

    叶楚并没有在里面逗留太长时间,她很快就提着袋子走了出来。

    江先生将报纸一卷,拿在手中,很快就付了钱。

    当江先生看到叶楚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人在跟着她。

    不过,他没露半点声色,而是特地避开了那些人的视线,没有让他们察觉。

    江先生不晓得,谁会跟踪一个普通的女学生。但是那些人看上去,并没有坏心。

    可能是叶家派了人,保护叶楚。

    叶楚停下的店离学校不远,她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食物,回到了信礼中学。

    江先生步子自然地转了方向,同样走进了信礼中学。

    叶楚往剧院的方向走去,严曼曼她们还没开始排练。

    叶楚没有走过去,依旧挑选了后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剧院里空荡荡的,老师正讲着话。

    尽管她的声音不重,但是在寂静的剧院里,仍旧听得清晰。

    “《宜君》的作者知道你们要演这部戏,特地写了一封信过来。”

    老师的话音刚落,同学们都有些惊喜地笑了。先前,信礼中学决定排这部剧时,原书作者允许让他们改编,不曾想到,她竟会回信。

    这本书是由作者的亲身经历改编,女主人公宜君就是她自己。

    她把自己的爱情故事写成了小说,这种新女性的爱情观也影响了很多读者。

    上海正处在新旧交替的时刻,自然有人追逐着新的观念。

    “现在,谁愿意念一下这封信?”老师笑着问道。

    严曼曼很快举起了手,老师便将信递给她了。

    严曼曼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她将《宜君》这本书看了很多遍,现在能收到作者的亲笔信,她自然喜不自胜。

    严曼曼小心翼翼地接过信,拆开了信封。

    “亲爱的严曼曼同学,听说你要担任《宜君》的女主角,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我希望你们的演出能圆满成功……”

    严曼曼难掩激动,一字一句地念着。

    站在一旁的付恬恬觉得奇怪,《宜君》的作者怎么只在信中提到了严曼曼的名字?

    付恬恬凑上前去,看向严曼曼手中的信。

    严曼曼神色一变,立即将信转了个方向。她看了一眼付恬恬,露出心虚之色。

    就算是这短短的几秒,付恬恬也看到了不少内容。

    信上分明还提到了饰演主角的付恬恬,万万没有料到,严曼曼将她掠过,只念了自己的名字。

    付恬恬早知严曼曼是这种性子:“你是不是忘记付恬恬这几个字怎么写了?你要是不会念,我来帮你。”

    严曼曼嘴硬,轻哼了一声,将头转开,把信藏在身后。

    大家都知道严曼曼的脾气,也只是一笑置之。

    老师拍了拍手:“好了,等排练结束后,大家再相互传阅一下,时间不早了,我们立即开始。”

    因为今天下着小雨,所以气温下降得厉害。

    若还是和先前一样,让同学们脱下外套,换上戏服排练,极容易生病。

    老师让同学穿着自己的衣服,不用换了。

    原先他们已经穿上戏服排演过,现在不穿也没有多大影响。

    严曼曼和付恬恬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当中,不知不觉,时间就过了大半。

    可能是天气的缘故,天色黑得比以往要快些,外头已经黑透了,剧院顶头的灯也早被打开。

    整个剧院亮如白昼,一点也没受外面天气的影响。

    剧院后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谁也没有发现。

    下一秒,只听见啪得一声响,顶上的灯灭了,重重黑暗涌来,剧院瞬间一片晦暗。

    剧院里的窗户上都遮着厚重的幕布,一点光也透不进来。

    叶楚忽觉眼前一黑,之后四处深陷黑暗之中,完全看不清了。

    这时,舞台上传来女生的尖叫,突如其来的黑暗把大家吓坏了。

    随即,大家都开口询问,想知道原因,声音慌乱。

    灯光已经熄灭,有些人想要下台,走去开灯,却没想到撞到身边的人,同时摔倒在地。

    惊呼声,说话声交杂在一起,台上一片混乱。

    老师最先冷静下来,她稳了稳心神,才开口安抚同学的情绪。

    她原本坐在观众席,现在站起身来,直接对着台上的同学说道。

    “大家不要慌,站在原地,我去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老师的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中,立即让他们的心静了下来。

    同学们稍稍冷静了些,遵从老师的话,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到处乱跑。

    老师脚步缓慢,一边摸索一边走,准备去检查一下剧院的开关,看看能不能让灯再次亮起。

    叶楚坐在座位上,没有乱走。

    黑暗中隐藏着极浅的呼吸声,有人朝着叶楚靠近,她却恍若未觉。

    突然,叶楚心下一紧,身体僵硬。

    脖子上的触感冰凉,一片薄薄的刀片抵着她。

    黑暗中,叶楚看不分明。可她向来警惕性高,身后那人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同学们已经镇定了些,但仍旧不停讲着话。似乎这么做了,就可以忘掉他们现在所处的情形。

    人声嘈杂,身后那人的动作轻得很,即便他发出声音,也不会被人听到。

    “别怕,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江先生压低声音,开了口。

    他的声线平静,语气谦和。

    虽然江先生是一个优雅的绅士,但是鲜少有人知道,他几乎都在做任务,没有和女生正常相处过。

    所以,这次他来找叶楚讲话,完全不清楚应该怎么做。

    江先生是个杀手,他决定用他最擅长的方式来完成这件事。

    此事简单极了,那就是将她单独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但这次江先生不杀人,只是聊个天罢了。

    他受人所托,必然不会伤害到她一丝一毫。

    日后他会向叶楚解释的。

    但愿她不要介意。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暗阁还想在上海扎根吗?

    江先生:你和叶楚是什么关系?

    陆淮:她是我的人。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天有加更,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6章 第11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