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11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18章 第118章

    陆淮的声线低沉, 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江先生的背脊一凉, 一股子冷意漫了上来。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似乎并没有刻意和陆淮对着干。

    自从江先生到上海以来, 他行事低调得很,甚至同三少只见过一面。

    既然两人交集不多,又互不干涉。何来的触及逆鳞一说?

    江先生忽的开了口:“江某想问,三少的话是什么意思?”

    生死攸关的时刻, 江先生的声音却依旧保持着镇定, 他仿佛料定了陆淮不会伤害自己的性命。

    江先生见多识广, 自然不畏惧生死,方才升起的慌乱很快被他压了下去。

    他继续讲道:“暗阁在上海安分守己, 从不曾违背三少的想法。”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然后,陆淮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淮的语气淡淡:“前几日,你去过信礼中学,见了一个女学生。”

    江先生怔了一怔:“叶楚?”

    江先生忽的记起了什么。那天, 他去找叶楚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训练有素的人在保护她。

    现在想来, 那些跟踪叶楚的人,应该是陆淮的手下。

    但是江先生不明白,陆淮为什么会关注叶楚, 并派人保护她。

    “叶楚。”

    陆淮重复了这两个字,给江先生一个肯定的答案。

    提到她的名字时,他的声线同先前相比, 竟少了几分冷冽。

    谁都知道,在询问或者拷问以前,必然要先施压再放缓态度。

    所以,江先生在看到那些枪的时候,会有一种威胁感和紧张感。

    然后再问他,这样从他口中得知的内容才会较为真实。

    这时,陆淮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凌厉:“江先生,他们暂时不会开枪。”

    “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江先生很清楚,若是他的答案不能满足陆淮的预期,他将面临着什么。

    江先生点头:“问吧。”

    陆淮声线沉沉:“你会伤害叶楚吗?”

    江先生的语气坚定:“我没有半点想伤害她的念头。”

    陆淮又问:“你对叶家这么感兴趣,是叶家旧识?”

    江先生摇头:“不是。”

    陆淮沉声道:“你为什么要关注叶家?”

    江先生不假思索:“这是我的个人隐私。”

    陆淮眼睛一眯,江先生似乎对此极为在意,并不想泄露他的秘密。

    陆淮明白,再问下去,他也不会得到任何有用的答案,他决定换一种办法。

    陆淮淡淡开了口:“江先生,我给你一个机会。”

    “若是你日后再也不靠近叶楚,从前种种,我既往不咎。”

    江先生怔住,手握紧了话筒,却没有出声。

    无需分析,他就晓得,这个建议的确更利于暗阁和三少的合作。

    但是,江先生受人所托,他答应了那人要照顾叶家,定然没有反悔的道理。

    半分钟后,江先生开口,他的声音冷静,仿佛是经过了思考后才认真做的一个决定。

    “抱歉,恕难从命。”

    话音刚落,对面那幢房子中立即传来了一声枪响。

    很快,一颗子弹破风而来!

    猛地击中了江先生身侧的那面玻璃。

    没有给人任何喘息的时间,玻璃即刻碎裂开来,碎片飞快地往屋子四处炸开。

    江先生的反应极快,用手一挡,形成一个防御的动作,身体一转,背对着那面墙。

    玻璃碎片擦过他的深色西装,滑落到地面上。

    碎片散落一地,四处最终平静下来。江先生缓缓直起了身,伸出手,轻轻拂去了袖子上的玻璃碎屑。

    那件西装仍旧干净整洁,不沾半点尘埃。

    江先生保持着先前的绅士风度,步子平稳地走到了那个黑色电话旁边,拿起了话筒。

    江先生不慌不忙地开了口:“三少。”

    陆淮的声音像平日那样冷:“江先生,你并没有给我一个想要的答案。”

    刚才的那一声枪响只不过是一个警告。

    江先生终于松了口:“江某有理由,无法答应三少方才的要求。”

    陆淮抬眉:“若是江先生不能说服我,那么,下一枪打的就不是玻璃了。”

    原本江先生的口风很紧,通过那一枪,陆淮已经令他有所动摇。

    陆淮只要再让江先生感受到危机,他定不会死守秘密,真相很快就会揭晓。

    不出陆淮所料,江先生意识到什么都不说,并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江先生略加停顿,捡了最简单的信息讲,不暴露别的事情。

    “三少,我接了一个单子,任务的内容是来照看叶家和叶楚。”

    他的语气真诚:“我定不会伤害叶家和叶楚。”

    陆淮愣了几秒,他先前分析过,这是其中一种可能性。

    如果有人让江先生来关注叶家,却反倒引出了另一个问题。

    谁要看着叶家?真心还是另有所图?

    陆淮问:“是谁下了这样的单?”

    “三少,我的话已经说得够多了。”江先生不答,“你明白暗阁的规矩,我要为下单之人保密。”

    “哦?”陆淮说,“什么样的客户能让暗阁首领亲自出马?”

    江先生是民国第一杀手,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手了。暗阁中的那批杀手训练有素,经验丰富,他们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应付各种场合。

    除非某些特殊任务,江先生不会亲自动手。

    江先生并不多言:“一个很重要的朋友。”

    他不想说出那个人的身份,但是却向陆淮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那人对叶家和陆淮都没有敌意,不会对上海滩造成威胁。

    话讲到这里,陆淮已经放下了疑心。他下了命令,原本有十几把枪对准了那个房间,但是,现在很快就收了起来。

    陆淮声线沉沉:“我信了。”

    江先生的心一松,先前绷紧的状态也恢复了过来。

    同时,江先生也想要知道,陆淮为什么会这样看重叶家和叶楚。

    朋友的嘱托,他不会忘记。

    江先生问陆淮:“你和叶楚是什么关系?”

    陆淮顿了顿:“告诉你也无妨。”

    “我和人有过约定,会护她周全。”

    江先生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仿佛窥破了什么。

    方才陆淮分明说,叶楚是他的逆鳞,此刻却又讲得这样云淡风轻。

    这两个人的关系,必然不会那样简单。

    江先生的声音清雅:“既然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何必自己人伤了自己人。”

    陆淮忽的一笑:“江先生不如看看外面?”

    江先生扫了一眼前后两幢建筑,那边的窗户处已经无人了。

    那些黑洞洞的枪口早就消失了,仿佛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江先生握紧了话筒,对着电话那头讲。

    “三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从今日开始,暗阁和陆淮的合作正式开始。

    ……

    大都会。

    丁月璇唱完歌,走下舞台,场内掌声一直没有停歇,观众们都在喊着夜来香的名字。

    她到了化妆间,推门进去,还有几个歌女在卸着妆,阿秀在整理着衣服。

    化妆台的灯光柔和,并不刺眼。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化妆品,都是时下的最新款。

    这些都是大都会的人为她置办的,丁月璇只负责唱歌就够了。

    她没有立即换下衣服,而是先坐在梳妆台前,准备将脸上的妆卸掉。

    在大都会唱了这么久的歌,丁月璇仍是比较喜欢脸上素净的感觉。

    “阿秀,你先回家吧,不用忙了。”丁月璇提醒了一句。

    阿秀站在衣架前,弯腰整理着丁月璇的衣服。她一件件检查过去,确保每一件衣服上都没有瑕疵。

    听到丁月璇的话,阿秀摇了摇头:“等你回家后,我再离开。”

    阿秀的家离得远,丁月璇不想她留得太迟。

    在丁月璇的坚持下,阿秀只能道了声谢,便回家了。

    此时,化妆间的歌女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留丁月璇一人。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将耳环取下,放进了专门的盒子里。

    丁月璇刚刚取下其中一只耳环,化妆间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来吧。”丁月璇的声音轻柔极了。

    她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将另外一只耳环取下。

    门打开了,丁月璇看着镜子,正好能瞧见身后的场景。

    曹安先走了进来,他后面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丁月璇站起身,走了过去,对曹安点了点头。

    曹安开口:“丁小姐等会再走,有人来找你。”

    丁月璇应了一声,曹安旁边的男人走上前来。

    “丁小姐你好,我姓陈。”

    男人笑容谦和,礼貌得很。

    “你好,陈先生。”丁月璇朝他笑了笑。

    方才丁月璇唱歌的时候,陈先生也在台下。

    陈先生赞许道:“刚才听到丁小姐唱歌,一如既往有着高水准。”

    丁月璇道了一声谢。

    陈先生说完这话后,开始正式介绍起自己的身份。

    “我是明星电影公司的选角导演,我们公司制作过许多影片,比如《狂流》、《十字街头》。”

    “不知道丁小姐是否听过。”陈先生问了一句。

    丁月璇自然知晓,这几部电影她都有看过,口碑极佳,影片也非常有意义。

    丁月璇轻轻一笑:“明星电影公司拍的电影,都很不错。”

    陈先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想和丁小姐谈谈电影方面的合作。不知可否给我些时间,详细讲一讲。”

    丁月璇自然应允。

    他们三人坐在化妆间的沙发上,陈先生开始说出他真正的来意。

    “最近,我们公司正准备筹拍一部电影。原本,已经定好了女主角,是一个当红影星。”

    “但是,投资方要求全程真唱,我们公司选定的女主角并不擅长唱歌。原想找人配音,但是现在已经行不通了。”

    陈先生的笑容愈发真诚:“我来找丁小姐的原因是,我们一致认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丁月璇怔了怔,随后委婉地拒绝:“可我只会唱歌,并不会演戏。”

    丁月璇的梦想是唱歌,她并不想参与电影的演出。对她而言,唱歌才是最让她欢喜的事。

    陈先生立即解释:“丁小姐先别这么快下定论,我们这部戏的女主角非常适合你,你只要本色出演就够了。”

    “这部电影的内容和丁小姐的背景很像,讲的是一个小镇女孩来到大上海唱歌,完成梦想的故事。”

    陈先生这话一出,丁月璇的面色一凝。

    陈先生看出丁月璇的犹豫,又接着说:“丁小姐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认为你绝对能演好这个角色。”

    曹安也看到了丁月璇的神色,他开口说道:“丁小姐,九爷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你回去以后再想一想。”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的想法。”曹安补上了一句。

    大都会有人专门负责歌女的活动,他晓得,丁月璇是大都会最重要的歌星。

    先前,他找上了沈九,将这件事告诉了沈九。

    沈九知道丁月璇不是看重名利的人,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适当扩大自己的名气。

    不过,沈九不会为丁月璇做出任何选择,这件事还是要由她自己来做决定。

    丁月璇没有立即答应下来,而是谨慎地开口:“这件事很重要,给我几天考虑的时间。”

    陈先生面露喜色,他知道这事已经成了一半。

    “当然可以,我等着丁小姐的好消息。”

    ……

    大上海杂志社。

    办公室里,三三两两地坐了一些人。

    临近上班时间,大家都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

    今日阳光正好,气温也稍稍回暖了些。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办公室,明晃晃地亮。

    此时,有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办公室。

    大家各自都在做手头上的事情,没有人开口,办公室里安静极了。

    那人一来,便出了声:“昨夜,我去大都会看表演了。”

    他的嗓音高,打破了方才的寂静,大家的情绪被调了起来。

    他们放下手上的事,开始询问起来。

    那人的心情似乎不错,语调极高:“我去大都会的时候,刚好听见夜来香唱歌。夜来香的歌声果然名不虚传。”

    下一秒,他面露遗憾:“可惜她只唱了一首。”

    他旁边的一个女孩开了口:“你才第一次听吗?我已经喜欢夜来香好久了,只要她登台的时候,我都会过去看。”

    女孩接着说道:“夜来香的歌声在上海滩可算是独一份。况且,她不只歌唱得好听,人长得也漂亮。”

    “先前,夜来香只是个小镇姑娘,她只身一人来到上海,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大都会最火的歌星。”

    “现在我才刚到上海没多久,我也希望能像夜来香那样,凭着努力在上海扎稳脚跟。”

    提起她喜欢的歌星夜来香,女孩滔滔不绝地讲着。

    说完话后,女孩低下头,在自己抽屉里翻找了一会,拿出一本画报来。

    她举起了画报,给大家看:“我还买了夜来香的画报。”

    办公室里的人继续聊着。

    他们谈到了夜来香清新的歌声,对梦想的执着……更难得是她淡泊名利的性子。

    大家纷纷议论着,谈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大家不上班,在这里讲什么话?”杂志社主编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齐齐看了过去,发现主编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怒气。

    大家立即噤了声,不再开口,又忙碌了起来。

    主编面带焦急之色:“大上海杂志这个月的销量下降得厉害,你们却只顾着聊天。”

    这句话令人心神一紧,大上海杂志的名气不小,同上海滩别的期刊相比,销量向来不错。

    销量若是一直下降,对这些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方才轻松的氛围消失了,他们认真想了起来。

    杂志社内,所有人眉头紧锁,气氛沉闷。

    这时,那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突然开口:“我想到一个法子。”

    所有人都看向他的方向。

    “先前,我们杂志社举办过一个活动,评选一年一度的电影皇后。有了那个活动,我们杂志的销量好了不少。”

    “现在我们就再开展一个活动,我们不评选影星,而是选出三名上海滩最美的声音。”

    “只要买杂志的人,就能参与投票。”

    男人提出的建议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呼应,他们都觉得这方法的可行度很高。

    大上海杂志社临时做出的决定,居然有着出人意料的反响。

    很多人购买了这期杂志,积极参与了此次的投票。

    投票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第一名是大都会的夜来香。

    第二名是仙乐宫的蝴蝶。

    第三名是米高梅的海棠。

    这三个歌星分别来自三个最出名的歌舞厅。

    先前,大家私下也会讨论,这三个人中,谁唱得最好,谁最受欢迎。

    现在有了这样的活动,大家都兴致颇浓,立即去投了票。

    前段时间,大上海杂志社举办过电影皇后的评选,选出了三名影星。

    上海滩众人都很认可这样的结果,大上海的评选方式令人信服。

    而这次评选上海滩最美的声音,这三位歌星的排名也同大部分人想象的一样。

    这项活动直接促进了大上海杂志的销量。

    另一方面,这件事立即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上海滩的各处角落里,都能听到议论的声音。

    ……

    大都会。

    沈九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微眯着眼,听着留声机里放的音乐。

    音乐悠扬轻缓,房里的气氛极好。

    曹安走了进来,开口说:“九爷,前几日,陈先生已经来找过丁月璇了。”

    “陈先生想找丁月璇演电影,这件事她已经知道了。。”

    沈九姿态极为闲适,头也未抬:“丁月璇什么反应?”

    曹安:“刚开始,她有些犹豫,后来说要考虑一下,没有立即应下。”

    沈九没有说话,他端起茶杯,轻轻地吹了一口,热气缓缓上升,驱散了些许凉意。

    沈九神色未动:“她向来比旁人多考虑几分。”

    丁月璇的举动,沈九并不意外。

    丁月璇来到大都会有些时日了,沈九对她也了解了一些。

    若换做旁人,著名的电影公司邀请他们演戏,那些人二话不说,立即就会应了,因为他们看重的是名声。

    而丁月璇与旁人不同,出现在她面前的事物越诱人,利益越大,她反而会愈加谨慎。

    沈九忽的问了一句:“之前追求夜来香的那个穆公子呢?”

    丁月璇登台唱歌后,越来越多的人都专门来大都会看她。穆公子更是对丁月璇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许多歌女被这些富家公子的追求乱了心,自此不再唱歌,离开大都会,当了那些公子哥的姨娘。

    沈九放任穆公子对丁月璇的追求,他就想看看,丁月璇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让自己失望。

    曹安:“丁月璇拒绝穆公子后,他再也没有来找她了。”

    顿了顿,曹安又补了一句:“除了穆公子之外,还有其他人也在追求丁月璇,丁月璇对他们的态度都有些疏离。”

    沈九挑了提眉:“我确实没看错她。”

    曹安今日来,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他把手里的杂志递给沈九:“九爷,这是大上海杂志,上面提到了夜来香。”

    沈九接过来,把杂志搁在了桌上,翻看了起来。

    曹安继续说:“上面写着,夜来香拥有上海最美的歌声。”

    沈九笑了:“这个评选结果很公正,他们倒是挺有眼光的。”

    第一次听见夜来香的歌声时,沈九就晓得,夜来香日后必定会有极好的发展。

    丁月璇能有今日,即便有他的帮忙,但若是丁月璇自己不努力,她也不会获得这样高的评价。

    曹安在一旁拍马屁:“要我说,还是九爷有眼光,没有九爷挖掘丁月璇,他们哪会听到这么好听的歌声。”

    沈九似笑非笑地瞥了曹安一眼:“曹安,你嘴里抹了蜜?话说得这么好听。”

    曹安立即开口:“九爷,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上海滩的人都晓得,九爷你样样都好。”

    沈九懒得理曹安这马屁精,他忽的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三个月前,他与乔六打了一个赌。

    若他能把一个乡下姑娘捧成全上海最有名的歌星,乔六就要向他跪地求饶。

    沈九嘴角浮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不晓得乔六看见这杂志,心里是什么感想。”

    大上海杂志名气很高,评选结果也极有说服力。大上海杂志社举办的活动,通常会有很高的话题度。

    算算时间,估计这件事已经在上海滩慢慢传开了。

    沈九不信,乔六看见了这杂志,心里没有一点波动。

    曹安开口:“九爷,乔六真是不自量力,居然敢和九爷你打赌,现在定是气得牙痒痒了。”

    想起乔六气极的样子,沈九就有些得意。乔六既然敢和自己打这个赌,他就要承担这个代价。

    沈九漫不经心地说:“乔六还想让九爷我下跪,也不晓得他一天到晚在做什么白日梦。”

    “他也不想想,九爷我怎么可能会输。”

    曹安:“九爷,要不要我叫一群兄弟,去仙乐宫那宣扬这件事,告诉大家乔六输了。”

    他等不及要看乔六丢脸的样子了。

    沈九一抬手:“不用,打脸这件事当然要自己来。”

    随即,沈九牵了牵嘴角:“走,我们去看看好戏。”

    去仙乐宫看看乔六气成什么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离我夫人远点。

    江先生:信我,我真的只是找她聊天。

    陆淮:看一眼都不行。

    江先生:宠妻狂魔真难搞。

    作者:江先生,你知道什么叫注孤生吗?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天会加更,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8章 第11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