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11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19章 第119章

    仙乐宫。

    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手里拿着一本大上海杂志, 上面有一些关于丁月璇的内容。

    这人晓得若乔六爷看见了上面的内容,必定会生气。但是, 如果隐瞒了这件事,他的下场会更惨。

    这人的声音有几分颤抖:“六爷,您看一下这个杂志。”

    杂志已经被翻到了丁月璇的那一页。

    乔云笙慢条斯理地接过杂志,随便扫了一眼, 然后, 他的目光蓦地一凝。

    上面落着几行字, 一眼就可以看个清楚明白。

    夜来香是上海滩最美的声音,人气最高的歌星……

    乔云笙的眼底闪过一丝冷色, 好大的胆子, 竟敢说丁月璇是最有名的歌星。

    他怒火上涌,猛地把杂志摔在了地上,冷色道:“滚!”

    空气冰冷极了,但是乔云笙的气息更要冷上几分。

    手下连忙退出去, 合上门。

    乔云笙的目光落在前方,眼底毫无温度。

    夜色渐深, 寒风凛冽,气温低得厉害。

    但仙乐宫依旧灯火通明,热闹万分。冰冷的夜色, 似乎完全没有阻挡别人的热情。

    一辆辆汽车停在了仙乐宫的门口,这些人都是来仙乐宫寻乐子的。

    这时,几辆黑色的汽车停了下来, 很多人下了车,看上去排场极大。

    他们站在那未动,似乎在等一个人。

    此时,车门打开,有一个人下了车,那人面容妖孽,眼睛细长,正是清会的沈九。

    沈九抬眼看了一下仙乐宫,眼睛微眯了眯。

    仙乐宫门口的人看见了这一幕,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沈九爷带这么多人来仙乐宫,是来砸场子的吗?

    沈九瞥了曹安一眼,曹安立即开口:“你们都进去,九爷要让你们做个见证。”

    有些人本想离开,不想惹上事,此时,也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沈九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仙乐宫。

    仙乐宫内音浪起伏,喧闹极了。此时,看见沈九的架势,大家脸色一紧,都停下了动作。

    沈九正慢悠悠地踱着步,这时,他的目光忽然掠过了一个人,眼神冷了几分。

    迎面走上一个女人,看上去有几分眼熟,她是蝴蝶。

    蝴蝶之前是大都会的歌女,极受大家欢迎,后来她被乔云笙挖走,去了仙乐宫唱歌。

    她离开之后,大都会的生意一度冷清了些。

    沈九冷笑了一声,乔六只不过给了蝴蝶些许利益,蝴蝶就背叛了大都会。

    这个人他厌恶至极。

    蝴蝶的余光恰好瞥见了沈九。

    她自知理亏,不敢与沈九碰面。她正想往回走,刚转过身,发觉身后站着几个大都会的人。

    蝴蝶的脸色苍白了起来,她晓得九爷是要自己过去。

    蝴蝶走到沈九面前,声音轻柔:“九爷。”

    大都会的灯光昏暗,沈九的神色有些看不分明,但蝴蝶还是慌乱极了。

    沈九漫不经心地开口:“哟,这不是蝴蝶吗?做什么亏心事了,看见九爷我转头就走。”

    蝴蝶惶惶不安:“九爷,对不住……”

    一旁的曹安讽刺地说:“你在大都会的时候,大都会待你不薄。蝴蝶,你还有没有良心?”

    蝴蝶背叛大都会,曹安最恨这种人。更别提当时蝴蝶那样做,令大都会落了面子。

    蝴蝶的脸色微微发白:“我不是这种……”

    沈九懒得听她讲话,他偏过头,说了一句:“曹安。”

    曹安把一本杂志扔给蝴蝶,他语气冷淡:“蝴蝶,上海滩最有名的歌星是夜来香,而你什么都不是。”

    蝴蝶没有看过这本杂志,此时听见了曹安的话,蝴蝶的心微微一紧。

    蝴蝶对自己的歌声向来颇有信心,她有些不大相信,忙低头翻了起来。

    即便灯光有些暗淡,但是那一行行字还是落进了蝴蝶的眼里。

    夜来香拥有最美的歌声,而她只排在夜来香的后面。

    蝴蝶拿着杂志的手微微颤抖。

    这时,沈九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蝴蝶,幸好你离开了大都会,不然,我哪找得到夜来香这么优秀的人。”

    蝴蝶的头更低了。

    沈九冷声道:“大都会里的人,样样都会压别人一头。蝴蝶,若你还呆在大都会,我还怕你拉低了大都会的档次。”

    夜来香这么有名,蝴蝶自然听过夜来香的歌声。

    夜来香的声音极为好听,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夜来香的实力。

    沈九的声音愈加冷了下来:“蝴蝶,你凭什么和夜来香争?”

    蝴蝶的心慌极了,她为了获得更高的利益,便离开了大都会。

    现在风头被夜来香抢走,也是她咎由自取。

    沈九懒得再看她,径直往前走了过去。

    沈九走到大堂,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姿态随意极了。

    然后,他看了仙乐宫的人一眼:“告诉乔六,九爷我来找他算一笔账。”

    这人连忙应是,去向乔六汇报。

    乔云笙自然晓得沈九来的目的。他冷哼了一声,无论沈九等会说什么,他总归是不会认的。

    乔云笙不紧不慢地走到大堂,一眼就看见了沈九。

    他优雅地落座,悠悠地说了一句:“沈九,莫非大都会要倒闭了?不然你跑到仙乐宫做什么?”

    眼看乔六还在嘴硬,沈九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站起身来,扫了在场的人一眼:“各位,今日我让大家做个见证。”

    此刻,喧闹的声音都慢慢歇了下来。分明仙乐宫里的人极多,但大家都不敢说话,四下安静极了。

    大家都晓得乔六爷与沈九爷不对头,不知道现在又要发生什么情况。

    仙乐宫里安静得厉害,沈九的声音落在空气里,极为清晰。

    “大家还记得我和乔六的赌约吗?若我在三个月内把一个乡下姑娘捧成上海最有名的歌星,乔六就要向我磕头道歉。”

    沈九一字一句:“等会乔六向我磕头的时候,你们在旁边看看,也好做个见证。”

    沈九这话一出口,仙乐宫内的气氛瞬间压抑了起来。

    在场的人心一紧,原来沈九爷要讲的是这件事。

    乔六神色自若,他轻呵了一声:“沈九,就凭你几句话,就断定我输了?真是可笑至极。”

    “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蠢?”

    沈九冷笑了一声,他看了曹安一眼,曹安把一本杂志递给了沈九。

    沈九把杂志扔到乔云笙前面,恰好落在了桌子上。

    他似笑非笑:“乔六,谁是上海滩最有名的歌星,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

    “你如果不认得字,非说自己没看见,那我也没办法。”

    然后,沈九偏头,看了曹安一眼:“你把那几本杂志给大家看看。”

    曹安和大都会的人把带来的杂志分给了仙乐宫的人。

    大上海杂志很有名,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看过。但也有些人没看过,此时也都清楚了。

    夜来香是上海滩最有名的歌星,人气最高,沈九爷没有说错。

    而且在场很多人都认同这一点,夜来香是全上海最美的歌声,是实至名归的。

    但是,乔云笙做事残忍,大家都不敢说出这话。

    乔云笙自然认出了桌上的那一本东西正是大上海杂志,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光。

    沈九果然是要拿这个做文章。

    但他眼皮子都未抬一下:“怎么?就凭这么一本破杂志,你以为能说明什么?”

    沈九就知道乔云笙会不认账,他缓缓说:“历届电影皇后都是大上海杂志评选的,可信度极高。”

    然后,沈九话风一转:“乔六,你当大家是聋子吗?你以为仙乐宫那上不了台面的蝴蝶,能比得上夜来香?”

    沈九一字一句地说:“这场赌约,你输了,你要当众向我磕头道歉。”

    乔云笙挑了提眉,神色未动:“是吗?”

    这时,他忽的问了一个人:“夜来香是谁?她唱得怎么样?”

    看上去乔云笙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但是他面无表情,声音冰冷极了,

    被问的那个人支支吾吾地不敢说话,生怕得罪乔六和沈九。

    乔云笙又选中另外两个人,问了同样的问题。

    他们的反应一致,都没有说话。

    乔云笙忽的笑了,弯了弯嘴角:“沈娇娥,别人都不知道有夜来香这个人,你凭什么说你赢了。”

    沈九没想到乔云笙这么无耻,他讽刺地说:“你威胁别人,算什么本事。”

    在场的人神情有些异样,其实他们都同意沈九的话,但是他们怕极了乔六爷,不敢表露自己的想法。

    乔云笙瞥见那些人的神情,心里烦躁了起来。

    这群低贱的东西。

    他蓦地开口:“现在全部人都给我离开,我要和沈九爷好好聊一聊。”

    乔云笙的声音极冷,冰锋似的,令人心头发颤。

    仙乐宫的空气瞬间凝滞了起来,似乎被冻住了一样。

    很多人站了起来,但还有些人似乎被吓到了,动作有些慢。

    乔云笙面无表情,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再不走,就把命留在这里。”

    所有人动作都加快了不少,极短的时间里,仙乐宫里只剩下乔六和沈九。

    空空荡荡的仙乐宫里,此时陷入一片寂静。

    沈九率先开口,眼底浮起鄙夷之色:“乔六,如果你输不起,当初你就别和我打这个赌。”

    “输了又反悔。”沈九哼了一声,“乔六,你还是不是男人?”

    乔云笙对沈九的嘲讽恍若未闻,他慢悠悠地说:“沈九,话别说得太早。”

    “大上海杂志说夜来香是最有名的歌星,谁知道这杂志是不是和你串通好了?”

    乔云笙微微往前移了几分,开口:“沈九,你给了那杂志社多少好处?”

    看见乔六满嘴胡言,沈九冷笑:“哟,输不起就开始瞎编了。”

    “鸿门的乔六爷就这么经不起打击?”

    沈九倒要看看,乔六嘴里还会说出什么。

    乔云笙挑了挑眉:“沈娇娥,若夜来香是全上海最有名的歌星,那就要受到上海滩所有人的承认。”

    然后,乔云笙轻呵了一声。

    “单单仙乐宫里的人,就不认可这一点。”

    乔云笙漫不经心地说:“所以,我为何要下跪?”

    空气仿佛冰冷了几分,沈九的神情有些晦暗不明。

    乔六的厚颜无耻真是让沈九大开眼界,不过,即便乔六不承认,他还是输了。

    沈九忽的笑了,一字一句:“乔六,就算你再狡辩又如何?我赢了就是赢了,我们心知肚明。”

    沈九站起身来:“和你这种卑鄙小人,我无话可说。”

    其实,沈九早就料到乔六不会下跪,今日他来只是想膈应一下乔六罢了。

    反正目的已经达成,沈九就满意地离开了。

    偌大的仙乐宫内,只留下乔云笙一个人。

    四下寂静得厉害,乔云笙的背影冰冷至极。

    ……

    近日来,叶楚心神不宁,辗转反侧,一直睡不安稳。

    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了。

    直至她做了一个梦,才明白了那些担忧的由来。

    在梦中,叶楚回到了和陆淮结婚后的日子。

    有一日,叶楚和陆淮在南国酒家见客人,恰巧遇见了尚家大小姐尚嫣。

    南国酒家正是尚家的产业,在这边见到了尚家的人自然也不奇怪。

    那时,尚嫣已经快三十岁了,却一直未嫁。尚家的小姐们陆陆续续嫁了人,旁人依旧称呼她为尚大小姐。

    南国酒家的走廊并不狭窄,但若是他们同时要经过,正好能打个照面。

    尚嫣带着笑,朝叶楚走了过来。

    尚嫣开了口:“陆太太,别来无恙。”

    叶楚眯了下眼睛:“尚小姐。”

    尚嫣握紧了叶楚的手,她脸上虽露出一个笑容,眼底却无半点笑意。

    叶楚十分清楚她的敌意,自然不会退让。

    ……

    叶楚忽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正是凌晨时分,空气冰冷彻骨。窗子半敞着,冷风从那里灌进来,屋子里的气温很低,叶楚清醒极了。

    她已经想起来了。

    上一世,在这个时间段,发生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尚家大小姐要回来了。

    尚家世代经商,生意遍布全国。

    尚家的大小姐名叫尚嫣,从小是捧在手心长大的,却养成了她极为叛逆的性格。

    上一世,尚嫣在十六岁时离家出走,直到二十一岁才归家。

    没有人晓得她去了哪里,只知道她回上海后性情大变,待人也亲和了起来,想来是在外面受了很大的委屈。

    尚家为尚嫣举办了一场宴会,叶楚正是在那次宴会上头一回见到尚嫣的。

    叶楚后来才知道,尚嫣在外的这段日子中,认识了莫清寒。

    尚嫣的性子叛逆,骨子里又崇尚暴力,怎会安安分分在上海做一个富家千金?

    莫清寒没有觉得尚嫣性情古怪,反倒是欣赏她的心狠。

    尚嫣觉得自己在莫清寒身边过得最为自在,她回上海也是因为他。

    后来,莫清寒娶了叶嘉柔,尚嫣却一直未嫁。

    尚嫣早就已经做了决定,即便她终身不婚,她也要留在莫清寒的身边。

    叶楚清楚得很,对莫清寒来说,任何人都是可以利用的。

    他不喜欢尚嫣,但是却向来照顾她。

    尚家势力极大。人人都知道,政府那位姓尚的副总理,老家在上海,后来去了北平。

    上海尚家虽世代经商,却因为同副总理沾亲带故,底气也多了几分。

    上一世,莫清寒利用尚嫣,凭借尚家的势力在上海滩起了不少风浪。

    叶楚决定告诉陆淮此事,尚嫣回来一事至关重要,他们必须要有所防范。

    叶楚给督军府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约在了一家咖啡馆见面。

    这天,叶楚早早出了门,她坐叶公馆的车到了咖啡馆。

    苏兰同司机讲过,二小姐想要去哪里,照做便是,不必多问。这给叶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她不用再偷溜出去见陆淮。

    陆淮也不需要到叶公馆来接她,两人的关系就不会被旁人发现了。

    除了叶家人,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

    叶楚到咖啡馆的时候,陆淮已经坐在包厢里了。他向来比她到得早,不会让她等他。

    叶楚坐了下来,发觉陆淮给她也点了一杯黑咖啡。

    桌上放着两个白色的咖啡杯,叶楚抬起眼看陆淮。

    叶楚曾受过陆淮的影响,爱喝黑咖啡。她确定极了,这件事没有人知道。

    陆淮仿佛看出叶楚的心思,他开口解释了一番。

    陆淮的声线淡淡:“我希望你能熟悉我的习惯。”

    他的话中暗藏深意。

    叶楚点头:“我会的。”

    她望着陆淮,她的眸光深浅不明。眼前这个男人,曾经陪伴她走过前世和今生。

    陆淮不知道,他的每一个习惯,深刻影响了叶楚,似乎已经是她生活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了。

    陆淮低头喝了一口黑咖啡:“有什么事情吗?”

    叶楚收回了心绪,变得专注起来:“尚家大小姐要回上海了。”

    陆淮的手微微一顿,搁下了杯子。他晓得,尚家并没有放出这个消息。

    尚嫣离家出走已经五年,若是她回来,尚家不会是现在这副平静的态度。

    这件事应该是叶楚从梦中得知的。梦境里,尚家大小姐会回上海,只是此时尚未发生。

    叶楚认真地说:“尚嫣在外的这五年,她遇见了莫清寒,后来,她会成为莫清寒得力的臂膀。”

    “不久之后,尚嫣会回上海,她的来意不善。”

    陆淮眯了眯眼睛,尚嫣本是一个名媛小姐,离开上海五年后,竟和莫清寒扯上了关系。

    叶楚将尚嫣的事情讲了一遍。

    在这个过程中,叶楚记起了上一世的事情,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些情绪。

    陆淮已经察觉到了,叶楚的状态有些奇怪,同平日里不一样。

    待到叶楚讲完后,陆淮才开口问她。

    “叶楚,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叶楚怔了一怔,她方才没有掩饰好情绪,倒是被陆淮看了分明。

    陆淮凝视着叶楚,他的目光好似能看穿一切,她无法对他撒谎。

    叶楚略一停顿,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陆家人曾经想让尚嫣嫁给你?”

    叶楚知道,尚嫣离开上海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被陆淮拒绝。

    尚嫣对陆淮的恨意,便由此而来。上一世,叶楚嫁给了陆淮后,她就连叶楚也一同恨上了。

    陆淮挑了挑眉,叶楚知道的事情比他想象的多得很。

    虽说五年前,陆家人确实有这个想法。他们在陆淮不知情的状况下,安排尚嫣和他偶遇了好几回。

    陆淮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而现在,陆淮甚至记不清尚嫣的五官了。

    那样久远的事情,陆淮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叶楚是从何得知的。

    陆淮淡淡地说:“嗯,继续讲。”

    叶楚垂下眼来:“你拒绝了尚嫣,她一时气不过,远离上海,却因爱生恨。”

    陆淮看向叶楚,她的手指紧紧环住咖啡杯,或许是她太用力的缘故,指节处已经发白了。

    热度从咖啡杯的杯壁传来,叶楚的指尖红了起来:“若是尚嫣回来,定会处处针对你。”

    她的动作都是不经意做的,最为真实不过。

    叶楚听上去像是在分析利弊,但她并没有意识到她说话的语气已然发生了改变。

    这些话落在陆淮的耳中,又是另一番样子了。

    陆淮默默观察着叶楚,听着她的语气,自然也看见了她的小动作。

    他忽的笑了。

    房间里寂静万分,陆淮的声线沉沉落了下来,敲着叶楚的心。

    “叶楚,方才你的表现……”

    “我可以理解成。”

    “你吃醋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日会加更,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9章 第11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