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第120章(感谢营养液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20章 第120章(感谢营养液加更)

    叶楚怔了一怔, 她的心跳也快了几分。

    在陆淮开口之前,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自顾自讲了出来。

    这时, 她静下心来,才发觉那些话中,隐隐含了一丝醋意。

    叶楚的心一紧,忽的松开了手, 她的手离开了咖啡杯。

    叶楚抬起眼来, 陆淮的眼睛直直望着她, 片刻不离。

    仿佛在耐心等待她的答案。

    罢了,既然陆淮想要一个答案, 叶楚也绝对不能敷衍了事。

    叶楚缓缓开了口:“我……”

    但下一秒, 或许是怕叶楚的回答不如他所想,陆淮很快就打断了她。

    陆淮的声音沉沉:“叶楚,你放心。”

    紧接着,他继续说:“我对尚嫣没有半点兴趣, 从前没有,以后也绝不会有。”

    叶楚愣了一下, 陆淮这是在向她解释,他和尚嫣的关系吗?

    虽说叶楚并没有问,但是她心中确实在意这个问题。

    不过, 陆淮又是从何得知的?

    叶楚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听到他的回答后,她平静多了, 方才那些纷乱的思绪竟一下子散了去。

    她小声嘀咕着:“没有必要解释的。”

    这句话自然落入了陆淮耳中。

    陆淮本就对别的女子完全没有兴趣,他也只是对叶楚上心罢了。

    陆淮微一抬眉,看见叶楚的表情,他倒是觉得挺有必要的。

    叶楚立即转移了话题:“你觉得,尚嫣回到上海后,会立即去找莫清寒吗?”

    陆淮不假思索:“会,但是她一定会极为谨慎,保护好莫清寒现在的身份。”

    叶楚笑了一下:“这五年来,说不定她还学会了易容。”

    陆淮肯定了叶楚的想法:“你说的对。”

    他们都不知道,尚嫣这五年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尚嫣在遇见莫清寒后,他是否会引导她成为一个狠厉残忍的人。

    不过,叶楚晓得上一世的尚嫣身手了得,善于伪装。他们绝不可能派人监视尚公馆。

    他们派人跟踪尚嫣,只会打草惊蛇。

    叶楚说:“我们不能直接跟踪尚家的人,只能选择靠近他们。”

    陆淮:“如果容沐是莫清寒,想必他也不会让尚嫣接近,绝不会那样快露出马脚。”

    普通易容比较简单,若是想将一个人彻彻底底换成另一副样子,那就需要极高的易容本领。

    虽不知容沐是否会是莫清寒,但是他们清楚不能激起了莫清寒的警惕心。

    就让莫清寒认为,陆淮完全不知道他的身份背景,以及他想做什么。

    这样,陆淮和叶楚也可以隐在暗处。

    因为尚家的人不好靠近,所以他们做了一个决定。

    一定是莫清寒让尚嫣回来的。她回到上海后,必然会同别家的小姐打理好关系。

    到了那个时候,叶楚就能借机去接近尚嫣。

    当然,若是尚嫣仍想靠近陆淮,叶楚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对她动手。

    这种事,叶楚自己出手就好,不会让陆淮知道。

    ……

    大都会。

    虽说沈九成功膈应了乔六一番,但沈九还是觉得心里不大舒服。

    乔六分明输了赌约,但他脸皮极厚,就是不认账,找了很多借口。

    沈九细细思索,他定要再做一些事情气死乔六。

    沈九忽的想起了什么,喊了一声:“曹安。”

    曹安:“九爷,有什么事要我做的”

    沈九坏笑:“明天你叫上一群人,多买几本大上海杂志。”

    然后,沈九补了一句:“越多越好。”

    曹安有些疑惑:“九爷,拿这么多杂志做什么?”

    曹安心想,他们可是流氓,流氓不需要看这些杂志罢。

    沈九猛地敲了一下曹安的头:“用你的脑子想想,乔六现在最讨厌什么?”

    曹安摸了摸脑袋:“乔六讨厌别人提到丁月璇是最有名的歌星。”

    沈九笑了:“你叫人把写着丁月璇的那一页杂志撕下来,全部贴在仙乐宫的门口。”

    “乔六只要来到仙乐宫,就会想到他打赌输给我的事情。”

    “时时刻刻提醒他,膈应他。”

    曹安看着沈九,满是敬佩。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

    曹安:“九爷,你真是英明。这样全上海的人都会知道,乔六是九爷你的手下败将。”

    沈九眼底浮起笑意,乔六脸皮这么厚,自然要用非常手段来对付他。

    曹安听了沈九的话,立即叫上清会的兄弟,买了很多大上海杂志。

    他们连夜在仙乐宫门口贴满了写着夜来香的那页杂志。

    次日,每个来仙乐宫的人自然都看见了。

    他们当面不敢声张,私下却议论纷纷。

    于是,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了,乔六爷与沈九爷打赌,而乔六爷输了。

    仙乐宫的人看见了,连忙向乔云笙汇报。

    乔云笙脸色暗沉,该死的沈九,永远要和自己对着干。

    贴在仙乐宫门口的杂志很快就被撕下来,仙乐宫门口又恢复了原样。

    尽管仙乐宫的人动作极快,但是乔六还是被沈九落了脸面。

    这日,天空灰蒙蒙的,带着几分压抑,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大上海杂志社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一个男人漫不经心地走进杂志社,身后跟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

    乔云笙缓缓走着,他的眼底没有丝毫温度。

    这个破杂志社竟敢写夜来香是最有名的歌星,让他在沈九面前丢了脸。

    而且沈九还把那一页杂志贴在了仙乐宫的门口,弄得人尽皆知。

    乔云笙神色极冷,这个杂志社不知好歹,惹怒了他,他绝不会放过这些人。

    顾平一脚把大门踹开,然后,他先停下,等乔云笙进去后,他才跟着走了进去。

    杂志社的人都愣住了,他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都停下了动作。

    但很快他们就认出了乔云笙,心里慌乱极了,鸿门的乔六爷怎么会来这里?

    顾平拽着一个人的衣领,语气凶狠:“把你们的主编叫过来。”

    这人按捺住恐惧,开口:“主编现在不在,他马上就会到了……”

    顾平放开那个人,看向乔云笙:“六爷,要不要我去把那个主编抓过来?”

    乔云笙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抓他作什么,我们就在这等着。”

    让所有人都看着主编恐惧求饶的样子,那才最有意思。

    乔云笙看了办公室里的人一眼,眼里尽是蔑视。

    至于这些废物,等会再收拾他们。

    乔云笙走进主编的办公室,优雅地坐了下来。

    鸿门的人则在外面盯着。

    办公室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他们一个个低着头,心里害怕极了。

    杂志社里清净得很,几乎没有什么声响,愈加显得压抑万分。

    主编刚走进去,就发觉有些不对劲,里面站着一群不认识的人,他们个个眼神凶狠。

    其他员工则面露恐惧,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顾平走上前,面无表情地说:“六爷要见你。”

    主编心一紧,六爷?莫非是鸿门的乔六爷?

    很快,他的疑问就得到了解答。

    走进办公室,一个优雅的男人坐在那里,他是鸿门的乔云笙。

    乔云笙弯了弯嘴角,眼底晦暗不明:“你说夜来香是上海最有名的歌星?”

    主编也听说过乔六与沈九的赌约,他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乔六爷会来找自己。

    他赔笑:“六爷,这只是杂志社的一个营销手段,当不得真。”

    乔云笙轻呵了一声:“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就敢这么写,你是活腻了吗?”

    主编的心里漫上了阵阵凉意,若他早知道这件事会惹怒了乔六爷,他才不会去评选什么最美的声音。

    主编的声音颤抖:“六爷,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写……”

    乔云笙蓦地掐断了他的话头。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主编心一紧。

    乔云笙不紧不慢地说:“第一,关了这个杂志社,以后我不想再在上海滩看见。”

    主编心神一凛,乔六爷这句话,是要让他的杂志社倒闭。

    杂志社是他一手创立的,他花费了很多心血。就这么关门了,他怎么舍得。

    乔云笙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如果你不愿意关门,那你还有第二个选择。”

    乔云笙似笑非笑:“把命留在这里。”

    然后,乔云笙偏头,看了外面那些人一眼。

    “外面那群废物也和你一样,今天都别想离开这里。”

    分明是冬天,主编却觉得自己的衣服被汗浸湿了,他的额头上也覆上了一层细密的薄汗。

    主编紧皱着眉,乔六爷做事向来不择手段。若他坚持不关了杂志社,乔六爷一定会对他们下手。

    那他和同事们都会丢了性命。

    主编闭了闭眼,做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六爷,我会把杂志社关了,把这些人都遣散了,然后离开上海。”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乔云笙笑了笑。

    然后,他站起身离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大上海杂志社就这样倒闭了,人去楼空。

    ……

    火车站。

    从北平到上海的火车恰好进站,发出一声长鸣,蒸汽袅袅。

    一名穿着烟蓝色旗袍的女子下了火车,她肩上披着条素白披肩,淡雅极了。

    女子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她提着一只黑色的手提箱,缓缓踱步,走出了火车站。

    尚大小姐一直在外,许久未归,大家都不记得尚家还有这么一个人。

    此时,她却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上海。

    尚嫣没有通知尚家的任何人,自然不会有人等在火车站外头,接她回家。

    因为她准备先去一个地方,她必须和一个人见上一面,再回尚公馆。

    尚嫣已经在华懋饭店定好了一个房间,下了火车后,她直接来到了饭店。

    过了半小时后,尚嫣从房间里出来。

    这时,她已经换下一身衣服,模样也做了改变,根本不会有人认出她来。

    尚嫣脚步轻盈,走出华懋饭店,她要去的地方在格林路。

    那里新开了一家医馆,叫德仁堂。

    她要和一个老朋友见一面。

    ……

    德仁堂还是和往常一样,凉风轻轻拂过堂内,将桌子上的白纸吹起一角。

    一只修长的手将白纸按住,继续在上面写着字。

    容沐提笔写着药方,一笔一划,写得认真。

    容沐将药方递给一位老太太,语气和煦悠然:“这是你的药方,抓药的地方就在旁边。”

    那人点了点头:“谢谢容大夫,我的身子好了许多。”

    容沐笑意清雅,淡然极了。

    “记得按时吃药。”

    短短一段时间里,来德仁堂看病的人就已经多过了对面的广明馆。

    容大夫对待病人的态度亲切,医术极高,大家都愿意来这里看病。

    容大夫长得好看,许多女子会借看病的名义,来看容沐。

    今日,又有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特地来找容沐看病。

    前些天,这个女人刚来过。现在细细一瞧,那女人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点也不像个病人。

    “容大夫,我已经吃完了原先那服药,但身体还是有些不适。”

    女人放轻了声音,眼睛直直地看着容沐,不舍得离开。

    容沐脸色未动,依旧用温和的声音询问:“药方没问题,只不过小姐要按时吃药,效果才会好。”

    她来到这里,本来就不是为了看病。

    “容大夫,要不你再给我看看罢?”女人伸出了手,正想放到容沐面前。

    这时,德仁堂走进一名女子。

    正是做了伪装的尚家大小姐,尚嫣。

    刚才发生的那些事,她都看在了眼里。

    医馆里来了人,容沐自会抬头看一眼。当他看到尚嫣时,不着痕迹地转开了头。

    仿佛之前两人从未见过面。

    尚嫣打扮素雅,好似真的是一个来看病的普通病人。

    尽管尚嫣已经做了伪装,但是容沐仍旧一眼就认出了她。

    尚嫣笑得温柔,走到容沐面前,停在刚才那个女人的旁边。

    尚嫣笑了笑:“你就是容大夫吧?”

    容沐的神情平静温和,情绪半点不显。

    “这位小姐的身体不舒服吗?”容沐的脸上始终带着温煦的笑意。

    尚嫣皱了皱眉:“最近总睡不好。”

    尚嫣不着痕迹地推开了那个女人,自己坐了下来。

    等那女人离开后,尚嫣看向容沐:“容大夫,可以帮我看一下吗?”

    尚嫣伸出手,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放在容沐面前。

    容沐神情舒朗,并不多言,微垂下头,将手指搭在尚嫣的手腕处。

    “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

    容沐又补上了一句:“只是思绪有些重,在家静养就好。”

    他的意思是,让尚嫣不要轻举妄动,以后不要再来德仁堂找他。

    尚嫣笑容微微一沉,她没有收回手,继续放在容沐面前。

    “那容大夫再说说看,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吗?”

    容沐的声线没有任何起伏:“你也不必一直待在家中,适当去外面走一走也好。”

    容沐的话中藏有深意,但是他眼中没有情绪,让人望不到底。

    “我给小姐写个药方,你照着做就是了。”

    容沐拿起笔,缓缓地在纸上写了起来。

    没过多久,容沐就写完了,他将药方折好,递给尚嫣。

    尚嫣伸手接过:“容大夫,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容沐对上尚嫣的眼睛:“你只需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事事留心。切莫让其他事情影响到自己。”

    他知道尚嫣不够谨慎,提醒了她一句。

    容沐要尚嫣收敛自己的性子,不要被那些无所谓的事情激怒,露出自己的本性。

    尚嫣抿了抿嘴,向容沐道了谢,这才迈着步子离开。

    从尚嫣进德仁堂,到她离开,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已经交代好了一切。

    离开德仁堂后,尚嫣回到华懋饭店。

    到了房间后,她才打开手中的药方。

    纸张素净,纯黑的字体干净极了,上面写着几句话。

    “回到上海,你可以先从名媛身上入手。如严小姐,叶二小姐。”

    看完后,尚嫣将药方烧掉,只留下一摊灰烬。

    ……

    果不其然,尚嫣一回到上海,就大张旗鼓地举办了一场宴会。

    尚家财大气粗,邀请了上海滩的名流人士和名媛小姐。

    尚嫣在外五年未归,尚家倒是给她找了一个借口。他们说尚嫣不想局限于闺房,便去了外头历练一番。

    既然尚家大小姐已经回到上海,必须要正式在众人面前亮相。

    许多人都收到了尚家的请帖,叶楚和陆淮也不例外。

    他们当然是立即同意,没有推脱。

    若是在聚会上,叶楚和陆淮同时遇见了尚嫣,两人会用另一种方式去掩盖他们的关系。

    这些日子,叶楚忙学堂里的事情,复习还有去剧院陪朋友。

    离聚会开始还有几天,叶楚收到了陆淮的电话,让她去一趟小酒馆。

    叶楚记得那个地方,陆淮讲过鱼龙混杂之地,消息会传得最快。

    小酒馆不似黑市比武那样复杂,叶楚只需要多加小心便是了。

    更何况,叶楚身后还有陆淮的手下跟着,只是他们不常靠近罢了。

    因此,叶楚做了简单的易容,将大半张脸全都遮盖起来。

    临近傍晚,天色昏昏沉沉,快要暗了下来。

    叶楚到了那个酒馆附近。

    她在巷子口等了一会,没有等到陆淮。行人匆匆忙忙,来来去去,急着回到家中。

    站在巷口似乎目标太大,叶楚略加思索后,起步进了那个小酒馆。

    浓重的烟酒味道传入鼻子里,她微微皱了一下眉。

    叶楚随意点了两杯酒,找到一张空桌子。

    她坐了下来,并把另一个杯子放在自己的对面。

    叶楚装作等人的样子,低下头,看着酒杯,并不言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因为陆淮有事在路上耽搁了。叶楚闻着酒,酒味熏极了。

    她有些失落地垂下眼,仍是准备继续等下去。

    这时,身后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叶楚忽的转过头去,他低下头来,正在俯身看她。

    无论四处多么喧嚣,不管声音多么嘈杂。她又做了伪装,旁人都看不出来。

    但是,那人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她。

    陆淮开了口,他的声线低沉:“忽然有事,我来迟了。”

    叶楚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陆淮看着桌上的酒杯,既然是她点的酒,他自然会帮她喝掉。

    他拿起杯子,将叶楚点的酒一饮而尽。

    “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楚起了身,跟着陆淮走,穿过喧闹的人群,经过醉酒的酒徒。

    这家小酒馆并不大。

    他们沿着一条狭窄的走道,便绕到了后面。

    这里有好几个房间,陆淮打开了其中一扇门。那是一个极小的房间,里面只放着一个衣柜。

    陆淮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衣柜移开后,后面又是一扇门。

    再打开那扇门后,瞧见底下漆黑一片,看上去深不见底。

    陆淮伸出手,里面的灯被打开,昏暗的灯光亮了起来。

    光线晦暗不明,隐约能看见楼梯的形状。他走了进去。

    叶楚跟着进去,门在身后缓缓合上。

    这里黑暗,令人看不分明,她试图摸索,尚且还没有走出几步。

    此时,前面的陆淮忽然转过身,他的气息迎面而来,叶楚动作一滞。

    方才喝了酒,陆淮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酒味。叶楚闻到了那种味道,清浅极了,却又像一个令人无法抗拒的陷阱。

    陆淮朝叶楚伸出了手,他的手展开,掌心的脉络像是他们命运的轨迹。

    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牵手么?

    叶楚恍了神,心跳快了几分。

    而那双手继续朝叶楚展开,默然不动,只是在等待她的回应。

    下一秒,叶楚将手放在了陆淮的手中。

    他的手指合拢,她的手被包裹住,彼此都能感觉到温热的触感。

    寂静的空间里,响起了轻不可闻的一声笑。

    陆淮牵着叶楚的手,转过身去。

    带着她缓缓地走进了黑暗里。

    他从来没有醉过,但此刻又希望自己的意识是不清醒的。

    若是他喝醉了,便能失掉平日里那些冷静的情绪。

    她的手在他的掌心。

    陆淮悄无声息地将其握紧,叶楚也并没有抗拒。

    这种感觉熟悉极了。

    仿佛先前曾经经历过那样。

    那次被枪击中、受了重伤后,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今天,那种熟悉感觉竟又重新出现了。

    陆淮微微皱眉,他怎么觉得,他从前好像牵过她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20章 第120章(感谢营养液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