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第12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25章 第125章

    叶楚走到陆淮身边, 坐了下来。

    先前, 陆淮已经告诉过她,那场火灾的事情。

    但是她也只晓得, 阿玖那几年被陆家送到国外去治疗,身子落了病,近日才好。

    现下,叶楚已经靠近了那个秘密, 被陆家努力保护着的真相。

    陆淮望向叶楚, 他的视线直直落进她眼中。

    或许是因为两人的默契, 叶楚已经有了一些预感。

    他缓缓开了口:“阿玖从火中被救出的时候,她的脸也受伤了。”

    陆淮克制住自己的声线, 试图不受到情绪的影响。

    所幸火并没有伤及阿玖的眼睛, 视力未受到损害。

    待到阿玖脱离了生命危险,她睁开眼,只觉得脸上疼痛万分,也不能开口说话。

    陆家的人送她去了国外, 辗转了好几家医院,一定要将她的脸修复回来。

    那段时期, 阿玖甚至不敢照镜子。可是,她明白得很,已经捡回了一条命来, 还想求得什么呢。

    阿玖的心态很好,她积极地接受治疗。

    然后,阿玖的身体慢慢转好, 修复手术也极为顺利。

    到最后,阿玖的那双眼睛仍旧未变。但是,别的五官已经同先前不一样了。

    阿玖的样子和先前不同,但是督军府的人都很快接受了她的新模样。

    四小姐就是四小姐,她一直都不曾变过。

    不过因为那次的事故,阿玖受了过多惊吓,她并不想记起当年的事情,记忆也变得有些模糊。

    陆淮告诉叶楚:“火灾之前的很多事情,她都记不清了。”

    叶楚怔了一怔。

    陆淮:“这次阿玖回到上海,心态已经有了很大转变。”

    叶楚细想一番:“我们可以给她一份新的记忆。”

    同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上海。

    陆淮也明白叶楚的意思,和他的想法相同。两人相视一笑,气氛仿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叶楚似乎并未察觉到,陆淮这些行为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陆淮带叶楚去疗养院见阿玖,又找理由让她来督军府……

    陆淮是希望叶楚能渐渐融入他的生活,习惯他的一切。

    直至无法离开。

    陆淮望着叶楚,眸光深浅不明,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

    上次,叶楚通过了陆淮的测试,他还没有给她奖励。现在时间尚早,陆淮觉得应该带她去看看。

    陆淮开了口:“叶楚,你何时回叶公馆?”

    叶楚想了想:“我没有同母亲说回去的时间。”

    陆淮:“若是你下午无事,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楚问:“去哪里?”

    陆淮忽的笑了:“你忘了么?我还欠你一份礼物。”

    叶楚愣了一下,记起了前几天的事情。后来,她忙得不可开交,险些忘了陆淮还没告诉她,礼物是什么。

    叶楚随口问了一句:“什么礼物?”

    陆淮并不答:“你要是想知道,随我来便是了。”

    陆淮什么都不讲,反倒令叶楚更加好奇了。

    叶楚跟着陆淮坐进了车子。

    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又看了一眼督军府,有些不舍。

    但叶楚知道,她日后还会过来的。这样一想,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那辆黑色的汽车离开了督军府,驶进了上海滩这一片繁华之地,条条道路,不尽相同。

    他们兜了几圈,先是进了一家店铺,从后门离去后,又进了一家小酒馆。

    这个小酒馆同先前的那个差不多,是另一处据点,只是没有那样齐全的武器库罢了。

    这地方鱼龙混杂,人们面目难辨。

    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乔装易容了。

    路边停了一辆汽车,是先前从未见过的。他们坐进了这辆车,换了条路线,离开了。

    那只不过是上海滩随处可见的寻常车辆,不晓得去了哪里。

    ……

    寒塔寺,是位于上海郊外的一座寺庙,在上海极有名气。

    很多香客都会到寒塔寺来,他们在这里上香或者听佛经,香火从未断过。

    寒塔寺有一名高僧,法号净云。

    净云大师在佛理上颇有造诣,文法典雅。有不少人慕名前来,只为了听他讲一小段佛法,但光是这样也让他们受益良多了。

    今日,容沐没有留在德仁堂,一早就出了门。

    他要去的地方正是寒塔寺。

    容沐来到上海后,就会定期前往寒塔寺。

    一来一往中,净云大师竟和容沐成了好友,两人会不时地讨论佛法,交流自己的看法。

    净云大师认为容沐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能看破那些旁人看不透的事情。

    今天,寒塔寺还来了其他客人,正是刚归家不久的尚嫣。

    尚嫣的母亲信佛念佛,对净云大师很是信服。

    每隔一段时间,尚夫人就会来寒塔寺上香。

    尚嫣离家多年,音信全无,伤透了父母的心。

    尚嫣清楚,他们心里定是对自己有了隔阂。尽管尚嫣一点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但是她此次来上海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弥补她和父母之间的关系。然后利用他们,达成自己的目的。

    尚嫣特地抽出大部分时间来陪伴父母,这次尚夫人来寒塔寺,尚嫣自然会跟随。

    可是尚嫣不信佛,也不想信。

    来到寒塔寺后,她先是跟着尚夫人上了香,之后就找了个托词离开了。

    寒塔寺不小,尚嫣刻意绕到幽静的地方。

    方才,尚嫣在尚夫人的面前,还维持着一副乖巧女儿的样子。

    当她一离开尚夫人的视线,尚嫣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完全失去了刚才的温柔娴静。

    因为寺庙的人规定过,闲杂人等不允许进入这处地方,所以这里安静极了。

    这时,不远处的房门开了,容沐从里面走了出来。

    容沐一举一动,极为淡然。他身上穿着素雅的长袍,气质清雅。

    容沐的眼睛掠过尚嫣,但他好似没有看到尚嫣,直接迈步离开了。

    尚嫣眼前一亮,立即跟了上去。

    尽管在这里看到了容沐,周围也没什么人。但是尚嫣始终牢记容沐的习惯。

    她知道,若是有人在场,容沐一定会假装和自己不认识。

    等到四下无人,完全安静下来的时候,尚嫣确保不会有人出现,这才拦住了容沐。

    尚嫣一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找容沐讲话。

    因为尚嫣还清楚一点,容沐若是真的生气,会非常可怕。

    “容大夫。”尚嫣唤了一声。

    容沐仿佛现在才注意到她,讲了一句:“小姐,我并不认识你。”

    容沐神色未变,眼中没有一点情绪起伏。

    即便在这样的场合下,容沐也没有放松警惕。

    “不知道容大夫何时会来尚公馆一趟,我的身子不大好。”

    尚嫣的意思是说,容沐可以借着上门医病的由头,来尚公馆见她。

    之前,容沐提醒过尚嫣,让她不要再来德仁堂找他。

    尚嫣虽是听从了命令,但是心中还是有些不耐。

    现在恰巧碰见容沐,她自然会多找容沐说些话。

    尚嫣这话一说出口,容沐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我还有事要做,不便再讲。”

    容沐没有理会眼前的尚嫣,直接转身离开,毫不留情。

    尚嫣心中有气,她本就是为所欲为的性子。

    离开上海这么多年,她虽变得越来越狠厉,但是她真正的性格很难改变,再加上她喜欢容沐,自然会对容沐的行为看重几分。

    此时,容沐头也不回地离开,根本就没有给尚嫣好脸色。

    况且周围又没有人,容沐还装作和她不熟的样子,这是做给谁看。

    尚嫣稍稍提高了声音:“容沐。”

    容沐并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着。

    尚嫣连叫了好几声,容沐都没有理会。

    她捏紧了拳头,对着容沐的背影,叫出了他真正的名字。

    “莫……”

    尚嫣刚说出一个字,就立即住了嘴。

    时至隆冬,寒风冰冷刺骨,呼吸之间,尽是白雾。

    而尚嫣的鬓角处,竟然冒出细密的汗珠,风一吹,冷极了。

    是她大意了,居然敢在这里喊出莫清寒的名字。

    幸好她及时住了嘴,不然莫清寒肯定会发火。

    听到莫这个字,容沐果然停了下来。

    容沐背对着尚嫣,他的气息一下子变了,阴冷异常。

    他低垂下眸子,眼中杀意尽显。

    如尚嫣所愿,容沐转过身,朝她走了过来。

    容沐离尚嫣的距离不远,可是他每走一步,那脚步就像踏在尚嫣的心上。

    她的手心不断冒汗,心中怕极了。

    不一会,容沐就走到了尚嫣的面前,离她还有一米处站定。

    他直直看向尚嫣的眼睛,但是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阴寒。

    容沐刚才差点失控,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了情绪,敛去了神色,半点不显。

    但是尚嫣这人,是时候敲打一番了。

    尚嫣动了动嘴唇,勉强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容沐神情平静温和,仿佛还是那个在德仁堂救人性命的大夫。

    “小姐,是要看病吗?”容沐语气平静极了。

    尚嫣不敢反驳,点了点头。

    容沐将手指随意搭在尚嫣的手腕上,状似把脉,其实抓住了她的命门。

    尚嫣动也不敢动,嘴唇失了血色,脸色苍白。

    “尚小姐的病还没有好全,我再给你开一个方子。”

    容沐的语调没有丝毫变化,好似真的将尚嫣当做了一个病人。

    “尚小姐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若是你再重蹈覆辙,我不能确保你的病情会不会好转。”

    容沐警告尚嫣,提醒她若再惹怒他,她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尚嫣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失了禁锢,她知道容沐放了自己一马,她立即松了一口气。

    “我一定会按照容大夫所说的去做。”尚嫣艰难地说出自己的保证。

    容沐将手移开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随后他将手背在了身后。

    听到尚嫣的话后,容沐过了半晌才开口:“时候不早了,尚小姐可以离开了。”

    尚嫣如临大赦,立即离开了这里。

    尚嫣走后,四下安静极了。

    容沐面上虽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眼底却隐着一丝寒意。

    他缓缓地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站在容沐的面前,恭敬地说:“容公子,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

    容沐声音阴冷:“过几天尚家会举办一个宴会,你去做些事情。”

    容沐晓得,尚家举办宴会,上海滩的名流都会到场。

    陆淮也会出现。

    想到陆淮,容沐的气息似冰冷了几分,但很快就散去。

    容沐让手下这样做,有两个目的。

    第一,尚嫣行事太过莽撞,这次事情就是给她的一个警告。

    容沐利用尚嫣,是因为尚嫣的背景方便他行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容沐会容忍尚嫣的一切。

    尚嫣若没了她的家族,她就没有任何价值。

    方才尚嫣险些暴露容沐的身份,容沐已经起了杀心。若她再轻举妄动,他绝不留情。

    第二,尚嫣已经离开上海五年了,名流圈子的人并不记得她是谁。

    即便是尚家人,说不定对尚嫣都没什么感情。

    尚嫣若是徒有一个尚家小姐的名头,这不能给容沐半点帮助。

    因此,尚嫣若在这次聚会上受惊,尚家人定会关心她。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样全上海滩的人都会记住尚大小姐。

    手下离开后,容沐又恢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

    黑色汽车停下来,陆淮走了出去。

    叶楚下了车,她的脚步一顿。上一世,她不曾到过这个地方。

    这间宅子,从外观来看,最为普通不过。但是,却又偏偏处在僻静之地,附近又没有什么人家。

    最近的一户人家在一公里以外。

    叶楚不太清楚,为什么陆淮会带她来这里。她怀着疑惑,随陆淮走进了这间宅子。

    两个人穿过了一个宽阔的院子,越往里走,叶楚便越觉得有些怪异。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跟着陆淮走。

    他们在一个房间停了下来,房间里窗户敞开,但是,叶楚的关注点不再在这里,她并没有注意到。

    停下了步子,陆淮示意叶楚往外看去。

    循着陆淮的视线,叶楚看向窗外,下午时分,虽没有太阳,却看得清楚分明。

    她忽的愣住了,那是一个演武场。

    那里有一群身手极好的人,在进行一场日常的训练。

    那些人招招精准,动作却悄无声息。他们只是在相互较量,半点疼都不从口中说出,仿佛已经习惯了。

    叶楚发怔地看着,陆淮的声线沉沉落下。

    “我为你训练了一批暗卫。”

    “上次测试你的时候,他们也混在人群中,观察着你的表现。”

    “若是你能令他们信服,这批人就属于你了。”

    “他们会以你的命令为先,只听命于你。”

    “这份礼物,你满意吗?”

    陆淮的话响起,每一句都落在了叶楚的心上。

    她不由得鼻子一酸。

    陆淮已经给了她所有的信任,甚至为她安排了这批暗卫,只是想维护她的秘密。

    相当于这批暗卫只会听她的命令。

    他希望他们的合作是平等且相互尊重的,但与此同时,又完全保证了她的自主行动。

    她的思绪百转千回……

    叶楚的眼睛一红,但她的忍耐力极好。

    她极为克制,只在转身的时候,落下一滴泪来。

    待到陆淮望向叶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现。

    她的背影沉默极了,又一直没有回答他,陆淮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叶楚的心绪乱得很。

    陆淮先前已经怀疑过她了,却又被自己用各种借口避开了话题。

    她是重生的。

    是不是要告诉他这件事?

    重生一事这样奇怪,从前也不曾听说过。

    如果陆淮知道自己的秘密,会觉得不可思议,还是……

    叶楚紧张极了,不由得攥紧了手,千万种念头在脑子里闪了过去。

    经过一番思索后,叶楚决定开口。

    以后,叶楚还会告诉陆淮许多事情,甚至那些不被人察觉的细节。

    她还能再用梦境这个借口来解释吗?

    叶楚明白,若是陆淮真的想试探,她的秘密是藏不住的。

    先前她有好多顾虑,却因着陆淮而荡然无存了。

    与其躲躲藏藏,倒不如坦坦荡荡地讲出来。

    叶楚定了定神,转过身去,她的目光直直地看向陆淮。

    叶楚开了口:“陆淮,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分明她要讲的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语气却平静极了。

    陆淮怔了一怔。

    见到叶楚镇定的神色后,他心头一紧。

    叶楚继续说道:“若是你听了,不要觉得奇怪,因为我也无法解释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听到这里,陆淮心中隐隐猜到了几分。

    陆淮向来知道叶楚身上有秘密,只是她一直隐瞒。现在,他觉得自己离着这个秘密已经越来越近了。

    先前的猜测,仿佛很快就会在今天得到证实。

    叶楚分明紧张,却敛了神色,她很快就要讲到最关键的一句话了。

    这一次,叶楚没有避开他的视线,而是直视着他的眼睛。

    “陆淮,我曾经活过一世。”

    陆淮没有开口,好似这件事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只不过是今日才真正确定。

    “我先前同你讲过,叶家败落,陆督军被刺身亡……”

    “那些事不是来自我的梦境,它们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重生回到了十六岁,想改变那些事情的结局。”

    “……”

    陆淮看着叶楚,她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清晰得很。

    从她口中说出这些话来,她的神情却镇定极了。

    陆淮知道叶楚定是经过很大的挣扎,才选择把这件事告诉他。

    这种事情落在旁人眼中古怪得很,他们不会信她。但是,无论她说什么,陆淮都会相信。

    这证实了陆淮的猜测,叶楚懂得那样多,那些长年累月才能学会的事情,的确是她上一世学到的。

    但他仍然有着疑问,她为何学会他的字迹,甚至了解他的习惯。

    叶楚从何得知他的事情?关于这一点,他总是无法释疑。

    陆淮希望叶楚能告诉他原因。

    陆淮的声线很克制:“叶楚,既然你已经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同我讲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叶楚点了点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这样诡异,若是陆淮有疑问,也不足为奇。

    有些事情在陆淮的心中待了很久,在这一刻,他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

    “前世,你认识过我吗?”

    若是她认得他,他对她来说,又是什么身份?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一下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25章 第12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27.html