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第12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24章 第124章

    小雨不停地下着, 细小的淅沥声响着。风卷着雨, 一会慢,一会急。

    沈九的衣服已经沾上不少雨, 但是他还是恍若未觉。

    此时,沈九的眼中只瞧得见前面那个瘦弱的少女。

    倘若她真的是阿玖呢?

    沈九的步子快上了几分,他的眼睛始终追随着她。

    沈九思绪乱极了,若她真的是阿玖, 他该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

    阿玖给他送伞一事, 已经过去了很多年。要是到了现在, 只有那件事他记得,阿玖早就忘了, 他又该如何?

    少女撑着伞, 遮挡了大半的身影。从始至终,沈九都没能看到她的脸。

    前面的少女脚步一拐,走过了另外一条小路。沈九心下一紧,立即跑上前。

    沈九向周围看去, 四下空无一人。

    此时,这条小路上, 只剩下他一个人。

    旁边寂静极了,看上去空空荡荡的。气温愈加低了下来,寒风轻轻拂过沈九的脸颊。

    仿佛刚才只是沈九的幻觉似的。

    小雨静悄悄地下着, 空气冰冷异常,但沈九的心却比这萧瑟的冬日,还要冷上几分。

    沈九怔怔地站在那里, 久久没有动作。

    “阿玖?”沈九犹豫片刻,不确定地叫了一声。

    小路上,只有细细的小雨落到地面上,没有人回应。

    督军府。

    陆淮正在接电话。

    是陆宗霆打来的,他在南京事务繁忙,一时之间赶不回来,只能在电话中询问阿玖的状况。

    “阿玖身体不好,你要多加注意。”陆宗霆的嗓音偏低,给人一种严肃压迫的感觉。

    “阿玖很好,我会照顾好她。”陆淮声线沉沉。

    每回两人提到阿玖的时候,气氛都会忽的沉闷下来。

    发生在阿玖身上的这件事,在陆家是个不能随意碰触的话题。

    陆家每一个人都受到了那件事的影响。所以,他们会共同保护好阿玖,不再让她受到伤害。

    “我会尽快回来。”陆宗霆仍旧不放心。

    陆淮也怀着同样的心思:“阿玖是我的妹妹,我自然会保护好她。”

    陆淮刚挂了电话,沈九恰好从外面走了进来。

    沈九的衣服被淋湿了,神情也有些不对,看上去失魂落魄的。

    陆淮皱了皱眉:“怎么了?”

    沈九摇了摇头,之后他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仿佛泄尽了心力似的。

    刚才他自己都不能确定那人是不是阿玖,又怎么和陆淮解释。

    “外面雨太大,我忘记带伞了。”

    陆淮看了一眼窗外,他并不信沈九的说辞。

    外头下着小雨,看沈九的样子,定是淋了很久的雨。

    但是,陆淮没有继续追问,沈九有他自己的秘密。

    过了一会,沈九才从椅子上直起了背,看向陆淮。

    “你妹妹回上海了?”

    沈九对陆淮的事情很关心,他知道先前陆淮离开上海,就是要将妹妹接回家。

    沈九从前就知道陆淮有个妹妹,她出了点意外,很早就被送出了上海,待在外面的疗养院里。

    陆淮曾经同他提过,那年督军府起了一场大火,陆淮妹妹就是在那次事故中受了伤。

    “她前几日刚回来,现在一直待在督军府里。”陆淮没有把阿玖的事情和沈九细讲。

    沈九点了点头,没有接着问。

    那场火灾一定带给陆淮妹妹不好的记忆。上海对她来说,只是个伤心之地。

    他知道陆淮的妹妹常年待在疗养院,很少与外人接触。

    沈九自然不会因为关心陆淮,而去打扰他的妹妹。

    沈九出了督军府,没有在外停留,便直接回家了。

    回去后,沈九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房门合上后,先前支撑着他回来的力气仿佛消失殆尽。

    外面的小雨还在一直下着,淅淅沥沥,沈九心上莫名添了几分烦闷。

    沈九头疼得厉害,他走到床边,随意躺下。

    不知过了多久,沈九睡了过去。在梦里,他梦见了阿玖。

    ……

    沈九睁开眼,发觉自己身处于重重黑暗中,视线看不分明。

    四下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丝光亮,仿佛这黑暗是无边无际的。

    这里寂静无声,安静得让人心头发怵。

    看不清周遭的情形,也不晓得会遇见什么事,每个人在这样的地方,总会多想几分。

    沈九伸出手,只觉得空气冰冷极了。

    沈九仍是那副慵懒的姿态,他随意地往前走了几步。

    这时,一股烧焦的味道传入了沈九的鼻间,沈九的眉头隐隐皱起。

    这味道极浅,却让人心生警惕。

    沈九抬眼往周围看去,原本眼前一片漆黑,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那个光点还在不断扩散,慢慢变成了一小块明亮的区域。

    那股烧焦的气味愈加浓了,让人的心蓦地慌了起来。

    沈九抬起脚步,往那块亮处走了过去。

    这里没有其他出口,不如先去那里看看。

    越往里走,越能感受到那份炽热。

    沈九隐隐猜到了几分。

    沈九迈着步子,走出了那片黑暗,周围的光线亮了起来,他的视线也逐渐清晰。

    待到看清眼前的情景时,沈九的眼眸一紧。

    这里有一座房子,此时却被大火包围住了。

    黑沉沉的夜里,火浪冲天而起,熊熊的大火似乎要吞噬整片天空。

    这场大火丝毫没有被黑暗阻隔住,火势仿佛更大了些。火苗爬上了房子,所到之处都变得焦黑了起来。

    沈九紧皱着眉,为何这里会起这么大的火?看上去极不寻常。

    房子旁边围着很多人,他们神色焦急。大家都忙着救火,想要让这火势减缓些。

    周围喧闹得厉害,细小的讲话声落入沈九的耳朵,听上去他们的语气极其慌张。

    “怎么突然就着火了?火这么大,什么时候才能熄灭?”

    “我没看见阿玖姑娘,阿玖姑娘不会还在房里罢。”

    “如果阿玖姑娘出事了,这可怎么办?”

    ……

    沈九的心一震,阿玖在里面?

    沈九抬眼看去,火势愈来愈大,天空被火光染上了淡淡的红色,那片红色还在缓缓蔓延开来。

    冬日的空气分明冰冷至极,因着这炽热的火浪,风拂上沈九的脸颊,似乎都带上几分温热。

    大家虽然担心阿玖,但是这样大的火,没人敢进去救人。

    若走进这座房子,别说救人了,就连自己的性命也要丢在里面。

    这份炽热,让人心头恐惧。

    沈九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安危,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一定要把阿玖带出来。

    沈九头也未回,径直走进了火海中。

    从外面看,已经能晓得火势极大,走进里面,更能感受到这场大火的可怕。

    刚进去,一股火浪就扑面而来,带着灼热的温度。

    沈九环视了周围,四下全是火焰,剧烈的浓烟漫起,烧焦的味道比外头还要浓烈。

    沈九脚步极快,他心里清楚,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尽快找到阿玖。

    沈九快步走到一个房间前,打开门,迅速扫了一圈。

    里面没有人。

    然后,沈九立即离开,前往另一个房间。

    手臂上传来灼热的疼痛,但是沈九恍若未觉。

    他神色急切,阿玖在里面待了这么久,不晓得现在有没有出事。

    沈九越想越焦急,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乱了脚步。

    穿过漫长的长廊,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房间,都看不到阿玖的身影。

    沈九心里慌极了,但是他仍极力保持镇定。

    阿玖还在等他。

    他一定会找到阿玖。

    火势已经极大,浓烈的烟雾漫了上来,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沈九忽的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救命……”

    声音极小,隐约还能听见咳嗽声。

    沈九深吸了一口气,阿玖极有可能就在这里。

    因着这大火,门也变得炽热了起来,沈九触碰到这扇门,只觉得掌心滚烫极了。

    打开门,沈九一眼就看见了阿玖。

    她坐在角落里,身子瘦弱极了,脸色极为苍白。

    这时,阿玖似乎被浓烟呛到了,她捂着嘴,正在小声咳嗽,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沈九心下一松,幸好还来得及。

    他唤了一句:“阿玖。”

    阿玖有些意外,火势这样大,她没料到会有人来救自己。

    她本来已经绝望了。

    阿玖抬起头,恰好撞进了沈九的眼睛。

    他们四目相接。

    周围是喧嚣肆虐的火焰,他们的脸被火光映亮,在彼此眼中望见了自己的身影。

    阿玖的声音带着哽咽:“沈公子。”

    沈九心疼极了:“阿玖,你别怕,我会带你出去的。”

    沈九细细看着,阿玖周围散落着一些杂物,那些杂物已经着火了,形成了一块相对封闭的区域。

    也正因为如此,阿玖的行动受到了限制,她无法从里面出来,被困在了里面。

    沈九又往旁边看去,左侧的杂物较少,火势较小,若从那里过去,可以把阿玖带出来。

    沈九走了过去。

    火势越来越大,火苗漫上了沈九的手,传来钻心的疼痛。

    沈九倒吸了一口气,但嘴上仍说着:“阿玖,我很快就过来了。”

    阿玖看不清那边的情形,她担忧极了:“沈公子,你要小心。”

    沈九一边推离障碍物,一边朝着阿玖走去,那些东西触碰上去极其滚烫。

    沈九很快就走到了阿玖的身边。

    阿玖眼里满是关切。

    沈九不想让阿玖担心,他把自己受伤的手隐在了衣袖下。

    近看阿玖,沈九才发觉阿玖的脸上有些被烧伤了,但她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只关心自己有没有受伤。

    沈九心疼极了,但他晓得现在不是讲话的时候,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沈九不晓得阿玖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担心阿玖站不起来,便向阿玖伸出了手。

    他牵着阿玖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去。

    这时,一道房梁猛地从空中掉了下来,彻底阻断了两人的路。

    沈九下意识护住了阿玖。

    ……

    沈九倏地惊醒,他睁开了眼睛。

    天色已经黑透了,四下寂静得厉害,没有声响。

    沈九的背上覆了一层细密的薄汗,仿佛在提醒他方才那可怕的梦境。

    梦里的一切都那样真实。

    黑沉沉的夜、汹涌而来的火光、浓烈的烟雾……

    以及阿玖。

    梦里,他和阿玖被困在火海,没能逃出去。

    沈九想起梦里阿玖那无助的样子,他就心疼极了,阿玖当时一定很害怕。

    沈九不晓得自己为何会做这样一个梦。

    他想起白天和陆淮聊过天,陆淮讲过他的妹妹曾经遇到一次火灾,在火灾中受伤了。

    因着这个缘故,所以他才做了这个梦罢。

    但是,有一件事沈九可以确定。

    阿玖确实出事了。

    沈九的直觉向来很准,虽说这种情况很少,但是若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沈九会有所感应。

    夜色深沉,空气愈发得寒冷。

    沈九久久没有动作,一个人怔怔地坐在那里。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无论阿玖在哪里,无论她是不是同先前不一样。

    哪怕她的模样已经改变,沈九也绝对会一眼认出她。

    他一定要找到她,抓紧她。

    不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也绝不会再放手了。

    ……

    学堂里的事情很多,不日就要考试了。叶楚忙得很,学校小剧院的戏也暂时不排了。

    等到考试结束后,话剧《宜君》会继续排练。毕竟,这出戏要在国泰大戏院上演,代表的是信礼中学的脸面。

    周末的时候,叶楚终于得了空。

    周六上午,叶楚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督军府女管家打过来的。

    女管家的声音礼貌得很:“叶二小姐。”

    叶楚:“嗯,是我。”

    女管家:“四小姐有些想你,不知能否来督军府一趟?”

    四小姐指的是阿玖,在外,旁人都称呼她为陆四小姐。

    当然,阿玖回上海这件事是隐秘的。在上海滩,没有人知道陆四小姐回来了。

    叶楚不假思索:“好。”

    叶楚很快就离开了叶公馆,她让司机送她去威尔逊路的公馆区。

    督军府就在那个公馆区的附近。

    汽车平稳地行驶着,那些景物从窗外掠过去,愈发熟悉起来。

    这是叶楚重生后头一回去督军府,心下有些紧张。

    她在那个公馆区下了车,往督军府走过去。

    越靠近督军府,叶楚越觉得慌乱。

    那扇大门已经出现在眼前了,她竟不知所措了起来。

    守卫见到她,很快认了出来:“是叶二小姐吧。”

    先前,三少已经同他交待过,所以叶楚能畅通无阻地进入督军府。

    叶楚的脚步停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天空有些阴沉沉的,看不见阳光,那幢房子安静地伫立着。

    督军府的主楼是西式建筑,四层楼的花园洋房,样式极好看。先前闹过一场火灾,所以房子翻新了一下。

    叶楚自己也不曾料到,她今生来到督军府,竟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一面往房子里走,一面试图镇定下来。

    叶楚刚走进房子,一幕幕往事忽的浮上心头。

    一楼有餐室,用具摆放得齐整,干净极了。她向来会在早上八点用餐。

    许是因为尚未到中午,此刻的餐室空空荡荡,无人忙碌。

    督军府的客厅一向是个摆设,叶楚知道,陆淮往往不会在客厅见客。

    若是公事,陆淮便会在外面饭店里谈,若是朋友来,沈九会直接去书房找他。

    ……

    熟悉的场景就在眼前,上一世的回忆历历在目。

    叶楚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伤感。

    她又一次站在这里,只是心境同先前不同。

    叶楚望着督军府里的一切,都和上一世没什么改变,险些要落下泪来。

    这时,有人忽然唤了她一声:“叶二小姐。”

    叶楚的思绪立即被拉回,她抬眼看去,陈妈站在楼梯上望着她。

    叶楚的面色不显,维持着一副平静的表面,陈妈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来。

    陈妈语气柔和:“四小姐一直在等你。”

    叶楚稳住心神,往楼梯上走:“阿玖在哪个房间?”

    陈妈:“叶二小姐,请跟我来。”

    在那次火灾后,阿玖原来的房间已经没人再用了,督军府也翻新了一番。

    为了避免阿玖想起不好的记忆,他们现在让她住到了另一层楼,房间的装饰也和先前截然不同。

    阿玖现在住在三楼,叶楚被陈妈领着,进了房间。

    她关上门,发现阿玖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方才,陈妈只是下来给阿玖拿些东西,却正巧撞见了刚来督军府的叶楚,自然将她领了过来。

    陈妈轻声叫道:“四小姐。”

    阿玖这几日刚回来,夜里总是无法入睡,白日昏昏沉沉,她不想让他们担心,也没同家里人说。

    阿玖缓缓睁开了眼,视线逐渐清晰。

    见到叶楚的时候,阿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嘴角漾起了一抹笑意,笑容愈发明显。

    阿玖正想做一串手语,又立即想起叶楚并不懂。很快,她就拿起了一支钢笔,埋头写了起来。

    桌上早就备好了白纸,用来让阿玖和叶楚交流。

    上面出现了一行字。

    嫂嫂,这几天,想见你。

    叶楚不住督军府,想来他们两人的真正关系,陆淮已经同阿玖解释过了。

    现在,阿玖只是装糊涂。

    但是,叶楚不拆穿她,阿玖也继续叫她嫂嫂。

    叶楚笑了:“我也很想阿玖。”

    阿玖在纸上写了一行字。

    若是有机会了,定要记得来督军府住。

    叶楚怔了一怔,她明白阿玖的意思。在阿玖的注视下,她点了点头。

    阿玖没有很多事情能做,这几日看的是俄国小说家库普林的作品。

    叶楚会陪伴阿玖,一点一点了解她的爱好。

    上海的生活不似疗养院那样,不用一直同医生护士相处,但愿阿玖能开口讲话。

    无论结果如何,他们会一直保护她的。

    看了一会儿书,阿玖便觉得累了。

    她常常觉得困,睡午觉的时间恰巧又到了。

    待到阿玖入睡了,叶楚离开了房间,悄悄合上了门。

    今日来督军府,是阿玖叫她过来的。既然阿玖睡下了,叶楚自然准备很快就离开。

    叶楚尚且没有走出这间房子,督军府的女管家叫住了她。

    “叶二小姐,三少让你在书房等他。”

    她给叶楚指了方向。

    叶楚愣了下,她向女管家点头,便转身往书房走去。根本不需要指路,因为她已经来过多回了。

    书房的门虚掩着,叶楚轻轻一推,就开了门。

    督军府众人都晓得,不能随意进三少的书房,自是不会有人过来。

    上一世,叶楚第一次来到督军府的书房,是同陆淮签一份合约。

    在这个书房中,叶楚和陆淮坐在两侧,疏远得很。

    为了维护一段合作的夫妻关系,他们各自提出条约,由双方商定后再做删减或添加。

    约法三章,永不逾距。

    当叶楚郑重地签下她的名字时,意味着两人的夫妻关系正式开始。

    想到这里,她的心猛地一揪。

    ……

    叶楚收回了思绪,她不能再陷入回忆中了。

    她摇了摇头,试图将先前那些事情抛之脑后,却无济于事。

    叶楚想找些事情,转移注意力。她发现了什么,眼睛微眯,瞧见陆淮的书桌上放着一本相册。

    那本相册展开,停留在其中一页。

    叶楚不自觉走了过去。

    相册的那一页上,是一张照片,下面写着一行小字。

    阿玖,一岁时。

    原来,这里全是阿玖的相片。叶楚不由得笑了一下,翻下去看。

    照片里的阿玖笑得明媚,好似冬日里的暖阳。

    但是越往后翻,叶楚愈发觉得不对劲了。

    所有的照片停在了一处地方,剩下的竟是一片空白。

    叶楚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同几年前相比,阿玖的相貌……

    这时,书房的门被人打开,叶楚猛地抬头看去,陆淮站在门口望着她。

    “你知道了?”

    陆淮把这本相册放在书桌上,就是为了让叶楚看到,他想告诉她一个秘密。

    叶楚眉头一皱:“阿玖的样子……”

    “你猜对了,阿玖的样子同先前不一样了。”

    “这是督军府的家事,但我会告诉你。”

    陆淮走了过来,示意叶楚坐在他身旁。

    “坐下来,就当听个故事罢。”

    作者有话要说:  强调一下,沈九和阿玖不会虐的,他们很快会见面,属于那种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眼认出你。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24章 第12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